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三十九章 賣關子能賺錢嗎

第三十九章 賣關子能賺錢嗎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南山點頭道︰“明日過節,普天同慶,是最適合的日子。”

    “可是如今你把我救了出來,食人魔要是發現我不見了,他肯定會更改自己的計劃,要找他出來便更加難了。”

    “他不會改的,”南山一臉篤定,“我早已安排了謝必安假扮你,繼續呆在密室里,有了你給的線索,我更加確定食人魔的想法了。”

    林悠揚眉問道︰“所以你早就猜到了食人魔的想法?”

    南山搖頭,道︰“只是多做了幾重預設,以防萬一。”

    林悠點點頭,聯想起食人魔犯的案子,他還要如此大張旗鼓,鑼鼓喧天的,她心里一陣惡寒,要是明日真得讓他得逞,煉歸陽丹的法子傳了出去,那不僅會引起騷亂,還會危害到凡世安危。

    “我們一定得阻止他。”

    南山瞧她一臉認真,笑道︰“不著急,我有辦法。”

    說到這他輕嘆一口氣,滿臉無奈道︰“看來明天的節日又不能好好過了。”

    林悠瞧他一臉勝券在握,挑眉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又打啞謎?”林悠皺眉盯著他,不知道他在搞什麼名堂,要是有賣關子這門生意兒,他倒是天賦異稟,估摸著能靠它賺取不少錢。

    不過他既然要裝著,多問也是沒有結果的,她不再理他,提了步子往前走。

    早春二月,畢竟還是春寒料峭,太陽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就斜斜的落入西邊天了,風冷颼颼的往人心窩子里鑽。

    林悠練了寒冰心法,倒是覺得沒那麼怕冷了。

    通往玄清觀的路上依舊是個蕭條景色,路邊光禿禿的一片,沒看見大片的綠意。

    南山將披風解下,搭在林悠身上,道︰“等到煙花三月的時候,草長鶯飛,雜花生樹,還會看見各式各樣的紙鳶在天上亂飛,到時候我們也去玩一玩?”

    披風很長很大,把她整個人都包裹在里面,只露出一張精致的小臉,裙擺露出很長一截,拖在地上,林悠滿腹心事,攏了攏身上的披風,沒有搭話。

    南山見她興致不高,想了想,道︰“通過分析,如今最符合性格特征的,只有二師傅無常道人了。”

    林悠不解,問道︰“是他?你不是說他更加‘無為’嗎?”

    南山道︰“他那是行事處事無為,對于修道這事他可是表現出了強烈的熱忱。”

    “雖說他是道觀里的二師傅,年紀卻比大師傅大,據說他曾有一次練功練到走火入魔,好不容易才被救了回來。”

    林悠點頭,道︰“所以你覺得是無常道人?”

    玄清觀已經露出了全貌,許是明日就是上元節的緣故,今日來的人並不多,南山想了想,道︰“這一切都是推測,還得具體看看才知道。”

    林悠皺了眉,道︰“要我說啊,直接將有嫌疑的人抓了審問,如此耗著免不了出什麼意外。”

    南山突然沉默了,此事諸多牽連,從扇骨玉、畫錯的符以及牢獄中陸續死去的犯人、食人魔,他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若是此時抓捕,或許會漏過什麼重要的事情。

    見他不說話,林悠又問道︰“現在怎麼做?”

    “我本來是打算與他會一會面,但是听你說他要請你做見證,那今晚他極有可能會去陵墓探一探你的情況。”

    “我們去陵墓後守著。”

    禹杭衙門。

    沈來章頭疼的看著面前的範無救,問道︰“我已經按照你家公子的推測,做下了部署安排,他又有何事啊?”

    範無救面色淡淡,道︰“沈大人,我家公子預料到明日會出大亂子,特地來向大人找個幫手。”

    沈來章皺了皺眉,重復道︰“幫手?”

