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二十五章 大殿對峙

第二十五章 大殿對峙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殿前的女子哪里還有當初那副逍遙皇女的風範?

    她身體瘦弱,一身素淨的淡藍色棉衣,身上無任何裝飾,就連臉上也可見風霜蕭條。

    她看上去拘謹了,往日一見著人,便大大咧咧得說話,嬌慣得像鄉野粗人。

    這也沒過多久,怎麼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女帝一直看著她,這才想起當初一道聖旨,已斷了母女情分。

    “先平身。”

    卿畫起身,直面聖顏。

    殿上的女帝不怒自威。

    “凰卿畫,你還有臉回來?不怕朕將你凌遲處死嗎?”

    卿畫臨行前,本以為到了女帝跟前,會害怕,怕被賜死。

    現在身處其中,成為眾矢之的,倒不怕了。

    “兒臣是來揭發三皇姐罪行的,也是為了兒臣能夠查清這不白之冤。”

    凰安璃險些不認識她了,這還是從前的那個窩囊廢嗎?

    居然敢在這里指證她?

    “母皇,您別听她的,兒臣根本沒有害過任何人,她這次回來,就是想要誣陷兒臣,好復出原位。”

    凰安璃言畢,女帝果然是帶著懷疑將卿畫看了個透。

    “噢?是這樣嗎?你現在是庶民,可不能空口無憑,否則可別怪朕,不留情面。”

    女帝的眼底是冷的,終究也不剩什麼母女之情了。

    她是多厭惡自己這個女兒?

    是失望,還是早就想遺棄了?之前只是找不到借口罷了。

    卿畫抬起頭,不卑不亢道︰“當日宮宴,我的盛裝在路上突然遺失了,回到宮中時,三皇姐說她可以將一件舊時盛裝借我,可到了宴會上,我身上的衣服卻變了顏色,事後查明,那碗灑在我衣服上的湯藥,被提前下了特殊粉末。”

    卿畫回頭望著凰安璃,“三皇姐這樣拙劣的算計,就不怕被戳破嗎?”

    這件事的相關人員,早就被處理干淨了,死無對證。

    凰安璃並不信,她會有什麼本事為自己證明。

    “當日盛裝,確實是我借給你的,但為何會變成金鳳皇袍,我又怎麼知道,或許是你想借此機會籠絡人心,又或者是想裝神弄鬼,好讓所有人擁護你。”

    “哈哈哈——”卿畫笑得張揚,這一番話是想降人智商嗎?

    “我這麼做,不是明白著送人頭嗎?三皇姐的推測未免太過可笑。”

    沐尚書忍不住起身插話道︰“陛下,兩位皇女,容微臣說一句,微臣覺得,不如將那件衣服拿出來,試驗一下即可。”

    凰安璃冷熱一笑,“衣服已經燒了。”

    “衣服可以燒,但總還有別的衣服,可以試驗吧?”

    卿畫眉毛一挑,拿出一瓶藥水來,她幾步走近了凰安璃。

    見她逼近,凰安璃後退了兩步,神情有點慌亂。

    “你要干什麼!”

    卿畫將那藥水灑到凰安璃身上,很快,那原本無色無味的藥水便漸漸透出血紅來。

    凰安璃的身上此時猶如斑斑血跡,從那鸞鳳的嘴中噴出。

    “鸞鳥泣血,是為不吉,這樣看來,三皇姐,是不是也該打入天牢,趕出京都!”

    “啊——凰卿畫,你太過分了!”

    凰安璃張著十指咆哮起來,已是急得無地自容。

    女帝眼中已有怒意,她對著卿畫高聲呵道︰“你這分明是故意栽贓!強詞奪理!”

    卿畫轉過身,面色冷漠。

    “當日母皇和諸位大臣,能相信三皇女的強詞奪理,今日我凰卿畫在此,將歷史重演,怎麼大家就又不信了,是我強詞奪理,還是在座的各位,寧願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不想站出來,主持公道呢?”

    卿畫又轉身看著高高在上的那人。

    “兒臣本以為,母皇只是被愚弄了,現在看來,母皇是偏心啊,兒臣並沒有做錯什麼,母皇卻令可听信別人一面之詞,也不肯相信兒臣,難道就因為我是庶出,就不算是您的親生女兒了嗎?”

    試問天底下,有幾人敢這麼

    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女帝鏗鏘責問的?

    眾人不由得也產生些欽佩來。

    席間的凰耀希和黎宴,也被這場面鎮住了。

    黎宴更是愣在那兒,難以置信。

    原來她是五皇女,難怪會身份成謎,又那樣落魄。

    她在大殿上,一腔熱血,直言不諱,與她平常說話輕浮,嬉皮笑臉的樣子,完全不同。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登徒子”嗎?

    女帝扶著皇座上的紫檀木扶手,戴慣了的鳳冠卻突然覺得如此沉重。

    “老三,你可還有要反駁的?”

    凰安璃知道自己這個母皇,是個耳根子軟的,根本就沒什麼謀略,將來的儲君之位,一定會是她的。

    她是絕對不能讓凰卿畫,有翻身的機會。

    “母皇,就算那件盛裝真的有問題,但凰卿畫勾結敵國細作,這又該作何解釋?”

    卿畫笑道︰“勾結細作,全憑那人一句話就能斷定嗎?再說了,你不是說,我跟他有書信往來嗎?”

    卿畫望向另一邊的沐尚書道︰“有勞尚書大人,將信拿出來,給我瞧瞧。”

    沐尚書早已將之前的書信保留了幾封下來。

    她將那信件展開,十分規正得對著眾人。

    卿畫對著沐尚書笑道︰“不好意思,我看不懂,還請大人幫我念念。”

    沐尚書便轉到自己眼前,念道︰

    “今夕月正,我則不悅,為眾輕,信有一日,我欲盡誅其人,皇位上座,又請出助,待功成之日,贈爾城三,金鯉一躍成凰之日,權傾江山為爾重卿也……”

    卿畫一臉無辜,將那書信倒著看了看,坦然面對道︰

    “這字跡歪歪扭扭,倒和我差不多,這官話也說得還挺像那麼回事,我記得玄耀國往來信都要說官話,但大家怕是忘了,我這個草包似得皇女字都不識幾個,怎麼會寫這種東西啊?”

    解釋一出,眾人也都面面相覷,信了大半。

    凰耀希便也跟著說了句︰“看來,五皇女,是真的無辜的,根本就不存在謀反之罪啊!”

    女帝此時也不知如何面對,只好看著凰安璃,還有什麼可解釋的。

    凰安璃依舊是不肯認輸,她走過去,將那信件奪過,使勁撕成了碎片。

    “我想信件也可以代勞。”

    卿畫搖著頭,只覺得她為人處事,太過倉促,連撒謊,都顯得可悲。

    “把陳氏帶上來!”

    隨著一聲令下,大殿上走出一個戴著鎖鏈的男子。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