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三十八章 食人魔要自爆

第三十八章 食人魔要自爆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林悠覺得自己的三觀受到了極大的沖擊,可這些事情實在太過出人意料了,可再怎麼不能相信,說到底他也是為了救她。

    她斂了神色,說道︰“屢次得你相助,江湖道義,大恩不言謝,若是用得上的地方,我義不容辭。”

    南山揚眉一笑,低頭朝她湊近了些︰“既是如此,不如你跟了我?”

    跟跟什麼?瞧著他放大的眉眼,林悠一愣,臉上漸漸浮現一層紅雲,她嘴唇動了動想要開口拒絕,可又想起剛才自己斬釘截鐵的話語就這麼出口拒絕,好像也太沒有誠意了

    南山見她面色緋紅,一臉無措的樣子,面上隱了笑,一本正經道︰“想什麼呢?我是說幽冥司正缺人,你跟著我辦案子,解我燃眉之急。”

    聞此言,林悠本來就發紅的臉直接燒了起來,瞧著南山憋著笑一副得逞的樣子,她便是明白又被捉弄了,她當即抓起枕頭朝他揮了過去,怒道︰“皮癢了?”

    南山被打得大叫著求饒,道︰“錯了錯了,小悠,我錯了!”

    林悠住了手,道︰“行了,有心思和我貧,不如說說這個食人魔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被那個神秘人帶走的小孩怎麼樣了?”

    南山調笑的面容淡了下去,他簡單的把歸陽丹的事情解釋了一遍,最後道︰“你當時遇見的那個小鬼叫木頭,他和他哥哥如今都在幽冥司,此次食人魔的案子定要給他們一個交代。”

    林悠想起那日夜晚听到的剁肉聲音,一陣一陣的膽寒襲上心頭,世人可真是瘋狂,為了到達目的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即使同類相殘,即使易子而食

    她自幼便覺得自己早就看淡了人情冷漠,世態炎涼,可此時還是被這殘酷無情,毫無人性的事件蟄了一蟄。

    南山見她半點沒有反應,不由得輕輕喚她︰“小悠,在想什麼?”

    林悠搖搖頭,又兀自思量了半晌,隨後下定決心,道︰“我決定了,加入你的幽冥司!”

    南山一愣,隨即笑道︰“如此,那就歡迎林小姐了!不過,有些事情我得說清楚。”

    林悠點頭,示意他說。

    南山道︰“你也知道,四十五司所做的是渡魂,它在一定程度上有拯救意義,卻從來不能阻止的悲劇發生,你需要有所準備,不能在其投入太多的感情,否則會失去判斷的能力。”

    林悠微微勾唇,道︰“小看我?”

    南山嘆氣,道︰“不是小看你,只是擔心。”

    林悠心頭一跳,心中似乎被戳中了什麼,她笑笑,語氣中帶了一絲不羈的意味︰“有什麼可擔心的,你看我像是感情泛濫的人嗎?”

    “倒是你,食人魔案到底打算怎麼破?”

    南山正待說話,外頭傳來範無救的聲音,他道︰“進來吧。”

    範無救咳了一聲,道︰“公子,我就不進去了,怕嚇著您。”

    南山看一眼林悠,有些莫名,林悠也一臉茫然,開口道︰“無礙,進來吧。”

    話音落下,外頭卻沒了動靜,南山越發覺得奇怪,正要起身出去看,就見磨蹭了半晌的範無救邁著大步子走了進來。

    南山見鬼似的別開了頭,林悠皺了皺眉頭,白皙的臉上疑問更深,他這是干什麼?生病了?

    屋子里一時間陷入了詭異的沉靜之中。

    範無救生得壯實,膚色又是健康的小麥色,此時卻穿著一身粉嫩長裙,裙子明顯小了,裸露了大半個胸膛在外面

    他一臉正氣凜然的看著兩人的反應,面色漸漸染上了紅雲,不自在的扯了扯領口。

    南山見林悠目不轉楮的望著範無救,一手捂住她的眼楮,一手朝範無救擺擺手,道︰“老範,我讓你扮女子,不是扮失心瘋,你這樣出門會被人群毆的!”

    範無救撓撓頭,窘迫道︰“可是公子,我不會扮女子啊?”

    南山再一次頭疼扶額,無奈道︰“變幻之術難道還需要我教你嗎?”

    範無救恍然大悟一般,面色卻是更加紅了幾分,他趕忙掐訣施術,立馬就變成了個嬌俏可愛的小姑娘,粉色羅裙這次變得十分合身,只是膚色依然黑

    林悠拉開南山的手,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範無救,結巴道︰“他他是範無救?”

    南山點點頭,只是看著他還是覺得別扭,有種說不出的怪異之感。

    林悠感覺十分新奇,走到範無救身邊繞著圈打量,問道︰“為何要讓他扮成女子?”

