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四十九章 來自胡良的報復(求收藏、推薦)

第四十九章 來自胡良的報復(求收藏、推薦)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想當初,老子的隊伍才開張,總共才有十幾個人,七八條槍,遇鬼子追的我暈頭轉向,多虧了阿慶嫂她叫我水缸里面把身藏……”上完課後,看著下面黑壓壓的一片學生,趴在課桌上寫作業,秦睿自己坐在講台上,哼著《沙家 》中的經典選段。

    只見遠處一匹快馬疾馳而來,秦睿定楮一看,來人卻是胡良。

    胡良來到場院邊,一拉韁繩,駿馬立即止住,只見他一個翻身跳下馬來,找了一棵樹,將馬拴好。

    秦睿站了起來,向胡良走去,邊走邊打招呼,“胡大人,您大老遠的來這里,有什麼事情嗎?”

    胡良撇了撇嘴,心里罵道,“你以為老子願意來?要不是太孫殿下有事找你,這鬼地方打死老子,也不會踏足一步。”

    心里這麼想,可不敢嘴上這麼說,“秦小哥兒,今日可有空,朱公子在涿州城內,略備薄宴,想請秦小哥兒千萬一敘!”

    “空,我是有的,但是去涿州城,這麼熱的天,我走去要一個多時辰,要不改天我去北平請朱公子?”秦睿可不想大中午的,咯噠咯噠騎著大青騾,頂著大太陽出門。

    “秦小哥兒不必多慮,你可以騎我的馬,前去涿州城,我隨後趕到。”胡良想踹秦睿幾腳解恨,可惜不敢啊!

    “可是,我不會騎馬啊!”秦睿也是有苦難言啊。

    “不若這樣,我們共乘一騎,不消半刻就能到達涿州城。”胡良是帶著朱瞻基的死命令來的,帶不回秦睿,就提頭來見。

    “呃……”秦睿內心是拒絕的,與男人同乘一騎,似乎過于曖昧。雖然秦睿的身體是十三歲,但靈魂已經40多了,想想就讓秦睿起雞皮疙瘩。

    “秦小哥兒,不要推辭了,朱公子已經在涿州城等候已久,你可不能不給面子啊!”胡良的語氣稍微硬了一點,這是在威脅秦睿了。畢竟秦睿知道朱瞻基的身份,讓皇太孫等秦睿太久,這對皇權來說,是一種踐踏!

    秦睿正準備再思忖一下,找個類似“大姨爹來了,不方便”之類的理由推辭,胡良已經直接上手了,一手拉著秦睿就向拴在樹上的馬走去。

    “胡大人,您這是干嘛?強搶民夫嗎?”秦睿柔弱的小身板,開始掙扎,奈何實在太弱雞,怎麼跟久經殺陣的胡良比。

    胡良解開韁繩,雙手將秦睿送到馬上,自己一縱身,漂亮的落到馬背之上,然後抽出馬鞭,空中一揮,只听“啪”的一聲脆響,駿馬在一群學生的歡笑中,絕塵而去。

    學生們一看秦睿走了,都高興的跳了起來,無情修羅終于走了,可以放松一下了。

    “無情修羅”是秦睿自封的稱號,凡是不好好學習,不好好上課的學生,要麼被罰抄寫,要麼被罰跑圈,更有甚者,秦睿已經將小黑屋準備好了,一直沒找到炸刺的人試驗。

    加上前世,加上今生,這是秦睿第一騎馬,還是一匹駿馬。駿馬的意思就是跑起來的速度快,躍起來的高度大,這可真是全景天窗,無極變速,百公里油耗零的坐騎。

    看著眼前的房子、樹從眼前嗖嗖閃過,自己身體隨著馬躍起時,前仰後合,上下搖動,秦睿第一時間覺得想尿尿,趕緊雙腿死死夾住馬背,手抱在馬脖子上面。

    騎過馬的人都知道,馬跑起來時,除了向前,還會有明顯的上下方向的運動,這兩種方向的運動疊加在一起,就形成了像海浪一樣的運動軌跡。

    運動速度越快的馬,對人體施加向上的力越大,而向前的力較小。好的騎手,會想辦法去抵消這個向上的力,這有個專業的名字,叫壓浪。騎馬的時候,一定要肌肉放松,骨架正直,身子隨著馬跑的節奏動起來,用腹部肌肉的收縮當做減震系統,而腿貼住馬鞍保持平衡性。

    秦睿的所有動作都是朝著相反的方向做得,他死死抱住馬脖子,夾緊馬身,就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匹馬,所以他在跟著馬做波浪運動,這可苦了秦睿了。

    胡良看著秦睿的樣子,就知道他是個雛,但胡良不打算提醒秦睿,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尿褲子事件給胡良帶來的陰影,可不是一點兩點,現在北平城很多人都在傳,胡良點地雷嚇尿褲子的事跡。胡良即使走在大街上,看到不認識的人,也覺得別人在嘲笑他。

    本著有仇不報非君子的想法,讓秦睿吃點苦頭,以解心頭之恨,成了胡良最真實的想法。

    好在胡良沒有撒謊,大樹樓桑村離涿州城只有十多里路,快馬一刻鐘就到了。但就這一刻鐘,讓秦睿產生了一生中揮不掉的陰影。太可怕了,真他喵的太可怕了,怕的狗都抱樹了!

    暈頭轉向、惡心不已的秦睿是被胡良抱下馬的,一臉驚恐加迷糊的樣子,讓胡良看了很開心,恨不得仰天長笑!

    “秦小哥兒,你還好吧?”胡良知道朱瞻基很重視秦睿,所以他不會在朱瞻基面前表現的過于明顯,假裝關心起秦睿來!

    秦睿覺得胃里翻騰不已,想找個地方蹲下來吐一頓,現在大腦處于一片漿糊狀態,耳鳴的厲害,也听不清胡良的說什麼了。

    “嘔……”秦睿暈暈乎乎中,看到一個牆角,然後就一頭扎了過去,蹲在牆角開始狂吐了起來,別說早飯了,就是隔夜飯、還有膽汁也都吐了出來。

    胡良也是第一次見吐得這麼厲害,吐得這麼“精彩”的場面,心里終于有一種“大仇得報”的爽快。

    但皇太孫在等著秦睿呢,自己差事辦不好,會吃掛落的。胡良趕緊上前,又是拍背,又是順氣,還讓店小二去拿水給秦睿漱口。

    好一頓折騰,秦睿的惡心終于止住了,但頭依然是暈乎乎的,一腦子漿糊。

    胡良扶著秦睿走進酒樓之後,來到三樓,此時朱瞻基已經等候良久,看著不清醒的秦睿是被扶著上來的,頓時感到訝異。

    在朱瞻基驚詫的目光中,胡良只能將秦睿不會騎馬的事交代了,但他並沒有說自己是故意騎馬顛簸的事。

    看到昏昏沉沉的秦睿坐到了自己身邊,朱瞻基開口說道,“秦兄弟,你還好吧?”

    秦睿此時還處于大腦宕機狀態,隱約中听到有人叫他,于是開始“啊,恩,啊,對對!”的回答起來!

    朱瞻基听了秦睿迷迷糊糊的回答,就知道秦睿已經沒有判斷能力了,于是頓時心生一計,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夜里,北平,燕王府中,一臉興奮的朱瞻基對著一臉懵逼的胡良說道,“很好,今天多虧了你,你做得很好,去賬房那里,領五十兩賞錢!”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