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五十七章 十禿子童謠

第五十七章 十禿子童謠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當年南山一家被判連坐之罪,南山卻是被人秘密救了下來,這救命之人正是薛若雪的父親薛青。

    薛青是父母的上級,也是過命的朋友,南山與薛若雪便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只不過南山那時只有八歲,而薛若雪也僅僅六歲,俗話說女大十八變,這從奶娃娃變成大姑娘,他就算是記得,要認也是認不出來的,這實在是怨不得他。

    南山將她一把拉下,笑得溫和,道︰“一晃眼,都變成大姑娘了。”

    薛若雪點頭,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又一把抱住了南山的胳膊,道︰“那時你不告而別,我傷心了好久好久,好在天可憐見,讓我們又相遇了。”

    謝必安見薛若雪久別重逢,溫情脈脈的樣子,自家大人卻好像有些勉強。

    他頗有眼力的湊上前,作揖問道︰“大人,你們是舊時?”

    南山點點頭,不動聲色地將手抽了出來,道︰“兒時玩伴,未曾想還能重逢。”

    兒時?謝必安掐著手指推了推,那怕是過了有百年之久,這姑娘這麼痴情呢?

    他笑得一臉欣慰,道︰“那敢情好,薛姑娘待在鬼市可是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大人現在是四十五司司長,自是可以為姑娘周到一番。”

    南山適時的接茬,道︰“對啊,若雪,你有何心願嗎?”

    聞此言,薛若雪小臉瞬間垮了下去,委屈道︰“南山哥哥這麼著急的要幫我完成心願,是不想見到若雪嗎?”

    南山一愣,瞥向謝必安,他剛剛是那個意思嗎?

    謝必安無奈揚手,他可是替他解圍,這小姑娘硬是要這麼理解,他也沒法子。

    南山干笑一聲,道︰“怎麼會,若雪誤會了。”

    “南山哥哥要不是那個意思,那便是誤會若雪了,”薛若雪眉頭緊皺,言語可憐,“你是覺得若雪前來相認,就是為了找你攀關系的?”

    南山又望向謝必安,這廝說一句話,怎麼就整出這麼多歧義來了?

    謝必安也是一臉懵。

    南山心下嘆氣,說道︰“不是這個意思,怪我說錯話,讓你誤會了,今後你若想說再說,我不會逼你了。”

    薛若雪神色一頓,隨後揚起笑臉,道︰“謝謝南山哥哥。”

    南山撓了撓眼下,被她這麼一攪和,都有些忘記方才案件聊到哪了。

    薛若雪卻沒忘記她來時的借口,道︰“南山哥哥,你們是想知道十禿子童謠是什麼嗎?”

    南山側頭看她,問道︰“你知道?”

    薛若雪點頭,在鬼市待了這麼多年,南來北往的鬼見的多了,也听了不少奇聞軼事,這大禿子童謠便是一則,其間故事實在詭譎,她不免記憶深刻了些。

    “這十禿子童謠原曲應該是叫《十兔子》。”

    “”

    三人具無言,南山嘴角抽了抽,這曲子傳頌的還真是越傳越離譜

    薛若雪繼續說道︰“這是多年前苗疆那邊的童謠,其實是有心之人暗諷當時苗疆王的統治昏庸無能。”

    “又是苗疆!”謝必安驚呼。

    “大兔子得病,其實是說苗疆王生病了,二兔子是大夫,它來瞧病,三兔子買藥,‘買藥’其實是黑話,指的是尋找藥引,而這個藥引恰好是五兔子,需要犧牲它才能治好大兔子的病。”

    “三兔子便被指派去殺了五兔子,三兔和五六兩兔打斗過程中,引來了七八兩兔,七八兩兔子膽小,畏于權貴,不但沒有告發,反而听從三兔子吩咐將尸體處理了。”

    “而五兔子和九兔子是好朋友,因為五兔子死了,九兔子才會哭,十兔子也是關心九兔子。”

    故事听完,南山陷入了沉默,其實事情很簡單,苗疆王的手下借著他生病這件事情大做文章,借刀殺人殺了自己的仇敵,同時在其也暴露了底下人濫殺無辜、畏于強權的懦弱性格。

    謝必安皺了眉,疑道︰“所以凶手在行凶前唱一段這個童謠到底是何意義?”

    南山心中越發的不安,有些不好的念頭在他腦中升起,他斂眉,望向範無救,問道︰“你去探查時,可有人提到過這個異常反應?”

    範無救點頭,道︰“有的,不少人都說在案發當晚听到了這首詭異的童謠。”

    凶手暗殺極風閣的人,定然是對閣內成員又一定了解,且依照行凶手法、龍蠱這些信息,最後將嫌疑人鎖定在了大長老惠必剛身上。

    而再依照三爺的說法,極風閣的重啟,對欽天監無疑是個巨大的威脅,故綜合上訴線索,南山覺得惠必剛必然倒戈到了欽天監里,這一切才說得通。

    可依著這首奇怪的童謠,南山卻覺得有些不對勁有太多說不通的地方了。

    “南山哥哥,其實這首童謠最詭異的地方是在這首歌的字數上。”薛若雪又開了口。

    南山奇道︰“字數?”

    薛若雪點頭,伸出手比劃道︰“對啊,這首童謠每一句的字數都是,五四五四五四五四,九七四八。”

    南山皺了眉,問道︰“這是何意?”

    謝必安跟著記憶數了數童謠字數,還真是她說得那樣,只是里面有有什麼乾坤呢?

    薛若雪聲音放輕了些,眼珠子左右看了看,神神秘秘的湊上前,道︰“我死我死我死我死,就去死吧!”

    這字數的諧音還真如她所說的一樣!

    “天啊!”謝必安又一聲驚呼,他抱著胳膊退後幾步,道,“這也太詭異了,我起一身雞皮疙瘩!”

    薛若雪瞧著他的反應,掩唇哈哈笑了起來。

    範無救卻是冷哼一聲,道︰“聳人听聞的虛把式。”

    南山沉默不語,如今聖上重視欽天監,此段童謠的傳出,其實也是在暗諷當今朝廷。

    把聖上比作了那只生了病的大兔子,而二兔子便是如今權勢滔天的欽天監,可如果是欽天監暗殺極風閣的人,這童謠便是說不通了。

    難不成他們還真是兔子,喜歡給自己挖坑?

    謝必安見他不語,問道︰“大人是怎麼想的?”

    南山搖頭,道︰“現在還有些事情沒捋清楚,不過能夠確定凶手就是惠必剛,只是借惠必剛這把刀殺人的主刀者”

    他還不能確定,南山暗嘆一聲,道︰“今日已晚,先休息,明日再說。”

    謝必安點點頭,相信南山自有主張,他便轉身去收拾休息的屋子了。

    薛若雪本來還想拉著南山敘舊,奈何身子不爭氣,只能回了養魂瓶里養著了。

    南山尋了範無救吩咐道︰“差人查一查薛若雪。”

    範無救疑道︰“大人不信她?”

    南山閉眼揉了揉眉心,道︰“人心難辨,不得不妨。”

    她方才一番言語听上去沒什麼不妥,其實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以此來掩飾或者躲過他的問題。

    就算她還是當初的那個小妹妹,可人心會變,況且已經過了百年之久。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