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二十三章 國宴前夕他等著她回來

第二十三章 國宴前夕他等著她回來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錦安王府已經安排好了去京城的行程,門外的馬車浩浩蕩蕩,已然備好緊要之物。

    凰耀希辭別時,她握著卿畫的手,忽然交給她一包銀子。

    “這是你的工錢,我提前付給你,等我回來啊,就給你漲工錢。”

    這麼快又想到漲工錢呢,她這“老板”的為人還真是萬里挑一呢。

    卿畫將銀子拿好,親昵地搖了搖她的手腕。

    “那我記下了,世女要是忘了,我可要討回來的。”

    凰耀希笑了笑,轉頭望了望前面的一輛馬車。

    “你不去跟阿宴道個別嗎?”

    卿畫遠遠瞧去,那馬車上的簾子隨風飄了起來,里面的黎宴半眯著眼眸,似是有些累了。

    “他昨晚一定忙到很晚吧?”

    卿畫只是這麼說了一句,凰耀希便拍拍她的肩膀,傾斜著身子在她耳邊道︰

    “怎麼,心疼他?”

    “我才不會心疼這個家伙呢!”卿畫又道︰“只是,他那個臭脾氣,應該跟誰都不好相處。”

    “他跟別人只是不好相處,跟你啊,就爭鋒相對了,你們兩個怕是天生的冤家了。”

    凰耀希也知道,黎宴這性子是改不了了,一般人,還真治不了他。

    “他嘴里,能有什麼好話?我現在是不敢招惹他了,就怕被他一句話嗆死了。”

    卿畫現在是明白了,最好不跟他說話,那就能安生一點。

    “就只有你啊,敢這麼說他。”

    凰耀希點了點卿畫的鼻子,倒覺得她們兩個還挺和樂的。

    正是因為有面前這個膽子大的,她的生活是歡心了不少。

    府上的下人喊了一聲︰“啟程了——”

    凰耀希對著卿畫一笑,被下人攙扶著上了馬車。

    卿畫對她擺擺手送別,望著車馬遠去。

    不一會,另外趕來的馬車停到了卿畫的腳邊。

    下車的是沐雲遠。

    卿畫知道他們行程遙遠,擔心沐雲遠會受些累,專門租了一個寬敞而暖和的馬車。

    她拉著沐雲遠的手,見他衣裳也是單薄,于是問道︰

    “衣服可帶夠了?”

    沐雲遠溫和得說︰“都帶好了。”

    卿畫︰“我們先去吃點東西,然後上路。”

    昨晚卿畫讓他趕緊收拾東西,他們要上京城去,沐雲遠一夜都未睡好,心里像有什麼事堵在心頭,可又難以言表。

    他看著卿畫為他端好一碗肉粥,又用勺子攪了攪,吹了幾口去,生怕燙了。

    做好這些,她又從馬車上拿來一件衣服給他披上,可謂是無微不至。

    這樣的她,總是讓心慌意亂。

    他嘗了一口,反復在唇齒間咀嚼著,恍惚間是有些失神。

    卿畫低聲問他︰“怎麼了,是不和胃口嗎?”

    沐雲遠搖搖頭,看向她道︰“不是,我只是在想,此行會不會順利。”

    “雲遠,你放心好了,你母親會幫我們辦好這一切,而且這次不管是成是敗,我都不會連累你的,假如事情有變,你就拿出休書來,就說我們已經決斷,我會讓沐尚書送你回去。”

    卿畫知道,這是最保險的辦法,她怎麼樣都無所謂,但雲遠不能再跟著她受傷害了。

    沐雲遠不曾想過,她會這樣為自己著想,甚至連後路都幫他想好了。

    他何德何能,值得她對他這樣好。

    “雲遠,你怎麼了?怎麼心神不寧的。”卿畫又添了一碗飯給他,“多吃點,路上顛簸,可別餓著。”

    沐雲遠點點頭。

    “那妻主也多吃點。”

    卿畫道︰“等事情塵埃落定了,我們要謝謝若公子才行。”

    “對了,說起這個,就是若公子和妻主之前救下的那人,好像突然不見了。”

    沐雲遠晨起來梳洗,便听到竹影說上官鈺失蹤了,若憐安和竹影一同去找了半天,也沒見人。

    卿畫道︰“他應該是自己走了,人各有志,我們不管他。”

    天璃的京都名為流甦城,位于十二座城池的左上方,背後是群山環抱,形成最堅固的盾牌,京都並非是全國最大的城市,卻是最為繁華也最為危險的地方。

    為何會危險呢?

