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五章 今晚讓我伺候你吧

第五章 今晚讓我伺候你吧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卿畫嘴上說是要去錦田縣,其實心里打著另外的算盤。

    她先是用一兩銀子租了個小屋子,再跑到集市上去找活計。

    沐雲遠好好待在家里,她才安心,其余的事情,交給她就好了。

    這鎮上的店鋪這就那幾家,但也離著一段距離,卿畫轉了大半天,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正招打雜工的店鋪。

    姓陳的老板見她年紀輕輕,長得也清麗,便問︰“姑娘是真的要來這里打雜嗎?”

    “陳老板,我是打算要搬家的,所以我只做一個月。”

    听到卿畫說只做短期,陳老板臉上就不太樂意了。

    “對不起,我們只招長期的。”

    卿畫也並不泄氣,她胸有成竹般側著身道︰

    “陳老板,您這里似乎還招繡工是吧?我一個人可以做兩個人的活,而且,我可以保證,一定讓你店里的生意遠超同行,只需要給我三天時間便好。”

    “喲,小姑娘口氣不小啊,我這招人的牌子掛了幾個月了,都沒找到個實在的繡工,你一大女人,也會刺繡嗎?”

    這里的男子大多是山野村夫,就算會點繡工,也因觀念封閉,不肯在外拋頭露面,而女子又不屑于做刺繡的活計,自然就成了稀缺的人才了。

    卿畫好說歹說,才讓老板允許她繡一個絲帕看看。

    她倒也一心想著快速簡便,只用了綠與白兩種顏色的絲線,繡成一片荷葉來,再用白線合為露珠滾動,看上去栩栩如生。

    “雖然簡單了些,但這繡工還算不錯,速度也快……”

    不過半柱香功夫,這刺繡便已完成,陳老板著實驚訝,于是便也答應讓她留下來。

    回到家中,卿畫在路上買了一大堆吃的東西,放到茶幾上時,手都已經麻了。

    看來這副身子也太缺乏鍛煉了。

    這時沐雲遠端了兩碗粥過來,卿畫這才看到他灰頭土臉得,鼻子上一抹煙灰很是喜感。

    她從袖口拿出一張手帕放到沐雲遠手上,“怎麼成小花貓了,快擦擦。”

    沐雲遠有些羞愧得將手帕擦著臉,望著桌上有些糊的菜粥,心里像被錘子敲打了一般,自責不已。

    “對不起妻主,我很少燒火做飯,還不太熟練,所以做得不好……”

    卿畫知道這古代的廚房設備也是很簡陋,能做出來就不錯了。

    好在她還買了一些現成的熟肉,夠他們兩個人吃一個禮拜了。

    “雲遠是貴公子,不會做飯也很正常呀,沒關系,我買了糕點,我們一起吃啊。”

    她拿出一盒桂花糕來,放到沐雲遠面前,卻沒想他卻並不怎麼高興。

    “怎麼了,是不喜歡吃嗎?”

    沐雲遠搖搖頭,端著碗就要走。

    卿畫連忙拉住他,“你要去哪兒,一起吃啊?”

    “我知道妻主賺錢也不容易,又買了這麼多東西,就不必讓我給浪費了,我吃這個就好了。”

    沐雲遠嘴唇輕 ,似乎有許多難言之隱。

    這卿畫都慚愧起來,她現在確實沒什麼錢,但讓他填飽肚子還是可以的。

    她搶過沐雲遠手上的碗 放到桌上,將他拉到凳子上,這才能安心吃頓飯了。

    “我都找到活計了,不怕沒錢吃飯,你盡管吃就是了。”

    眼前這個人和從前確實不一樣了,換作從前,她手頭本就拮據,是不可能讓他吃這麼好的。

    沐雲遠低著頭用飯,余光瞥見桌上的手帕。

    難道她上街還順便給他買了手帕麼?

    京中的男女以手帕玉佩之物作為定情的物件,向來不受寵愛的他,卻也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的。

    “這手帕一定也花了不少錢吧,以後莫要為我破費了,恕我多言,妻主,你哪兒來的錢?”

    “之前陸勤給的嘛。”

    “不是,我是說,之前贖我的錢,那一百兩呢。”

    沐雲遠知道自己不該問這麼多的,但他還是很怕會再和金瑰牽扯到什麼。

    “我找朋友借的嘛,你放心,我很快會還上的。”

    “妻主,對不起……”

    他忽然放下碗筷,沉下聲來,眼瞧著眼眶里有淚珠打轉,卿畫連忙走來安慰他。

    “你莫擔心,有我在,一切都會好的。”

    他點點頭,卻沒控制住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滾落下來,卿畫還沒反應過來,眼前的男子卻已靠到了她懷里。

    “是我連累了你,要不是因為我,你早就離開這里了。”

    “說什麼傻話!你是我夫君,我怎麼會丟下你不管呢,好了,別哭了。”她摸了摸男子柔順的長發,心里也柔軟起來。

    沐雲遠總算是乖巧得止了淚。

    這是她第一次對他這般溫柔。

    他從小謹听父言,便知世間女子若是付出極多去對一個男子,必定是要有所補償的。

    他又慢慢將臉靠近了卿畫,眼波流轉,燈光下竟有幾分媚色,“那雲遠今晚,能不能伺候妻主,雲遠從未得到過妻主的垂憐,今晚,就讓雲遠……”

    “停!”

    卿畫將手掌撐開沐雲遠的額頭,干咳幾聲道︰“我今天,太,太累了,那個,我去另一個房間睡。”

    開什麼玩笑啊,她和沐雲遠才認識多久,就做那種事,這實在是不能接受。

    月黑風高,孤男寡女。

    這要是換作現代的男人,面對這麼一個甜美嬌“妻”,還能言辭拒絕,對方會不會以為她那個不行?

    卿畫,清醒,冷靜,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被卿畫這麼一推,沐雲遠的臉上多了幾分意味深長。

    她方才臉色泛紅,捏著自己的臉的樣子,竟還有些可愛。

    只是,他還在尚書府的時候,曾是風靡一時的京都第一美人,現在淪落至此,美貌于他而言,倒也沒了多余作用。

    面對旁人時,他總有自信和放不下的傲骨,可在她面前,他終究是低入塵埃,什麼也比不上的。

    沐雲遠啊,你真是可憐……

    卿畫將門關上,長呼了一口氣。

    不對,她怎麼像做賊一樣?

    不就是被一個男人給誘惑了麼?拜托誒,你是個女人啊,還好是在這窮鄉僻壤,這要換作京城,估計要被一大群女人給笑死了。

    想想原主,那可是絕世大花痴,再看看你,丟人!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