    範無救點頭,道︰“欽天監監副林琛此時就在禹杭城內,大人可請求他的支援,畢竟明日人多眼雜,有了修士的保護也能多重保障。”

    沈來章垂眼,摸了摸胡須思量,這南山把欽天監牽扯進來作什麼?他抬頭,瞧見範無救依舊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心下嘆氣,片刻後,說道︰“南山公子思慮周全,沈某在此多謝了。”

    範無救抱拳,道︰“有禮。”

    待範無救走後,陳升進來稟報,道︰“大人,您讓屬下查的人已經有結果了。”

    沈來章花須一翹,問道︰“如何?”

    陳升眉頭緊鎖,道︰“大人,此人身份行蹤詭秘,屬下追查了幾天,只尋著一些蛛絲馬跡,且與三王爺李以巽有關,大人請看這個。”

    三王爺!沈來章額角一跳,接過他手里的卷軸,只見上面寥寥寫了幾行字,內容是記錄了南山跟著三王爺參加過的大大小小的詩會、游園等活動。

    三王爺如今掌管大理寺,在朝廷與欽天監分庭抗禮,此時南山又特意將欽天監牽扯進來,到底是何居心?

    他收了卷軸,腳步沉重的拿到一旁火爐邊燒了,而後對陳升道︰“此事事關重大,絕對不能向外透露分毫。”

    陳升不解,問道︰“大人,三王爺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禹杭?難道是有什麼大案子要查?”

    沈來章看他一眼,面色陰鷙,道︰“不該問的就別問!”

    陳升鮮少見他如此臉色,忙低頭告罪,沈來章擺擺手,來到案幾前奮筆疾書了半盞茶功夫,再將書信封漆,遞給陳升,道︰“送去京城。”

    陳升點頭告退,再沒了言語。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漆黑的屋頂上,有道身影活動了一下麻木的身子,飛掠而去。

    玄清觀陵墓。

    林悠活動了一下發僵的腳,輕聲道︰“這都月上中天了,怎麼還沒有人出現?”

    南山面色稍凝,他心頭總有些惴惴不安,說不上來是那一處,他斂眉道︰“或許食人魔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狡猾。”

    “這樣,我們進去看看謝必安。”

    林悠點頭,南山掐了個訣,兩人瞬間隱去了身形,往陵墓走去。

    陵墓中一如既往,他們直接去了關押謝必安的地方,卻發現里頭空空如也,沒了人影。

    人去哪了?

    忽然,南山眼神一凜,將牆角一道暗符逼了出來。

    翌日,是個難得的艷陽天,大街小巷已經開始熱鬧了起來。

    兩人剛剛離了玄清觀,林悠瞧著一旁興致頗佳的南山,問道︰“凶手真的不是無常道人嗎?”

    南山搖頭道︰“不是,我嘗試了很多辦法試圖激怒他,可他都不為所動,表現的只有錯愕和不解,甚至可以說他有十分良好的修養。”

    “你還記得我當時諷刺他︰修道幾十年,沒有半點精進反而差點丟了性命這件事情嗎?”

    林悠眼角抽了抽,還說呢,當時她心都揪了一下,這麼往人心口上扎,是她的話直接就把人趕出去了。

    南山繼續道︰“我直接觸了他的逆鱗,他當時明顯是生氣的,可卻涵養極好,表現得十分大方坦然,說有志者事竟成,他相信自己會成功。”

    “這不符合我們之前分析的形象。”

    林悠想了想,問道︰“那會不會是他在偽裝?”

    南山道︰“不會,凶手心理很偏執,當他突然受到刺激時,他的情緒反應,肢體動作是根本藏不住的,就算他要偽裝,情緒應該是隱忍,不會這麼坦蕩。”

    林悠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南山拉著林悠走到一家面人鋪子前,興致頗佳,拿了個圓頭圓身的胖娃娃遞到她面前,道︰“你看這個,是不是好像你?”

