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六十一章 法外狂徒——秦睿(二)(求收藏、推薦、月票)

第六十一章 法外狂徒——秦睿(二)(求收藏、推薦、月票)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媒婆,你把當日去秦家提親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一下。”訟師對著剛到公堂的媒婆說道。

    媒婆于是將那天上門說媒,秦睿如何囂張,口出狂言的場景一一描述出來,有些情節連秦睿都記不得了。

    “秦睿,媒婆所說之事,是否屬實?”等媒婆講完之後,訟師又轉身說道。

    “大致應該如此,當時很氣憤,有很多細節不記得了!”秦睿稍加思索之後,點了點頭。

    “要送周八壟去見閻王,你也說過對吧?”訟師步步緊逼。

    “你這人有病吧!誰吵架的時候,要去記自己說過的話啊,也許說過,也許沒說,不記得了。”秦睿十分無語,覺得這訟師腦袋有毛病啊。

    “听聞你會使無間地獄火?”訟師又問道。

    “對呀!”秦睿猜到了訟師的套路,他應該想誣陷秦睿用無間地獄火燒死了周八壟。

    “大人,媒婆提親之時,與秦家發生沖突。秦睿口出狂言,要送士紳周八壟去見閻王;周八壟上門找他對質之時,他又說周八壟會被烈火焚身而死,而秦睿手中又掌握著無間地獄火,听聞此火無形無質,無體無象,生生不息,延綿不絕,猶如無間地獄……”

    秦睿一听,我去,這不是他給沼氣池寫的廣告詞嗎?怎麼現在都這麼流行了?

    “秦睿掌握這種秘法,自然可以控制那所謂的無間地獄火,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將周八壟至于死地。而當日周八壟身上所起之火,水潑不滅、沾身即燃,與無間地獄火如出一轍。因此,秦睿謀殺士紳周八壟一案,事實清楚,證據確鑿,請大人明鑒,予以重判!”訟師一臉的得意,覺得自己猶如神探一般,邏輯如此嚴謹,推理如此縝密。

    秦睿听完之後,忍不住鼓起了掌,這訟師怕是柯南附體了吧?居然這樣的思路都能讓他想出來。

    包括姜士坊,所有人盯著在鼓掌的秦睿,而秦睿本人則沒有理其他人,自己直接走到訟師面前,停下了鼓掌,用手拍了拍訟師的肩膀。

    因為秦睿個子矮,訟師個子比秦睿高一個頭,秦睿仰著頭拍得,所以場面十分滑稽。

    “這位想必是訟棍,哦不,訟師吧?還沒請教尊諱?”秦睿邊拍邊說。

    “不錯,本人江寧府第一訟師——宋世杰!”訟師一臉自傲的說道,雖然他對秦睿拍自己肩膀的事情,很是反感。

    宋世杰?狀王宋世杰?他不是辮子王朝的嗎?怎麼跑到大明來了?難道他也穿越了?秦睿心里嘀咕道,隨即否了,可能是同名同姓而已。“宋狀師,久仰久仰。听了宋狀師的分析,鞭闢入里,思路清晰,邏輯嚴密,果然不愧是江寧府第一訟師。佩服,佩服!”

    秦睿說著,雙手抱拳朝著宋世杰施了一禮。

    “秦小哥行事草蛇灰線,手段高明,宋某也是欽佩之至!”宋世杰也抱拳還了一禮。

    “等官司打完之後,宋狀師如果有興趣,我想聘請你當我的專職法律顧問,至于薪水嘛,隨便你開!”秦睿覺得這種人才就不應該浪費,以後他的產業會有很多類似的事情,能找一個這樣的人,幫他處理會很好,總不能每次都讓朱瞻基出手吧。

    當堂撬牆角,豈止是囂張,簡直就是囂張。姜士坊、蔡貴忠等人被秦睿這個舉動,徹底給打敗了。秦睿沒有理公堂上的知州,居然挖起了牆角,將大明公堂的威嚴放在何處?

