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五十章 被義結金蘭的秦睿(求收藏、推薦)

第五十章 被義結金蘭的秦睿(求收藏、推薦)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秦睿再清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晨。

    大爺的,倒了八輩子霉了!想從床上爬起來的秦睿,感到渾身難受,心里罵道。

    “哥哥,你醒了!”秦芳站在床邊,奶聲奶氣的說道。

    “小丫,哥哥昨天怎麼回來的?”秦睿對昨天發生的事情,完全沒有記憶,只記得上了胡良的馬,然後顛簸了一路,然後就失憶了!

    “昨天有幾個人,抬著轎子,把哥哥送回來的,有個人說哥哥說,哥哥喝了好多酒。”秦芳想了想,撓了撓小腦袋瓜,又四處看了看,悄悄地說道,“哥哥,我看到三爺爺很生氣的樣子,你要小心哦!”

    “我居然喝酒了?我什麼時候喝得?喝得什麼酒?和誰喝得?”一連串的問號出現在秦睿腦中,瞬間腦瓜子嗡嗡的。

    秦睿開始靜心回憶了起來,好像是跟朱瞻基見面了,兩人似乎相互勾肩搭背,說了什麼話,然後好像又殺雞,有燒火的。

    “難道是烤叫花雞了?”秦睿想起這一連串的場面之後,開始猜測了起來。

    “哥哥,快點起床吧!二姑夫已經帶我們跑完步了,吃好飯飯,就要上課了!”秦芳在床邊拉著秦睿說道。

    拖著疲憊的身體,秦睿掙扎著站了起來,洗漱完畢之後,在三爺爺的怒目中,秦睿縮著脖子吃完了早飯,然後灰溜溜的跑去場院,開始了上課。

    今天秦睿講課極其不在狀態,他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早上起來洗臉時,秦睿發現大拇指上有很多血漬,怎麼擦也擦不掉,難道是昨天殺雞,雞血沾到手上了?秦睿覺得這不是吉兆。

    惴惴不安的秦睿終于停下了講課,宣布上午的時間,學生們自習,所有學生兩兩一組,互相出題考對方。

    秦睿自己慢悠悠的走著,準備回家找個地方靜靜,好好想想昨天發生的事。

    走到自家胡同口,就見到遠處有兩匹馬,疾馳而來!馬上的人,是朱瞻基貼身侍衛中的兩位。

    “大爺的,朱瞻基這是準備沒完沒了的折騰我了吧!”秦睿看清楚來人之後,心里暗罵道。

    兩名侍衛快要到秦睿跟前時,迅速勒住韁繩,從馬上跳了下來,牽著馬向秦睿走來,馬上馱著好多東西。

    “兩位侍衛大哥,你們好啊,是朱公子又找我有事嗎?”秦睿已經下定決心了,這次打死他也不去見朱瞻基,如果侍衛硬來,他就喊救命,村里這麼多人呢,對付兩個侍衛應該沒有問題。

    “秦爺,您可別這麼稱呼我們,可別折煞了小的們!”侍衛中一位年長的說道。

    秦爺?自己啥時候成“爺”了?秦睿腦袋中有點懵,這里邊肯定有事啊!

    “兩位侍衛大哥,可千萬別這麼稱呼我,我哪敢當得起這個稱呼?”秦睿決定以退為進,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當得,當得,您現在身份別說當爺了,就是當祖宗,也當得起?”年輕的侍衛一臉堆著笑容說道。

    “這位大哥,您這麼說,我就納了悶了?我一個平民百姓,讓您二位稱呼爺,這要是傳出去,還不得讓人指著鼻梁骨罵啊?”秦睿越來越覺得事情不對勁了,事反常必為妖!

    “秦爺,您忘記了昨天的事了嗎?”年長的侍衛一臉疑惑的問道。

    “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啊!”秦睿滿臉問號的說道。

    年長的侍衛想起臨出發前,朱瞻基的叮囑,吞吞吐吐的說道,“昨天,廣聚軒內,秦爺與朱公子酒到酣處,挽臂交杯,約為兄弟秦爺還提議斬雞頭,燒黃紙,喝黃酒,拜關公,歃血為盟,結為異性兄弟。”

    昧著良心說話,真累!侍衛想起了昨天廣聚軒中的那一幕。

    “秦兄弟,你還好嗎?”朱瞻基對著攤到在椅子上的秦睿說道,見秦睿沒有反應。

    “胡良,本王看小說戲本,民間有義結金蘭之說,你給本王講講這義結金蘭是怎麼回事?”不理趴在桌子上的秦睿,朱瞻基轉身看著胡良。

    胡良不解其意,只能開口回答,“殿下,民間義結金蘭是說,沒有血緣關系的人,通過一定的結拜程序,相互結為兄弟姐妹,大家有事時相互照顧,互相幫助。”

    “這結義之事的程序又是如何?”

    “這事可簡可繁,簡單一些的就是找個關公像,擺上祭禮,寫一份金蘭譜,按照年齡大小在金蘭譜上按手印,在關公面前燒香,然後殺只雞,將血滴入酒中,結拜兄弟的人刺破左手中指,每人喝一口,這叫歃血為盟,結拜之禮就成了。要是想正規一些……”胡良也是走過江湖的人,這種場面見了、經歷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簡直是信手拈來。

    “行了,繁瑣的就不要說了,按照最簡單的結拜儀式,立即準備一下!”朱瞻基看到胡良準備長篇大論了,及時制止的他。

    于是一群不知道朱瞻基想干嘛的侍衛開始準備起來。

    幸虧是在酒樓中,大部分東西都有,胡良不知從哪里弄來了一座關公像,一個簡陋的結拜現場搭建完成。

    朱瞻基找來紙筆,開始寫了起來,“蓋聞室滿琴書,樂知心之交集;床聯風雨,常把臂以言歡。是以席地班荊,衷腸宜吐,他山攻玉,聲氣相通,每觀有序之雁行,時切附光于驥尾。某某等編開硯北,燭剪窗西,或筆下縱橫,或理窺堂奧。青年握手,雷陳之高誼共欽;白水旌心,管鮑之芳塵宜步。停雲落月,隔河山而不爽斯盟,舊雨春風,歷歲月而各堅其志。毋以名利相傾軋,毋以才德而驕矜。義結金蘭,在今日既神明對誓,輝生竹林,願他年當休戚相關。謹序!”

    揮手寫罷,旋即一想,又在後面加了一句,“弟秦睿,願意畢生之力,助兄朱瞻基成就偉業。”

    于是一場荒唐的結拜儀式開始了,在秦睿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被義結金蘭了。

    該有的程序都有了,該有的見證人也都有了,因為金蘭譜上必須單數,所以胡良的名字有幸被添了進去,嚇得胡良差點立即跳窗逃亡,幸虧得到了朱瞻基的保證,方才作罷。

    秦睿在金蘭譜上按了血手印之後,朱瞻基想想不滿足,又讓胡良去買了一些宣紙,拿著暈乎乎的秦睿的手,在上面按起了手印,一直按了幾百個之後,才心滿意足的停下。

    為了讓秦睿模糊這段記憶,開始給秦睿灌酒,然後向參與此事的4名護衛,下達封口令,凡是膽敢向外泄露半個字,滅門。

    同時,為了防止秦睿時候盤問,五人還統一了口徑,義結金蘭是秦睿喝醉之後,自己主動提出來的;按手印也是秦睿信誓旦旦,要幫朱瞻基解決幾百件大事,怕朱瞻基不信,所以才堅持要按手印的!

    一場攻守同盟就完成了,在強權面前,侍衛們只能接受安排。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