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拯救的佛修是個黑心蓮 71、第七十一章

71、第七十一章

小說︰拯救的佛修是個黑心蓮| 作者︰長安如晝| 類別︰玄幻魔法



    其實這張臉同小鬼主原來的差不多, 又仿佛多了些她作為書靈時的空靈。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整個人干干淨淨的,穿著一身再簡單不過的白色裙子,布料很薄, 露出了雪白的脖頸和她細瘦的手臂。

    黑色的長發柔順地披散開,連見到的發髻都沒有了, 此時那雙漂亮的淺色瞳孔里帶了些茫然和探究。

    故妄盯著她,想要把她的每個樣子都刻在顧雪里。

    他覺得自己不是什麼聖人, 也沒有多麼寬闊的胸懷, 要的東西也不多, 只要有了念頭, 就回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得到。

    包括卿伶。

    他當初給了她那麼多次機會離開, 她都為了那所謂的任務忍氣吞聲。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會再給她一切離開的機會。

    而卿伶, 一听到這熟悉的腔調,就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

    故妄裝林鄞之很像,但此時的他既然露出了這個模樣,就證明他這時候並不想裝。

    他竟然連執事官都騙過去,出現在這里了,可是執事官是要帶林鄞之回來消除記憶的啊。

    想到這里,卿伶很輕地蹙了一下眉。

    “怎麼?”故妄還是在笑, “這麼見到了,不同我打個招呼?”

    卿伶抿抿唇,最後還是假裝沒有認出來他。

    故妄為何出現在這里, 她心底有些猜測,可是……他居然能做到這個地步。

    他真的會為了自己,追到這里來嗎。

    還是說這又是他對付林鄞之的某一個計劃的部分?

    她點點頭,壓下了心頭那一點點異樣, 輕聲道︰“你好。”

    故妄挑了下唇︰“我可能不太好。”

    卿伶垂下目光,莫名有些心虛︰“那可以多去休息一下。”

    她樣處罰部的位置看了一眼,平靜地說︰“我還有些事,要先走了。”

    她覺得故妄是來找自己算賬的。

    她走時原本抱著以後也見不到了的心態,做的事都挺大膽,這會兒倒是一下子就想起來了離開前做的事。

    將自己那求來的簽文給了他,小金淵也留下來了,寧昭也給他抓住了。

    甚至,還親了他抱了他。

    這放在以前,都是開天闢地都是頭一回,雖然情況特殊,但做確實是做過了。

    卿伶幾不可察地吸了一口氣,這要是算起來,都不知道要怎麼清算。

    所以她才說,感情這種東西最復雜了。

    故妄看了一眼,她手里拿著東西,細長的指尖無意識地在那本書上摩挲著,一點也不像表面看起來的那麼平靜。

    小騙子,說著不會騙人,可是模糊重點的本事比誰都厲害。

    他來這里,不是為了看她故作鎮靜來的。

    只要他想讓小鬼主,哦不對,已經不是小鬼主了,那只是她的一個偽裝的殼。

    故妄想要撕開她的所有鎮定看著她為自己動容,哪怕是一點也好。

    還好,這小沒良心的,不是真的無動于衷。

    故妄沒有放人,他眸色深了深,笑道︰“有什麼事?不如我同你一道,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有些害怕。”

    話說到這里,卿伶已經很確定故妄就是故意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的。

    林鄞之根本不會說真的多話,也不會這麼厚顏無恥。

    卿伶穩下來,道︰“主神應該有安排有仿生機器人帶你。”

    故妄輕嗤︰“那什麼玩意,我都不認識。”

    “我只認識你,其他人我不放心。”

    卿伶垂下眼楮,好一會兒才溫吞道︰“可我們也不是很熟。”

    她確實跟林鄞之還沒熟到那個地步。

    “不是很熟?”故妄慢慢重復這幾個字,夾著一些笑音,“那你跟誰熟?”

    卿伶不說話了。

    故妄微微傾身,在她眉心輕點了一下︰“小騙子,不是不會說謊嗎?”

    “你在騙我。”

    卿伶耳朵轟的一下就紅了。

    或許是因為這個身體里沒有血脈,故妄的脾氣好像被壓制了很多,說話時帶著些慵懶的調子。

    听起來溫柔又有些危險,這個人很致命。

    卿伶確實是將他當做林鄞之看,才說出這種話來,被故妄一下子戳破以後就不敢說話了。

    以前的故妄是她的任務對象,可是現在任務做完了,她不知道該用什麼身份去面對故妄。

    他不是林鄞之,不是宋端,不能輕易看作朋友。

    甚至,甚至對自己還有那方面的心思,這讓卿伶一想起來就覺得頭疼。

    故妄也發現了,在這個鬼地方,卿伶似乎從看到自己開始就有些隱隱的無措,不再像之前看到的那麼有距離感,格格不入的,像是一踫就要消失。

    見面前的小姑娘耳朵都染上了淺淺的緋色,他咬著字︰“卿伶?”