    姜士坊拿起驚堂木,朝桌子上用力一拍,“大膽秦睿,竟敢目無法紀,藐視公堂,左右,先拉下去重大十板!”

    秦睿一听要打屁股了,瞬間急了,趕緊認慫,“大人且慢,我與宋狀師惺惺相惜,欽慕他的才華而已,談何藐視公堂。我錯了,我馬上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況且我還有功名在身,不好隨便上刑吧!”

    姜士坊一听秦睿此言,氣得渾身哆嗦,暗自後悔剛才就不應該默許秦睿是有功名的,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秦睿,既然苦主已經說出冤情,現在該你自辯了!”師爺看到姜士坊失態,就趕緊出面解圍。

    “我呢,認為宋狀師分析的很好,合情合理。高,實在是高!”秦睿對著宋世杰伸出了一個大拇指。

    “我就說嘛,我家老爺肯定是姓秦的殺得!知州老爺,您可得為我家老爺做主啊,他死的冤啊!”吳二在旁邊插話,頭不斷的磕在地上。

    秦睿看到吳二忠心為主的橋段,也不說話,就靜靜的看著吳二磕頭。

    “既然如此,你就是承認是你殺了我家二姑爺咯?”一直沒說話的蔡貴忠開口說話了。

    “我承認了嗎?我為什麼要承認?我只是說宋狀師分析的合情合理。合情合理的事,就一定要發生嗎?”秦睿面帶譏笑的看著蔡貴忠,他早就看出來了,這才是今天的主角。

    “你不都承認了嗎?”蔡貴忠看著秦睿的表情,心里感到窩火。

    “我承認什麼了?”秦睿和蔡貴忠兩人相互盯著,像是在比誰的氣勢更足。

    “你承認說過要殺我家姑爺,你承認威脅過我家姑爺,你承認你說過我家姑爺會被火燒死,你也承認你會無間地獄火!這些還不夠嗎?”蔡忠貴聲音提高了八度,連外面看熱鬧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這可急壞了張鵬,他都準備掏出自己的腰牌了,但看到秦睿一臉平靜,就忍了下來。

    “我是承認了這些,但我沒承認我殺周扒皮啊!”秦睿雙手一攤,擺了個無辜的姿勢。

    “狡辯,姜大人,他這是狡辯!”蔡忠貴一著急,直接稱呼上了。

    大爺的,原來是認識啊,這算是蛇鼠一窩?還是官商勾結?秦睿心里罵道

    姜士坊一听蔡忠貴的話,心里暗罵蠢豬,自己後面就是想徇私枉法,也不能了。

    蔡忠貴話出口之後,也覺察到失策了,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

    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

    “好,這位先生,你說我是狡辯,那麼我來問你,我是如何殺死周扒皮,哦,不,周八壟的?”秦睿笑著對蔡忠貴說道。

    “自然是用無間地獄火,在無聲無息中殺死我家姑爺的!”蔡忠貴自信滿滿的說道。

    “這不可能,知州大人,無間地獄火的使用是有技術條件的,不可能無聲無息!”秦睿轉身向姜士坊,拱手施禮。

    “哦?這使用無間地獄火還要有技術條件?不知是什麼技術條件?”姜士坊听了秦睿的話之後,就來了興趣。

    “抱歉,無可奉告!”秦睿連想都沒有想,一口拒絕。

    “知州大人,他這是狡辯,在回避。”蔡忠貴說道。

    “知州大人,我已經將無間地獄火的技術賣給了七家商號。根據合約,如果我單方面泄密的,必須按照合同金額的三倍,賠償給對方。如果我在公堂上,將技術細節說出來,需要賠償對方六萬兩。關于這一點,涿州祿和盛商號的掌櫃可以作證。”秦睿準備挖個坑,看看對方能不能跳。

    “瞎扯,他在瞎扯。無間地獄火無形無質、無體無象,需要什麼技術條件?知州大人不要听他胡說!”蔡忠貴听了秦睿的辯解之後,頓時激動起來,六萬兩,口氣不小。

    “大人如果不信,可以傳祿和盛程掌櫃前來作證。”秦睿提議道。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