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七十一章 破解密語

第七十一章 破解密語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林悠雖然對娘親的印象模糊不清了,但是對天靈蝶卻十分深刻,大哥經常與她說的,娘親性格張揚熱烈,就如同這火紅的蝴蝶,絢爛多彩,這大概也是她喜歡的原因。

    回憶如同揭開的蓋子,如潮水般向她襲來,林悠不由紅了眼眶。

    南山察覺到她的異樣,拍拍她的肩膀,問道︰“沒事吧?”

    林悠微微側頭,將眼淚憋了回去,又從里面拿出一個牛皮袋子,袋子里包著的都是些信封。

    “這應該就是我大哥和薛青往來的信件。”

    謝必安想來奇怪,問道︰“林姑娘,為什麼你大哥會和薛青有聯系?”

    林悠道︰“當年我大哥知曉爹娘死因,就是通過與他連線的薛青,對于這件事情,他還幫了不少的忙。”

    “那就愈發奇怪了,他與你們認識嗎?”謝必安又問,“為什麼要這麼幫你們?”

    “他的目的是扇骨玉。”南山接過信件,順嘴搭了腔,又見信封里面果然是與之前一樣的幾串數字,只不過更多更密,瞧不出任何信息。

    “沒錯,林士永雖然覬覦扇骨玉多年,但是線索到我和大哥這里就斷了,也一直沒有進展,關于扇骨玉的爭斗也就此停了下來,也算是沉寂多年。”

    “為了讓扇骨玉再次興起風浪,薛青這才不遺余力的促成。”

    林悠一直都知道有個人在幫林意,只是這人的身份隱藏的很好,她也沒多想,只當是一個知情人,害怕受牽連,卻也不想讓真相石沉大海,才用這種方式表明。

    只是如今牽扯這麼多,此事又與薛青有關,目的必然不是那麼純粹了。

    “那他為什麼要搞事情呢?”謝必安還是不明白。

    “為了你家大人,”林悠默了一瞬,看向南山道,“薛青費盡心思的把你引來,一定是想利用你達成某種目的。”

    從策劃扇骨玉出世,讓南山有了線索,再用同樣的自殺手法一步一步將他引入,林悠現在更確定了這一點。

    南山看著幾封書信漸漸出了神,這幾串數字到底是何意思?

    “薛青、無為道人、薛剛”謝必安皺了皺眉,道,“林姑娘說找他們的共同之處,我唯一想到的,就是他們都是修士。”

    林悠點點頭,道︰“會不會是什麼修仙的秘籍,古書之類的?”

    “古書”南山腦中靈光一閃,眼眸明亮,,道,“我知道了,是道經!”

    謝必安猛得一拍手︰“對啊!修士信奉道,故以道經作為入門之學,還將其奉為圭臬,沒錯!”

    “我這就去找道經。”

    南山擺手,道︰“不著急,薛剛的屋子里應該就有。”

    說完他掐了個決,輕輕揮手,一本藍皮黑字的道經就出現在了桌上。

    道經二十九章,第一句︰將欲取天下而為之,吾獨見其不得已;四十五章,第一句︰需苟善誘;四十二章,第五句,傳公之思,終公之道;四十一章,第三句︰夫唯道,唯夫道,善貸且成。

    “還真是!”謝必安十分崇拜的看著南山,道,“大人,能連起來,而且說的通!”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林悠當年也讀過道經,大致明白其中意思,他是說想要率領軍隊發動戰爭來奪取天下,這是行不通的,不過只要對人們循循善誘,遵循“道”,便能使萬物各得其所,善始善終。

    看著紙上謄抄下來的這段話,她有些不確定的問道,“這里面所說的‘道’,應該不是道經中所詮釋的‘道’吧?”

    南山搖頭︰“這是他的‘道’。”

    “哎呀,管他是什麼道不道的,反正他都不能成功,”謝必安被兩人說的道啊道給整懵了,他聳聳肩,打斷兩人講話,“這天下除了凡間帝王,還有仙帝在呢,難道是他想取就能取的?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南山卻是搖了搖頭,表情有些沉重,道︰“依著他這段日子搞出的動靜,這話沒準還真不是異想天開。”

    無為道人和薛剛明顯已經十分信奉他所謂的“道”了,還有那些離奇死亡的囚徒,南山覺得他得更加謹慎才行。

    “可是他想要怎麼取呢?”謝必安撓撓頭,他雖不信薛青,但對南山卻是絕對信服的,“這段話怎麼都像一番不切實際的空談大話。”

    南山低低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薛青都是一個可怕的對手,他完全摸不著此人的想法路徑,這對他來說確實是有些棘手了。

    “金玉酒樓?”

    忽听林悠的聲音,就見她正在對照信件的手一頓,喃喃念出聲。

    金玉酒樓!南山心頭一跳,問道︰“什麼金玉酒樓?”

    林悠微皺了皺眉,道︰“這上面說了些我家的舊事,說的是我的曾祖曾經在金玉酒樓待過。”

    “我看看!”南山一把接過信紙,“我爹娘經營的酒樓就叫金玉酒樓。”

    林悠臉色一變,她折著手指推了推時間,差不多就是那個時候,她震驚看向南山,道︰“如此說來,難道我曾祖父與你爹娘共事過?”

    南山瞧著那密密麻麻的數字有些心煩,他輕輕揮動手,就見一群銀蝶飛了出來,揮舞著翅膀在書上跳躍、舞動。

    不一會兒,整個故事的脈絡清晰了起來。結合南山所知道的,這一顆顆掉落的珍珠終于能連成線了。

    寫信人是一位自稱三青的小生。

    當年,他和林悠的曾祖林興源都是金玉酒樓情報網的一員,後被酒樓老板覬覦扇骨玉,他們不顧情分多次爭搶未果,便想著殺人越貨,三青顧念同僚之誼,秘密幫助林興源逃走了。

    後來酒樓老板離奇身死,金玉酒樓被查封,三青便去江南投奔了林興源。

    彼時林興源在江南產業正興起,便給他做了個總府大管家,後來林家發跡了,林興源的兒子卻得了病,英年早逝了。

    好在他留下了兩個兒子,也就是林士永和林兆恩,林興源便把心血全數傾注到了他這兩個孫子身上。

    此去經年,林士永和林兆恩漸漸長大,林家產業卻逐漸蕭條,林興源老爺子也常年臥病于床,家族中還不斷鬧著爭家財。

    林士永一心考科舉,無心家族內亂,林兆恩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林老爺子在咽下最後一口氣之前將扇骨玉傳給了林兆恩,林兆恩便與祖家分了家,自己白手起家,經營起珠寶鋪子來。

    後來的事情南山听林悠說過,他將信封合上,手搭在下巴上思索起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