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我在人間破奇案 第三章 以身作則

第三章 以身作則

小說︰我在人間破奇案| 作者︰習貫| 類別︰都市言情



    氣氛陡然變化,屋內頓時彌漫了無限寒意,似有劍拔弩張之意,卻被一道聲音脆生生打破——

    “姑娘醒了?身體可有什麼地方不適嗎?”只听來人欣喜問道,好像全然沒感覺自己脖子上抵著把要他命的東西。

    林悠心罵︰到是個不怕死的。

    她把彎刀又往前送了三分,屋中氣氛好像又一下子冷到了極致,連炭火都“滋滋”小了些。

    男子這才告饒︰“姑娘,我剛救了你,你這會兒這麼對我,好像不太禮貌吧?”

    他話音剛落,屋內燭火被瞬間點亮,林悠感覺眼楮被晃了晃,而就在下一刻,她手腕的力道被卸下,手中的彎刀也被奪走了。

    視線再次恢復時,局面已經全然不同了,這回,是她被人抵著脖子。

    林悠這才看清男子模樣,他的眼楮很亮,黑白分明,清澈見底,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她心頭一緊,頓時感受到了和男子武力的懸殊,心中涌上些驚慌無措來,很快她又鎮定下來,打不過還跑不過嗎?見機行事就好。

    卻見南山笑著收了刀,作揖道︰“姑娘,第一次見面就拿刀抵著別人實在不妥,在下在此賠罪了。”

    林悠耳根一動,瞧著他這副“以身作則”的樣子,還真是有幾分欠揍。

    南山不動神色的打量她,這姑娘長得眉眼精致,一雙杏眼半闔著,鼻尖很高,上唇微翹,明明是一張嬌俏可愛的少女臉龐,神情卻十分淡漠,眼底似被隔了一層,如若冰霜。

    他不由得想,這姑娘要是笑起來一定很好看。

    見她不答話,南山笑臉吟吟的自報家門︰“姑娘,在下南山,本來是在這城隍廟中躲避風雪,卻見姑娘你身受重傷,暈倒在了門口,小生這才把姑娘帶進來進行救治。”

    林悠坐直了身子,到底是收起了先前的敵意,道︰“多謝。”

    南山見她開口說話,也不嫌棄她惜字如金,話匣子像是打開了一樣︰“姑娘,你打哪來啊?瞧著你這雪天大晚上的弄成這幅樣子,得虧是遇到了我,不然啊,小命難保。”

    順著他的話,林悠想了想,要是今日就這麼死了會怎麼樣?

    應該是解脫吧

    她剛剛大仇得報,手刃仇人,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心中卻是一片迷惘。

    接下來該干什麼呢?

    無依無靠,無根無落,無牽無掛世界上一粒小小的塵埃都有落地的時候,她卻不知道她的歸處。

    如此想來,到不如死了好。

    南山嘖嘖搖了搖頭,像是真的心有余悸一般,罷了又道︰“姑娘,見你這副行事的樣子,莫不是江湖上來無影去無蹤的殺手?”

    話說出口,他又覺得不太妥當,殺手一般都是很神秘的,斷不會輕易暴露身份,又忙道︰“姑娘對不住,在下多問了。”

    見林悠怔愣發呆,南山加大了些聲音喚道︰“姑娘?姑娘?”

    林悠怔怔回神,看著他黑白分明的眼楮,不由問道︰“人為什麼活著?”

    “為什麼活著?”南山被她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了一跳,但見她一臉認真,便也認真的想了想,而後道,“當然是為了美啊!”

    “美?”林悠搖頭,“光是活著就很痛苦了,還有什麼美可言?”

    南山挑眉,這小姑娘年紀輕輕,怎麼這般悲觀?便笑道︰“長得美,想得美,吃得美,睡得美,不美嗎?”

    見她還是一臉不理解的樣子,他繼續道︰“具體來說呢,山花爛漫、雲卷雲舒、川流不息,美味佳肴、瓊漿玉液,這些都是頂美好的事情。”

    話及此處,南山十分老成的拍拍她的肩,道︰“姑娘,人生本過客,何必千千結呢?”

    “可”林悠心中煩悶,她這些年活得,只有一個強烈又清晰的念頭,便是復仇,她是靠著這個念頭,才能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她早已經忘了感受,忘了生活,如何能找回?

    南山實在是見不得這麼一個漂亮丫頭如此愁眉苦臉,他走過去扶著她躺下,道︰“要是你已經感受不到這些美好了,便睡一覺,無所顧忌的睡一覺,不想前事苦,不問後事憂,一切,等醒來再說。”

    林悠心中實在空空,此時听著他的話,竟覺得有幾分道理,乖巧的閉上了眼楮。

    南山點上一注安神香在一旁,熄了燭火後,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

    他剛出隔間便瞧見範無救回來了,順便問道︰“範兄弟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事情可辦妥當了?”

