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十章 我師父是專業的這種事小菜一碟(求收藏、推薦)

第十章 我師父是專業的這種事小菜一碟(求收藏、推薦)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秦興文則見色忘義,光顧著給曲霞夾菜去了,搞得曲霞漲紅了臉,低著頭慢慢吃,秦睿從眼角的余光中,看得真真的,本著有棗沒棗打一桿子的準則,秦睿計上心頭。

    “曲大叔,我家正要翻修房屋,正好要打造一批門窗桌椅,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秦睿開口問道。

    “小哥是我的恩人,你要做,我明天就帶著工具和徒弟一起上門。”曲老漢拍拍胸口說道,“老漢我的手藝,在涿州城里,不說數一數二,也是排的上號的。”

    “如此的話,就有勞曲大叔了。”秦睿笑著說道,“這兩天先不急,等到時候,我讓我大哥來找你。”

    秦睿這是在給秦興文創造接近曲霞的機會,門窗桌椅找誰做不是做呢。秦睿邊說邊轉頭朝著秦興文擠眉弄眼,示意他趕快說話。

    秦興文剛開始不解其意,看到秦睿擠眉弄眼的時候,才明白了,趕緊站起來,朝著曲老漢說道,“曲叔,我叫興文,到時候就要麻煩您老人家了。”

    “客氣,客氣。剛才還要多謝你呀!”曲老漢對秦興文的印象還不錯,剛才那麼多人看熱鬧,就他一個人出來仗義執言。

    “叔,您太客氣了,我就是看不過而已,也沒幫什麼大忙。”秦興文摸著後腦勺,有點不好意思。

    妥妥的馬屁精,一臉諂媚的樣子,秦睿的評價。

    幾個人吃完之後,結賬時,都搶著結賬,最後秦睿人小靈活,先把錢給了,才算完。

    秦睿讓秦興文跟著曲老漢家去認門,表示自己還有事,就不去了,為了讓自己的大哥找個媳婦,秦睿操碎了心。

    秦睿跟秦興文約好了一個時辰後在飯店踫面後,就自己跑出飯店,牽著大青騾走了。

    秦睿要找一個鐵匠,打造幾樣東西。他邊走邊打听哪里有鐵匠,曲里拐彎的找了好久才找到,然後拿出自己早上畫的圖,給鐵匠看了看,鐵匠大哥表示看不懂,什麼俯視圖、側視圖、正視圖,然後秦睿就給仔細描述並解釋自己想要一個什麼東西,鐵匠大哥才終于搞明白了,然後點了點頭,答應下來,三天後交貨,秦睿給了定金之後,就返回飯店準備和秦興文匯合。

    結果一到飯店,卻發現秦興文被一群人圍在中間,不得動彈,原來是範家找上門了。

    “唉喲,範老爺,這話怎麼說的,有什麼事情,可以好好商量嗎?何必弄槍舞棍呢?”走進飯店,找了個位子坐下,秦睿裝出一副很江湖的樣子,心里其實很虛。

    “小兔崽子,今天就是你破壞了我兄長的婚事,我非得……”範二少爺氣沖沖的樣子,很搞笑。

    “我和你爹說話呢,你算哪根蔥?沒大沒小的。”被人稱呼“兔崽子”,秦睿很不爽,直接懟了過去。

    “你……”範二少爺一時語塞。

    “東程,退下!”範季賢威嚴的聲音傳來,範二少爺只好將話憋回去,退到了一邊。

    “範老爺,先讓人把我大哥放開如何?你看我們二人,打肯定打不過你們;逃也不一定能跑過你們,你們怕什麼呢?”秦睿覺得自己背後開始冒汗了,但面色不能變,這個時候不能慫。

    “將人放開。”範季賢眼楮盯著眼前這個瘦小的少年,看上去絕非普通百姓之家的孩子,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幾個僕人將手從秦興文身上放開,秦興文趕緊起身,站到秦睿背後。

    “這位小兄弟,你讓我兒蒙羞,這帳怎麼算?”範季賢眼光始終沒離開秦睿,他想看看秦睿的一舉一動,分析一下秦睿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行了,範老爺,您自己先做得事不地道,就不要怨別人了!”秦睿的目光迎著範季賢的目光,兩人開始了大眼瞪小眼。

    “我是有錯處,但曲家收了我家的彩禮,就應該履行婚約!”範季賢咬牙切齒的說道。

    “曲家將女兒嫁了過來,履行了婚約,是縣令大人用七出之條,判令郎與曲家小姐和離的。”秦睿慢悠悠的說道,“您不覺得將一個雙八年華的女子,一輩子都圈禁在你範家,孤苦無依,很悲慘嗎?”

    “我兒子在地下,一個人孤苦無依就不悲慘嗎?”範季賢想起自己苦命的兒子,眼眶就紅了。

    “曲家小姐,現在年齡尚幼,等到她到地下,你兒子早就投胎轉世了,難道你還期望你兒子在地下,苦苦等待他媳婦來跟他匯合?!”秦睿覺得自己想笑,愚昧無知啊。不過轉念一想,為人父母的為孩子著想,難道有錯嗎?

    “你……,你強詞奪理。”範季賢被秦睿駁得說不出話來。

    “行了,行了,範老板。我們這吵個什麼勁?”秦睿眼楮滴溜溜的轉,伸手朝範季賢招了招,示意他近前商量。

    範季賢被秦睿說得啞口無言,看秦睿朝他招手,于是就坐到了秦睿的旁邊。

    “範老板,我師父是個道士,你如果怕你兒子泉下孤單,不如這樣……”秦睿用只有兩個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跟範季賢低聲商量著。

    “這樣成嗎?”听完了秦睿的辦法之後,範季賢想了想之後,問道。

    “行,怎麼不行?這是你隨便找一個和尚道士問問就行了,我師父是專業的,這種事小菜一碟!”秦睿說道,“更何況,人家曲家把彩禮都退回來了,你用彩禮的錢,都可以給你兒子娶個十房八房媳婦了!”

    秦睿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到附近的村子中,找一個剛剛去世的女子,花點錢,做場法事,將兩人合葬在一起,兩全其美,一舉兩得,即使在後世,也很多地方都這樣做。

    “令師尊諱?在那座道觀?”範季賢問道。

    “家師無塵子,四處游方,居無定所,半月後會來找我。”秦睿要將自己的師父說得高深一些,出塵脫俗一點。“如果範老爺需要我師父出面辦法事,到時候我轉告一下師父,看他老人家師父是否有空。不過事先聲明,我師父收費很貴,這種法事,百兩起步,上不封頂!”

    “嘖嘖……”旁邊的範二少爺听了秦睿的話後,開始咋舌。

    秦睿報價高的目的其實是想嚇退範季賢。

    “行,那就麻煩小兄弟了!”範季賢為了兒子,也真是不吝嗇,九十九拜都拜了,不差最後這一拜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