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十三章 刁蠻的黎宴

第十三章 刁蠻的黎宴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這家伙居然一直在笑她。

    根本沒停過,真是受不了了!

    卿畫從一個侍從那兒搶過一個燈籠,氣鼓鼓得提了過去。

    “別笑了!不許再笑了!”

    黑暗中的那道身影驀然被照亮,方才看清,那人一身墨色花紋底長袍,長發半披,雖是生得豐神俊秀,可那一雙深邃而敏銳的眼瞳,更顯得桀驁不馴。

    真是一只高傲而自大的野貓。

    這是卿畫對這個人的第一印象。

    “我是笑你剛才的樣子,真是市井之徒,半分登不上大雅之堂!”

    此話一出,卿畫的雙目便瞪了起來。

    凰耀希倒未曾有多余神情,她起身走到卿畫身邊,聲音十分溫和。

    “好了,阿宴,小卿姑娘也是好意,我倒覺得這點子不錯,就照小卿姑娘的意思試試,哪怕他笑話我啊,也是好的。”

    卿畫扶著凰耀希笑道︰“世女大人待夫郎可謂是情真意切,某人只是不懂欣賞罷了,我的招數,可不止這點。”

    “世女自然是世間少有的女子,只是耳根子太軟。”

    黎宴挺著胸脯,步子邁得豪邁,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

    “依我看,這是個餿主意,堂堂世女,怎能跟一介平民一般見識?葉澤也算是個大家閨秀,怎麼會喜歡這種爛俗之音?”

    葉澤是世女夫的名字,如今這葉家也算是商業界有頭有臉的家族了。

    “爛俗?”卿畫走到男子面前,不料對方高過她一頭,為表氣勢,她踮起腳讓自己顯得高大一些。

    “這位大叔,哦不,大哥,你能不能別用你那狹隘的目光看這個世界啊,我都說了我還有點子沒上呢,到時你只管看好了,世女夫要是不高興,把我殺了給你助興啊?”

    黎宴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不屑一笑道︰

    “哦?你的命,值幾個錢?”

    卿畫頓時呲牙咧嘴起來,突然就感嘆起,自己讀書太少,不能把人懟跑了。

    深刻懷疑,這人是不是上輩子太勢利被錢砸死了,這輩子專門來膈應人的。

    “好了好了,你們怎麼一見面就吵?”凰耀希笑著將卿畫拉來過來,“阿宴,這是我新收的門客,黃小卿,小卿,這位是當黎相之子,黎宴,以後見過他可不要這麼沒規沒矩了。”

    什麼!他是當朝臣相之子?

    就是原劇情里那個囂張跋扈,權傾朝野的反派角色——黎相黎元重之子。

    那黎相為人食古不化,只要忤逆過她的人,不是被斬草除根,就是搞得身敗名裂,那叫一個慘不忍睹啊!

    原主就是因為懼怕黎相威嚴,到了宮中連一句狠話都不敢說,終日唯唯諾諾,只想當一個草包安穩度日。

    這黎宴這般刁蠻……必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大女子能伸能屈,咱這節操啥的,緊要關頭,不要也罷。

    卿畫苦笑幾聲,連忙躬身向黎宴行禮。

    “小女子有眼無珠,居然敢對大公子不敬,還望大公子海涵啊。”

    “海涵不了。”

    黎宴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得轉頭道︰“除非,你親自備上厚禮,負荊請罪,三叩九拜來府上拜見,我便大人有大量,原諒你,如何?”

    我,我如你個螞蟻花唄!

    卿畫握著拳頭,臉上依舊扯笑容。

    “呵呵,呵呵呵,等、等我有時間,我一定去哈。”

    凰耀希見狀,也不想兩人再僵持下去,微笑著緩和氣氛道︰

    “好了,阿宴,你今晚過來,可是有要事啊?”

    黎宴恢復常態,將一張圖紙展開,又再次合上。

    “上次你要我將海外商路的版圖繪成,緊趕慢趕,也算是策劃完成了。”

    凰耀希湊過去將那圖紙看了又看,喜不自勝。

    “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天璃與其余三國互通市集的夙願,指日可待了。”

    卿畫不懂什麼海外商路,她現在只想知道,怎麼才能賺錢!

    不過,在這王府之中,也算是吃喝不愁了,這人吶,穩定下來反而沒那麼安心了,她一睡過去,腦海就不自覺想起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

    而這些片段,似乎和原主的記憶有關。

    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沉沉睡去。

    耳邊忽然響起一道尖銳的聲音。

    “奉天承運,凰帝詔曰︰五皇女凰卿畫,經查實私制皇袍,與敵國間諜密會,意欲篡位謀權,實屬大逆不道,但念其涉世未深,留其性命,查抄府邸,貶為庶人,發配苦寒之地永冬鎮,未經傳召不得入京,若有違背,殺無赦——”

    細雨灌溉雙手斑駁,血跡混合雨水而滑落肌膚。

    凰卿畫顫抖著從殿前的石階上爬起來,她用雙手抓著捆綁自己的鎖鏈,聲嘶力竭。

    “母皇——卿畫是冤枉的,您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啊!”

    她身旁是鮮血淋灕的異國人,曾假扮天璃國民搜集情報,在此事件中不知是何緣故,一心想將她拉入地獄,連帶著自己也報著必死的決心。

    “五皇女,看來你母皇是不會相信你的,所有人,都不會相信你,哈哈哈,眾叛親離的滋味怎麼樣啊?”

    男子的唇齒中露出血絲來,可他依舊病態般大笑著,就連牽制著他的護衛也背嚇了一跳。

    他用盡全力將護衛手上的刀抹上自己的脖子,不過一個瞬間,血液便噴射而出。

    “泱泱大國,不過螻蟻!”

    凰卿畫坐到了地上,雙眼滿是驚惶。

    有一女子提著劍走來,她玉步輕移,一身金玉錦衣,環佩叮當。

    刀尖拽于地面,發出沉重的摩擦聲。

    “這些天,皇妹一定很害怕,很無助吧?畢竟母皇向來寵你,突然發生這許多事,定是不知如何自處的。”

    “三皇姐,你為何要污蔑我?那皇袍分明是你給我的!”

    凰卿畫望著高高在上那人,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拉住她的裙擺。“三皇姐,我畢竟是你的妹妹,你不能這麼做,放過我吧,我求求你,放過我。”

    女子故作著無辜的神情。

    “五皇妹這可冤枉我了,我哪里給你皇袍了?我給你的分明是出席的盛裝,是你自己要犯上作亂,才私自改成了皇袍,這也怪不了我啊,唉,你我姐妹一場,我也不想你被這樣折磨,要不,你也跟那異國人一樣,自己了斷了可好?”

    她將手上的劍放到凰卿畫的脖子上,眼神的寒冷比那劍光更顯無情。

    “像你這樣的蠢貨,還好意思跟我談姐妹情?不過我可以答應你,今日只要你肯自己動手,我保證會善待你後院那群男寵的,還有你最疼愛的那位,叫什麼?休玉的,我會讓他好好回父家生活,否則,他的日子可不會好過。”

    凰卿畫閉上雙目,早已不作任何掙扎。

    今時今日,生死不過在別人的一念之間。

    假如她死了,他能好好活下去,不必跟著她去苦寒之地,苟延殘喘,那樣也好。

    本書首發來自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