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四十七章 悠然見南山

第四十七章 悠然見南山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翌日。

    南山正坐在書案前審案子,思緒卻飛到了一旁的林悠身上。

    林悠坐在暖閣上閉眼打坐,四周的冰寒之氣似乎都在朝她涌動,南山伸手微微朝她靠近了些,一陣刺骨的寒意猛得傳入他的指尖,凍得他瑟縮了一下。

    他皺了眉,有些擔憂,這心法邪門,不知道對身體會有多大損害,得找個時機讓藥王爺爺瞧一瞧才是。

    “大人,我回來了!”

    忽听謝必安的聲音,就見範無救一瘸一拐的帶著謝必安進來了。

    瞧著他倆一個一瘸一拐,一個灰頭土臉的,南山奇怪道︰“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

    範無救默默退到一邊,昨天被罰了三十棍子,今天能下地來報道,算是他的本事了。

    他道︰“大人,食人魔案受害者都已經處理好了,沈來章替受害孩童修了個陵墓,也算是讓他們魂有所安。”

    南山點點頭,如此說來已算是給了大家一個交代,他想了想又問道︰“木頭兩兄弟如何了,去往輪回台了嗎?”

    範無救道︰“他們留了下來,說是要等父母一起。”

    南山輕輕嘆氣,道︰“也難為兩孩子有此孝心。”

    見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把自己晾到了一邊,謝必安氣惱的哭訴道︰“公子,您差點就見不到屬下了。”

    南山眼皮一跳,瞧著他那滿臉黃泥,實在是有些嫌棄,他從一旁拿出一塊錦帕遞給他,道︰“先擦擦臉,到底發生何事了?”

    “還是大人好!”謝必安感動的接過帕子,擦了擦臉上的泥,轉頭瞧見林悠,又收了神色打招呼道,“林姑娘也在。”

    林悠點了點頭,她早就听到了謝必安的大嗓門,見他變臉這麼快,不由得有些好笑。

    謝必安擦了臉,開始述說這兩天的遭遇︰“那天我扮成林姑娘”

    那天他扮成林悠混進密室之後,沒出一個時辰,食人魔便出現了,他將他打暈帶出了陵墓。

    不過謝必安是裝暈的,為了不被發現,他屏去了四識,只留下听覺。

    可食人魔那廝也太不是人了,也不管他有氣沒氣,直接挖了個坑給他埋里面了,直到食人魔的腳步聲走遠,他才從土里鑽了出來。

    後來謝必安順著食人魔的腳步回到了玄清觀,卻發現那食人魔竟是無為道人!

    剛巧不巧的又踫上了無為道人給人送信,他便把信鴿截了下來。

    說到這,他從袖中取出了個裹了油紙上了火漆的東西,遞給南山,道︰“公子,這就是那封信,只是上面的寫得好生蹊蹺,有些不知所雲。”

    “後來我將鴿子放走,一路跟著鴿子到了京城一家作坊里,只是那里面的人都十分謹慎小心,我沒查到任何線索,就先回來了。”

    火漆已經被拆下來了,南山緩緩展開,就見上面列著幾行字︰

    二十九一

    四十五一

    四十二五

    四十一三

    這是何意?南山左右仔細反復的查看了幾遍,發現上面就是這幾行數字,再沒有別的東西了。

    林悠起身接過信紙仔細查看起來。

    南山又問道︰“老謝,你說你跟著信鴿到了一家手工作坊,是怎麼回事?”

    謝必安道︰“那家作坊主要生產銀器,前面是一家店鋪,後院就是一個工廠,養了幾十號手藝人,打造銀器。”

    “只不過里面的手藝師傅都不普通,是些練家子。”

    “練家子?”南山皺眉,“那你可有看清楚那信封的主人?”

    謝必安搖頭,道︰“我只看見信鴿進了後院,卻不見人影,後來我施了隱身術混進了屋子,可屋子里依然沒見著人,連帶那只信鴿都不見了。”

    “只見進不見出,那會不會屋子里有密道密室之類的地方?”

    謝必安當時也是這麼想的,只是檢查了好幾遍屋子都沒有發現蹊蹺,他道︰“沒有發現奇怪的地方。”

    南山點頭,皺了眉思索,忽听林悠發出了聲疑問。

    “怎麼了?”

    “這信我好像在哪里見過,”林悠眉心狠狠一跳,道,“我想起來了,我大哥也收到過這樣的信。”

    “你大哥?”南山疑問。

    林悠點頭,道︰“沒錯,我當年收拾大哥的遺物時發現了幾封奇怪的信,上面也是這樣的數字。”

    “我只以為是大哥隨手記下的數字。”

    南山眉頭緊鎖,問道︰“那信可還在?”

    “還在,我收到林家別院里了。”

    這封信很顯然就是無為寫給他口中所說的“主上”的,應該是他們之間特殊的聯系方式,可林悠的大哥為什麼也收到過?

    從扇骨玉出世,到自殺案、困鬼陣、食人魔好像有個人在一步一步引導著他發現什麼,可這幕後之人到底是誰?

    南山心中有一個強烈的念頭——是他,他回來了!

    南山有些心慌,越發迫切的想要知道他們傳遞的是什麼信,他起身,道︰“小悠,我隨你回去拿一趟吧。”

    林悠點頭,兩人一齊往外走,迎面踫上曹奇風帶著個鬼過來。

    曹奇風一臉頭疼的朝南山作了一揖,道︰“南山大人,這鬼一直嚷嚷著死得冤枉,我就帶他來見您了。”

    南山皺眉,朝里頭吩咐道︰“老範,你來處理一下。”

    範無救和謝必安都走了出來。

    “柴用明?”

    忽听林悠驚呼。

    那被叫到名字的男鬼猛然抬起頭,也十分驚訝的喊道︰“林悠!”

    “你怎麼會在這?”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可林悠喊出來才想起,能出現在這里還能是什麼原因,死了唄!

    林悠眉頭緊鎖,問道︰“黏人明,你怎麼回事?”

    柴用明臉一垮,朝林悠撲了過去,哭道︰“悠,沒想到能到黃泉路上見到你,天可憐見的,讓我們相遇做個伴!”

    南山眼疾手快的伸手擋在了林悠身前,道︰“這位兄台,敘舊就敘舊,別動手動腳的。”

    柴用明一怔,用幽怨的眼神看著他,道︰“你誰啊?”

    南山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面前的男人不,是男鬼,五官長得十分周正,卻少了些特點,像是罩著模子刻出來的一樣,讓人印象不分明。

    他一揚眉,聲音清亮道︰“在下南山,‘悠然見南山’的南山。”

    他十分刻意的加重了“悠”和“南山”兩個字,在場幾位都是聰明人,豈能听不出他的意思,謝必安直接掩面偷笑了起來。

    柴用明︰“”

    他當即就明白過來,這人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大敵意了。

    只有林悠全然沒品出味兒來,她不悅的看向南山,道︰“抽什麼風?”

    南山委屈的閉了嘴。

    曹奇風見柴用明呆立在一邊,他暗罵一句沒眼力見的,清了清喉嚨,介紹道︰“這就是我們四十五司司長,南山大人。”

    南山見曹奇風十分上道,他也就坡下驢,趁勢拿捏做派道︰“你有什麼冤情,說與爺來听吧。”

    柴用明咬唇看向林悠,他想問這家伙靠譜嗎?

    林悠也迫切的想知道柴用明發生什麼事情了,便對柴用明點了點頭,道︰“快說。”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