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十五章 你喜歡的到底是誰

第十五章 你喜歡的到底是誰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萬萬沒想到啊,堂堂黎相嫡子居然對一個手無寸鐵,貌美如花的柔弱女子干出這種事……

    “我這件金絲錦袍,價值一共是三百兩,加上精神損失費,一共你欠我四百兩。”

    黎宴在自家的鋪子里,打著自己金燦燦的算盤。

    瞧這金算盤簡直亮瞎她合金彈頭狗眼。

    卿畫︰“……”

    喂,請問你這樣坑人真的好嗎?你的良心就不會痛嗎?

    黎宴滿臉寫著鄙夷,還不忘冷哼一聲道︰“看我干什麼?趕緊打上欠條啊!短期內不還錢,就打斷你的腿。”

    卿畫嘴角一瞥,攤開手理論道︰

    “我說,你長得這麼好看,咋不干人事呢,賠衣服也就罷了,你還要我賠什麼損失費,你干脆把我賣了抵債好了,你看我渾身上下,哪里像有錢人了!”

    “是啊,你渾身上下都透著兩個字,窮!酸!”

    黎宴雙手叉腰,刀削般的俊臉上閃過一絲刻薄尖酸,“不過你要是真還不上錢,就給我黎家做苦力,我就大人有大量,等你做完五十年,就放你走。”

    卿畫緩和了一下凌亂的氣息。

    “你開什麼玩笑?我憑什麼給你做苦力啊,算了,我不跟你一男子見識,我衣服給你補上行了吧?”

    黎宴輕笑一聲,“這金絲薄紗可是我從西域那邊買來的,可謂是天衣無縫,渾然天成,你說補就補?”

    卿畫望向桌子上被自己弄破的衣服,也不跟他廢話了,拿起針線就上手。

    雖說確實不好補,但穿成花紋也可以,這金絲細軟,縫上點點竹葉,搭配里衣上的鳳尾竹圖案,應當能補好那條縫隙。

    黎宴便靜靜等著某“登徒子”該怎麼收場。

    反正他就是看不慣她一副不正經的樣子。

    在他眼里,除了世女凰耀希,所有的女子都是薄情寡義,始亂終棄,別人倒還能裝模作樣一番,她倒好,里里外外壞了個透。

    上次她唱的那首歌,一看就是熟練至極,怕是哄騙好多良家男子了。

    為人又吊兒郎當,昨天晚上還敢輕薄于他!絕對不能讓她好過!

    “哼!”

    卿畫听到他的聲音,疑惑不解得回過頭道︰“你哼個啥?別生氣了,你看,我給你補好了。”

    她將衣服展開,像獻寶一樣道︰“雖然不能十全十美,但絕對看不出來,我保證!”

    黎宴抓起之前縫隙的位置,兩只眼楮仔仔細細得端詳起來。

    只見那上面一排青葉並列成波浪的條紋,居然和里面那一層錦緞的圖紋合為了一體,樣式還帶著些俏皮的意味。

    “沒想到,還能這樣……”

    卿畫甩了甩有點酸麻的手,“既然你也滿意了,那我先回去了。”

    兩腳剛要踏出門框,黎宴便吼了一聲。

    “站住,誰說我滿意了?”

    卿畫︰“……”

    你特麼還沒完沒了了是吧?

    黎宴走到她背後,朝她伸出手,干硬得吐出幾個字

    “精神損失費。”

    “你!”

    卿畫無奈得回頭,然後心里像系統發出求助。

    “給我一百兩我砸死這個刻薄的男人!”

    【滴~貸款成功,整體數額為︰220兩,利息為︰15兩,歡迎客官下次光臨!】

    卿畫拿到銀票之後,甩到了黎宴的右臉上。

    “錢給你了,以後你就當我們互不相識,我謝謝您 ,黎大公子!”