    林悠嫌棄的別開了眼,他哪只眼楮看見她和那個胖得眼楮的瞧不見的娃娃像了?她還沒說話,又听南山大驚小怪道︰“誒,老伯是你啊!”

    那捏面人的老伯須發皆白,停了手里的活打量南山,半晌沒想出來是誰,道︰“小公子見過我?”

    “當然,”南山笑得眉眼彎彎,道,“老伯的手藝又精進了不少,幾年前我也來老伯這買過面人,那個時候面人的臉都還捏不出來呢!”

    他這話一出,老伯面露尷尬,林悠無語的拉了拉他,小聲道︰“沒事套什麼近乎,不知道揭人不揭短啊!”

    南山摸摸鼻子,沒說話。

    林悠從他手里拿過那個面人,仔細看這那笑得見牙不見眼的小娃娃,放在他臉邊比了比,心道︰明明和他更像。

    “你喜歡這個?”她不待南山回答,掏了銀子付了錢,而後遞給他,道,“送你了。”

    南山一愣,沒想到她會來這出,反應過來後又放肆大笑起來,接過面人,道︰“小悠這是送我定情信物嗎?”

    林悠眉頭一皺,面色不善的望向他,這人張口閉口就是風月,什麼時候能歇歇嘴?不悅道︰“再 戮突垢搖!br />
    南山忙把面人揣進懷里,笑道︰“不還,小悠第一次送我禮物,我可得好好珍藏。”

    林悠嗤他一聲,道︰“德性。”

    南山又拿起旁邊的一個面人仔仔細細的打量著,林悠見他不說話了,奇道︰“這個你也喜歡?”

    南山微微一笑,道︰“我只是覺得這面人繃的面皮十分逼真,好像就是真皮一樣。”

    林悠被他說得渾身一震,接過去看,道︰“真的嗎?”

    捏面人的老伯干笑幾聲,道︰“小公子說笑了,面人面人當然是用面粉做的,說得怪嚇人的。”

    林悠忽然覺得有些奇怪,南山這人雖然有時候說話油腔滑調的,但是個懂得分寸的人,說話待人一向有禮,今天怎麼有些一反常態?

    南山臉上的笑容無懈可擊,道︰“大概是老伯的手藝爐火純青,都能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了。”

    林悠兀自琢磨,忽見街上一列隊伍十分招搖的朝這邊走來,她抬眼便看見領隊的那人,紅衣錦袍,峨冠博帶。

    那人明顯也看見了她,面色一怔,他駐足了一會兒,隨即面無表情的從兩人身邊擦肩而過。

    林悠心里有些隱隱泛酸,面上卻是松了一口氣,她揚眉一笑,道︰“還有哪里好玩,帶我去逛逛。”

    南山見她主動要求,當然是卻之不恭,只是瞧見她故作輕松的神色,便是知道,某些人話說得決絕,好像比誰都看得開些,其實心里比誰都不舍,她只是會隱藏而已。

    他微微一笑,道︰“今日恐多生事端,沈大人這才找得林監副來幫忙的吧。”

    林悠雙手環胸,用審視的眼光打量他,道︰“他做什麼我不感興趣,我倒是更想知道你在搞什麼?”

    藏著掖著故弄玄虛,完全像個局外人似的在這陪她左逛右逛,她可不相信他單純就是來看戲的,這家伙憋了一肚子壞水,指不定打著什麼壞主意呢!

    南山被他看得有些發虛,勾了唇打哈哈道︰“小娘子可不要對我產生太大的好奇心。”

    林悠聳肩,道︰“有何不可?”

    南山背過手,大跨步往前走,道︰“因為對一個人好奇,往往是愛情的開端。”

    林悠“嘁”一聲︰“我好奇的是你怎麼把食人魔捉拿歸案,讓我報了那被擄之仇。”

    南山勾唇一笑,眼尾上挑,一副壞小子的模樣,將賣關子進行到底,只說道︰“走吧,廟會快開始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