    卿伶︰“嗯?”

    故妄伸出手來,攤開在她面前︰“哪兩個字?”

    卿伶看著他的掌心,愣了一下,沒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故妄垂眸︰“名字是哪兩個字。”

    他得確定這小騙子的名字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不然手腕那紅綢上的字不就白寫了。

    也不是那個人。

    卿伶反應過來,小聲道︰“還是那兩個。”

    故妄手依舊攤開︰“听不清,寫給我看看。”

    卿伶︰“……”

    這讓她怎麼寫?又沒有筆。

    她疑惑地看了一眼故妄,故妄依舊攤開手,大有她不動他就不收回去的架勢。

    周圍來往的執事官和任務者都很多,不少人都懷著八卦的心態往這里看過來。

    卿伶一直以來都是低調做人,被這麼看著有些不自在。

    但故妄一副要跟她剛到底的樣子。

    卿伶也不知道他怎麼現在就這麼執著這個名字,片刻後,她無奈地抬起手。

    指尖在故妄的手心里輕輕劃過去,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名字筆畫多,故妄掌心一直都有著隱隱地癢意,像是癢到了心間。

    卿伶沒有抬頭,不知道面前的人像是要把自己吃了的眼神。

    她認真地在故妄手心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正準備收回手,故妄忽的合上了手心。

    就這麼將她的指尖包裹在內。

    卿伶嚇了一跳,下意識要將自己的手給收回來。

    她抬起頭,故妄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不熟的話現在熟一下。”

    他不容置疑的翻開卿伶的手,打開了她的掌心。

    在她的掌心上寫下了兩個字。

    卿伶感覺到了,他動作不輕,將她手心都給劃紅了。

    那兩個字,是故妄。

    寫完後,故妄合上手,將她的手一小只合在手里,挑眉︰“現在熟了?”

    卿伶︰“……”

    她本想裝傻,但總不能裝不識字。

    沒想到故妄真的一點都不掩飾,就這麼大大咧咧的將自己的身份告訴她了。

    卿伶不知道是個什麼感覺,這時候不想知道也得知道了,她抿了下唇︰“你不怕我告訴主神嗎?”

    故妄含笑︰“怕。”

    卿伶納悶了,那做什麼還要告訴她?

    她還沒說出疑問,便听故妄低嗤一聲︰“更怕你。”

    帶著些嘲意。

    卿伶抬起眼楮,對上了他的視線。

    其實以前沒注意,故妄和林鄞之的眼楮很像,兩人都是黑色的瞳孔。

    只不過不同的靈魂,這眼楮里的東西也不一樣。

    這時候的故妄黑眸里映著她的臉,卿伶听到他說︰“不告訴你,你又會生氣。”

    卿伶微微一愣。

    故妄看著她,聲音低了下來,是兩個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阿伶,我真沒怕過什麼。”

    “但是你消失的那會兒,我是真的怕了。”

    他摸了摸卿伶的指骨,她的這個身體,是溫熱的,能感受到的,而不是突然消失,又一無所有。

    “本就是為了你來的,不告訴你,還能告訴誰?”

    “告訴他可以。”故妄不在意道,“你想做什麼都可以,現在告訴他,讓他把我扔出去。”

    卿伶沉默地抽回自己的手。

    故妄順從放開,追問︰“要告訴他嗎?”

    卿伶不答反道︰“你明知道執事官將林鄞之帶回來是要做什麼。”

    “那與我何干。”

    卿伶避而不答的反應讓故妄眸色更深,這說明,她不會選擇告訴那個主神,這個認知讓他有些愉悅,他笑道︰“他做他的,我做我的。”

    听到這話,卿伶心底隱隱像是明白了什麼。

    故妄听到過她跟執事官的對話,也知道執事官要做什麼,所以他現在出現在這里……

    難道他一早就做了這個打算?

    可是,明日主神處理好這件事,就會將他重新帶回那個世界里,而在這里的一切記憶也會消失。

    這件事故妄知道嗎?

    卿伶默默地看著他,終于問︰“你想做什麼?”

    “想來看看你。”故妄低笑道,“然後…”

    他頓了頓,俯身湊到卿伶耳邊,緩慢地說︰“把你綁起來,帶走。”

    這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這里是穿書總局,又不是他的世界說毀滅就毀滅,那些所謂的修仙設定在這里都是不存在的,更何況主神還在,故妄怎麼能這麼大膽。

    卿伶眼神里多了一絲無言。

    故妄敏銳地感覺到,她像是有些無奈,又有些……同情?

    他被這小眼神看得氣笑了,一把按住她的後脖頸壓向自己︰“怎麼,不信?”

    卿伶被他這麼按習慣了,竟然一下子都沒想起來掙脫,只是嘆息道︰“還有事嗎?我真的有事要走了。”

    故妄松開手,但卻沒有離開,而是緊緊地挨著她︰“去哪?”

