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十九章 魚兒咬鉤

第十九章 魚兒咬鉤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在雪花漫天飛舞的凜凜冬日里,禹杭發生了幾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足足顛覆了全禹杭百姓的三觀,成為了大家茶余飯後樂此不疲的談資。

    其一為被百姓視為衣食父母的“父母官”知府宋起華因貪污賄賂等罪責被革職查辦,另則是與其牽扯的還有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林家滅門案,也在同時落下了帷幕。

    衙門廣發告示,言︰林家滅門案凶手為龍城一散修,因覬覦林家祖傳寶貝,搜刮未遂後憤起殺人,後又勾結知府宋起華,嫁禍林家佷女林悠,手段下作,人神共憤,其罪當誅!凶手現已伏法,于秋後問斬。

    更加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是——林家大郎林琛把他那死去的爹給告了!據說人證物證準備都十分齊全,控訴了林士永是如何為謀家財害死了自己親兄弟佷的。

    一時之間,先前人人喊打喊殺的女大魔頭林悠,變成了人人嘆惋可憐的孤女,形勢頓時翻了個個兒。

    林悠站在房檐下,望著遠處波瀾起伏的群山發呆,忽覺肩頭一重,她轉頭便見南山替她披了件衣裳。

    南山塞到她手里一個湯婆子,問道︰“在想什麼?”

    林悠攏了攏衣領,幾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良久,才道︰“只是覺得有些好笑。”

    “大哥東奔西走,為此周旋數年還賠上了自己的性命,我也因著這徹骨的仇恨,走上了如此決絕的道路可做了這麼多,到頭來卻比不上權貴的只言片語”

    她明艷的臉上像是籠罩了一片灰敗的烏雲,本該郁郁蔥蔥的盛放,卻被掐睫斷根南山心頭沒來由的一揪,他默了片刻,問道︰“你不會怪我多管閑事吧?”

    林悠瞥他一眼,淡淡道︰“不會,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南山干干一笑,又自賣自夸道,“如今踫上我這種古道熱腸的大好人,姑娘可不覺得是福運?”

    “是,大善人!”林悠慢吞吞的敷衍。

    南山難得一次沒被她嗆,唇角眉梢都帶上了笑,他看著她姣好的側臉,道︰“年關將至,這天寒地凍的,不如你留下來與我們一起過年?”

    話一出口,他莫名的覺得有些緊張,想他一個大仙人,馳騁八荒的,竟然也有怕被一個姑娘拒絕的時候。

    在這里過年?不回家?林悠轉頭對上他的目光,驀得想起了昨日師傅的那一席話——

    “你道他是常人?”老怪物坐沒坐相的靠在桌邊,手里拿著一個茶杯把玩,語氣像是在說︰這都不知道,你怎麼那麼笨!

    林悠癟嘴白了他一眼,她雖然察覺到了南山的身份不一般,絕不是他說的什麼陳雪榮的表哥之類的。

    但是絞盡腦汁想了想,也只能猜他大概是什麼仙山下來的修士,不過听老怪物這麼說,仿佛大有來頭?

    林子落悠悠道︰“這回你身受重傷,本來是藥石無醫,雙腳都踏進鬼門關了,多虧了那小子把你給拉了回來。”

    “藥石無醫?”林悠覺得他話里有話,她難道不是被醫女治好的?

    見她一臉茫然,林子落繼續說道︰“你不是已經看見了他身邊那兩人。”

    “你是說黑白無常?”

    林子落點頭,道︰“不知你可听說過鬼界的幽冥司,類似于京城大理寺,管鬼的,那小子能把你拉回來,身邊又跟著兩個鬼差,大概就是那里的鬼仙。”

    鬼仙?林悠眉頭皺的死緊,心頭一突一突的跳,弱弱問道︰“鬼仙是鬼,還是仙啊?”

    “你猜嘍?”林子落十分欠揍的一揚手。

    林悠環胸,道︰“不說就算了。”

    她想了想,又問道︰“師傅,我為什麼能看見那兩人的身份?”

    林子落放下茶杯,笑眯眯道︰“大概是虧心事做多了,老天給你送懲罰來了。”

    忽然他臉上笑意一收,揚手一擋,抓下了迎面襲來的枕頭,訝道,“ ,幾天不見,本事見長啊!”

    林悠無語的一仰身,躺倒在床上,揶揄道︰“過獎過獎,不及你打太極的本事。”

    林子落笑著把枕頭扔回床上,起身在屋里巡視了一圈,而後又背著手站在一旁發起呆來。

    林悠瞧著奇怪,幽幽說道︰“作法呢?”

    半晌,林子落輕嘆一口氣,說道︰“小徒兒,隨為師去一趟京城吧。”

    林悠抬眉,問道︰“去京城做什麼?”

    林子落道︰“我近日思起薛方清這個名字,總會沒來由的煩躁,或許我以前認識此人。”

    南山被她盯得心里都要發毛了,留還是不留,倒是給個痛快話啊?他伸手在她面前揮了揮,故作輕松道︰“小悠,我雖然好看,但是也不能白嫖,不如留下過年,就不收你銀子了。”

    林悠回神,瞪眼瞧他,稀奇道︰“長了眼楮不看美人,那長了不跟沒長一樣。”

    “”南山啞口無言,雖說他很贊成這一番道理,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有朝一日這番言論竟會用在自己身上?

    還真是冷灰里爆出熱栗子——怪事一樁!他竟然被個姑娘調戲了,南山搖頭輕笑。

    林悠問道︰“笑什麼?”

    南山笑得更歡了,道︰“沒什麼,就是覺得流氓怕無賴,敢怒不敢言啊。”

    “誰是流氓?誰是無賴?”林悠環胸,好整以暇的看他。

    南山訕訕的摸了摸鼻子,轉移話題,道︰“那個,還沒回答我,你留不留呢?”

    林悠聳聳肩,道︰“流氓無賴湊一窩,是要把城隍爺的胡子氣飛嗎?”

    “沒事,他不敢。”南山明白了她話的意思是答應留下了,心里頓時美滋滋的,頭一次覺得院內枯枝白雪的景象都顯得分外賞心悅目起來。

    听到這話,林悠無語的白他一眼,道︰“瞎吹什麼。”

    “公子公子!”忽見謝必安著急忙慌的從門口奔來。

    林悠眉心一跳,見鬼似的把頭一偏,這白無常的形象沖擊實在太大,要是再多來幾次,她怕小命就會交代在這。

    南山不著痕跡的往前一擋,及時喝道︰“你站那兒!有事說事。”

    謝必安被吼的來了個急剎車,委委屈屈的看了眼南山,又看了眼林悠,抱怨的話吞進了肚子,只道︰“公子,張從正把秦晉告了。”

    “什麼?”南山腦子一抽,問道,“怎麼回事?”

    謝必安道︰“我听說秦晉又派人把張從正打了一頓,張公子忍無可忍,就把秦晉給告了,現在兩人在衙門對峙呢。”

    南山勾唇一笑,魚兒總算咬鉤了,他道︰“走,去瞧瞧。”

    林悠道︰“我也去看看。”

    南山義正言辭的拒絕道︰“不行,你傷還沒好,不宜出去受風。”

    林悠養傷這麼久,天天悶在這小屋里,感覺心氣都郁結了,她板著臉,顧自往前走,道︰“那我自己去。”

    “誒!”南山無奈,只好追上去,道,“那還是一起吧。”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