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二十一章 一個土財主還想娶我妹妹(求收藏、推薦)

第二十一章 一個土財主還想娶我妹妹(求收藏、推薦)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嘹亮的聲音在大樹樓桑村傳開,村民們都知道,秦家的孩子們又開始上課了,村民們其實是羨慕嫉妒,簡直就是羨慕嫉妒,秦瘸子家的兒子被神仙附體了,突然間就有大本事了。

    羨慕嫉妒就羨慕嫉妒唄,反正又不會掉塊肉,但秦睿對村里的人,態度還是很好的,對誰都是笑臉相迎,見面認識的就照著秦興武告訴他的輩分叫,不認識的就大爺大媽、叔叔嬸嬸的叫,讓人也沒法黑著臉對他。

    站在高處的人有優勢,低處的人需要仰視,所以稍微給對方一點微笑,很多時候會讓對方受寵若驚。就如當今文藝圈中的某些的一線小生,除了資本眷顧,要演技沒演技,要人品沒人品,但只要對粉絲一笑,就能獲得無數贊美,所以才有了吳某凡選妃這樣的鬧劇,才有了甦某說選妃是“粉絲的福利”這等荒誕的語言。

    這就是有些人覺得自己站在高處,可以俯瞰眾生,認為自己看別人一眼,都是恩賜。然而多數站在低處的人,居然也會接受這種荒誕的觀點。

    秦睿即便在前世,也自始至終認為階級是存在的,是任何社會無法改變的。但秦睿也自始至終不認為,誰比誰高一等,誰比誰低一等,每個階層都有自己的煩惱、痛苦和無奈,每個階層都有自己的快樂、幸福和開心。只要內心足夠強大、有自己的見解,才會平視一切眾生。

    可惜啊,大樹樓桑村大部分的百姓內心不夠強大、沒有自己的見解,才會被秦睿虛偽的笑容所欺騙。

    當然了,微笑是一種親切的語言,會讓對你有意見的人,放下防備,秦睿就靠著微笑和甜言蜜語在村子里建立了很好的個人形象。

    “李叔,忙著呢?去地里看莊稼了嗎?今年的麥子收成肯定好!”

    “劉家大娘,這是您家小孫子啊,看著面相,以後是個有福的人啊!”

    “孫爺爺,您老這身子骨越發康健了……”

    給學生們布置了作業,《三字經》讀十遍,兩兩一組,相互出題,加減乘除各二十五道,秦睿就帶著秦興武跑出去繼續熟悉人頭了,學生們有三爺爺這尊大神看著,秦睿才不怕出什麼ど蛾子呢!三爺爺可是夢想著秦家出狀元的,肯定不會允許他們胡來。

    這幾天秦睿閑著沒事,已經和秦興武遛了幾次了,村里50以上的人都能認過來了,剩下的連秦興武也不叫什麼了,不過秦睿覺得這就夠了。

    秦睿和秦興武往回走時,路過三爺爺家有幾個人在時,耳朵在隱隱飄過聘禮兩字,秦睿就來了八卦精神,難道是秦興文要提親了?這速度有點快啊!

    秦睿沒忍住就進了三爺爺家,一看一個媒婆正在跟三爺爺、秦仁禮討論著什麼,桌子上放了兩盒盒子,不知道里面裝了什麼。秦睿感到納悶,秦興文結婚,怎麼秦仁禮出面,他親爹秦仁孝呢?

    結果再仔細一听,秦睿的火騰的一下就燒起來,lgb的,是來給如心、如意說親的。兩個妹妹今年才十二歲,隔壁村的財主周八壟听說二爹家里有一對雙胞胎,適齡出嫁了,所以派媒婆來談,準備買回家當小妾。

    雖然《大明律》中規定“民年四十以上無子者,方听娶妾,違者笞四十”,但這條律法從來沒有實施過,因為官、吏、生員都屬于民,這些人身居顯位沒有幾個妾室,怎麼能顯示自己的高人一等,而且娶妾還有個重要原因——廣嗣。多生孩子家族才能繁衍昌盛,這是中華民族一直以來的觀念。

    秦睿听得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幾步上前先將桌子上的盒子踢翻在地,里面散出幾盒點心和兩個銀錠,然後秦睿腳向媒婆踹去,邊踹嘴里還邊罵著,“lgb的,給我滾,拿著你的東西給我滾,想娶我妹妹,想得美。”

    媒婆自然不會等著秦睿來踹,邊躲邊說,“這位小哥兒,你可別為難我,我也是受人之托。再說了,你妹妹進了周家,吃香的、喝辣的,當個姨奶奶,比嫁給那些平頭百姓,不是好多了!”

    “滾,我的妹妹,要嫁也是嫁達官顯貴,也得是正室,就你個破落財主家,還想和我家結親,還姨奶奶,我凸(膆觕)他大爺!”秦睿這是靈魂穿越以來第一次罵人,主要是接受不了這個姓周的,居然想娶十二歲的小姑娘。

    “嘖嘖……,小哥兒這大話說的,還達官顯貴,還正妻,就憑你們這種破落人家,也真是敢想!”媒婆翻了翻白眼,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家,整天淨想美事呢!八輩子沒出過村的人,還嫁達官顯貴,這心得多大。

    “回去告訴姓周的,再敢有這個想法,我就送他去見閻王!”被秦仁禮從後面抱住的秦睿,腳在空中亂踢,聲嘶力竭的喊道。

    “人不大,口氣不小,秦當家的,您倒是發句話啊!”媒婆對著三爺爺說道。

    “我們家,秦睿當家,他的話算數!”三爺爺本來就壓著火,只是村里人結婚,大部分都要經過這個媒婆,所以他才壓著火沒發聲。

    明朝有嚴格的規定,無媒不婚,結婚雙方必須通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能明媒正娶,否則以奸論,一個縣中通常會有幾個專職媒婆,整天走街串巷,為各家保媒拉縴。媒婆在文人筆下的名聲不好,但民間卻地位很高。

    三爺爺之所以不好發火,就是怕以後自己家幾個孫子要說親時,這些媒婆在中間使壞。現在秦家的頂梁柱秦睿發話了,他就不在乎了,他認為秦睿就是萬能的,能賺錢,還識字,還能制鹽,還有個厲害的師父,這就是秦家的本錢。

    媒婆只能拿著禮物灰溜溜的走了,秦仁禮才把暴怒的秦睿放下來。

    “睿子,你是不知道鄰村周八壟的為人啊!”秦仁禮也不想賣閨女啊,問題是對方是周八壟,所以才和媒婆坐下來聊的。

    秦睿听了秦仁禮的話之後,覺得納悶,一個土財主而已,有什麼怕的?

    在秦仁禮的解釋下,秦睿才明白對方是什麼角色。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