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十八章 早晚被你氣死

第十八章 早晚被你氣死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剛還清貸款的卿畫再次向系統商城借了110兩銀子,要不然她就只能洗盤子還債了。

    卿畫氣呼呼得從原路返回,正巧看到黎宴在一個服裝鋪的櫃台前跟人討價還價。

    “細細拈去,材料不甚細膩,款式又老舊,要不是顏色喜慶,我還不如去對面那家鋪子,至少價格還能再談。”

    櫃台的老板連忙拱手︰“哎呦黎大公子啊,您不是不知道,今年款式確實沒出什麼特點的,那這樣吧,二百二十兩,成對兒二的價也吉利。”

    “我也算是老主顧了,在您這兒抹個零,不會不給面子吧?”

    某人摳著那二十兩一直和老板僵持不下,卿畫也難得等他講好價,一進門便將他抓住,氣鼓鼓道︰

    “你在這兒倒講起價來了,剛坑我的時候怎麼半點情面都不留啊!”

    黎宴嫌棄似得將她的爪子扯開,不忘拍了拍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

    “嘶……記得上次某人吩咐過,以後見面不識,一轉眼就忘了?”

    卿畫的眼神飄到了一旁,她好像是這麼說過……

    黎宴拿起手中折扇轉了轉,將一張銀票放到櫃台。

    “干脆點吧,下次還來你這兒逛逛。”

    那老板見狀,也不好再議價,便也眉開眼笑道︰“行,等以後黎大公子成親,給您更大的優惠。”

    卿畫有心想看到黎宴吃噎。

    “對啊,以後我們成婚,那肯定要來選幾匹好料子的。”

    “……”黎宴的嘴角微挑,一只手爬上卿畫的臉龐,然後準確得揪上她的耳朵。

    “好啊,妻主,以後入贅了,可別一門心思要吃軟飯了,免得別人說你臉皮夠厚,可憐巴巴得要往我黎家大門的門縫里鑽。”

    卿畫將那只手狠狠拍下,笑著將那人手臂上的肉揪了起來。

    “嘿嘿,多謝夫郎提醒,你家門縫我看還是不去了,怕里面有惡狗咬人,咬死人不償命啊。”

    黎宴勾住卿畫的肩膀,將她的手腕抓到兩人中間。

    “也是,我家惡狗專咬卑鄙無恥的登徒子,想必我家妻主,不會如此沒臉沒皮,非要往狗嘴里送的。”

    卿畫臉色不太愉快,手上卻怎麼也掙脫不開,硬是被黎宴提了出去。

    惹不起,她還躲不起嗎?

    卿畫將他推開,抬著下巴怒道︰“黎宴,你給我等著瞧!”

    黎宴笑了笑,從兜里拿出一張銀票,剛好是一百兩。

    他特意在卿畫眼前晃了晃。

    “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本公子就大發慈悲給你一點賞賜吧?這一百兩應該夠你吃幾頓糙米飯了。”

    什麼糙米啊……

    這人說話咋那麼難听呢?

    卿畫雖然很想要回之前被坑的銀子,但這做人,雖然臉皮不重要,骨氣還是要有的。

    “你這個臭男人,我告訴你,大女子鐵骨錚錚,不吃嗟來之食!”

    黎宴豎起大拇指,發出贊揚的神色,轉身就走,還不忘搖了搖手上的銀票。

    “那我留著,下次請你吃十全大補湯,好好給你補一補腦子。”

    “……”

    卿畫望著那人瀟灑的背影直跺腳。

    啊啊啊,她要被氣死了!

    早晚有一天,她要練出絕世口才,把這個男人罵得體無完膚,讓他痛不欲生!

    淦!

    回到竹屋,卿畫拿了一大堆白紙,想用毛筆在上面繪圖。

    結果發現這毛筆是真不好用啊。

    于是找系統商城買了一大桶鉛筆。

    好在這商城每天都有更新,也不怕買不到實用的了。

    她在紙上做服裝設計,希望到時在老媽生辰宴會上大放異彩。

    不過,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次她並沒有十足的把握。

    做完這些,已是深夜,卿畫听見有人敲門。

    “門沒關,你進來吧。”

    推門而入的,是拿著一只蠟燭的沐雲遠。

    “我見妻主這麼晚還沒睡,便想來看看。”

    卿畫看向他道︰“這幾天你自己要小心,我不知道三皇女何時會派人來。”

    “妻主,其實我一直很擔心。”

    沐雲遠將燭台放好,又替卿畫倒了一杯茶。

    “三皇女手底下殺手無數,我這麼做,自是要將妻主推入懸崖了。”

    “置死地而後生,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卿畫將東西收拾好,望著窗外一片夜色。

    “雲遠,你母親現在還在京城嗎?”

    沐雲遠點點頭。

    卿畫︰“你去寫一封信,讓你母親來見我一面。”

    沐雲遠問道︰“當初妻主被構陷,母親一直保持中立,我不敢肯定她真的會幫我們。”

    卿畫握住身旁人的手,“其實,要不是她救我,我也活不到現在,不管她是怎麼想的,她畢竟是你的母親,我的岳母,我只想讓她帶我入宮,她應該不會不幫這個忙。”

    “好,雲遠定會勸母親前來的。”

    “雲遠,你怨她嗎?”卿畫知道,沐尚書能有今日風光,都是一路從政治斗爭中走出來的,一旦陷入絕境,家里人便是顧不上的。

    她理解沐尚書,但卻不想有一天,自己與她一樣,保護不了自己身邊的人。

    沐雲遠搖著頭,沉聲道︰“我不怨她。”

    他只怨自己,沒能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不能為家族爭得榮光。

    卿畫將投靠在沐雲遠身上,而眼前的人很自然得將她抱住。

    他的溫度並不灼熱,心跳也像往常一般平穩。

    但似乎只是這樣,她才覺得自己和雲遠是真的相愛。

    但也只是覺得。

    她在想,總有一天,他會為她付出真心,因為她會讓他看到,自己為了他,能做到什麼樣的地步。

    卿畫將設計圖紙給了錦繡,然後要她交給黎宴。

    錦繡不太明白,這兩人低頭不見抬頭見得,用得著這麼麻煩嗎?

    “我知道女帝最喜歡什麼樣的衣服,這樣的設計可謂是直戳審美點,你去交給那家伙,他或許能欣然接受,要是我去……”

    算了算了,她還是想自己多活幾天。

    卿畫沒有說完,只一個勁趕著錦繡走。

    錦繡拿著圖紙,只好笑著依了她。

    交完圖紙,她便上了街,打算原路回竹屋里。

    可是她心里總有不好的預感,一路上總覺得怪怪的。

    一回頭,遠處的一排燈籠輕輕搖晃,耳邊總有一股勁風。

    到了樹林里,卿畫腳步加快了些。

    到了一處水池子邊,卿畫垂目,愕然發現自己身後跟著一個黑衣人。

    她剛要回頭,一根如閃電般的觸手當下就從背後襲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