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十六章 桂花藕粉

第十六章 桂花藕粉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煙。

    街頭巷尾的柳絮隨風飄揚,林悠氣呼呼的跟在林意身後,隨手抓來一片柳絮把玩,嘴里碎碎念著︰“如果你不給我做桂花藕粉,我就不給你送生辰禮物了。”

    見前面的人絲毫沒有停步的意思,她又喊得大聲了一些︰“如果你不給我做桂花藕粉,以後下學,我就不給你提書包了。”

    “我以後糖糕也不分給你吃了。”

    “我以後不幫你”林悠搜腸刮肚了半天,也沒想到還有什麼能威脅的事情。

    林意卻在此時終于停下了腳步,瞧著小妹那鼓得跟河豚一樣的小臉,無語失笑道︰“姑奶奶,這個時候你讓我去哪給你找藕粉,還有桂花?”

    林悠癟了癟嘴,眼見就要掉金豆豆了︰“可我就是想吃嘛。”

    林意走過去,戳了戳她的小臉道︰“你看看你,都胖成這樣了還吃?再吃那路里巷的小白都要嫌棄你了。”

    林悠小臉一皺,道︰“小白才不會嫌棄我,大哥是大笨蛋,我去找二哥,他一定有辦法!”

    說完便氣鼓鼓的往家里跑,她一步一頓,希望大哥能追上來,等來的卻是林意身邊的書童——遲安。

    遲安笑眯眯道︰“小姐,我送你回去。”

    林悠小臉一板︰“怎麼是你啊,大哥呢?”

    遲安道︰“公子今天要去于大家那听學,小姐就別鬧了,跟我回去吧!”

    林悠皺了皺眉,道︰“那我二哥在哪?帶我去找他。”

    遲安道︰“小姐忘了,二公子今日陪老爺去田莊了,這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

    “大哥,二哥都不管我,”林悠委屈的有些想哭,要是娘在就好了,她一定會給自己做桂花藕粉的。

    “都不給我做,那我自己去找!”

    林悠邁著小短腿一頭扎進人群中,立刻便不見了身影,任遲安在後頭喊得破音,都愣是不出聲。

    甩開了遲安,她哼著小調一蹦一跳的往西湖邊走去,心想,說不定池子里還有漏網的蓮藕,等摘回去一定讓大哥好好瞧瞧,看他還說不說自己是個只會吃的小廢物!

    林悠經過路里巷時,見一只大狗趴在地上,看上去十分虛弱,奄奄一息的模樣。

    她趕忙跑了過去,從小荷包里拿出一塊糖糕,掰碎了扔在地上,道︰“小白你怎麼了?是不是餓了?我把糖糕分給你吃。”

    大白狗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十分難受的樣子,林悠一時有些一籌莫展,恰在這時,身邊有個大叔經過。

    “叔叔,可以幫我看看小白嗎?它好像生病了。”

    大叔見是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叫住了他,當下便停下了腳步,檢查了一下大狗,才道︰“小姑娘,它的尾巴受傷了,要帶去醫館給它包扎。”

    林悠見他一臉的絡腮胡子,說話粗聲粗氣的,頓時就有些後悔叫住他了,她道︰“原來是這樣,謝謝叔叔!”

    她本想著大叔說完應該就會離開了,豈料他直接抱起了小白,道︰“我送它去吧。”

    林悠道︰“還是我來吧,太麻煩叔叔了。”

    大叔看了看她的身量,道︰“這狗都差不多與你一般高了,你抱得動嗎?”

    林悠撓撓頭,沖著小白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比劃了一下,而後泄氣道︰“好像不能。”

    “跟著來吧,”大叔大步向前走去。

    林悠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大叔看她一眼,道︰“小姑娘,你幾歲啊?怎麼一個人在外面?”

