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二十七章 大年三十遇小鬼

第二十七章 大年三十遇小鬼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人間白雪漫天,也不知道今年的雪要下到什麼時候。

    南山掐著時間趕回了城隍廟,他約了林悠一起吃年夜飯的,可不能在邀請人這失約了。

    還沒進廟門,就見謝必安急急忙忙的跑了出來,見著南山,他慌忙道︰“公子,林姑娘不見了!”

    “什麼叫不見了?”南山面色一變,听他繼續道,“今晨我買了午飯回來就一直在後院準備食材,直到我剛剛端菜出來,才發現林姑娘不見了。”

    南山皺眉,道︰“今日團圓夜,城內宵禁的早,莫不是困在城里了?”

    謝必安想了想,問道︰“公子可是惹林姑娘生氣了,今日我一提你,她便跳腳,難道負氣走了?”

    南山搖頭,依著林悠的性子,若是生氣,大概會等著他回來胖揍一頓,如此行事不是她的風格,他想了想,問道︰“廟內可有打斗痕跡?”

    謝必安搖頭,他檢查過,廟里十分規整,其間也沒傳出異樣的聲響。

    “那可有書信留下?”南山又問。

    謝必安還是搖頭。

    這就奇怪了,南山心中隱有不安,他思索片刻,道︰“別瞎猜了,你先去城內找一找,什麼客棧落腳點都去看看,或者是小悠認識交往過的人家,都去找找。”

    “我這就去,”謝必安點頭,又問道,“那公子呢?”

    南山道︰“我去城郊看看,我們分頭行動。”

    林悠是在一陣“  當當”的響聲中醒來的,她周身緊繃,猛得要彈坐起來,卻發現身體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發軟的攤在地上。

    她後頸像是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麻麻癢癢的,她覺得大概是中了什麼毒。

    林悠抬眼環顧四周,有限的視角內卻也是什麼都看不清楚,這是一個十分黑暗幽閉的環境,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味,有寒氣一陣一陣的侵蝕骨髓,她不由得一個哆嗦。

    這是什麼地方?

    林悠張了張嘴,想要開口說話,卻半天發不出聲音。

    今晨南山走後,她待在廟里百無聊賴,忽听見廟外一孩童啼哭聲,她本來不打算多管閑事,可那哭聲擾人甚是心煩。

    冬天的夜來得十分早,出門時還天光明媚,好像只是眨眼功夫,天就已經黑下來了,雪還在紛紛揚揚下著,絲毫沒有停的意思。

    林悠一手舉著火折子,一手護著,就怕讓雪花打濕了。

    她尋著聲音找去,就見一小男孩蹲在路邊,哭泣不止,原來就是這小鬼搗亂?大過年的在這荒山野嶺,難道是迷路了?

    她頭疼的喊道︰“小鬼,哭什麼?這麼晚不回家,等著人牙子把你帶走嗎?”

    男孩听見聲音,緩緩抬頭,他雙眼哭得紅彤彤的,臉上卻白白淨淨,沒有一滴淚水。

    林悠正感覺奇怪呢,就見男孩朝她飄了過來!

    沒錯,就是飄過來的,而在下一刻,小男孩徑直從她身體中穿了過去!

    林悠大驚,這這小孩竟真的是小鬼?大年三十踫小鬼,還真是要多不吉利就有多不吉利!

    男孩看見有人,本能的撲過去尋求幫助,卻不料自己已成孤魂,連人的衣角都踫不到了,他泄了氣,蹲下來又開始嚎啕大哭!

    林悠無奈嘆氣,自己這個倒霉催的生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她走到小鬼面前,安慰道︰“小鬼別哭了,等會兒會有個戴高帽子的叔叔帶你去吃糖糕,有糖糕吃就不哭了啊!”

    先把他哄住,只要不繼續哭著擾民就好,到時候鬼差一來,就是他們的事情了。

    听見她說這話,男孩果然止住嚎哭,只是他的話卻出乎了林悠意料。

    男孩一臉認真道︰“姐姐,我可以不吃糖糕,能讓叔叔去救我大哥嗎?”

    “你大哥?”林悠皺眉,問道,“怎麼回事?”

    男孩站起來,奶聲奶氣的用手卡在脖子上,道︰“有個很高很大的人,這樣掐著我的脖子,我感覺好痛,喘不來氣後來我應該是死了,”

    “我爹爹說,人死了後魂魄會飛出來,我就看到我大哥被那個人掐著,然後大哥和我都被那個人帶走了。”

    他描述的有些語無倫次,林悠卻是听懂了,沉聲問道︰“你知道那人在哪嗎?”

    男孩用力的點頭,道︰“就在後面的山洞里,洞口貼了好多黃色的紙,我進不去,踫一下都好痛好痛!”

    黃色的紙?難道又是黃符?修士?林悠斂神沉思,又听小鬼道︰“姐姐可以去救救我哥哥嗎?”

    看這小鬼,應該是當場斃命,他大哥鬼魂不在此處,或許是還活著,只是那人為何要對兩個小孩下手?