    範無救回稟道︰“大人,陳小姐的尸體已經送回去了,只不過有些奇怪的是,他家里人並沒有報官,似乎是想隱瞞此事。”

    “不報官?”南山想了想,怕是這陳家怕家仇外揚,不打算伸冤,密不發喪了,“範兄弟,把陳姑娘帶過來吧。”

    範無救領命退下,不一會兒,謝必安帶著陳雪榮過來了,南山簡單把事情和她說了一遍。

    陳雪榮听完後,那本來就垮著的臉,現在垮得更厲害了,她哀哀戚戚的哭道︰“都是我自作自受,現在連自己的父母都不願為我伸冤!”

    她本是陳家嫡女,父母給她定了樁門當戶對的親事,本來只需安心待嫁即可,可她早已愛上了張家兒郎,又怎麼肯嫁給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于是在瞞著家人的情況下,與張郎約好了一起私奔,可豈料事與願違,她竟然在這一天遇害身亡。

    她又朝南山跪了下去,淒厲干嚎道︰“大人,現在只有你能救我了,求求大人一定要為我伸冤啊!”

    南山嘆了口氣,他本來是想渾水摸魚過去,可看這情形,好像是逃不脫了他們自家人都不管,那還有誰能管呢?普天之下,好像也只有他了。

    南山向來隨性,一件事一個主意,有時還會一件事很多個主意師傅總說他沒心沒肺,但在他口中,又美化成了一句想得開。

    他扶起陳雪榮,道︰“陳姑娘,你放心,我不會坐視不理的,定然給你個交代。”

    陳雪榮感激道︰“多謝大人!”

    南山問道︰“好了,你現在把事情經過全無巨細的和我說清楚。”

    謝必安扶了扶額,心道︰看來大人先前是真的沒打算管這件事情,連事件經過都沒問清楚。

    陳雪榮點了點頭,開始述說——

    半月前,陳雪榮剛過了及笄禮,他們家是禹杭有名的富商,因此來提親的人不在少數,陳母精心物色了良久,終于擇了一方佳婿,給陳雪榮定下了親事。

    只是陳雪榮早在年前的元宵燈會上,結識了城郊張家張從正,兩人瞞著家里私定了終身。

    父母給陳雪榮定下親事時,兩人便約好了十二月初六,也就是前日一起私奔。

    只是她在城外等到天黑,張從正都沒來,心中失望之下又涌起一絲不安。

    張從正向來守時,況且這麼重要的日子他定不會爽約的,就怕是出了什麼事情。

    她便去了張家尋他,只是在半路,被人從後面一棒子打暈了,一覺之後再醒來,已然是物是人非。

    謝必安听完後,疑惑問道︰“姑娘,我有些疑惑,既然你和那張公子兩情相悅,為何不直接向家里提親,要如此鋌而走險呢?”

    陳雪榮哀戚戚道︰“公子你以為我不想嗎?我母親嫌棄他出身低,家中貧窮,本就阻止我倆來往,何況是提親了。”

    南山想了想,問道︰“陳姑娘,不知那張公子人品如何?”話出口,又覺得問她應該是問不出什麼名堂的,畢竟情人眼里出西施。

    陳雪榮果不其然答道︰“張郎是頂好的人才,他雖然家中困苦,出身不高,卻有鴻鵠之志。”

    說到這她又心生哀痛,苦著臉道︰“他本來是打算考取功名後再向我提親,奈何天不遂人願,家中如此急迫”

    南山眉頭緊鎖,心中思索著,謝必安在一旁小聲問道︰“大人可是懷疑張公子?”

    南山搖了搖頭,又問陳雪榮︰“陳姑娘可有得罪過什麼人?或著說你們家有沒有什麼仇人?”

    陳雪榮道︰“小女從來都在閨閣之中,鮮少有出門的時候,若說有仇人,父母生意場上或許有些競爭對手,可也不至于到殺人這種地步。”

    不是家仇,難道真的是路人見色起意,意外身亡?

    南山一點頭緒也沒有,他想了想,朝大家道︰“今天先到這吧,明日麻煩陳姑娘帶路,去一趟張公子家。”

    隨後他又對黑白無常吩咐︰“你們明日去附近打听打听張家公子,再看看有沒有目擊者,那麼個大活人要無聲無息的運到天目山,總會留下些痕跡。”

    他想了想,又問道︰“你們可知幽冥司有沒有會驗尸的仙官?”

    謝必安聞言,笑著指了指身旁的範無救。

    南山倒是有些意外,問道︰“你會?”

    範無救抱拳道︰“小仙不才,曾經在凡界做過仵作。”

    師兄這如意算盤打得真好,連仵作都給他配上了,南山失笑,而後對範無救道︰“你既然是仵作,那找到尸體時怎麼沒驗一驗?”

    範無救撓撓頭,實在是有些冤枉,他已經做了上百年勾人魂的陰差,哪還記得那幾十年做凡人的事,他道︰“小仙已經多年沒做這活了,而且大人也沒吩咐”

    理由充分,南山聳聳肩,道︰“無礙,你今夜潛進陳家驗一驗陳姑娘的尸體,她是無意識死亡,或許死前被灌過迷藥。”

    臨了,他又問道︰“可手生?”

    範無救搖搖頭,道︰“小仙定當完成任務。”

    南山滿意的點點頭,道︰“行了,退下吧。”

    他看著窗外片刻沒停的大雪,心中隱有憂愁,大雪無痕,希望能留下些線索吧。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人間破奇案 | 我在人間破奇案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