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六十章 法外狂徒——秦睿(一)(求收藏、推薦、月票)

第六十章 法外狂徒——秦睿(一)(求收藏、推薦、月票)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秦睿進入衙門之後,站在公堂之外,衙役就前去稟報了。

    不多久,只見知州姜士坊頭戴烏紗帽,身穿團領青袍,繡溪敕,陰沉著臉,邁著方步進了公堂,後面跟著主簿、師爺、衙役等人魚貫而入。

    姜士坊端坐在公案之後,看主簿等人坐定,便拿起驚堂木一拍,沉聲喊了一下,“升堂!”

    “威——武——。”快班衙役隨之喊了起來。

    多麼老套的場景,秦睿看得津津有味,作為現場親歷者,他都想采訪一下現場各位的感受是什麼。

    “將苦主與被告一干人等都帶到堂上!”姜士坊走的是正規審理程序,就算是有黑幕,也不能讓人抓住把柄。

    秦睿很自覺地抬腿邁入公堂,找了個地方站好,隨後蔡貴忠、吳二和一個訟師走了進來來,站在秦睿的旁邊,吳二則跪了下去。

    外面有很多看熱鬧的百姓,也圍到了公堂之外,開始紛紛議論起來。

    “大膽人犯,見了知州還不跪下!”一個領頭的快班衙役對著秦睿喊道。

    “憑什麼要我跪?他們不也沒跪嗎?”秦睿連朱瞻基都不跪,還跪個知州!毛病,他想上去踢那個衙役,奈何這是人家的地盤,不好太囂張。

    “這兩位都有功名在身,按《大明律》,有功名者,見官免跪!”師爺模樣的人,站在姜士坊後面,手捋胡須說道。

    “有功名就可以不跪嗎?那可巧了,我也有功名在身!”秦睿知道秀才、舉人有這個特權,所以早在來的路上,就安排王有雲錕 砣ン逼秸伊乒窳耍 丫 Х私 鍪背攪耍 詞奔漵Ω每旎乩戳恕br />
    “哦,本縣有功名的人老夫熟記于心,並沒有你這一號人物啊!你這功名從何而來?”師爺听了秦睿的回答,有些懷疑了,“要知道冒充有功名者,杖一百,罪加一等!”

    “我是北平府的秀才,不是在涿州參加的考試,所以先生不知!”秦睿肯定是不會跪的,實在惹急了他,他就亮絕招了——張鵬可是實打實的皇太孫侍衛!

    “大老爺,他撒謊,姓秦的家里三代都是農民,連個識字的都沒有,他不可能參加考試的!”吳二跪在地上,他心里不平衡啊,所有人要麼坐著,要麼站著,就他一個跪著,憑什麼啊!

    “這位後生,你可是听到了?有人證明你沒有功名,你如何回應?”坐在公案之上的姜士坊,想著剛才衙役跟他說的話,心里泛起了嘀咕,眼楮順著公堂大門,看向了外面圍觀的百姓,不斷逡巡,最後眼光落在了張鵬身上,因為氣質與普通百姓差距太大了。

    “大人,大明律有規定三代農民,不許參加科舉嗎?至于說我不識字,純屬無稽之談,我學生都一百多個,怎麼會不識字呢?”秦睿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心里道,論狡辯,在座的諸位,都是渣渣,

    “如此說來,也有道理。既然你說你有功名在身,那你說說,你是何年何處,參加的是院試還是鄉試,座師是誰?來證明一下你確實有功名在身!”姜士坊看到張鵬之後,把先前的想法給拋棄了,本來他想看在同年的面子上,將秦睿下獄治罪的。

    “我不知道!”听听,這是人話嗎?但秦睿就這樣說出來了!他根本沒參加過,他能怎麼說。

    “狂妄!好狂妄的後生!知州大人,他連科舉的時間都不知道,他怎麼會有功名呢?”身穿長衫,體態偏瘦的訟師,見縫插針的攻擊秦睿,“按大明律,這等人應該先掌嘴三十,問清之後再施以杖刑!”

    “大人,小的敢用性命作保,姓秦的絕對沒有功名!”吳二在接收到蔡貴忠的眼神後,指天發誓說道。

    “知州大人,我覺得我們不應該糾結于此,我已經安排家人去北平,拿我功名的憑據了,我想最多半個時辰,就能回來。反正我又跑不了,如果半個時辰之後,還是沒有證明我身負功名的證據,要殺要剮悉听尊便。”秦睿可不想被掌嘴,也不想被打屁股,能用的就只有一招了,拖時間,拖到王有猿魷幀T謁禱暗氖焙潁 馴逼攪礁鱟旨恿酥匾簟br />
    “如此也罷,若到時沒有憑據,休怪本官無情!”姜士坊覺得秦睿說的也有道理,尤其是北平兩個字的重音,他自然听了進去,姜士坊心里泛起了嘀咕︰這秦睿的後台莫不是北平府的哪位高官?要知道,北平府可是朱棣的龍興之地,現在還在大興土木,有很多的高官坐鎮。自己

    蔡貴忠看著姜士坊,心里懷疑姜士坊是不是拿錯了劇本,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姜士坊正襟危坐,開始正式審案,先是接了訟師遞上來的狀紙,然後假模假式的看了一下,將狀紙放在公案之上,對著秦睿說道,“秦睿,今有亮溝村周劉氏訴你妖言惑眾,謀殺士紳周八壟,你有何話可講?”

    “知州大人,這罪名有點大,殺人這種大事,我可不敢認的!我和周八壟只見過一面,是因為那個土財主想娶我家堂妹,他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德行,所以被我拒絕了,然後他就帶著家丁來找事,被我二姑夫收拾了一頓。從這之後,我們兩個人再也沒見過面,我怎麼會謀殺他呢?至于妖言惑眾,我說啥了?”對于殺周八壟一事,即便吳達出來指證秦睿,秦睿都有辦法破解,何況周家沒有實據,秦睿擺出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十分欠揍。

    “苦主,你等有何話要說?”姜士坊听了秦睿的辯解之後,轉向訟師,根本沒看地上的吳二和蔡貴忠。

    “大人,請容我問秦睿幾句話。”訟師躬身,雙手施禮道。

    姜士坊點了點頭,示意訟師開始。

    “秦睿,今年三月二十三日,你是否聯合家人在你家門前,與本地士紳周八壟發生沖突,將他的家丁打傷!”訟師轉身看著秦睿說道。

    “日子我記不清了,但確實和他家打過一次。不過,知州大人,我首先聲明,我是屬于自衛,沒有主動挑起爭端!我們村很多村民當時都在場!”對于這種無關緊要的事,秦睿自然不會不承認,但要掌握主動權在手。

    “當日,你是否說過讓周八壟回家準備棺材,他會烈火焚身而死?”訟師開始給秦睿下套了,只要秦睿上套,他就有的說了。

    “好像說過吧,我記得當時他面相,眼帶血絲,口唇發青,山根和雙顴赤如烈火,這在相學之上,就是大凶之兆,主暴斃、橫死,又或者被火燒傷。”秦睿在來的路上就想過了,把一切歸到玄學中去,這種事情反正也沒法證明。

    “大人,我想傳一名證人到場!”听了秦睿承認之後,訟師準備發動第一波攻擊。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