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二十四章 茅坑里的花孔雀

第二十四章 茅坑里的花孔雀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林悠一時屏住了呼吸,心里把兩人從頭到腳罵了個遍,心道要是今日掛了彩,她要把兩人一頓好打!

    只見她額前發絲微動,拳風一襲而過,兩人拳頭堪堪錯過,愣是沒落在她那張嬌俏的小臉上。

    南山嚇出了一身冷汗,要是把小美人打壞了那可真真是罪過,他忙上前問道︰“沒事吧?”

    林悠松了口氣,朝他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你說呢!”

    南山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險,他抿抿唇,摸摸鼻子,轉身朝杵在一旁的兩人擠眉弄眼道︰“那個,我們好像有要緊事要辦,對吧?”

    謝必安領會了意思,立刻答道︰“哦,對,公子你忘了”

    三人說著說著,一齊走了出去,臨了,南山還朝里面喊了一句︰“林悠,記得回來過年。”

    林悠捏著拳頭朝他揮了揮,南山笑意明媚,腳底生風的溜之大吉了。

    林琛神色莫名看著她,嘴唇動了動,卻又不知怎麼開口。

    林悠深深的看他一眼,她不理解方才林琛的做法,事到如今了,兩人之間隔著的是剪不開化不斷的血海深仇,絕不是現在這種好言相向的態度。

    她猶豫了片刻,開口道︰“你要是想報仇,我隨時恭候,若是沒別的事情,我就走了。”

    林琛心頭一痛,他其實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心中只希望著不要踫見,可老天就是這麼愛開玩笑,你越不想見就越會遇見。

    他還來不及整理出一個思路,心中卻本能的越過了、丟棄了那道橫阻,試圖回到從前的相處模式,他知道不可能,可還是那樣做了

    林悠見他面色晦暗,輕輕嘆氣道︰“你我以後,能不見就不見吧,我們已經不是能互相出頭的關系了。”

    林琛鼻子一酸,是啊,他已經不能替她出頭了半晌,他啞著嗓子道︰“以後不會了。”

    猶記年少之時,他不常出去玩耍,下了學也通常回家念書,因為這件事情被當時的同窗王大胖背後罵書呆子,林悠知道後氣勢洶洶的跑去找人算賬,最後卻鼻青臉腫的回來。

    見小妹被打,他和林意氣得不行,抄起家伙就要找人算賬,見了王大胖才發現,他不僅鼻青臉腫,頭發也被薅掉一大把,門牙還被敲掉一顆,真真是不能再慘了!

    現在回想起此事,他都有些哭笑不得,也是她一直都很會保護自己。

    “我將證據呈上了公堂,也算是我給叔叔嬸嬸,還有大哥唯一能做的事了,至于你殺”林琛哽了哽才說道,“殺林士永這件事,我沒有辦法原諒你,也不可能對你拔劍相向你說的對,以後還是不見了。”

    誰也不可能粉飾太平,當做一切沒發生過,既然做不到針鋒相對,又不能和好如初,不見,便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林悠知道他能做到這些已是不容易,她斂了眉,低聲道︰“嗯,不見了。”

    出了衙門,外頭一片晴朗,遙遙掛在天邊的太陽與地上積的落雪相安無事,林悠深呼吸一口,抹掉眼角將落未落的淚,大步朝前走去。

    街頭巷尾都掛滿了紅彤彤的燈籠,停走街上也是一片喜氣洋洋,許多攤販都賣起了年貨,嘴上吆喝著“除舊布新,納福祈年!”

    過年啊,是家族團圓,是歡慶熱鬧,林悠心中忽而升起一絲落寞之感,也不知大哥爹娘有沒有團聚

    听說前生若有未完成的執念,便可在鬼界等待自己掛念之人一起投胎也不知是真是假。

    她漫無目的的想著,腦中忽然鑽進了南山那張不正經的臉,滿面春風的說︰“林悠,記得回來過年!”

    她心頭一熱,那絲落寞之感忽得就消散了,她轉身疾步朝城外走去。

    “小悠!”

    “林悠!”

    忽听有人在喚她,林悠尋聲望去,就見五彩斑斕的燈籠鋪旁,衣冠勝雪的他眉目分外分明,揚著明媚的笑容沖她招手。

    燈火搖曳見伊人。

    林悠心跳驀得加快起來,周遭熙熙攘攘的叫賣聲漸漸听不清了,落在耳中的只有那一聲聲喚著的——林悠。

    南山遙遙見她沒有反應,舉著燈籠走到她面前,道︰“小悠,我叫你怎麼沒反應?你看這盞燈籠怎麼樣?”

    林悠回過神來,淡淡瞥了眼那大紅燈籠,道︰“一般。”

    “一般?”南山仔細瞅了瞅,紅燈籠肥肥胖胖的,看著有點憨態可掬的樣子,不免嘀咕,“看著還行啊。”

    林悠背了手朝前走去,道︰“不是要回去嗎,還不走?”

    南山提步跟上,卻見她神色有些古怪,便彎下腰仔細瞧她,疑惑道︰“小悠,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林悠沒防備,滿心滿眼的撞進他清澈的目光里,心跳忽然又不爭氣的加快了起來,她本能的一掌把他推開,道︰“燈籠映的。”

    說完她又瞪他一眼︰“以後不要離我這麼近!”

    “喂,謀殺啊!”南山猛得被打,雖說那掌風不輕不重,打在身上跟撓癢癢似的,但他慣是個會借題發揮的主,正苦著臉抱怨,卻見某位姑娘臉上的紅暈更鮮艷了!

    南山當即福至心靈的明白了什麼,壞笑著湊近她,問道︰“為什麼不能?”

    看著他欠揍的臉,林悠有點牙根癢癢,當即一掌把他的臉推開,道︰“晃眼!”

    南山也不惱,沒皮沒臉的又湊了過去,笑嘻嘻道︰“你是夸我好看嗎?是不是憋很久了,不用憋著,我不會驕傲的。”

    林悠“”

    臉呢?

    林悠白眼一翻,無語道︰“是好看,和那茅坑里的花孔雀一樣。”

    “咦,”南山皺了眉,嫌棄道︰“花孔雀就花孔雀,怎麼會在茅坑里?”

    “臭——美!”林悠頭一偏,一臉純良的聳聳肩。

    “”南山臉上笑容瞬間消失,他摸摸鼻子,訕訕的閉了嘴。

    謝必安和範無救提溜著大包小包跟在後面,謝必安不由得“嘖嘖”稱奇道︰“老範,你說咱家大人到底是個什麼品種?”

    範無救不想理他,沒接話。

    謝必安繼續道︰“你說他真是東岳帝君的關門弟子?你說會不會是假冒的?”

    範無救繼續沒接話,腳步卻加快了些。

    謝必安還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又道︰“如果不是假冒的,你說他怎麼就長歪了呢?誒,老範,等等我!”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