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第八章 盲婚啞嫁的後果(求推薦、收藏)

第八章 盲婚啞嫁的後果(求推薦、收藏)

小說︰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作者︰悠悠一劍| 類別︰歷史軍事



    秦睿的解釋,三爺爺听得雲山霧罩,但並不妨礙三爺爺表態,“睿子,你現在是能人了,說啥三爺爺也听不懂,我看你這畫上,又要砌牆,又要挖溝的。三爺爺還沒老,力氣還有一把子,你要干的時候,三爺爺來幫你。”

    “行,有三爺爺這句話就成。”秦睿可不會這讓三爺爺出手,這麼大年紀,萬一有個好歹,得不償失啊。實在想干了,當個監工就可以了。

    興武的話也讓秦睿有了一個想法,自家的兄弟姐妹都是文盲啊,這可不行啊,這有悖于自己教師的初衷啊。要給他們辦個識字班,先掃盲,知識就是生產力,知識就是財富。

    三爺爺看到秦睿目不轉楮的在考慮事情,也不打攪他。

    “三爺爺,我有個想法,您老看看行不行?”秦睿緊接著就把剛才的念頭告訴了三爺爺。

    在大明,讀書是小範圍普及了,絕不會超過百萬人,佔大明人口數量1多點。普通百姓家是不能夠承擔的起,他們首先要承擔起朝廷的稅賦和徭役,然而就這一點,就絕了多數人家的活路,即便現在是永樂盛世,那也只是史書上的幾個字而已。

    永樂帝先是跟自己佷子打了一架;又在永樂四年南征安南、永樂八年和十二年北征漠北;讓鄭和在永樂三、五、七、十、十四年五下西洋,宣威海外;還修了《永樂大典》,緊接著建立北平行在,準備遷都北平。

    這些對帝王來說都是赫赫功績,對百姓來說就是無窮的災難︰打仗死人、生靈涂炭就不說了,糧草厲秣都得加稅征糧;出海宣威的各類賞賜都是從百姓嘴里摳出來了;除此之外無休止的發放大明寶鈔,實際上是在洗劫百姓財富。

    百姓苦不苦?當然苦,但他們無非只求肚子吃飽而已,只能咬牙忍著,至于其他的,比如接受教育之類,那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了。

    听到秦睿準備教弟弟妹妹們讀書,三爺爺激動的不行了,有要抽風的可能。

    “三爺爺,您覺得我這個主意怎麼樣?倒是說話啊?”秦睿開始插科打諢。

    “干,就這麼干,咱們老秦家以後肯定能出個狀元!”三爺爺終于止住了哆嗦,大聲說道。

    “三爺爺,狀元別指望了,我教不了,實用之學或許我還能行。”秦睿歪歪嘴說,心里卻想著,自己一個四書五經都沒讀全乎的人,去教人學八股,這麼不搞笑嘛!

    “能識字斷文了,就能考狀元!”三爺爺固執的說。

    秦睿可不想糾結在這上面,因為肚子餓得不行了,得做飯吃。

    就在秦睿準備下手做飯的時候,三爺爺又發話了,以後這種事秦睿就不用自己動手了,讓秦睿的大娘、二娘每天輪流做飯,秦睿只管教書即可。

    還有這好事?秦睿在秦家的地位蹭蹭蹭的直上雲霄啊。

    “睿子,你看看你大哥我能跟你學不?”秦興文邊吃早飯,邊跟秦睿商量道。

    “可以,不過有點晚,我覺得你會認字後,多學點本事比較好。”秦睿想了想之後,回道,“畢竟年紀大了,從基礎學起來,要耗費很長時間,學會基礎之後,跟我做事吧!”

    秦興文听了之後,有點失望,但想著能跟秦睿做事也不錯,至少自家兄弟不會坑他啊,隨即釋然。

    吃完飯之後,秦睿給了三爺爺一些錢,讓他安排人去買磚、找工匠、大量收豬牛羊糞,秦睿也不解釋,就說自己急用,不要怕心疼花錢,然後就急匆匆帶著秦興文,帶上青花騾跑去涿州城了。

    從大樹樓桑村到涿州城只有10里地,快一點半個時辰就能到,並不是秦芳說的一個時辰。

    到了涿州城,已經是巳時了,秦睿就開始沿著大街的商戶采購了起來。這次主要是買一些試驗用的東西,後世的玻璃儀器是別想了,只能尋找相關替代品,有些東西搞不好還得定制。一直忙到日上中天,才算基本完成。

    秦睿拉著秦興文兩人準備找個地方吃飯,看到一群人圍在路中間,以秦睿四十歲的靈魂,他是絕對不願意看熱鬧的,但架不住秦興文想看,就跟著走了過去。

    只見一個素衣女子正在地上哭泣,旁邊一個老漢坐在石墩之上嘆氣,旁邊一衣著打扮不錯的中年男子,還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嘴里不斷的在罵素衣女子,又是狐狸精,又是克f命,又是不守婦道,極為難听。

    從旁邊人的口中了解到這個女子姓曲,年方十六,是嘆氣老漢的閨女,中年男子是女子的公公,姓範名季賢,少年是女子的小叔子。

    範季賢是涿州城的富戶,專營糧食。他有個大兒子叫範東鵬,從小身體不好,據說是肺癆,去年年底身體越發的不行了,听了一個算命話,給兒子取個媳婦沖x,範東鵬就會好起來。于是範季賢就找媒婆跟曲老漢定了親,隱瞞了範東鵬的身體情況。

    今年二月份就將曲小姐迎娶進門,結果範大少爺因為娶妻高興,多喝了幾杯酒,當晚連洞房都沒進,就不行了。

    曲小姐這剛進門就死了丈夫,克f的名聲就算掛上了,但和她有什麼關系呢。

    範家也是郁悶,本想沖x,結果成了克f。

    這兩天範家剛給範東鵬辦完了喪事,今天曲老漢就上門,說範家騙婚,自己受了媒婆的騙,不能苦了自己閨女,準備將彩禮退回,把曲小姐接回家。

    但範家怎麼能接受呢?範季賢妻子早亡,自己一個人將兩個兒子帶大,好不容易給兒子娶了個媳婦,準備等著曲小姐死了之後跟兒子合葬,讓範東鵬在地下有個伴,也是對兒子有個交代。

    這種事情,其實沒有誰對誰錯,個人出發點不同而已,這年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盲婚啞嫁,出ど蛾子的事多了去了,即使在經濟發達的後世,多少人因為彩禮鬧出許多事情,秦睿可是見怪不怪。

    秦興文可看不過去了,一副活的樣子,听完了來龍去脈之後,立馬同情心開始泛濫了,加上曲小娘子哭得梨花帶雨,更是覺得這是惡霸凌辱弱女子的場景,就開始幫腔了,說範家為富不仁,欺凌弱小。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 | 在大明當神棍的日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