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在每個世界當大佬(快穿) 種田農女世子妃(這樣的好堂妹,給他再來一...)

種田農女世子妃(這樣的好堂妹,給他再來一...)

小說︰在每個世界當大佬(快穿)| 作者︰昔我晚矣| 類別︰都市言情



    洛喬不曾見過天子,而原身也沒有那個機會接觸到。

    劇情中對于天子姜睿的描述多是從男主口中提及的,還帶有不屑嫉妒的意味,

    論大齊朝投胎投的最好的人,十個人有九個人會說是姜睿,自幼便是先帝寵愛的嫡出太子,無人可以動搖的儲君之位,又被先帝手把手精心培養,年紀輕輕就登臨帝位,名正言順得不用看任何人的臉色,無論朝臣還是宗室。

    也許正因為太過順風順水得天獨厚,便顯得獨斷專權,隨性而為些,不夠仁德寬厚。

    但劇情中汝陽王府就是佔據了極大優勢起兵造反,也是選擇在了姜睿無嗣而終之後。

    從洛喬一封密信送到京城,朝廷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制定好策略對汝陽王府動手,這等決斷力和智商,姜睿的確不是個平庸無能的天子。如果他沒有那麼英年早逝,也未必會是劇情中那樣改朝換代的結局。

    洛喬一穿來就對付汝陽王府,不止是為了給原身報仇,也是明白汝陽王府上位,對她絕無好處。

    前朝余孽要麼死,要麼就是隱姓埋名了此余生。

    所以她樂意見到天子還有朝廷足夠給力一些。

    “姜寧拜見陛下。”洛喬大大方方地行了一禮。

    一身白衣顯得高貴風雅的天子抬起眸,唇角染了些笑意,輕聲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禮。堂妹回到京中的日子過得可好啊?若是有人欺負了堂妹,定要稟告于朕,讓朕為你做主。”

    洛喬微微笑了笑,抬眸看向對方,“多謝陛下掛念,一些小事何足掛齒,姜寧自己可以應付的。”

    互相對視了一眼,立刻明白了大家都是聰明人,用不著這樣虛情假意的演戲。

    真談感情那才虛偽呢,堂堂天子哪里會關心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宗室女出嫁的生活過的如何,說到底不過是洛喬體現出來的價值才引起了天子的重視。

    這點洛喬也很清楚,也很適應這種方式,有所付出有所得。

    連當初送到京城的那封密信也是有技巧的,無論是汝陽王府謀逆,還是種痘火/藥那些東西,只要天子不腦殘,不怕他不動心。當然經驗豐富的洛喬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就是皇帝和朝廷毫不理會,任由汝陽王府一步步坐大。

    那她也不會多管了,大不了滅了那些害死原身的人之後,死遁脫身帶上姜梧逍遙自在,流蕩江湖去。

    洛喬可沒有太多憂國憂民苦大仇深的情懷,江山傳承又不是落在她身上,洛喬自認所做的這些事已經對得起姜齊宗室這身份了。

    ……

    如果說洛喬希望天子給力些,壓制住主角光環。那天子對這個不曾見過的堂妹印象也不錯,一個不斷給與他驚喜,讓他能名正言順地收拾異姓王的堂妹,他怎麼會不喜歡呢。

    天子甚至希望這樣的好堂妹,給他再來一打。

    對此周王府的那點小爭端,天子毫不在意,只是洛喬所提及的康國公,姜睿很好奇她是怎麼知道的,他手下的人這段時日也才查出些眉目。

    然後洛喬就給他展示了一番強大的心算記憶能力,還有從汝陽王府所有秘密賬目支出中抽絲剝繭出來的各種證據。

    女主羅舒與男主在一起還不到兩年,汝陽王府那些眾多私藏的兵器盔甲糧草戰馬是怎麼來的呢。這份謀朝篡位的野心可從來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甚至早在上一代就開始準備了。

    天子輕笑了一聲,“朕的那些戶部官員都不如你啊。”

    其實天子听完後,甚至有些後悔,他真該早些召見她的,恐怕能省卻了許多功夫。

    另外便是驚訝于她的聰慧,沒想到宗室之中還有這等才能出眾之人,可惜是女子不好入朝為官,否則倒是個可用之材。

    天子姜睿不似其他皇帝那般忌憚宗室,一來是他父皇在世時基本上已經將宗室打壓得不行,連現在宗室中身份最高的周王,也只是當年沒有參與奪嫡跟在先帝屁股後面的年幼弟弟,才得以安然存活了下來,卻也只掌宗人府,不過問任何朝政兵事。

    二來姜睿一出生就是儲君,皇位也來得名正言順,面對眾朝臣和宗室也更有自信和底氣。

    想起康國公,天子嗤笑了一聲,看向姜寧的目光倒多了些柔和,自家人果然更值得信任些,畢竟這是姜氏的江山,旁人未必忠心耿耿,像康國公那樣趨炎附勢的精明小人,哪怕改朝換代也能繼續當他的臣子。

    天子俊眉輕揚,“安洛,你立下大功,想要什麼?朕許你盡可以提出來。”

