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四十二章 誰是凶手

第四十二章 誰是凶手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範無救額角抽了抽,無常道人才排除了嫌疑,怎麼好端端的燒死了?還留下一封遺書自裁?

    他接過林琛手里的遺書,認真看了起來,上面非常仔細的交代了他的作案過程,以及自身的悔恨不該遺書最後一句話︰如果生命不夠,那就用我的靈魂來贖罪吧!

    靈魂?範無救皺了眉,用靈魂贖罪,這不是和牢獄自殺的那群人一樣?

    他兀自思量著,陳升繼續逼問小道童︰“當時在看台上,只有你和無常道人在,你是怎麼點的火,還把他推下了台子?”

    小道童當即大驚失色,道︰“不是我,不是我,我怎麼可能害二師傅!”

    “各位官差請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殺人!我親眼目睹了二師傅點了火折子往自己身上燒!”

    火折子?

    陳升朝一旁招了招手,一個衙差拿著一個布包呈到了沈來章面前,里面裝著一只火折子,他道︰“大人,只是在案發現場找到的。”

    他話音剛落,那邊仵作的驗尸結果出來了,陳升將小道童帶到一邊。

    仵作作了揖,說道︰“大人,死者男,年四十有余,身高約五尺半,尸體焦黑,肢體蜷曲,是被燒死的。”

    沈來章皺了眉,問道︰“死者身上起火到墜亡,大概一盞茶功夫,這麼快就燒死了?”

    仵作點頭道︰“大面積的燃燒只需片刻就能將人燒死,雖然死者在高空墜落後顱骨碎裂,但是他口鼻中有煙灰,衣物和身體都有殘留酒味,可以判定他是在墜落之前就燒死了。”

    陳升不由奇道︰“死者在看台上用一根火折子燒死了自己?”

    範無救此時出聲道︰“一根火折子是很難在短時間將全身點燃,唯一可能的是,死者在死之前就將全身衣物,甚至是頭發都淋了酒水,才可能在一瞬間引燃。”

    沈來章問那小道童︰“你可有在無常道人身上聞到酒味?”

    小道童沒有思考,直接點頭道︰“二師傅今天身上的酒味特別大,只是他以往就愛喝酒,我只當他喝得多了些。”

    今日是輪到無常道人主持祭祀儀式,這麼重要的時刻,他不可能會喝酒,更不可能帶著滿身的酒氣出席。

    況且,若他是食人魔,今天的日子對他來說就更加重要了,他怎麼可能會自殺?

    可那時看台上只有兩個人,小道童和死者。

    莫非是一招金蟬脫殼,以此來遮掩視線?

    沈來章有些頭疼,最近自殺案似乎是和他桿上了

    他想了想,問仵作︰“黃仵作,你能確定死者是無常道人嗎?”

    黃仵作思索了片刻,道︰“他的全身皮膚面部已經焚毀,依照身形骨骼雖說能確定個十之八三,但是看不見面貌始終是不能肯定的。”

    說罷他又拱手作揖,道︰“大人,下官不才,手藝不到家,無法確認。”

    黃仵作當年在京城大理寺當過仵作師傅,只是因為自家老母親病重,想要落葉歸根,這才辭官還鄉,回了禹杭。

    他這麼說肯定是謙虛了,摸骨識人這手法難度之高,就算是工齡在四五十年的老仵作也難有造詣,何況他也就干了七八年左右。

    範無救淡淡開了口,道︰“讓我試試,不過需要些時間。”

    沈來章忽然想起來,這人好像也會勘驗之術,三王爺身邊的人說不定靠譜,他當即吩咐道︰“將尸身帶回衙門,陳升,你配合範公子。”

    話說完,又對範無救道︰“那就有勞了。”

    範無救道了一聲有禮,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回了衙門,林琛的人則留下來善後。

    再說南山這邊,眾人走了不過片刻時間,南山就從自己的思緒中脫離了出來。

    林悠見他面色有些難看,拉著他坐在一旁,問道︰“你怎麼樣?沒事吧?”

    南山搖搖頭,眼眶依舊紅著,眼楮卻亮得驚人,他道︰“人皮面人與歸陽丹相悖,我想得太過入神了,嚇著你了吧?”

    林悠眉梢一挑,輕笑道︰“就你,還能嚇著我?那你分析出什麼了?”

    “也是,你這麼威武,”南山輕笑點頭,“食人魔若只是單純的殺人煉丹,取了血肉再將骨頭掩埋就好,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的再將尸骨運到城里,用人皮做成面人呢?”

    林悠默了默,道︰“他或許對面人有特殊的情結。”

    “沒錯,”南山道,“他將人皮做成面人賣出去,想象著人們拿著人皮面人,他內心便會得到滿足,心底壓力紓解,漸漸的,他愛上了這個活動”

    林悠听得渾身起雞皮疙瘩,實在是太變態了,只不過他為什麼這麼了解食人魔的想法?就好像深入過他的內心窺探過一樣。

    南山繼續道︰“面人、小男孩食人魔在幼年時曾受到傷害,導致他的這種惡劣行為,他痛恨男孩,卻又渴望親情,他把自己想象成英雄,將男孩做成面人娃娃,便可以永遠留在父母身邊。”

    林悠秀眉微蹙,道︰“依你的分析,他的性格是偏執沖動、感情用事,可看他的作案手法,卻十分嚴謹縝密狡猾,這個人似乎及其扭曲。”

    她腦中靈光一閃,猶豫道︰“你說食人魔會不會是兩個人?煉歸陽丹的是一個,做面人的是另一個?”

    南山面色一怔,腦中那根斷開的線好像突然連了起來,他有些興奮的拉住了她的手道︰“小悠,你太棒了,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林悠有些懵,她猜對了?

    她默默抽出手,問道︰“你明白什麼了?”

    南山笑道︰“食人魔從頭到尾的行事風格都十分統一,我更傾向于有人在教他行事!”

    他話音剛落,範無救的口信傳了過來,將太昊陵殿發生的事情簡單陳述了一遍。

    南山面色稍凝,他掐了訣,傳話過去,道︰“凶手不是無常,你現在帶人去玄清觀,我們在那里匯合。”

    林悠莫名,問道︰“你在和誰說話呢?”

    南山答道︰“範無救,傳音術,他說無常道人在太昊陵殿**身亡了。”

    林悠本還想問問傳音術的事情,卻被這個消息震了一震︰“**!怎麼回事?不是已經部署妥當了嗎?”

    南山也沒想到食人魔會推出無常道人出來頂鍋,他嘆氣道︰“計劃趕不上變化,我們先去玄清觀,邊走邊說。”

    說罷,他足尖輕點,拉著她朝外飛掠而出。

    林悠來不及思考,便被他帶著直接飛了出去,耳邊風聲呼嘯而過,她有些愕然,這就叫走?

    “無常就是無為的障眼法而已,他將無常推出去就是給自己頂罪的。”

    南山聲音被風打散,林悠听起來有些失真,她提高了些音量問道︰“所以凶手是無為?”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