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三十五章 被玩壞了的“元”字(求推薦、收藏)

第三十五章 被玩壞了的“元”字(求推薦、收藏)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小神仙,今天事情也忙完了,能不能麻煩你,給我算一卦?”柳掌櫃見秦睿講完之後,就腆著臉走上前去。

    秦睿斜著眼楮看了看柳掌櫃,開始盤算起來,反正過了今天,日後再見就遙遙無期了,隨便應付一下吧,于是點了點頭,“柳掌櫃,寫個字吧!”

    只見柳掌櫃,蹲在地下,撿起一塊石頭,工工整整的寫了一個“元”字。

    “柳掌櫃,想要測什麼?”秦睿看著地上的字,問道。

    “內子有孕在身,想測一下腹中孩兒是男是女?”柳掌櫃站起身來,將石頭扔到一邊。

    “元,二八,巽卦,巽為長女,柳掌櫃以前沒有生過閨女嗎?”秦睿看著近四十歲的柳掌櫃,驚詫的問道。

    “的確如此,老夫膝下只是四個兒子。”柳掌櫃听了秦睿的話,說道。

    “那就恭喜你了,這是要得掌上明珠啊!”秦睿笑了笑,反正順著對方的意思去說唄,管他準不準呢。

    “若是如此,到時一定備厚禮來酬謝小神仙!”听了秦睿的話之後,柳掌櫃頓時眉開眼笑,這個閨女自己盼了十幾年了,老來得女,幸福啊。

    “秦小哥兒,為我也測一個吧。”胡掌櫃听完之後,也蹲了下去,用一根木棍快速寫了一個字在地上。

    秦睿定楮一看,臉色沉了下來,地上龍飛鳳舞的字,還是一個“元”字。秦睿用眼楮瞪了瞪胡掌櫃,語氣不善的問道,“不知胡掌櫃準備測什麼?不會也是測尊夫人生男生女吧?”

    “秦小哥兒,還真讓你猜著了。我有一個小妾,下個月也要生產,小哥兒給我測一下,是否也是閨女?”胡掌櫃略帶戲謔的說道。

    “怎麼?胡掌櫃也想要個閨女?”秦睿想一腳踹死這個老東西,這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求之不得啊,都說閨女是當爹的小棉襖啊!”

    “那恐怕胡掌櫃要失望了,你看自己寫得這個字,筆走龍蛇,氣勢非凡,可惜你氣勢過了頭,將元字的一撇,過了屆,變成無字,無通亡,非吉兆啊!要麼你如夫人沒有懷孕,要麼生下來的孩子,有早夭之憂啊!”你個老東西敢調戲我,我就咒你,反正過了今天,大家又沒什麼交集,銀子都收了,該教得都教了,大家兩清了,秦睿才不會慣他們這麼多毛病。

    “秦小哥兒,多多得罪,多多得罪,剛才起了考較之心,沒想到秦小哥兒一語道破,佩服佩服。”听了秦睿的話,胡掌櫃面色略帶難堪,說道。

    眾人一听,頓時明白了,原來胡掌櫃是準備逗秦睿玩,結果人家秦睿給算了出來,頓時對“神算”更加佩服不已啊。

    秦睿心中則暗喜,你大爺的,這都可以?隨口胡說都蒙對了,難道這就老天對我穿越的補償?言出法隨啊!趕明兒個,找個人再咒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小神仙,能不能給我也測一個?”一個衣衫破舊的工匠走了過來,跪在了秦睿面前。

    “大哥,趕緊起來,使不得使不得。有什麼事,起來再說。”靈魂來自後世的秦睿,可沒有讓別人跪自己的習慣,這是自己道德所不允許的。

    工匠被秦睿扶了起來之後,開口說道,“我的父親病了多日,不見好,請小神仙給算一下吧!”

    “大哥可會寫字?”秦睿听了之後,心生憐憫之心,正了正身子,問道。

    工匠搖了搖頭。

    “大哥,要不我以字觸之法,幫大哥解一下吧。”秦睿看了一下工匠,說道。

    字觸是測字佔卜的一種演進,從具體的一個字擴展到無字求測、以物代字求測、以夢代字求測,有觸類旁通的意思。

    “大哥站在兩字中間,男左女右,左邊是柳掌櫃寫的元字。元者,氣也,乾健之體。劉掌櫃的字,剛勁有力,樸茂工穩,寓意令尊身體無大礙。不過這位大哥,佔卜之術過于縹緲,人生病還是該延醫用藥的,不能听了我兩句話,就放棄治療。”大多數人求神問卜無非就是尋求心理安慰而已,秦睿只是給這位工匠一點鼓勵。

    “是是是,多謝小神仙指點。”工匠趕緊點頭,一臉喜色。

    秦睿看到有人又準備出來,趕緊開口道,“各位,不好意思,本門規矩日不過三,月不過十,年不過半百。今天就到此為止。”

    要是不找個理由,以後秦睿就得被煩死,把規矩定出來,然後標個高價,往外賣!畢竟後世的某些大師就這麼干的。

    送走了一干人等,秦睿長舒了一口氣,第一桶有了,剩下的就是第二桶、第三桶、第四桶了,應該好好規劃一下了,不知道秦興文與曲霞勾搭的怎麼樣了,得去問問。

    這些日子,秦睿一邊培訓沼氣池建造,一邊給自己兄弟姐妹上課,可是累壞了。以前在學校一天就兩節課,現在一個人好多課,累死人不償命啊。

    要休息,要休息,秦睿躺在床上,眯著眼楮,準備好好睡個午覺。

    “哥哥,起床了!大懶蟲!”秦芳稚嫩的聲音從床邊傳來。

    秦睿一側身,雙手插腰,將秦芳報上了床,“小丫,讓哥哥睡一會兒,好多天沒休息好了!你也睡一會兒吧!”

    “哥哥,大家都在割麥子,我可不能偷懶,如心、如意姐姐在等我呢。”秦芳扭著身體爬下床,一臉不樂意的樣子。

    對于割麥子的事,秦睿內心十分拒絕,即便是在前世,秦睿上了中學之後,就再也沒下過地干活了,現在讓他去下地,他是一百個不樂意。

    他跟三爺爺討論了好幾次了,說秦家不差這點麥子,不行就雇人收麥子,但老人死活不願意,認為莊戶人不能忘本,還說要耕讀傳家,這讓秦睿很受傷。

    耕讀傳家都是騙人的,耕讀傳家的本質是有人耕,有人讀。讀書好了之後,考中秀才、舉人全家就不用納糧交稅了。

    諸葛亮說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陽”,並不是真的“躬耕”,就像每年春耕時,皇帝要親自扶犁,以示重視農耕,都是一場秀而已。

    但對于老一輩的觀念,秦睿不想過多的糾正,時代不同。哪怕後世,秦睿地里干過活,而孩子卻連麥子、玉米長什麼樣都不清楚,難道能拿到劈了?

    繼續睡覺,愛咋滴咋滴。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