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四十三章 我手法不準

第四十三章 我手法不準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南山揮手,傳了道力給她,而後才道︰“無為道人小時候曾遭受過虐待,他對親情應該是痛恨又渴望的。”

    林悠感覺身體變得輕盈了不少,想起南山之前讓她一頓窮追,心里頭又升起一股子氣,干脆撤了力,將重心全都壓在他身上。

    南山有些好笑的回頭看向她,只見她挑起秀眉說道︰“你不是很能跑嗎,我搭個順風車不介意吧?”

    南山眯眼笑得花枝招展,道︰“豈敢,搭一輩子我都不介意!”

    林悠一個白眼,嘴上便宜永遠都佔不完,左右她自己也不虧,也就沒計較,接著之前的話題,道︰“無為那老頭在外美名遠揚,不曾想心里卻如此陰暗。”

    忽而她又想起林士永也是這般虛偽做派,也是,人心難測,英雄不一定是好,壞人也不一定壞。

    南山搖了搖頭道︰“或許他覺得自己都是在做好事呢。”

    見林悠一臉莫名,他道︰“你忘了我說過的,他幻想自己是一個英雄,做著替天行道,匡扶正義的事情,他自己覺得,這與他平日里幫扶百姓本質是一樣的。”

    林悠皺了眉,自以為是、一意孤行!她拉了拉南山的袖子,道︰“飛快點。”

    “干嗎?”

    “去給他治治腦。”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城內傳出來絲竹樂音,燈市里的鰲山高燈流光溢彩,來來往往的人群都往那處趕去。

    白日里發生的命案似乎一點兒也沒影響人們的狂歡。

    南山笑道︰“上元節的夜景還真是一絕!”

    他的笑容還未到達眼底,面色忽然一凜,輕聲道︰“小心!周圍有動靜。”

    林悠耳根一動,眼神瞬間警戒了起來,小鹿眼楮如狼一般打量著周遭,道︰“你專心飛,我留意。”

    林悠搭著他的肩,轉了個方向,彎刀猛然出鞘,南山也听到了身後利器劃破長空的聲音。

    “當”一聲,一道黃符被林悠擋下。

    南山抱著她落在樹梢上,樹枝只輕輕彎了彎腰,如風吹過。

    林悠閉眼凝神片刻,手心忽然凝起數十道冰晶,猛得朝遠處揮了出去。

    不遠處的高樹枝丫上,一聲聲慘叫傳來,又听重物墜地之聲此起彼伏,片刻,四周沒了動靜。

    南山笑贊道︰“好功夫!”

    林悠微微勾唇,手心凝了個冰晶把玩,剛好近日學有所成,正缺人試招!

    兩人往開始發出響聲的地方跑去,卻見地上沒了人影,只有絲絲血跡和零落的黃符。

    林悠撿起一片黃紙,疑問道︰“又是修士?”

    南山點了點頭,道︰“他們一擊不中,肯定會想辦法再來的,我們先去玄清觀。”

    只是一個小插曲,兩人很快到了玄清觀,範無救和沈來章已經到門口等著了,守門的道童被扣了下來。

    沈來章吩咐人將遺書和戲本子都拿給南山。

    南山一邊接過,一邊朝里走去。

    後面一眾人跟著魚貫而入。

    南山左右翻看了一下,道︰“這出明仙傳與無為道人的經歷非常相似。”

    林悠接過查看,秀眉皺了起來,繼父、虐待、殺人這些關鍵詞似乎與無為的經歷都是十分吻合。

    範無救提醒道︰“公子看看遺書里最後一句話,有些蹊蹺。”

    南山依言看去,他面色忽然一變,腳步一停,不可置信的說道︰“又是這句話!又是這句話”

    他像是犯了 癥一樣,嘴里一直喃喃念叨。

    見他臉上沒了血色,林悠嚇了一跳,忙扶著他,問道︰“你怎麼了?”

    “公子!”範無救也是面色一緊,上前扶住他。

    沈來章面露疑惑,一招手讓衙役們都停了下來。

    林悠抽出他手里的遺書,最後一句話是看清最後那句話,她臉色也是倏然一變,這意思不就是以吾之魂,贖吾之罪嗎?

    可這也只能說明無常道人的死、牢獄犯人的死皆出自一人之手。

    他為何這麼大反應?

    林悠忽然又想起,南山第一次見到這句話情緒也非常激動,開始她還以為是被嚇到了,可此時看來,他的情緒非常的不對勁。

    林悠正想問什麼,南山卻回過神來,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這是無常道人所寫?”

    範無救點頭道︰“是的,已經筆跡鑒定過了,是無常道人的筆跡。”

    “那魂?”

    範無救面色沉重的搖了搖頭。

    南山手掌攥成了拳頭,他道︰“你們先別進來,我有話單獨問無為道長。”

    此時離無為道人的院子已經不遠了,院子里透出昏黃的燭光,觀里的道童此時都去用膳了,一行人的動靜也沒怎麼驚動人。

    沈來章變了臉色,道︰“不行!”

    南山沒理會他,對兩人道︰“我需要些時間。”

    話說完,他徑直走了進去。

    “你!”沈來章正要帶人入院子,被林悠和範無救一攔。

    範無救作揖道︰“沈大人,還請行個方便。”

    沈來章氣得胡子一翹,怒道︰“里面可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你們亂來,要是出了事情如何是好?”

    這個時候南山突然要求單獨見凶手,這十分不正常,沈來章對他一直留了心眼,此時不可能放他一人進去。

    “他還輪不到你操心。”林悠淡淡開口,眼角眉梢都帶著輕慢,她摩挲了一下手里的彎刀,似乎在計較著什麼。

    見她多日未見的匪氣又顯露了出來,範無救一愣,卻頭一次覺得十分順眼。

    完全沒把他放在眼里?沈來章皺了眉,她一個小姑娘,哪來的這麼大底氣?他擺擺手,道︰“拉開!”

    衙役一窩蜂的就要涌上去,範無救提了劍就要開打,忽見一道道凌厲的寒冰直直釘入眾人腳下,逼得他們止了步子。

    衙役們大驚失色,一人說道︰“大人,她會妖”

    他話還沒說完,範無救的劍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森冷的聲音傳出︰“亂說話可會被割舌頭。”

    衙役咽了咽口水,不敢說話了。

    林悠閑閑倚在門框上,語氣淡淡︰“別過來啊,我手法不準。”

    這叫不準?恰好阻了眾人上前,分寸拿捏的剛剛好,沈來章有些上火,怒道︰“你敢襲擊朝廷中人!”

    林悠輕笑︰“沈大人,不過就是問幾個問題,又不會把人吃了,你就別咸吃蘿卜了。”

    一時之間雙方僵持著,一大群人竟被兩個人給唬住了。

    沈來章面色十分難看,只覺眼前這個姑娘是個刺頭,扎人!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