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你男朋友,我接手了 184、下一高度,2.26

184、下一高度,2.26

小說︰你男朋友,我接手了| 作者︰曬豆醬| 類別︰都市言情



    “白隊!”陳雙離他最近, 趕緊跑過去扶他,“你怎麼樣了?”

    “沒事。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白洋搖了搖頭,冷汗從鬢角往下掉。大家都是能忍疼的人, 疼成這樣,還硬是說沒事。

    屈南和柯燃同時圍了過來,雖然同為競爭對手, 但關鍵時刻,誰也不願意對方出事。

    “還堅持得住麼?”屈南蹲下摸了下白洋的膝蓋。膝蓋上, 有一道彎刀形狀的疤痕,顏色很淺, 卻是微微地凸出來。

    “沒事,你們別把我想那麼弱好不好?”白洋咬著牙, 硬是把屈南給拉起來,“我說兄弟, 現在比賽還沒結束,查爾斯很快就能沖到224來, 咱們別讓他看出破綻, 行不行?”

    話音剛落, 跳高架旁邊的裁判員手里已經升起白色小旗子,查爾斯一臉笑容地走回來, 裝模作樣地彎下腰, 看了看白洋的膝蓋︰“哇哦,這可是動過手術的傷疤。你還好嗎?”

    “我很好啊。”白洋的笑容一絲不改,這時候絕對不讓敵人有機可乘,“恭喜你啊,看來我們還有幾輪要比。”

    “估計也沒有幾輪咯。”查爾斯掃視一圈,除了弗朗切斯科, 其他的中國選手,如果他沒猜錯,肯定到了極限,“你們幾個,我看出都有傷,你們不對勁。”

    “難道你就對勁麼?”屈南反問回去,“別笑話我們,大家都一樣。”

    柯燃只是一笑,對屈南的漂亮反擊表示同意。每個運動員都有傷,能夠混出名堂的更甚。想要成績提高,必須通過超過人體忍耐極限的訓練才能達成,日積月累,比賽場地內已經沒有“好”人了。據他所知,弗朗切斯科去年差點因為傷痛放棄跳高,直接回國,查爾斯只是不說,但他身上的毛病,真不一定比他們少。

    真是大家都一樣,誰也別笑誰。

    “大家不要不高興。”弗朗切斯科再一次充當留學生和本土學生當中的粘合劑,“我們要好好比賽。”

    “好好比賽?你好天真啊。”查爾斯笑得眉梢飛舞,“金牌只有一個,加油吧。”

    其余的人懶得理他,賽場上,選手的二次試跳已經開始了。由3號何良開始,再是4號陶文昌,最後是6號李志奇。

    雨勢忽然有了減小的趨勢,滴落在陳雙的耳廓上,重量都比之前輕一些。

    何良沒過,裁判手里是紅色的旗子,昌哥起跑前,陳雙從一些細微表情觀察到,他的心里應該很亂。

    不知道雅姐怎麼樣了,也不知道現在是昏迷還是清醒。跳樓的戲份,那麼高那麼高的樓,哪怕底下有保護措施,摔下來絕對不是輕傷。肯定不止是腦震蕩那麼簡單,骨折?大出血?萬一再留下後遺癥……陳雙快速地搖搖腦袋,呸呸呸,雅姐心善人美,福大命大,她必不可能出事。

    但是她確實是昌哥唯一的弱點了,完全攪亂心神。等到橫竿再一次掉落,陳雙開始有不詳的預感,昌哥可能要掉。

    不止是陶文昌,222同時卡住了3名中國選手,李志奇也沒有過去。所有人只有最後一次機會,場上觀眾的情緒有些小波動。

    如果再跳不過去,那接下來本土選手和留學生的人數比例即將抵達2比1,從最開始的4比1,到現在,誰都能看出留學生一路過關斬將,勢不可擋。這畢竟是中國人的主場,雖然,主辦方同意外國學生參賽,雖然,賽方也承認外國學生的名次,但是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大家都希望金牌被中國人緊緊抓在手里。

    但是事與願違,何良、陶文昌、李志奇的第三次試跳仍舊沒有過去。

    在陳雙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昌哥的比賽就結束了。他驚慌地看向教練,這怎麼辦?熱門運動員丟了金牌是要開會挨批評的啊,更何況誰都能看出昌哥根本不在狀態。

    大屏幕切到淘汰選手,何良和李志奇的表現還算正常,只有遺憾,但陶文昌只是對著鏡頭搖搖頭,一句話都沒有說。

    看台上響起一陣不算熱烈的掌聲,雖然略有失望,但大多數觀眾還是給予了鼓勵。屈南忍不住別過身,不去看,甚至不想听。現在的觀眾素質比20年前要好多了,20年前,大家只想看贏,不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運動員其實也是人。