    南山道︰“等會兒我們要去玄清觀探一探。”

    “玄清觀?”林悠轉頭看南山,語氣是不容拒絕,道︰“我也要去。”

    南山好看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語氣同樣是不容拒絕︰“不行,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宜奔波。”

    林悠小臉一板,指著範無救道︰“反正你要讓他假扮女子,還不如直接帶我去。”

    “我本來就沒什麼大事,你不要大驚小怪了。”

    南山還是搖頭,道︰“你此時不宜露面,食人魔認識你。”

    林悠皺了眉,她也想去查食人魔案,她從來就不是個坐以待斃的性子,若是要自己呆著,那肯定是坐不住的。

    “你們不是會變幻之術?將我變一變就可以了。”林悠朝他微微勾唇,語氣中帶了些討好之意。

    話說出口,她自己都有些驚訝了,為什麼一定要征求他的同意呢?

    林悠立馬恢復了一貫的冷面色,心想,要是他再不同意,那她就偷偷去

    南山被她突如其來的笑容晃了晃眼楮,心頭狂跳了起來,這誰頂得住?

    他咽了咽口水,松了神色,對範無救道︰“算了,你不用去了,有另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他這一松口,屋子里兩人都松了一口氣,範無救領命,他雖不喜林悠,此時也朝她感激的一抱拳,腳步生風的跑了出去。

    南山一臉無奈的看著林悠道︰“走吧。”

    林悠點頭,面色平淡,率先朝外走去,又問道︰“不需要喬裝嗎?”

    南山揮手變出兩樣東西遞給她。

    林悠一喜,拿過他手里的東西,道︰“我的彎刀你撿到了!那這是什麼?”

    南山接過來,將她原先的素簪取下,換上了玉簪,道︰“這只玉簪子施了術法,能過遮蔽別人的視線,看不清你的真容。”

    那簪子雪亮剔透,簪身上刻著雪蓮,栩栩如生,更襯得她肌膚雪白透亮。

    南山滿意的點點頭,只覺得要是換個發髻就更完美了。

    林悠摸了摸頭上的簪子,眼眸亮晶晶的看著南山,問道︰“那我現在是什麼樣子?”

    南山心神一動,輕彈她的額頭,笑道︰“還是一如既往的美人模樣。”

    林悠捂著額頭皺了眉,感覺自己一點都沒有體驗之感,便說道︰“我想看看。”

    她伸手去取簪子,被南山一把拉住,他念了個術法,就見他發髻上的簪子銀光一閃。

    林悠發現她立刻就瞧不清楚南山的樣子了,好像一次只能看清楚一個部位,腦中卻無法把他的面容拼成,只能靠原有的記憶回憶出來。

    她不由道︰“好神奇!”

    南山微微一笑,道︰“只是障眼法而已,行了,我們出發吧。”

    “玄清觀里都是些修身養性的道士,大師傅無為道人雖號無為,卻是個古道熱腸的好性子,常常幫助城里百姓。”

    “他母親在他出生時難產去世了,父親因為這件事覺得他是個災星,對他十分苛刻虐待,開始有他奶奶護著,後來奶奶去世了,他父親變本加厲。”

    “最後被他的師傅無極道人收入了道觀,日子這才好過了起來。”

    “二師傅無常道人,性子孤僻,喜清淨,他倒是更適合‘無為’這個名號。”

    “三師傅無期道人、四師傅無量道人年紀尚小,一直跟在無為道人身邊,至于其他的都是些小道童以及年紀偏大些的道士。”

    兩人出了幽冥司,直奔玄清觀,南山一路分析著觀里的道士。

    “如此說來,玄清觀里的道士都沒有嫌疑,也可以說都有嫌疑,”林悠思忖著,“你有懷疑的對象嗎?”

    南山道︰“一個人不可能突然之間就會去殺人,其發展中間一定有個心理變化的過程,可能是因為經歷坎坷,受到過壓迫虐待,內心壓抑無法紓解,采取的報復行為。”

    “也可能是因為需求畸變,偏執觀念強烈,通過殺人來達到自己的某種目的。”

    食人魔是為了修道成仙才去肆意殺人的,所以是屬于第二種情況,可是通過這一條並不能分析出食人魔的身份,林悠又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南山心里有好幾個念頭流轉,他想了想,道︰“偏執觀念強的這些人往往放縱任性,自制力差,他們喜歡憑感覺辦事,容易沖動,而且手段殘忍。”

    “你和那食人魔打過照面,可有發現什麼?”

    容易沖動,憑感覺辦事林悠回想起那日的黑衣人,道︰“那人確實是不太堅定,他原來是想讓我一人見證他得道飛升,我激了他幾句,他便改成了要昭告天下。”

    南山止了步子,問道︰“你是說他準備昭告天下?”

    林悠點頭,道︰“他與我定下了七日之約,說是如果我還活著,便邀我作座上賓。”

    南山支起手肘思忖起來,那便是說這食人魔竟然要自爆?

    昭告天下

    昭告天下?

    玄清觀!

    南山心頭一跳,道︰“明日上元節,廟會是由玄清觀組織嗎?”

    林悠皺眉想了想,而後道︰“玄清觀是大觀,好像每年的廟會都是由他們組織的。”

    話說到這,她也是心念一動︰“你是說七日之約就是明天?”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