    望去女子瀟灑離去,黎宴拿著銀票有一瞬間的呆愣。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還真有一百兩。

    “有意思。”

    回到醫仙的竹屋,卿畫小跑上樓,推開門,便見沐雲遠在鏡中梳頭,他慢悠悠梳著那一頭青絲,仿佛已坐了好一會了。

    卿畫輕柔說道︰“雲遠?”

    那人方才回頭,卻看到他後,垂下了目光。

    卿畫走過去,蹲下身,將他的手握住。

    “雲遠,你今日可好些了?”

    沐雲遠點點頭,眼神卻又移開了。

    卿畫松開他的手,起身將一小包東西塞給他。

    “這是我路上給你買的肉松雲泥餅,我看好多人排,就給你買了。”

    “妻主,為何對我這般好?”沐雲遠半合著眼,亮晶晶的眸子卻泛起雲霧來。

    卿畫將手掌貼上心口,鎖著眉頭。

    “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難過,我不怪你,可是你這樣,我真的很擔心,雲遠,我只想你開心起來。”

    “我已是將死之人,怕是不能在陪伴妻主左右了,對了,我前日出門打听,听說休玉離家出走了,定是來尋你的。”

    沐雲遠淡淡一笑道︰“我知道,妻主最是寵愛他,臨走時最放不下的也是他,我相信,你們一定會相見。”

    休玉?

    不必搜尋記憶,卿畫便知道此人是誰了。

    原主從前極其縱容他,此人家境雖一般,可卻心機深重,常常搞得後院烏煙瘴氣。

    卿畫搖搖頭道︰“我不會去找他的,雲遠,你放心,我一定會查出當年真相,將解藥帶回來。”

    某個字眼像是觸及到沐雲遠一般,卿畫終于從他波瀾不驚的神色里找出了一些慌亂。

    “妻主,不要去做危險的事,你斗不過她們的。”

    “是不是三皇女做的?”

    啪嗒。

    是他手上木梳愕然掉落的聲音。

    卿畫眼中發狠,似乎積怨已久,“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歡我,當初都是我逼你嫁給我的,你心里,喜歡的,是不是她!?是不是!”

    “不,不是。”沐雲遠拼命搖頭,滿臉都是無辜。

    “雖然我怨過你,恨過你,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跟三皇女,妻主,我沒有想過!”

    卿畫面色冰冷,“那天我去追你,我看到好像有鴿子飛走了。”

    沐雲遠︰“……”

    卿畫拉住他的手臂道︰“還有,你和金瑰說起什麼秘密,我便再懷疑,你又一直不肯說出害你的人是誰,可是當我提起三皇女時,你便激動起來,她是不是讓你做她的間諜,埋伏在我身邊?”

    沐雲遠站了起來,望著她驚得後退了幾步。

    他的眼中已然決堤,像是將一如既往的忍耐都翻涌出來。

    淚水將自己的理智全部吞沒。

    是啊,這一切,他該怎麼解釋?

    卿畫向前走了幾步,將他凝住。

    “雲遠,我待你是真心的,可你呢,你從來沒有相信過我。”

    沐雲遠嘴唇都在發顫,“我承認,我確實有向三皇女通風報信,也確實是她派我去永冬鎮監視你的,可是我從來沒有背叛你,妻主,你信我,我沒有背叛你。”

    記得沐雲遠剛嫁入府時,眼底全是不甘與憤恨,要不是他一直不給原主好臉色看,原主又怎麼會將他冷落?

    卿畫心里已想到最壞的打算。

    她和沐雲遠,本身就沒有什麼夫妻情分。

    想求得他的真心,何其艱難。

    “沐雲遠,要是當初我問你時,你能告訴我實話,我還能信你,而現在,我已經不信了!”

    卿畫朝下面喊了一聲︰“竹影!你上來!”

    竹影本來在院子里煎藥,听到喊聲便奇怪得上了樓。

    卿畫書案將一支毛筆拿給她。

    “竹影,拜托你一件事可好?”

    竹影︰“姑娘有什麼事盡管吩咐。”

    “幫我寫一封休書。”

    本書首發來自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