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三十五章 牢犯集體自殺

第三十五章 牢犯集體自殺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幾人出了宅子,謝必安疑問道︰“公子,你是如何知曉宋毅母親的?”

    街上已經十分安靜,只有微風吹著巷口的燈籠輕輕擺動,燈影搖晃。

    南山心里隱有擔憂,默了片刻,才回道︰“我看見他胸口掛了把長命鎖,以此推測的。”

    “長命鎖?”謝必安皺了皺眉,“他一個打手,掛那玩意兒,簡直是驚世駭俗!”

    南山沒理會他的吐槽,只道︰“你找個人看著他,他要是跑路,就直接押去禹杭衙門。”

    “對了,去查一查被賣出去的兒童,盡量將他們追回!”

    謝必安點點頭,想到長命鎖還是十分不解,便問道︰“那公子是如何通過長命鎖推斷他有母親的?”

    南山道︰“成色再好的銀子只要放久了,都會變黑,那長命鎖的掛鏈雖然已經十分破舊了,但是長命鎖卻很新,且色澤完好,想來他很注意保養。”

    “且長命鎖一般是孩子出生時長輩贈與給孩子良好的祝願,而那鎖鏈編繩編法細膩,是為女子所送,以他的年齡推測,只能是母親所贈。”

    謝必安皺了眉頭︰“那也可能是他母親留下的遺物。”

    “要是遺物的話,他就不會留在禹杭了,在宋起華出事的時候就逃之夭夭了,定是有什麼牽掛的人或者事情這才留了下來。”

    “原來是這樣!”謝必安面露贊嘆之色,他發現自家大人完全是被這幅美人皮相給耽誤了。

    他笑眯眯的拍起了馬屁︰“公子,你怎麼這麼厲害,根據一點線索便能推斷出這麼多事情,為何我就不行?”

    南山挑眉笑道︰“你若是行,那這司長誰當?”

    謝必安咳了咳,道︰“那當然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南山大人了!”

    南山嗤道︰“行了,少拍馬屁。”

    謝必安嘻嘻一笑,又道︰“公子,這宋起華也牽扯到了食人魔案,李家那兩個小孩還真有可能是他為了報私仇透露的。”

    南山點頭,道︰“我倒是小看了宋起華,走,去衙門會會那老家伙。”

    月上中天,許是十五將至,月亮十分亮堂,只是月光斜斜照下來卻顯得有些慘淡,不知何處傳來了笛聲,蕩氣回腸的繞在禹杭上空。

    禹杭衙門,忽听一聲淒慘叫聲劃破夜空。

    剛剛敢來的南山三人面色一緊,範無救道︰“公子,聲音好像是從大牢里傳出來的!”

    他話音剛落,就見一個衙役跌跌撞撞的從牢房跑了出來。

    南山一把拉住他,問道︰“出什麼事了?”

    衙役嚇得面色全無,冷不丁的被人一拉,直接摔到了地上,待看清楚幾人後,才喘勻了氣道︰“死人了,死人了!”

    南山眉頭一緊,心中涌起一絲不祥的預感,他疾步朝大牢跑去。

    潮濕發霉的大牢中混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里面安靜的有些可怕,昏黃的燭光映照在牢房上,顯現出一幅可怖的景象!

    南山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動彈。

    後頭跟進來的謝範兩人不明所以,可南山一個人堵在道口,也看不見里頭情況,好奇心勾得他心癢癢,只能問道︰“公子,怎麼了?”

    “全死了”

    南山喃喃出聲,表情錯愕,他提步往里走去,只見牢房里的囚犯們全都低垂著頭,跪在地上,滿頭都是血污,而每一間牢房里都血淋淋的寫著幾個大字——

    以吾之魂,贖吾之罪!

    謝必安跟著走進去,瞧見眼前場景,頭皮一陣發麻︰“他們這是都自殺了嗎?那宋起華呢?”

    南山搖搖頭,道︰“沒有活口,和上次一樣,連魂魄都沒留下。”

    “怎麼會這樣?這也太詭異了吧!”謝必安搖頭,“公子,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你問我我問誰?”南山白他一眼,又問範無救道,“老範,可能驗一驗他們是怎麼死的?”

    範無救點頭,正要進牢房檢驗,忽听門口傳來聲音︰“什麼叫都死了?你把話說清楚些!”

    話音剛落,就見沈來章被一群人擁著走了進來,沒束發也沒著正裝,看樣子來得十分匆忙。

    待他看清牢內場景與杵在那不動的三人,沈來章神色一變,厲聲喝道︰“拿下!”