    洛喬微微笑了,想起之前男主陸承熠也想與她做交易來著,

    殊不知她完全可以和這個天下最有權勢的人做交易,她若是想要什麼,可以光明正大的取來。

    ———

    安洛郡主被天子召見進宮一事看似並不張揚,但京中卻有無數雙眼楮緊緊盯著。結果就是不見人出來,倒是當夜康國公府被抄,全家除晉安大長公主之外被投入詔獄,去與汝陽王一家做伴了。

    第二日天子降下諭旨,讓安洛郡主與汝陽王次子陸承芳正式和離,再無干系。

    另外嘉獎安洛郡主赤膽忠心,封食邑兩千戶,黃金萬兩,賞賜京中府邸一座,其胞弟姜梧也被封為藺陵縣侯。

    *

    自阿姐去赴周王妃宴會後一直未歸,還被召進了皇宮,姜梧就又急又怕,擔心阿姐出什麼事,若不是這些時日洛喬教導他逢大事時需靜心,不可慌亂,否則姜梧都要跑到周王府上去了。

    倒是周王派人給他傳了信,讓他安心待在宗人府。

    結果第二天聖旨下來,姜梧就從白身一躍成為藺陵縣侯了。

    宗人府其他姜姓宗室子弟看他的目光妥妥的檸檬精,羨慕嫉妒恨。

    能來宗人府上學的,自然是分不到什麼爵位家產,只能靠自己本事謀出路的宗室子孫。姜梧平日成績雖比他們好,但真論處境還不如他們呢。

    他們好歹還有家世背景父兄可以依仗,姜梧則什麼都沒有一窮二白,除了個姜姓之外恐怕和庶人百姓也沒什麼區別了。

    誰能想到一轉眼人家就是縣侯了。

    以往欺負過姜梧或是在私下奚落他的人,此時酸得不行,但與姜梧交好的那些人驚訝過後,也都紛紛祝賀恭喜他苦盡甘來了。

    老實說,姜梧整個人都是懵的。昨天之前還在為前程努力上進,刻苦讀書,想著要成為阿姐的依靠,保護他們兩人以後不受欺負。

    然而阿姐不聲不響就給他弄來了一個爵位。

    除了阿姐姜寧,姜梧根本想不到第二個人,不然他才十三歲,何來的功勞能平白得個爵位,還是從三品的縣侯。

    洛喬是有意照顧一下這個便宜弟弟,向天子提了提,但也沒想到天子恩賞這般大手筆。

    天子姜睿表示他可不是個小氣的人,姜寧既然實大實立了大功,他就不會薄待。先前封姜寧為安洛郡主,只是個降罪的借口幌子,不然不會只有個品級封號卻無其他,連京中那些根基深厚的權貴高門也能不當回事。

    但現在天子直接賜封了食邑,便是給予真正皇家郡主的待遇位份了。

    至于姜梧,一是在此事中起了傳信的作用,二來封其爵位,對于姜寧來說也是有了更多倚仗。

    天子也問過洛喬要不要讓他們姐弟倆直接繼嗣成王一脈,反正親王承襲下一代依律降爵,姜梧又是庶子,年級尚幼未成年,再降兩等,差不多也就縣侯爵位了。

    洛喬推辭了天子的好意,廢成王府還有嫡王妃嫡子,若是貿然承襲成王府爵位,難免惹來爭議麻煩。原身與弟弟姜梧在王府里多年來相依為命,與其他人沒什麼往來情分,如今另立門戶也不錯。

    總之這道聖旨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安洛郡主地位非同一般,是名正言順身份高貴的皇家郡主。如周相還有輔國公等當朝重臣,都是知道安洛郡主的真正功勞。

    若非她的密信,朝廷也不會抓住汝陽王府謀逆的把柄,更不會得到種痘之法還有火/藥等神物。

    推行種痘之法恩澤天下,而火/藥更是成了朝廷機密,相關人等都被封口,直至現在也沒有透露出一絲一毫來。等到能大批制造出來,恐怕就要對北方草原上的異族戎狄用兵了。

    而那玻璃釀酒那些技藝雖不怎麼被放在眼里,但也歸于皇家內庫產業了。

    所以對這樣做出莫大貢獻的宗室給出爵位封賞,他們也毫無異議,最上面的人如此,其他人也就更不會反對了。

    周王妃宴會上鬧了那麼一出,本來就有不少人議論紛紛,

    結果卻是這樣的旨意,更加惹人震驚好奇了。

    那些知曉周王妃宴會上所發生的事的朝廷官員,紛紛囑咐家中後輩,安洛郡主這位新貴可不是能輕易招惹的。

    盡管康國公府顯然也是牽扯進了汝陽王府謀逆案中,但一連兩大權貴重臣落得如此下場,引發一切的這位安洛郡主又豈是什麼簡單容易相與的人物。

    當日有與康國公嫡女魏若蘭一起找安洛郡主麻煩的人,不是被家中長輩教訓處罰就是關了起來,還命人送上重禮誠心誠意道歉。

    這兩件事就像是一個信號,天子真正開始了對汝陽王府謀逆案的處置。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在每個世界當大佬(快穿) | 在每個世界當大佬(快穿)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