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五十九章 秦睿被當槍使了(求收藏、推薦、月票)

第五十九章 秦睿被當槍使了(求收藏、推薦、月票)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帶著木枷鎖的秦睿跟著衙役和白役走出村口就後悔了,小身子板受不了啊,想讓衙役給他卸下去,想想剛才又吹過牛,最少要帶半個時辰,只能忍著了。

    好在張鵬跟王有粵餃艘宦菲 砬W怕庾癰諍竺媯 仡O冑  托   肫 庾泳推 庾印G仡= 跤越辛斯矗 蛻盜思婦洌 緩缶圖跤裕 換勇闅埭鬩Iャbr />
    對于秦睿這種磨洋工的行為,衙役也不加為難,關鍵不知道秦睿什麼來路。在磨蹭過半個時辰之後,已經忍無可忍的秦睿,就讓衙役把木枷鎖給卸了下來。

    秦睿也有了結論,枷鎖這東西要是帶著走個幾百里地,不死也得脫層皮,果然小說里說得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鬼話,打死也不能信了。那種發配幾千里的人,估計最多也就是帶個鐐銬而已。

    等到了涿州城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邀請衙役和白役吃了一頓午飯,秦睿將休息了半個時辰之後。又帶上木枷鎖,來到州府衙門。

    涿州是州,最大的官叫知州。宋元之時,州的行政級別比縣大,知州的級別根據管理範圍的大小,從六品到五品都有;明朝時,州和縣的級別都是一樣,知州和知縣都是正七品。涿州知州姜士坊,此時正在陪一個人喝茶。

    “蔡先生,周劉氏所訴周八壟暴斃一案,時間過去已久,證據方面恐怕有些缺失。至于劉年兄信中所說之事,倒也是可行,我照著辦就行了,何必讓你再親自跑一趟呢?”姜士坊放下手中的茶杯,眼楮看著對面眼楮微微眯起的蔡先生。

    姜士坊對周八壟的事情有所了解,周八壟在涿州地界做了很多惡事,有很多人來州衙告過,但礙于周八壟的後台,姜士坊盡量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頂多也就是讓周八壟賠錢了事。

    對于周八壟的死,從他本心上來講,是鼓掌歡迎的,因為這樣的人死了,對他來說會減少很多麻煩,因為一味的袒護周八壟,已經讓他的官聲受到了影響。長此以往,會影響他的政績考核。

    他也懷疑過,周八壟的死法太過蹊蹺,但這種事,民不舉官不究,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他就沒過問。現在有人準備追究了,還是周八壟的後台,他自然要表一下態度。

    “知州大人有所不知,前些日子,我家老爺的妹妹,帶著孩子到應天府投奔他,說他家妹婿被妖人詛咒致死,死相極其慘烈,令人膽寒。若是留著此等妖人,繼續作惡人間,為正人君子所不為。所以我家老爺特意讓我前來,看看那個妖人究竟有何能耐?此次定要將他拿下,讓逝者安息,讓生者安慰。”蔡先生一副咬牙切齒的表情,好像恨不得將秦睿剝其皮,食其肉。

    兩人對話中的劉兄,是禮部員外郎劉明澤。

    事情往前推半個月,劉明澤這一日從禮部下班之後回到家,看到自己的妹妹劉妍居然在家里,還穿著一身素衣,就趕緊問發生了什麼事?

    劉妍就將發生在周八壟身上的奇事,哭哭啼啼的說了一遍,其實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劉妍根本不清楚,但架不住背後有吳二攛掇啊。

    吳二自從周八壟出事之後,就知道周府大勢已去,很快就會遭到報復,所以在給周八壟草草辦完喪事之後,他就積極攛掇周劉氏離開此地,然後將髒水破給秦睿,說周八壟的死因就是秦睿詛咒的,搞不好秦睿還會進一步報復周家。

    周劉氏一個婦道人家,本來周八壟的死就讓她驚恐萬分,活活燒死的,慘叫聲至今還歷歷在耳。于是收拾行裝,帶上孩子,由吳二護送來到了應天府。吳二為自己逃離險地而慶幸,終于可以擺脫被他欺壓的那些佃戶們的威脅了,至于秦睿就是個幌子。

    劉明澤听得雲里霧里的,也沒听明白,就把吳二叫了過來,吳二就添油加醋地把秦睿如何痛打自己,詛咒周八壟的事說了出來,然後就開始破髒水,說自己請來了嶗山道士給周八壟去邪祟,結果被秦睿用邪術給破了,導致周八壟慘死。

    神鬼之事本來就虛無縹緲,作為禮部員外郎的劉明澤自然不會相信這些鬼話,但對秦睿能預言人的生死,也起了好奇之心。追問之下,吳二就將秦睿突然間能識文斷字,開壇授課、一夜暴富的事說了出來,最後眼淚汪汪得總結道,“舅爺,秦睿絕對是一個妖人,我家老爺死得慘啊!”

    劉明澤別的沒听進去,唯獨听進去了“妖人”兩個字,這是什麼?這是政績啊!

    禮部四大職責︰禮儀、祭祀、宴饗、貢舉,其中祭祀不僅僅是大典祭禮、皇室喪葬、陵園管理,還有一個更加主要的內容,那就是宗教管理。明朝時,朝廷扶持的本土兩大教派是佛教和道教,對于其他民族的宗教采取寬松和尊重的態度,比如藏傳佛教、教,這是為了增強民族融合。

    除了這些教派之外,對于大明內部的民間宗教團體,朝廷都采取了嚴厲的措施,朱元璋知道自己起家的過程,大都依賴的是明教、彌勒教、白蓮教的力量,他很清楚宗教對大明的威脅。所以在上台之初就下詔書,宣布明教、彌勒教、白蓮教為邪教。同時在《大明律•禮律》、《昭代王章條例》、《招判樞機定師巫邪術罪款》中,以法律的形式給確定了下來。

    在劉明澤看來,秦睿突然間的轉變,背後肯定有潛藏宗教勢力,否則怎麼會平白無故一夜暴富;開壇授課就是為了蒙騙無知的百姓,培養信眾;斷人生死肯定就是用一些陰暗的手段,以此來神化自己,吸引信徒。

    一念至此,劉明澤就找來自己的管家蔡貴忠,如此這般這等這樣的交代了一番,然後寫了一封信給涿州知州姜士坊,兩人是永樂四年的同科進士,算是同年,只不過劉明澤名列二甲,姜士坊則屈居三甲之末,所以差距很大。

    劉明澤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禮部祠祭清吏司的郎中準備致仕。這個正五品空缺,他和禮部其他幾位主事都在盯著。

    雖然按照正規程序和品級來說,禮部只有他一位從五品的員外郎,其他五位主事都是正六品,他應該順位遞補的。但是官場上的事情,誰說得準呢?還不是靠著上司一句話,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劉明澤的想法就是,如果他自己有實實在在的功績出來,比如眼前這起邪教大案,到時候就算別人想拿祠祭清吏司,他也能出來打打擂台。

    秦睿這是被劉明澤當槍使了!

    蔡貴忠帶著吳二一路鞍馬勞頓,來到了涿州城,見了姜士坊之後,遞上劉明澤的書信,才上演了秦睿被抓的一幕。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