    一聲令下,衙役紛紛圍了上去,出劍欲要押下三人,謝範兩人拔劍出鞘,擋在了南山身前。

    南山不顧此時劍拔弩張的氣氛,目光直視沈來章,道︰“大人,我不過比你早來一刻,此事內情我一概不知,你身邊的衙役可替我們作證。”

    那看大牢的衙役點點頭,道︰“大人,他們確實是小的剛剛跑出大牢才踫上的,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

    沈來章顯然也是這麼想的,他質問道︰“怎麼就會這麼巧,深更半夜南山公子來禹杭衙門作甚?我記得上次你來,張從正與秦晉也是這般死去了。”

    南山一臉坦然道︰“沈大人,我是專程來衙門報案的,只是忽然听到一聲慘叫,便進來看看熱鬧,要是知道會被大人當做嫌疑犯,打死小生也不敢來湊這個熱鬧了,還瞧見如此血腥猙獰的一幕”

    沈來章瞧他臉上帶著的嫌棄厭惡神色,也不知幾分真幾分假,半晌,他擺了擺手,示意手下退下,只對一旁吩咐道︰“陳升,你們去看看還有沒有活口。”

    陳升是禹杭衙門的大捕快,帶著衙差打開牢門查驗去了。

    說完沈來章也不理會南山,對看大牢的衙役說道︰“你將事情經過一一道來。”

    那看大牢的低頭作揖稟告道︰“大人,小的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小的就眯一會兒的功夫,牢里的人就全成這幅樣子了。”

    沈來章瞥他一眼,道︰“自去領二十板子。”

    陳升做事十分利落,很快查看了一圈,回來稟報道︰“大人,沒有活口,且每間牢房的牆壁上都血書了那句話。”

    沈來章皺了眉,道︰“傳仵作來。”

    南山瞧著一眾人忙活,適時出了聲,道︰“沈大人,小生手下這位也略通驗尸之術,可替大人分憂分憂!”

    沈來章瞥他一眼,道︰“南山公子現在嫌疑並沒洗清,此刻還是避嫌的好。”

    南山訕訕聳肩,想了想,又道︰“沈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

    “不可啊,大人,此人出現在這是十分蹊蹺!”陳升一臉警惕的看著南山,勸諫道。

    沈來章捋了捋胡須,思考了片刻,隨後踱步出了大牢,瞧著面若桃花,跟在身後的南山,道︰“你有何事?”

    南山瞧他面色,似乎他不說個所以然來,就要當場將他拿下,他皺了眉,苦著臉道︰“沈大人,天地良心,我這次可是真的來報案的,舍妹失蹤了。”

    沈來章問道︰“你小妹?陳雪錦?”

    南山搖頭,道︰“不是,是我我義妹,大年三十那日不見了,到現在還沒找到人。”

    “年三十?”沈來章震驚,氣得胡子都往上翹了翹,“胡鬧!這都快半月了,你才來報案,你是耍老夫玩?”

    南山慌忙擺手,道︰“豈敢豈敢,實不相瞞,這些日子我都在自己查探小妹的下落。”

    听此言,沈來章的臉色越發不好看︰“你要是自己能查案子,朝廷設我們官府給干什麼?你知不知道不及時報案的後果?”

    南山瞧他氣得吹胡子瞪眼,忙道︰“大人先別著急,我已經查到了些線索,不過此事還得從湖州的食人魔案說起。”

    “食人魔?”沈來章點了點頭,他也听說了,只是南山此刻提及此事以他多年來刑獄斷案的直覺,定沒有那麼簡單。

    南山將袖中一張卷軸遞給他,道︰“沈大人,請看看這個,那尸骨遺市已經不止發生過一次,從去年開始,就陸陸續續有人在鬧市中發現了尸骸,算到今年,一共發生了五起案件了。”

    “只不過拋尸地點分別在湖州、禹杭,地域分布比較廣,讓人沒有聯想到一處去。”

    “大人可發現這幾具尸體的共同點?”

    沈來章看著尸單上的文字,手有些微微發抖︰“男童,遺骸骨,扼頸致死”

    南山點頭︰“沒錯,這是一起連環殺人案,不知大人可听說過數十年前,妖魔作亂時,一種精進功力的邪法。”

    “這種邪法需要取七七四十九個男童子,扼頸殺之,以其血肉為引,煉至歸陽,可登仙道。”

    沈來章臉色鐵青,問道︰“你說的可當真?”

    南山斂眉,道︰“絕無虛言,我小妹就是撞破了食人魔行凶,被他帶走了,這些日子我根據線索追查,發現此事還牽扯一人。”

    “是誰?”

    “前知府宋起華,他委托堂弟宋毅幫他經營一家牙商,實則是在做販賣人口的勾當,宋毅也一直在給食人魔物色男童子。”

    “真是無法無天!”沈來章怒罵一聲,“天子腳下竟敢如此為所欲為。”

    南山嘆氣,道︰“只是現在,我還沒能查出食人魔的身份,本想找宋起華詢問諸事,豈料一來便發現大牢里發生了如此慘案”

    “沈大人,這起集體自殺案十分詭異,絕不簡單。”

    沈來章點頭,道︰“我明白了,多謝你告知我此事,你將食人魔案整理一個卷宗呈上,我的人會接收此次案件,定會替你尋回小妹。”

    “至于自殺案,此案疑點甚多,我會上報大理寺,稟明情況。”

    南山點頭,道︰“那就多謝大人了。”

    “沈大人,”陳升在此時走了出來,“驗尸結果出來了。”

    南山朝沈來章作揖,道︰“如此,小生就告辭了。”

    他喚了謝範二人,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沈來章瞧著南山的背影,捋了捋被風吹亂的胡須,眸光沉了沉,他吩咐陳升道︰“去查一查南山。”

    “是!”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