    林悠拋去一頭官司,心道︰救人要緊。

    她隨即朝小鬼道︰“快帶我去。”

    路上積雪很厚,十分不好走,跟著小鬼沿著小路一頓七扭八拐,林悠已是出了一身的汗,外頭寒風刺骨,身體卻在發熱,非常不好受。

    “小鬼,到了沒啊?”林悠不由問道。

    男孩做了鬼,倒是能健步如飛,只道︰“快到了,就在前面。”

    林悠抬頭望了望,他指那處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大概半炷香的時間,終于到了一個洞府門口,山洞里一片漆黑,洞壁上果然貼了幾張黃符,咒語她雖看不懂,但大概猜測為驅鬼符,不然小鬼怎麼會進不去。

    怕是這修士虧心事做多了,也怕冤鬼索命。

    林悠有些摸不準里頭的情況,不敢貿然進去,她凝神想了想,對小鬼道︰“我待會揭了那符,你進去看看情況。”

    小鬼小臉一皺,道︰“啊,我不敢!”

    林悠無語的翻個白眼,稀奇的想這世上竟然還有鬼害怕的時候她抬手指了指洞里,不輕不重的說道︰“你還想不想救你大哥了?”

    “想!”小鬼點頭如搗蒜。

    “那就去吧。”林悠快速的除了那幾張符,小鬼也不含糊,撈了撈褲腿壯著膽子飄了進去。

    林悠巡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附近是片竹林,竹子都被大雪壓彎了枝丫,橫七豎八的垂著,她凝神想了想,心里有了計較。

    大概一盞茶功夫,小鬼幽幽飄了出來,苦著臉道︰“姐姐,我大哥就在里面,快去救救他!”

    “里面還有別人嗎?”林悠小聲問道。

    小鬼點頭,道︰“那個人也在里面,怎麼辦?”

    林悠道︰“別著急,我有辦法。”

    她揮手朝洞里擲石塊,惹出動靜來,不出她所料,洞中很快就傳來了腳步聲。

    林悠立馬隱在樹叢後,計算著腳步,就在那人臨近洞口時,袖中彎刀猛然出鞘,劃落了一道又一道竹竿上的積雪。

    竹竿“嘩”的一聲劃破了夜空,雪堆冰塊稀里嘩啦砸在地上,在靜謐的夜空尤為突兀。

    一道身影從洞口飛掠而出,朝彎刀的方向追了過去。

    林悠趁此時機跑進了洞內,洞口不深,很快便找到了小鬼兩兄弟,兩人都用麻布袋裝著,丟在一旁。

    她抄起麻袋就朝外跑去,若是光拼武功,林悠是半點不怕的,可那人是個修士,誰知道他會不會拋出一堆稀奇古怪的符咒,或是一些奇怪的術法。

    好漢不吃眼前虧,且不與他斗法,救人才是要緊事。

    可嘆她倒霉催的生活並沒有走遠,她剛剛跑出洞口,迎面便撞上了那人!

    那人身形高大,全都隱匿在巨大的黑色斗篷里,陰影一遮,遙遙看去就像是個沒腳沒臉的衣服架子,朝她撲來。

    林悠不由得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小鬼面色大變,急切的喊道︰“他來了他來了,怎麼辦怎麼辦啊?”

    “姐姐怎麼辦?”

    林悠不勝其煩,低罵了句︰“閉嘴!”

    眼見鬼影將至,林悠當即將手里的麻袋扔了出去,與他動起手來。

    鬼影掌風十分凌厲,一招一式皆要取她性命,林悠身法以靈活巧妙為主,最會鑽敵人的空子,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可這人像是算準了她的招數,一格一擋間,她漸漸落了下風。

    鬼影本來覺得收拾一個小丫頭,用不著花費心力煉符,可沒想到這丫頭片子難纏的很,招式奇變,波雲詭譎。

    他當即不再糾纏,嘴中念訣,一道黃符自身後而出,一把束縛住了林悠。

    林悠大驚,還來不及反應,鬼影已經襲至身前,狠厲的掐住了她的脖子,一呼一吸之間就要扭斷她的脖子。

    忽得,林悠手中銀鐲一閃,一道巨大的金光將鬼影猛得彈飛了出去。

    呼吸驟然灌入口腔肺腑,林悠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恍惚間听到了林子落的聲音︰“小悠快跑,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林悠臉色由紅轉白,她艱難起身,將體內真氣流轉,盡數灌入足下,邁開腿便要朝前狂奔,卻驀得感覺後頸一刺,頓時身體軟綿的癱倒在了地上,徹底失去了意識。

    這一覺醒來,竟然已不知道身處何處,林悠心中十分慌亂,耳畔這時又傳來了睡夢中的聲音。

    “砰!”“砰!”“砰!”

    “咚!”“咚!”“咚!”

    像是刀子砍在菜板上,還伴隨著碗盤“叮咚”的清脆撞擊聲,這聲音十分熟悉,今日謝必安在後院廚房忙活時也是這種聲音。

    只是這聲音出現在此時此地,卻讓人覺得心驚肉跳,剁肉?為什麼會有剁肉的聲音?黑暗就要吞噬掉她的理智,再加上不能動彈不能嘶喊,無盡的恐懼漸漸蔓延了全身

    林悠恨不得就此長眠下去,可老天待她實在太好,就連自殺的機會都不給她。

    眼淚無聲的落入地底,林悠又開始抱怨起自己的多管閑事,小時候因為管小白的閑事,嚇得掉入了陷阱,今天又因為管小鬼的閑事,落入了這樣一個地方,那時候還有大哥二哥來救他,可此刻呢?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