    當朝女帝西衡帝,根基不穩,又未清除完前朝叛軍,整個國家內憂外患,京都滋生諸多藏匿人群里的叛臣賊子。

    女帝登基二十年以來,受過的刺殺數不勝數,整個京都看似風平浪靜,實際上各路諸侯從這里經過,卻人人自危,只求自保。

    到了京城,卿畫才算看清了整個國家的內核。

    這里的集市比起錦田是要規範些,可人流量一大,總會有些小概率的事情會發生。

    這不,眼看著一個小賊溜到一家鋪子前,伸手便偷了幾件東西,店主人還渾然不知。

    沐雲遠有些看不下去,正想上前,被卿畫拉了回來。

    “這些事並非今日才發生,你就算去了,也是治標不治本,現在京城里治安極差,女帝終日紙醉金迷,沉迷酒色,照這樣下去,遲早會出問題的。”

    卿畫不想在這個時候,再去多管閑事。

    沐雲遠握住她的手腕,“妻主要跟我一起回沐府嗎?”

    假如是他一個人回去,他應該還會有些緊張的,畢竟已經很久沒有回去了。

    可要是妻主跟他一起回去,他會很開心。

    因為他始終相信,她會站在他身邊,一直護著他。

    卿畫卻摸了摸他的臉,微微一笑,說︰“雲遠,她畢竟是你的母親,一直盼著你回去,只要有她在,你就不會有事,听我的,你先回去等消息,我辦完事,立馬去接你。”

    這樣說,她是不肯跟自己一起回去了?

    沐雲遠他一直握著她的手,不肯松開,生怕自己松開了,她就會離開自己,再也不回來了。

    “妻主,你會不會,再也不回來了?”

    卿畫的眼眸里透著滿溢的溫柔。“傻瓜,我要是回來了,必定是要準備三書六禮的。”

    沐雲遠茫然道︰“我不明白。”

    卿畫兩只手捧起沐雲遠的臉頰,只想就這樣望著他。

    “你之前與我成婚,行的是側夫之禮,我們連堂都沒有拜,待我恢復了身份,自當還你一個婚禮才是,風風光光得,立你為正夫。”

    沐雲遠生怕自己是听錯了,又將那些話從心里過渡了一遍。

    她說要立自己為正夫呢。

    真的?

    是真的嗎?

    似乎是哪句話觸動了眼前人,那雙明媚的眼眸竟微微泛起了淚珠兒,這讓她越發心生憐惜,只好將人抱在懷里,柔聲哄著。

    “雲遠,別哭啊,我一直在呢,我不會騙你的,真的,你別擔心。”

    沐雲遠將手挽在她背後,終是笑了。

    “妻主,我只是太高興了,雲遠真的擔得起正夫之位麼?”

    卿畫抬起頭道︰“我的雲遠儀態萬千,是顯貴之人,怎麼會擔不起?在我心里,最愛的是雲遠,最想娶的,也是雲遠。”

    不是今日才這樣想,從她見他的第一眼起,她就這樣想了。

    “……”

    沐雲遠凝視著她說話的樣子,那樣認真,仿佛是真的要與他過一生的。

    他真的很感動,甚至到任何話語也顯得蒼白的地步。

    “妻主,謝謝你,雲遠真的很高興。”

    卿畫替他擦去眼淚。

    “好了,別動不動就哭鼻子,以後做了皇正夫,可別讓人笑話了去,我知道雲遠,一直都是一個很堅強的人。”

    沐雲遠總算是破涕而笑了,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從身為質子,受萬般苦楚,到最後被發配苦寒之地,險些被凌辱,被餓死,他也沒有老是哭哭啼啼,跟個小家子氣似得。

    現在是又哭又笑,倒像被寵壞了一樣。

    “那我等著妻主回來,回來娶我。”

    他想,這應該算是他最值得欣喜和期盼的一件事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