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八十四章 終是意難平(求評論、收藏、票票)

第八十四章 終是意難平(求評論、收藏、票票)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突然間,秦睿發現前面一群人圍著,國民愛湊熱鬧的劣根性立馬暴露出來,帶著張鵬、姬友兩人來到人群外。

    賣身葬父,秦睿在外圍一問,這不是電視劇里的戲碼嗎?得看看啊,如果合適,就幫一下唄!

    秦睿沿著縫隙,硬生生地擠了進去。

    人群中間,兩個穿著破破爛爛的孩子跪在地上,大點的男孩,有十一二歲,小的是女孩,和秦芳差不多大,旁邊一領草席卷了起來,里面應該是死人。小孩雞窩一樣的頭發上插著草,秦睿心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插草賣身!

    其實插草這種行為,自古就有。晉代以來,農村、城鎮就有了固定的集市,也叫草市。普通百姓帶著貨來賣,又不會寫字,就拿根草插在想賣的貨物上,以此來告訴別人,我要賣這個東西了,久而久之,插草就成了約定俗成。《水滸傳》中楊志賣刀時就插著草,《範進中舉》中範進賣雞也插著草。

    秦睿上前問了一下,頓時火冒三丈。

    草席卷著的人叫宋初一,男孩叫宋三二,女孩叫宋鮮兒,是開封府人。宋初一去年被征召到北平服徭役,但是他妻子早亡,孩子沒人照顧,于是帶著兩個孩子,一起來到北平。七日前,宋初一在干活時,被高處落下的一塊木頭砸在後背。

    宋初一當場就吐血了,被工友們送回住處,工頭就找了大夫隨便看了一下,扔了兩貫錢,就走了。宋三二拿著錢,問大夫買了藥,但兩貫錢哪夠治療啊,錢用完了,宋初一硬挨了兩天,還是人沒了。

    宋三二垂著眼淚去找工頭,工頭卻以給過錢了為由,將宋三二打發走了。

    兩貫錢,一條命,這tmd是什麼世道!

    “姬友,拿錢去買棺材,將人收殮了!三二,你帶著妹妹跟我來,我就不信,這天下還沒說理的地方了!”秦睿站起身來,拉著宋三二,就準備往外人群外走。

    “這位少爺,沒用的,俺都找了好幾次來,都被他們趕了出來!”宋三二哭喪著臉,不肯離開。

    “那就再多找一次!跟著我,我來給你討回這個公道,tmd,我還就不信了!”秦睿硬拉著宋三二走出了人群。

    宋鮮兒看著躺在地上的爹爹,又看看被拉走的哥哥,不知該如何是好,“哇”的大哭起來。這一哭聲,倒是驚醒了義憤填膺的秦睿。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去找官,自己本身就是官!去了最多當官的笑容可掬,面容甜甜地說一句,找有司解決,然後各部門開始扯皮、踢皮球。

    大部分人都是利己主義者,官員尤其是這樣,愛惜羽毛,有功盡量往自己身上拉,有過盡量往別人身上推。

    停下腳步,驅散了看熱鬧的人群,姬友買了一口薄館材,買了些紙,將宋初一收斂,找人抬到城外,找了一處荒地埋了。

    一堆紙錢燒起,兩個兒女的哭喊中,宋初一就消失在這個人世間。

    秦睿看著宋三二和宋鮮兒,朝著天空大聲的喊,“法克尤馬則,皮革老四!”

    喵的,想發泄一下不滿,還這麼麻煩,天天被錦衣衛的人盯著,倍兒不爽。

    帶著宋三二兄妹兩人回到了北平城,找了家旅店住了下來,讓姬友給兩人買來新衣,洗澡換好了。

    “三二啊,你以後有啥打算啊?想回老家不?我給你點錢,派人把你們兩個送回去?”秦睿坐在桌前,看著三二和鮮兒狼吞虎咽的吃著桌上的菜。

    “秦少爺,俺說過咧,以後俺和俺妹子就是恁的人了,恁幫俺埋了爹,俺就是做牛做馬,也要報答恁!俺就算回去,家來也沒有人來!”宋三二放下手中的碗,憨憨的看著秦睿,鮮兒則將兩只忽閃忽閃的大眼楮,從碗中露出來看看宋三二,又看看秦睿。

    “行吧!反正家里也不差你們兩個!”秦睿點了點頭,用手摸了摸宋鮮兒的頭,示意她趕快吃。

    夜里,秦睿輾轉反側,終是意難平!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飯,秦睿就拉著宋三二兄妹,前往工地去評理。秦睿憑著自己工部主事的身份,穿過了門衛的檢查,看守也不信一個少年能高居正六品的高位,想趕走他,奈何後面有姬友和張鵬,腰牌很給力。

    跟著宋三二,秦睿來到一所高大的建築前,秦睿開始回憶,這好像是後世的太和殿的位置,三大殿之首。

    三層白玉石階基座,拾級而上,一座寬三十多米,長六七十米的宮殿,巍峨聳立,一群群工匠往來穿梭。

    無暇欣賞這始建的宮殿,秦睿讓姬友出面,將工頭給揪了過來。“老高,你來給我解釋一下,宋初一在你這里受傷,死了!醫生你也不給找,藥你也不給買,你就賠兩貫錢,這個道理你來給我講一下。”

    姓高的工頭被姬友像拎小雞一樣,抓了過來,知道眼前這位小爺不好惹,只好哭喪著臉說道,“這位爺,不是我不想救,我就是一個工頭,就這兩貫錢還是我自己出的。整個工地上,成千上萬的人,能管事的官就那麼幾個,人受了輕傷,都會硬抗過去;受了重傷,都是听天由命,說句不好听的,初一啊,還不如直接被砸死,自己受了苦,錢還沒了!”

    我去,這他喵的是什麼邏輯。這年頭,人命就這麼不值錢?秦睿心里大罵。

    這還真別怪高工頭,人家只不過實話實話而已。沒有任何人希望發生事故,這些服徭役的人都是全國各地調集來的,在一起干活的,彼此都不認識,只是處久了,大家能相互照顧一下,也僅此而已。

    徭役是沒有工錢的,除了一些主要的工種,工部會出錢給工匠,出力的人都是只管飯,連來北平府的干糧都是自帶的。

    听了高工頭的解釋,秦睿覺得自己應該高看他一眼,比後世那些沒良心的包工頭強多了。

    問題這件事到了這里,貌似就不了了之了!這麼可能呢?本著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原則,秦睿就開始去找現場的負責人——工部營繕所所丞,所丞被秦睿的氣勢所攝,只好帶著秦睿去找自己的上司——工部營繕所所正。

    所正吳松很囂張的表示,這事與他們無關,是宋初一自己不小心導致的事故發生。被秦睿踹了兩腳之後,才悻悻地帶著秦睿去找了工部營繕清吏司的主事。

    ——————————————————

    收藏不費力,

    評論多謝了。

    推薦不嫌少,

    月票就更好。

    明月照四方,

    就差你這張。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