    林悠皺了皺眉,怎麼看他那張臉,怎麼都覺得他不懷好意,她眼珠轉了轉,笑道︰“叔叔,我今年八歲了,我大哥在衙門當差,我在等他呢。”

    “衙門?”大叔有些詫異,“那你怎麼跑到這來了?”衙門離這路里巷可不近。

    他怎麼好像一點都不怕?林悠有些慌張,正想著怎麼回答,又听他道︰“你想吃糖嗎?叔叔給你買。”

    買糖?林悠咽了咽口水,道︰“不用了,謝謝叔叔。”她表面裝得一派鎮靜,心里卻快要哭了。

    二哥說了,不能吃陌生人給的東西,要是一個陌生人突然對你好,多半是對你有所企圖,所以,這叔叔不會是想把她賣了,換銀子吧?

    大叔以為她是不好意思,又道︰“小姑娘沒事,等下叔叔給你買,我女”

    他話還沒說完,就听林悠大喊了一聲,隨後被她狠狠的踢到了小腿骨頭,腳下一麻便跌到了地上。

    林悠尖叫著往前沖了出去,路上行人紛紛側目,議論著是哪家孩子又出來胡鬧了?

    小白受了驚嚇,先前一副快病死的樣子,此時像是回光返照了一樣,撒開狗腿子往前跑了出去。

    大叔莫名其妙的揉揉腿,道︰“這小丫頭瘋了吧?”

    林悠瘋了似的往前沖,一時慌不擇路,竟然跑出了城。

    城外是片密林,這時正值春獵時節,大多數獵戶都在林子里做了陷阱,林悠小朋友就是這麼湊巧且走運的掉入了一個兩米深的大坑里

    幸好陷阱上墊的茅草十分厚重,她只磕破了點皮,沒有傷到骨頭,林悠望著上面被樹蔭遮蔽的天空,有些生無可戀。

    大哥二哥都不在家,要等著遲安發現自己,那不知道得等到何年何月,林悠吸了吸鼻子,憋得眼眶發紅,最終還是沒忍住,一嗓子嚎了出來。

    她哭得驚天動地,不過除了震飛了一群毛都沒長齊的小鳥,沒了半點用處。

    不知過了多久,林悠早就哭累了,撿著地上的茅草折螞蚱玩,忽然听到遠遠的有人在叫她。

    聲音越來越近,林悠听出了是她兩個哥哥的聲音,忙應道︰“大哥,二哥,我在這!”

    不一會兒,就見林意林琛在洞口探出了小腦袋,拿著繩子把她弄了上來。

    林意林琛氣不打一處來,一齊罵道︰“林悠!”

    大哥生氣,林悠能理解,可二哥向來都脾氣好,怎麼也這麼生氣?

    不等他們有下文,她立馬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舉著手里的成果給他們看,討好道︰“看我折的螞蚱,是不是很可愛?”

    林意︰“”

    林琛︰“”

    兩人的熊熊怒火瞬間就被她一盆冷水給澆熄了,林意頭疼的轉了身,實在是不想理這個混世小魔王。

    林琛低低嘆氣,拉過林悠道︰“小悠,以後可不能亂跑了,要是遇到危險,這讓我和大哥得多擔心啊!”

    林悠見二哥眼眶紅紅的,知道自己犯了錯,讓他們擔心了,低頭道︰“對不起,我錯了。”

    “你最好知道錯了!”林意人謊郟 婧蟠蟛匠 白呷ャbr />
    林悠委屈的朝林琛看去,就見他聳聳肩,意思是︰“你自己想辦法。”

    林悠沒辦法,追上林意的腳步,扯了扯他的袖子,道︰“大哥,我錯了,以後真的不亂跑了。”

    “螞蚱送給你,你別生氣了好不好?”她把草編的螞蚱塞到林意手里,搖著他的袖子撒嬌。

    林意被她磨得沒了脾氣,余光撇了眼那小螞蚱,挖苦道︰“你這缺胳膊少腿的,也好意思送給我?”

