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五十章 苗疆左撇子

第五十章 苗疆左撇子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屋外淅淅瀝瀝下起小雨來,陣風吹來,雨簾晃動。

    林悠踱步走到門前,瞧著雨霧,心下嘆氣,要是有別的選擇,她又何至于此?

    南山又問道︰“那你覺得這次與極風閣可有關?”

    “我也不知道,”林悠搖頭,“不過小九和庭叔之死或許是一個方向。”

    南山點頭,道︰“稍晚些,讓範無救去查一查。”

    “對了,方才十七與我說她昨日在城里的時候,似乎是有人故意拖住她的。”林悠忽然想起這事,便說道。

    南山抬眼看她,疑道︰“故意?”

    林悠轉身走回來,道︰“十七昨天本是去一品居取剛剛打好的銀飾,那店鋪里的伙計說飾品不小心與舊貨混淆,送去了庫房里,讓十七稍等片刻,等人取回來。”

    一品居!南山心頭一跳,謝必安那日跟著信鴿到的地方也是一品居,是巧合嗎?

    “十七說她等了三刻鐘,都沒等到人來,本來打算改天再來取,那伙計卻又叫她再等一會兒,馬上就取回來了。”

    “她想著既然等了這麼久,也不差那幾分鐘,最後等取到銀飾,已經錯過了出城時間了。”

    南山沉默了片刻,道︰“看來需要去一趟這一品居了。”

    “大人,說什麼呢?”

    謝必安和範無救走了進來。

    “在給你安排任務,晚些再說,”南山問範無救道,“死者死因如何?”

    “死者致命傷是為胸口入兩寸的刀刺傷,穿破血脈,頃刻斃命,”範無救伸手做出一個拿刀自捅心口的動作,道,“死者便是以這樣的方式,貫通心脈,最終死亡。”

    林悠瞧著他的動作,眉頭緊皺,屋內並無打斗痕跡,且無燻香迷藥,一切的線索好像都指向的是自殺,可柴用明怎麼可能會自殺!

    南山示意範無救繼續說。

    範無救道︰“死者傷口處痕肉截齊,形狀規則,且傷口沒入深,這種情況只出現在死者無抵抗掙扎的時候。”

    南山心頭一跳,無抵抗掙扎?

    “這是什麼意思?”謝必安擺擺手,大咧咧道,“老範,你就別故弄玄虛了,快說吧!”

    範無救正欲開口,南山接口,道︰“如果是自殺,就算是再果決的殺手,刀刺入心髒那一刻,都會有掙扎躲避,這是人對于求生的本能。”

    他轉頭看向範無救,語氣中帶了求證︰“所以,傷口必定不會齊整。”

    範無救點頭,道︰“大人說得沒錯,死者若是在有意識的情形下,創口必定會包含捅和切的痕跡,且痕肉開闊,收縮參差不齊,花紋交錯。”

    “而且,根據尸僵程度,死者大約死于昨夜亥時。”

    “亥時!”林悠心頭一跳,“那當時十七听到的回應聲是誰的?難道是凶手?”

    如果明哥當真不是自殺?那他是怎麼在無意識下被人殺害的?

    南山也皺緊了眉頭。

    範無救將之前的檢驗的結果繼續說道︰“大人,死者應該是失去意識後,被凶手從背後環抱住,在握住死者雙手,將刀刺進了胸口。”

    “他胸腔傷口偏向右方,我可以判定凶手慣用手為左手。”

    他揮手變幻出一個小瓶子,遞給南山,道︰“大人再看看這個。”

    瓶子里是一只長得似蜈蚣卻又不是蜈蚣的多足蟲,竹簽大小,色彩呈暗青色,瞧著怪惡心的,南山額角一跳,道︰“這是龍蠱?”

    “沒錯,”範無救道,“這就是讓死者失去意識的的東西,它通過釋放毒素麻痹人的感官、意識。”

    謝必安忽然沖南山得意一笑,道︰“公子這次可得好好夸夸我,這蠱蟲還是我發現的,是不是,老範?”

    範無救無奈應聲,道︰“對,你是大功臣,要不是你今日吃了豬油炒雞蛋,那蠱蟲才不會被你引出來。”

    南山一時失語

    “什麼龍蠱?什麼豬油炒雞蛋?”蠱蟲林悠倒是听說過,只是瞧著那蟲子,除了長得惡心了些,好像也沒什麼特別。

    南山無言笑了笑,解釋道︰“這龍蠱是將各種毒性強大的毒蟲放在一個密閉容器里,讓它們在其中互相打斗,最後剩下來的那一只,毒性之王,就被稱為龍蠱。”

    “不過一般是苗疆邦外人飼養出來的,在中原及其少見,這龍蠱是最常見的一種蠱蟲,它通過釋放毒素控制人,並寄居在人體內,不斷蠶食人體。”

    林悠听得雞皮疙瘩起一身,罵道︰“這**害人,還真是絞盡腦汁。”

    “那這豬油炒雞蛋是什麼意思?”

    謝必安道︰“據說這蠱蟲除了吃新鮮人肉,就是喜歡吃豬油雞蛋、米飯之類的,先才驗尸時,忽見一只蟲子從死者體內飛出,還直朝我嘴里撲,幸好我機警,抓下了這只蠱蟲。”

    林悠听完,嘴角不由抽了抽,還真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都踫上了。

    謝必安收了神色,認真道︰“大人,這蠱蟲出現在京城絕對不尋常。”

    蠱蟲,苗疆林悠總感覺在哪听過,忽然,她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來一人,便道︰“我想起來一個人,以前的極風閣長老惠必剛,他就是苗疆人!”

    說到這,林悠心頭一跳︰是了,入閣之人都是由閣主與大長老親授鬼面具,所以真正見過成員面貌的就只有他們,如今閣主已死如此想來,大長老有很大的嫌疑,可他的動機是什麼?

    南山面色一變,問道︰“現在可還能尋到人?”

    林悠搖了搖頭,道︰“從極風閣解散那一刻,我們就都斷了聯系,而且我也不知他面貌如何,若是要找人,實在困難。”

    南山點點頭,沒有說話。

    林悠斂神道︰“明哥是殺手,若是房間里藏了人他沒發現,只有兩個原因。”

    “一個是凶手武功比他高,另一個,那就是明哥在進屋那一刻,便被下了蠱,失去了意識。”

    南山道︰“根據凶手將十七姑娘支開這一點,他身手一定在一人之上,卻在兩人之下。”

    分析了這麼多,謝必安總結道︰“所以凶手是個武功不錯,慣用左手的苗疆人?”

    南山抿了抿有些發干的嘴唇,道︰“事情現在尚不明朗,有太多疑點存在,還需調查才知。”

    “老謝,你通知此處城隍爺,先照著畫像找人。”

    “老範,你去一趟滄州,調查小九和庭叔的死因,著重注意看是否被下蠱蟲,以及那首禿子的童謠。”

    兩人領命,退了出去。

    林悠問道︰“那我們去哪?”

    “一品居。”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