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六十四章 異族少年

第六十四章 異族少年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南山抬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道︰“薛掌櫃請勿著急,在此之前呢,我想給大家先講一個故事。”

    “從前,有個異族少年”

    從前,有個異族少年,他因為天賦非常,被族長選中,親自帶到身邊教養,給他最好的吃穿住行,傳授最好的武功功法,被當成下一任族長培養。

    就這樣,少年在無微不至的關懷下長大,直到他及冠的前一天也是他繼任族長的前一日。

    族長收到了一封信,少年彼時正拿著準備好的族袍去找他,瞧見了那綠石封皮的信。

    他認識那信紙,那是大祁族來的信。

    大祁族王善戰,異族依附于他們,每年向他們上供上好的牛羊貢品。

    此刻未到年節,這信出現的實在太不尋常。

    他找了個機會將信偷出來看了,直至讀完信上內容,他這才發現,這麼多年的美好生活,全都是幻夢泡影,虛幻一場。

    他一直活在一個巨大的騙局里。

    信上言,明日蠱神娘娘的壽誕,請將準備好的天啟年出生,五行苗蠱術已成的少年帶到延年山,獻祭娘娘華誕!

    獻祭!少年無法置信這是真的。

    天啟年出生,精通五行苗蠱術,滿足這些條件的孩子不只少年一個,他跑去詢問族長,族長對他好一通安撫,告訴他獻祭另有其人,可轉身就將他監禁了起來。

    如此行事,其心昭然若揭!

    少年想方設法的逃了出去,卻听見了族長與其手下的對話。

    原來當年異族之所以能存活下來,是因為族長與大祁族的交易,每五年獻祭一個蠱少年給大祁族!

    大祁族有個傳統習俗,每五年向蠱神娘娘獻祭一次蠱少年,他們靠著獻祭,過的風調雨順,族人安康。

    不過,近些年來,他們莊稼收成不好,還發了幾次牛瘟,族人都說是蠱少年不合蠱神娘娘的胃口,才對他們小施懲戒。

    而要數蠱術厲害的,便是異族人,大祁族便瞄上了他們,對其發起數次進攻,異族不堪武力,險些被滅族,迫于壓力,族長簽訂了這份協議。

    今年便是獻祭的一年,只不過原本需要獻祭的是族長的兒子

    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因為天賦異稟,其實他只不過是一個替代品罷了,族長不舍兒子去送死,便在族人中挑中了少年,精心調教,為的就是這一天。

    故事說到這里,南山停了下來,轉頭看向薛剛。

    見他極力隱忍著情緒,手指關節都捏的泛白了。

    林悠見他故事說一半,好不痛快,拉了拉他,問道︰“後來呢?”

    “後來,”南山直視著薛剛,語速十分緩慢,道,“少年將族長的陰謀告訴了所有族人,企望有人能救救他。”

    “可對于族人來說,無論是族長的兒子,還是少年,他們都不在乎。”

    “他們在乎的是以後有沒有安穩日子可過。”

    林悠眉頭緊鎖,道︰“所以少年依舊被獻祭了?”

    南山搖了搖頭,道︰“未曾,只听說那天異族突然糟了蟲災,所有人都死了。”

    “只有少年逃了出來,而且來到了中原,京都,”他忽而笑了笑,對林悠道,“你可知這少年是誰?”

    他不問族人是怎麼死的,偏問少年是誰?林悠搖頭,心頭卻突然升起一個念頭,難道是這一品居的東家,薛剛?

    南山又望向薛剛,道︰“便是極風閣大長老,惠必剛。”

    惠必剛!沒曾想他還有一段這麼深刻的過往,不過既是說惠必剛,那與薛剛又有何關系?

    林悠眉心一跳,莫非,兩人是同一人?

    實在奇怪。

    薛剛額間已經是薄薄起了一層虛汗。

    南山笑著湊近他,將一封信紙塞到他手上,道︰“薛掌櫃,證據這東西其實並不那麼重要了,是吧?”

    薛剛渾身狠狠一震,他握緊拳頭,強自鎮定,作揖道︰“大人既然沒有證據,那便不能拘留在下了,家中事情頗多,這便告辭了。”

    南山點頭,伸手,道︰“請便。”

    薛方清漫不經心的打量著南山,臉上掛著似非似笑的笑容。

    南山微一挑眉,笑道︰“怎麼樣,薛監正,今日這出戲可好看?”

    “哈哈,”薛方清爽朗一笑,道,“精彩,十分精彩。”

    他站起身,又道︰“時候不早了,我這邊有事處理,便先行告辭了。”

    南山攤手,道︰“不送。”

    林琛指了指南山,也跟著薛方清走了。

    瞧著人離開,林悠一頭霧水,嘀咕道︰“他來做什麼的?單純看戲?”

    南山執起茶杯,摩挲著上面的紋路,笑道︰“你要是看明白了,他這麼多年的監正算是白當了。”

    “你知道?”林悠沒好氣問道。

    南山搖搖頭,道︰“當然不知。”

    謝必安撓撓頭,他心中無數個疑問,忍不住問道︰“大人,你剛剛怎麼就把人放走了?既然知道薛剛就是惠必剛,那他就是凶手,應該將他押下的!”

    “薛剛就是惠必剛!”林悠有些腦袋大,“竟還真是這樣!”

    南山嘆氣,道︰“此時還不是時候,你別忘了那信鴿的主人。”

    “所以大人是要釣魚!”謝必安點點頭,又問,“那如果薛剛是凶手,為何與三王爺給的畫像大不相同呢?”

    南山略一沉吟,道︰“若我沒猜錯的話,三王爺給的畫像其實是薛剛以前的長相。”

    範無救插了話,答道︰“大人,依照人臉長相的規律,若是臉上有動過手腳的地方,必然會出現一種違和感。”

    “我見過薛剛,能判斷出他並沒有易過容。”

    南山點頭,道︰“你說得沒錯,他現在的長相確實是貨真價實,那以前呢?”

    “大人的意思是他的身份是惠必剛時,是易過容的?”謝必安接道。

    範無救額角一跳,是了,那畫像本就是將人臉特征凸顯出來,所以單看畫像是發現不了什麼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