    卿伶沉默。

    因為她篡改了書中劇情,導致發生了現在的意外,現在要去領罰。

    這種事當然不能告訴故妄。

    憋了一會兒,她面無表情道︰“秘密。”

    故妄頓了那麼一瞬,忽的笑出來,盯著她的眼楮瞧︰“阿伶,我覺得你現在更有趣了,每天都更喜歡你了。”

    “什麼秘密,我可以知道嗎?”他笑著說,“用什麼交換都可以。”

    他眸色里多了些意味不明的意味︰“包括我自己,只要你想,都給你。”

    卿伶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這麼直白露骨跟她說話,故妄那眼里滿滿的都是蠱惑,像個妖精似的。

    即使在總局里,他沒有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血脈加持,但骨子里依舊透著那股讓人難以招架的惑人意味。

    卿伶木著臉將他推開︰“不要。”

    她轉身朝著處罰部去了,但故妄卻依舊寸步不離地跟著,大有一副她到哪里他也要走到哪里的氣勢。

    卿伶終于還是停住了腳步。

    她回過頭,認真地看著故妄,輕聲喊他︰“故妄。”

    故妄嗯了一聲。

    卿伶說︰“你帶不走我。”

    故妄笑意斂了一些,掀起眼皮,等著她把話說完。

    卿伶︰“我是這里的員工,而你終究要離開。”

    “一旦你離開這里,這里的一切都會忘掉。”

    片刻後,故妄往前走了一步,不顧周圍的人如何看他,只是一把拉過了卿伶的手。

    他將自己的掌心貼上去,緊緊貼合著卿伶的掌心︰“忘不掉。”

    “寫下來,就刻在骨血里了。”

    卿伶啞然,這哪能是他可以決定的。

    而且,一旦主神要去除他的記憶,說不準,他連自己都會忘了。

    想到這里,卿伶指尖微微一動。

    她一直想的,都是故妄要忘了她,但此時一想,自己仿佛就要消失了,這次就是真的消失。

    他也不會再如他所說的,念她千年萬年。

    那支簽文,會如何?

    卿伶漫無目的地想︰早知道就帶回來了。

    故妄察覺到她的走神,掐了一下她的指尖,笑道︰“要帶你走,自然也帶得走。”

    卿伶無聲地看著他,其實她有些好奇他要怎麼帶。

    但卻沒問出口。

    “如果你不願意。”故妄慢條斯理地道,“就把你吃了,咽下去,真正融進骨血里,這樣你就再也跑不掉了,跟我一起離開。”

    卿伶︰“……”

    她瞳孔微微睜大。

    故妄哈的一下,笑出聲,按住了她的眼楮,似真似假道︰“所以阿伶最好是要自己跟我走啊。”

    卿伶這才明白他是騙自己的,都怪那個世界的設定和故妄之前那麼瘋魔的樣子,讓她覺得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她拉下故妄的手,有些啼笑皆非。

    自己轉身走了。

    故妄卻是覺得新奇,跟上去︰“阿伶方才是笑了嗎?”

    卿伶默默自己的嘴角,笑了嗎?

    好像吧,她只是覺得故妄在異想天開。

    她輕聲嘆息說︰“我不會跟你走的。”

    故妄笑意未收,眼底卻沒有笑意,低聲喃道︰“是麼。”

    說完,他忽的抬起頭,看向了一個方向,眼神深邃。

    另一頭,一直在看戲的主神突然坐直了身體,略微沉吟︰“他是發現我了嗎?”

    一旁的機器人點頭︰“多半是的。”

    “這麼敏銳啊。”主神抓了一把爆米花放進嘴里,哼笑,“那又如何。”

    “你猜他會怎麼將小卿伶帶走?”

    機器人搖頭︰“不知道。”

    “但根據數據分析,這個人情緒不太穩定,暴動數據很大,似乎是想要將總局毀了,或者,將您…毀了。”

    主神哈哈一笑︰“有意思。”

    “賭一包辣條。”他說,“即便故妄將這里毀了,他也帶不走小卿伶。”

    機器人︰“……”

    你這怎麼听起來總局被毀了你也很高興?

    “小卿伶看著軟,但誰也不能逼她做她不喜歡做的事情。”主神看著卿伶手里的那些資料,笑道,“或許是因為以前太忍氣吞聲了,現在這孩子比誰都倔。”

    主神興致勃勃地猜測︰“再賭一包,你猜她跟故妄,誰會先低頭。”

    “我賭故妄。”

    機器人︰“……”

    作者有話要說︰  現在的旺仔︰呵,我低頭?

    —————————————

    我壓一包,旺仔先!

    —————————————

    感謝在2021-10-12 22:27:31~2021-10-13 20:44:2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井井、31869689、舊城 。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長野初見 59瓶;沒有然後。 6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拯救的佛修是個黑心蓮 | 拯救的佛修是個黑心蓮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