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十一章 只要銀子給夠

第十一章 只要銀子給夠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你別這樣,雲遠,振作一點,一切有我呢!”卿畫撫住他的雙肩,想讓他正視自己。

    沐雲遠猛地抱住頭,仿佛被觸動了心底某個黑暗角落,嘴里一直喊著,“不要,不要踫我,不要……”

    他神情近乎發狂,最後又再次昏了過去。

    “雲遠!”

    听到卿畫的喊聲,若憐安在這時走了進來,為沐雲遠再次把了脈之後,便拉著她退了出去。

    若憐安意識到自己失禮,很快便將女子的手松開。

    “他現在精神狀態不好,你還是讓他好好休息吧。”

    卿畫眼底失落不已,她蹲下身擺弄著院中的一棵青草。

    “到底是誰害他的,我一定要將這個人揪出來。”

    “我听你方才叫他雲遠,難道,他便是當朝尚書令之子,沐雲遠?那你會不會就是……”

    若憐安曾在父母家中時,听說過沐雲遠的名號,而沐雲遠早已跟隨五皇女發配,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呢?

    那他面前的這個人……是五皇女凰卿畫?

    “他正是沐雲遠。”

    卿畫轉頭道︰“實不相瞞,我如今落難,不願被太多人知曉身份,所以……”

    若憐安為人治病,從不過問對方是權貴或是平民,只要他願意救,是何身份皆是不重要的。

    世上傳聞五皇女薄情寡義,狼子野心,現在正主在他面前,他倒覺得,事實並非如此。

    就憑她對夫郎這份真心,便也勝過多少人了。

    “我明白,你的身份我自會替你保密,可有一件事,我希望你明白,當年的沐家曾助女帝登上大位,叛變之時,破釜沉舟,舉全家上下之力,以兒女為質子,沐雲遠算是政治斗爭中一枚毫不起眼的棋子,其中波折,非三言兩語便可理清。”

    “他如今的狀態,怕是有苦難言,一切還需費些功夫才是。”

    天璃國的女帝,也就是原主的那位母皇,只是前朝的一位異姓親王,其帝位是韜光養晦之後篡位奪得。

    二十年前的兵變,使得多少人流離失所,失去親人,沐家為扶持新帝登基,更是除掉了前朝極多的骨干忠良,才有了今日穩坐如山的地位。

    沐雲遠定是在這場斗爭中被人利用,才會變成現在的樣子。

    卿畫望向二樓房間的天窗,只願沐雲遠能安穩度日。

    “若公子大恩,我無以為報,我夫郎還得有勞若公子照拂。”

    若憐安輕輕一笑道︰

    “無妨,只要姑娘銀兩給夠。”

    差點忘了,診金還沒給呢。

    人家雖然悲天憫人,可也要生活的,更何況沐雲遠吃人家的住人家的,不花錢怎麼行。

    卿畫掏了掏腰包,問︰“多少?”

    若憐安︰“加上住宿和藥膳費用,暫時給十兩銀子即可。”

    十……十兩?

    卿畫拿出五兩銀子,放到若憐安白皙的手掌上。

    “這個,不好意思啊,我只有這麼多,不過你放心!我,我去湊一湊再給你。”

    若憐安將銀子拿好,從布袋李拿出一瓶藥丸來。

    “方才我說的是藥膳,而這藥丸的錢,還需五兩才夠。”

    “……”

    卿畫臉上堆著苦笑,轉頭喊了一句︰“系統快借我十兩。”

    【滴~系統檢測中……貸款成功,友情提示︰客官貸款數額為120兩,因貸款超過三次即以上,利息為成倍增值當中,換算數值為︰1天=1兩。】

    真給跪了,只要坑不死,就往死里坑。

    卿畫面對若憐安,拿出一堆銀子遞給他。

    “我突然發現還有十兩,收好了啊。”

    若憐安拿好銀子,俯身行禮,“多謝姑娘諒解。”

    唉,這銀子咋就永遠不夠花呢,要再不想辦法弄點錢,她自己都快被餓死了。

    卿畫一路上找到了錦田王府,包袱里還背著要給錦繡姑娘的衣服。

    “幾位姐姐好啊,我找錦繡姑娘,還望能行個方便。”

    本以為會被攔截好久,沒想一個女侍衛當場就敞開了大門。

    “是小卿姑娘吧?錦繡大人等了您好久了,請跟我來。”

    卿畫隨著領路的人穿過雕梁畫棟,一層層回廊外景色雅致,綠樹環繞,花草繁多。

    都說貴族中人奢華縱樂,可這堂堂王府之內並無奢靡之風。

    每一處景色似乎都包含了府中主人的獨特心思,樓閣亭台的圖紋上皆是雕花刻葉,造型獨特,自成一處悠然天地。

    卿畫到了一座名為“落音閣”的宮殿處停下。

    有人進去通傳,一身黑衣的錦繡便走了出來。

    她的長發高高束起,眉目凌厲,多日不見,依舊是英姿勃發。

    “小卿姑娘,你可算來了。”

    卿畫笑著將一包東西塞給她,“你的衣服,我做好了。”

    “好。”錦繡將衣服拿給手下,連忙拉著卿畫倒︰“我們世女剛好無事,你與我就此一同前去拜見吧?”

    “可是……”

    卿畫低頭看著自己一身粗布素衣,又將簡便的發鬢理了理,有些不太自在。

    “我穿成這樣,真的合適嗎?”

    錦繡轉頭對著手下道︰

    “瞧我都忘了,來人,還不快帶姑娘去換身裝束。”

    落音閣中,琴聲迢迢,美人奏起歌舞,而蘭音世女凰耀希坐臥美人榻上,一邊欣賞歌舞,一邊接受著男侍從遞來的點心。

    她仰頭喝盡琉璃杯中烈酒,忍受喉嚨如同火燒一般,卻又命人倒滿,一杯接著一杯。

    錦繡鞠著身子走來,拱手到︰“世女,門客小卿前來拜見。”

    坐上女子聲音慵懶,“就是那位給世女夫送了件衣服的?說起來還得感謝她,不然夫君也不會那樣高興,傳她進來吧。”

    卿畫從屏風後走上來,低著頭有些緊張。

    雖說游戲里沒有提過蘭音世女此人,但她到底有沒有見過原主,這就需賭上一賭了。

    畢竟,她也算得上是自己的親表妹。

    卿畫如今面色發黃,比起從前瘦了不少,不知會不會被人一眼認出。

    可又想到,原主以前只顧著喝花酒,逛夜市,很少參加宮廷聚會,甚至經常會因犯事而被女帝禁足,應該很少有人見過她。

    卿畫叩拜下去,高聲喊道︰

    “草民見過世女邸下,恭祝世女千秋榮華!”

    “你就是小卿?抬起頭來我看看。”

    本書首發來自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