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十一章 死因

第十一章 死因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天目山靈氣充沛,長出一顆靈物也沒什麼稀奇,”南山皺了皺眉,又問道,“你昨夜驗了尸體,情況如何?”

    範無救道︰“公子猜想的沒錯,我在陳姑娘的鼻腔中發現了曼陀羅粉,她在死前被人迷暈過。”

    南山點了點頭︰“可有查出她的死因?”

    範無救道︰“一開始我檢查尸體時,發現尸身上大多都是淤青,並沒有發現致命傷,我懷疑陳姑娘是猝死的,在民間叫做‘馬上風’。”

    “馬”南山一愣,隨後又疑道,“依陳雪榮之言,她是在無意識下死去的,再說她被用了迷藥,神經已經被麻痹了,怎麼會出現猝死這種情況?”

    “這天天寒地凍的,她會不會是凍死的?或者說中毒?”

    範無救搖頭,道︰“都不是,我排查過了,尸體沒有中毒癥狀的反應。”

    “再說凍死尸體的尸斑呈鮮紅色,在轉入溫暖室內或解凍後,尸斑才會變成紫紅色,可我那天找到陳姑娘之時,她的尸斑已是紫紅色了。”

    “我開始也覺得奇怪,人在昏迷狀態下是無意識的,很難再出現猝死這種情況,直到後面,我發現陳姑娘後頸部有一寬大的手掌淤青,才想通了其中關節。”

    “怎麼說?”南山面色認真,一副願聞其詳的模樣。

    範無救伸出左手,右手從下往上握住胳膊,道︰“若是陳姑娘在遭受侵犯時,被凶手抓住頸部外側中段,壓迫到經脈,便會導致心跳減慢,血流速度降低;若是持續壓迫,則會導致心髒驟停致死。”

    南山眼皮跳了跳,從他話中提取了信息,問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她是被掐死的?”

    “可以這麼說,”範無救點頭,“不過被掐死的人面部通常呈紫青色,眼楮會顯的凸出,眼球下方有出血。”

    “但陳姑娘面色慘白,眼球也無出血,不過她的腿部肌肉有損傷痕跡,而且手指呈彎曲的雞爪形,因此可以判斷她是死前四肢抽搐,心髒驟停最終猝死。”

    听他這麼說,南山腦中立刻便有了畫面,想到一個妙齡姑娘,竟然是這麼不雅的死去,心中著實惋惜。

    他默了片刻,又道︰“依你之意,陳姑娘是意外死亡?”

    範無救昨日重拾多年前的技藝,說實話還有些激動和緊張,只是他從來喜怒不行于色,依然十分平靜道︰“是的,按目前檢驗結果來說,的確是意外。”

    南山輕輕嘆氣,道︰“結果雖然是意外,但這過程絕對不是意外。”

    “大雪封山,天目山人跡罕至,而十二月初六那日,只有秦晉等人出現在了山上”

    範無救從袖中拿出一張宣紙,遞給南山,道︰“公子,這是從尸體上拓下來的。”

    南山接過,上面畫了一只手。

    範無救繼續道︰“需要我去會會秦晉嗎?”

    南山皺了皺眉頭,秦晉是不久前才來到禹杭的,怎麼說也不可能與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閣小姐結下仇怨,唯有可能,就是張從正與秦晉之間有什麼關系。

    他道︰“先不急,疏樹歸禽圖會出現在張從正手上絕對不是巧合,他一定隱瞞了什麼。”

    範無救道︰“張從正應該沒有理由對陳姑娘下手,我想他會不會被威脅了?”

    “你說的不無可能,”南山想了想,道,“這樣,你找幾個人去秦晉那里鬧一鬧,把我們去找過張從正的事情透露給他。”

    範無救問道︰“公子想做什麼?”

    南山揚眉道︰“建立在利益基礎上的關系通常都不牢靠,這就像裝在麻袋里的米,只是表面上的平衡,當你豁開一個口子時,米粒就會傾瀉而出。”

    “這段日子你仔細盯著他們的動靜,”話說到這,他又想起了什麼,“對了,你去查一查文人館。”

    範無救點頭應了。

    多雪的冬天,恐怕最開心的也只有無憂無慮的小朋友了,農夫擔心收成不好,商戶擔心生意不好,就連官員大臣們都只想賴在暖和的被窩里,不願上朝。

    林悠此時就是縮在被窩里,睜眼望著天花板發呆。

    她其實早就醒了,外頭的動靜很大,時不時傳來幾聲馬鳴,其中夾雜著人聲,雖說听不太分明,但估摸著南山已經替她套了馬,隨時準備送她走了。

    她煩躁的把被子一蒙,真的要走嗎?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過一輩子?

    可一想到要離開,她就心慌的厲害,十分沒有著落。

    照理來說,她已經沒了羈絆,應該灑脫瀟灑的恣意快活,可到底是為什麼這麼不痛快呢?

    林悠覺得她愁得頭上都要長草了,就在這時,她手上的銀鐲忽然發出了淡淡的綠光,她“噌”的一下坐起,把手腕上的鐲子取下來放在手心。

    光芒閃了兩下,就見一個人影悠悠從鐲子里冒了出來。

    那人影只有巴掌大小,著一身墨綠長衫,頭發低低束起,臉色慘白的厲害,好像隨時要一命嗚呼了一般。

    “師傅,你終于醒了,”林悠一臉驚喜的看著鐲子上的人,“你身體怎麼樣?”

    師傅扯出一個慘淡的笑意,道︰“我沒事了,只是一縷孤影殘魂,能維持現在這幅樣子已經很好了。”

    他雖然面色慘白,說話聲音還是中氣十足的。

    林悠聞言一怔,面上的笑意漸漸淡了下去,她低下頭,沒有說話了。

    師傅見自己的小徒弟面色不佳,便笑道︰“怎麼了小悠,都這麼多年了你還沒接受我是個活死人這件事情?”

    忽听“啪嗒”一聲,一滴淚落在林悠的手背,雖然幾不可聞,但是此時屋子里十分安靜,這一聲便顯得十分突兀。

    師傅明顯怔住了,他收起了玩笑的表情,道︰“不是吧,小悠,怎麼還掉金豆子了?”

    他這個徒弟他很了解,鋼刀刺進心髒大概都不會喊哭的人,突然這麼一下子,還挺不適應的。

    良久的沉默,就在師傅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時,听到低低的一句︰“師傅,我現在只有你了。”

    師傅心頭一跳,這一下他可真是一針戳到了心眼子——要了命了

    他掐了個訣,幻化成了實體,便見一個清秀俊逸的男子出現在了屋中,他面色慘白,嘴唇也毫無血色,十分病弱的樣子。

    師傅緩緩抱住林悠,安撫道︰“好了,師傅開玩笑的,我這爛命一條,閻王爺都懶得收。”

    “你看我這麼多年,不是活得好好的?”

    良久,林悠淚眼婆娑的看著他,罵道︰“老怪物,你就不能再活久一些嗎?”

    師傅展顏一笑,扯起衣袖替她擦了眼淚,道︰“行,我努努力。”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