    “哦,”林悠有些泄氣,她承認是折的不怎麼好看,大哥怎麼這麼麻煩,比她還難哄。

    林意見她一臉髒兮兮的,臉上還擦破了皮,沒哭沒鬧還笑著哄他,心下一軟,轉身邊走邊道︰“行了,回去吃桂花藕粉了!”

    “桂花藕粉!”林悠眼楮立馬亮了,追著林意問道,“真的有嗎?”

    “回去就知道了。”

    甜甜的桂花藕粉還沒嘗個滋味,林悠腦中畫面一轉,落入了那個大雪漫天,寒冷徹骨的夜晚。

    林士永狼狽的倒在地上,拉著衣角向她求饒︰“小悠,大伯錯了,大伯真的錯了,你看在我多年養育之恩,放了我吧!”

    屋內尸體橫陳,血腥之氣盈滿了整間屋子,燭光映照著她慘白的面容,有些詭異的可怖,林士永養的狗也不過爾爾,林悠冷笑︰“哼,可笑!你好意思跟我提養育?你只不過是存著私心養著你的祖宗寶貝而已!”

    “你不是想要扇骨玉!”林悠高高揚起素腕,臉上笑意肆虐,“你看看吧,這塊銀鐲便是,你可沒想到吧,找了一輩子,結果就在我手上!”

    林士永震驚,喃喃念道︰“不可能不可能!扇骨玉怎麼會是塊銀鐲子!”

    “那是因為我爹爹將其渡了銀圈,就是為了掩人耳目,”林悠揪起他的領子,恨道,“林士永,我問你,你可曾對我爹娘大哥有過一絲愧疚?”

    林士永面色頹敗,那往日里帶著的假面具像是終于碎裂了一般,眼里竟然真的涌上些悔意︰“豈非沒有過,我日日煎熬,夜夜無眠”

    “可我不甘心啊,我付出了這麼多,為什麼”話未說完,林士永的手猛得扣進了林悠肩膀傷口處。

    林悠痛呼一聲,整個右手都麻木了,絲毫不能動彈。

    林士永趁此機會,另一只手緊緊掐住了她的喉嚨,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意︰“憑什麼扇骨玉不能是我的,林兆恩又有什麼資格,你又是個什麼玩意!”

    為了那塊石頭,他一步錯步步錯,他已經踏入了深淵,回不了頭,也不想回頭。

    “你簡直無可救藥!”林悠咬緊牙關,心中那一絲絲猶豫消失了個干干淨淨,她不顧喉頭的窒息與肩角的疼痛,左手蓄力,猛得襲上他的太陽穴!

    林士永猙獰笑意還未散去,鮮血噴了她滿臉,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林悠頓時渾身卸了力,背上的傷口疼得她出了一身冷汗,她狼狽的大口喘起氣來。

    “小悠!”

    耳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呼,林悠一怔,轉頭望見大伯娘震驚的神色,身體不由的瑟縮了一下。

    “士永!”大伯娘瞧見倒地的林士永,猛得撲了過去,“快叫大夫,叫大夫!”

    林悠咽了咽哽在喉嚨中的口水,緩緩道︰“沒用的,丫鬟小廝都被我下了藥。”

    大伯娘怒火中燒,撲到林悠面前,用力給了她一耳光,聲淚齊下的吼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林悠嘴里頓時一股腥甜味,她用力推開她,只淡淡吐出兩個字︰“報仇。”

    大伯娘面色一怔,忽然全都明白過來了︰“你原來沒瘋。”

    林悠低笑一聲,臉上卻落下淚來︰“大伯娘,當年我娘是你引去冰窖的吧,這麼多年了,你對林士永所作所為難道分毫不知?”

    大伯娘全身一僵,在她眼楮注視下,瞬間覺得無所遁形,好像自己最齷齪的一面都被暴露到了陽光底下。

    林悠抹去滿臉的血淚,轉身決絕離去。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