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四十七章 張輔的野望(求收藏、推薦)

第四十七章 張輔的野望(求收藏、推薦)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應天府,皇宮,武英殿。

    朱棣坐在御座之上,對著御階之下站立的人說道,“文弼,瞻基送來的火藥配方和制作方法,實驗的結果如何?”

    文弼,是英國公張輔的字,張輔是榮國公張玉的長子,張玉原為元朝樞密知院,後投降明朝,累功至燕山左護衛指揮僉事,朱棣起兵之時,張玉勇奪北平九門,以前鋒之職,大敗建文帝的主帥耿炳文和李景隆。建文二年十二月東昌之戰,為救朱棣,闖入敵軍陣中,力竭戰死,追封榮國公,謚忠顯,後來明仁宗時期,追封河間王,改謚忠武。

    張輔也是一牛人,朱棣靖難之時他就跟著一起打,然後又隨成國公朱能去滅了安南,憑戰功榮封英國公,後來交趾叛亂,張輔又四征交趾。

    “陛下,按照太孫殿下所提供的資料,工部相關人等制造出火藥,微臣在軍中試過,效果確實比工部原有的火藥好,射擊距離極大提高,百步之內能穿透皮甲。但使用過多,容易造成炸膛,微臣判斷應該是威力過大導致。至于地雷,按照太孫殿下的建議,換成鋼珠之後,威力極大,用羊做過測試,方圓三丈幾乎沒有幸免。”張輔這幾天,就在都督府的呆著,陪著一群大頭兵,一直在做驗證工作。

    張輔做夢都想把交趾給滅了,第四次征安南時,被宦官馬騏彈劾,說他私自選取壯勇土人為圍子手營的士兵,有不臣之心。其實張輔的做法在當時來講是正確的,將交趾等地的精壯全部抽走,這樣他們想造反都沒有可以打仗的人了。

    不臣之心這種事,對于帝王來說向來忌憚,張輔也是秉國重臣,手握軍權。朱棣在第一時間將張輔調回了應天府,放到了五軍都督府中,自己眼皮子底下看著。

    張輔一直有個野望,那就是徹底將交趾的反叛勢力滅掉,把交趾永遠納入大明治下。這次秦睿改良的火藥,給張輔增加了信心。

    “威力太大?”朱棣听著這個理由,不由得沉思起來,秦睿居然憑一己之力,改寫了大明火器的新時代。

    秦睿的火藥威力並不大,但這是相對于後世來說的。明朝時,鳥銃的制造工藝決定了炸膛率,鳥銃采用三段拼合工藝,將整個銃管分為三段,一段一段打造,打造後再焊接在一起,焊接不好就容易炸膛。

    “工部的人,對瞻基提供的火藥加工之法,如何評價?”朱棣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抬頭又問張輔。

    “皇太孫殿下所提供的之法,火藥配置比例與配置方法都一樣,唯獨不同的就是多了兩道工序,一道是細蘿過濾,一道是凝結成顆粒。工部工匠用原來的火藥,增加這兩道工序之後,威力同樣增加了不少,其中道理無人能解釋。”張輔也覺得很奇怪,就單單兩道如此小的工序,火藥威力就大增。

    在古代,沒有科學知識加成,任何技術的改進,大都是以經驗的累積為基礎。

    朱棣則拿著朱瞻基的信,讀著里面的“助燃氣體”、“燃燒效率”、“顆粒化”,表示字都能看懂,連在一起就不知道啥意思了,緘默不語。

    張輔看著不說話的朱棣,自己則在御階之下,腦海中不斷構思如何用新的火藥滅掉交趾的叛軍。

    曲霞和秦興文的婚終于定了下來,秦睿本來以為定親就雙方父母見面吃個飯,媒人隨便出席一下就可以了,後來才發現自己把事情想簡單了。

    依《大明律》規定,“凡民間嫁娶,並依《文公家禮》。”《文公家禮》是著名理學家朱熹編撰的,里面詳細的記錄了通禮、冠、昏、喪、祭五部分禮儀。根據這本書規定,“議婚,必先使媒氏往來通言”,女方同意之後,“次命媒氏納采、納幣”,定婚的每一個步驟,都由專業媒人跟蹤,直到定婚的婚書,都要由媒人“憑媒而立”。

    雖然秦睿跟曲老漢拍板決定曲霞和秦興文的婚事,他只拍板了個寂寞,屁用都沒有。

    婚書經由媒人簽字、畫押,才算正式生效,雙方不得隨意毀約。然後男方要支付相當于聘禮十分之一的酬勞給媒婆,關鍵是這個酬勞是被當時法律所認可的,所以媒婆是個很賺錢的職業。

    為了賺錢,媒婆們也會昧著良心,利用信息不對稱,蒙騙雙方,比如將獨眼龍說成“獨具慧眼”,將病癆說成“文弱書生”,曲霞的第一次婚姻就是這麼被媒婆忽悠的。很多盲婚啞嫁的悲慘案例都是利益驅動。

    前前後後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秦興文定婚的事情才結束,拿到婚書之後的秦興文一臉興奮,卻被秦睿潑了一盆冷水,曲霞未滿十八不許成親,戀愛談起來。

    這條規矩還延伸到了秦家所有女孩子身上,沒有原因,就是不允許,秦睿就是這麼霸道,不服管教的,一千兩體己陪嫁就沒有了。

    秦睿不會跟他們講生理衛生課,講了有什麼用,他們還是會質疑,強權有時候就是為真理服務的。

    曲老漢已經成為曲氏家私的東家,當然只是站在前台的東家,背後有兩尊大神呢,一尊是皇太孫朱瞻基,一尊是“智腦”秦睿,他就負責管理工廠和資金。

    秦興文成了賬房,負責管賬、做賬,秦睿親自出手教秦興文如何做賬,將後世常用的復式記賬法教給了他。

    出納和會計一定是分開的,這點秦睿心里很清楚,就算秦興文是曲老漢的女婿,也並不妨礙秦睿這樣安排,他必須保證曲氏家私在財務上不會出問題。

    忙忙碌碌的連續兩個月,曲氏家私終于初步走上了正軌,秦睿可以抽出一部分精力,完成他另外兩個項目了——玻璃和水泥。

    不過在做這兩個項目之前,秦睿覺得先解決一下自己的衛生問題,因為他已經受夠了。

    秦睿靈魂剛穿越到大明時,可以說一貧如洗,身上穿的是衣衫襤褸,家里住的是土階茅屋,掙了點錢之後,衣服是換新了,大部分錢都用在吃上了。

    對于身上有虱子這事,有了一定忍耐度,經常曬曬太陽,好像會殺死虱子。但隨著生活質量的提高,他的要求也在提高。他實在無法忍受天天身上、頭上癢癢的折磨了,所以他準備將身上的虱子給滅了。

    靈感其實早就有了,當朱瞻基給他送來火藥的材料時,他就想起來硫磺皂好像可以殺虱子。因為當時事情比較多,就把這個想法給放了下來。

    現在終于閑了下來,再不做就對不起自己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