    運動員其實只是,身體更擅長某項運動的人。他們沒有三頭六臂,沒有鋼筋鐵骨,當面對壓力時照樣會崩潰,前進的道路上要應付無數次的瓶頸期。听到觀眾的掌聲,屈南高興在這個道理現在很多人已經懂了,傷心在,20年前的觀眾不懂。

    教練席位上的掌聲最大。哪怕回去要開會討論甚至批評,每一個教練都給自己的孩子鼓起了掌。黃俊大概能猜出陶文昌的失利是因為什麼,唉,勝負乃兵家常事,只能往開了想。

    現在他比較擔心的是,屈南、陳雙和白洋,他們三個的傷怎麼樣了。

    “他們三個里面,誰的傷最輕?”王國宏忽然問。

    “應該是陳雙。”黃俊回答。

    “誰最重?”段春峰問,他剛剛回國,對這些孩子的情況不了解,但是僅從觀察上來看,好像誰都裝作沒事人。

    黃俊嘆了一口氣。“白洋。”

    說完之後,三個人集體沉默了。

    隨著3名參賽者的淘汰,比賽正式進入下一輪,高度再次拉高,到了224,孫洋洋捂住心口,仿佛每次拉升都在挑戰他的血壓。“這這這……這也太非人類了!”

    “確實是。”莫生看著頭頂的烏雲,估計一會兒雨勢要變大,“我以前只是知道陳雙很厲害,但是真沒想到他這麼厲害。要是讓咱們高中那幫人知道……”

    “他們肯定知道!”孫洋洋指著大屏幕,“他們現在就坐在電視機前面羨慕吧,只能看著老大發光!”

    陸水靜靜地坐著,指尖深深地陷入掌心當中。他當然希望哥哥能夠贏,誰不希望贏呢?可是他又想喊一句暫停,把哥哥拉回來,看看他的腳踝和小腿到底傷成什麼樣。

    場上一片肅靜。

    224輪就在這片肅靜當中開始了,經歷完重重考驗,目前留下的選手是屈南、柯燃、弗朗切斯科、陳雙、白洋和查爾斯。每一個,放在普通學校里都是絕頂的高手,絕對是大學生運動員當中的強者。

    但競技體育就是要在強者中選拔出最強,用細微差距,將他們分出高下。

    不僅是場上,看台區也是落針可聞的狀態。偶爾掌聲還是從徑賽那邊開始的,廣播里通知1500米即將開始。屈南將外套脫掉,里面是完全沒有保暖效果的賽服,比賽最怕踫到冷風冷雨,結果今天全部撞上了。

    224,完全是他的極限,左腿起跳時只跳過去幾次。

    他越來越接近哥哥創下的記錄。

    當裁判員詢問他是否可以開始時,屈南點了點頭。

    剛剛變小的雨,忽然之間又大了起來。賽服全部濕透,貼在他的肌肉上。這可能就是賽點,224,除了20年前的屈向北,沒有人能在這場比賽當中超越。

    現在,會有人跳得過嗎?每個人屏住呼吸,內心卻猶如燒了一團火,躁動難安,等待最後的時刻。

    就是在這種注視之下,屈南出發了。

    深吸一口氣,排除所有的雜念,再深呼一口氣,面前只剩下他的橫竿。運動員的世界可以很大,大到全球,和全世界頂尖人才一搏,但同時也可以很小,縮成唯一熟悉的項目。

    全神貫注,他的感覺像是被雨水隔離了,兩只腳先後前踏,運用的是不同于真正短跑運動員的爆發力。短跑的起跑要z字形外側腳蹬地,跳高的助跑反而是將力量往身體里藏。

    傷處越來越疼,每一步都在挑戰他的忍耐極限,8步助跑就像割斷了8次韌帶,每一次腿抬起來,疼痛稍減,再重重地踩下去,疼得徹骨。

    到了起跳點,屈南重復著他最熟悉的動作,重復著去挑戰他最後的難關,就是哥哥的記錄。224和225,只有1厘米,或許還要再加上運氣成分。成千上萬天的訓練濃縮在這一秒里面,沒有人是渾然天成的天才。

    連屈南都不敢說,自己擁有這方面的天賦。

    但是沒有天賦,仍舊可以超越!他可能成不了紫微星,但是不能放棄。

    劇痛從右腿襲來,直接沖到右胯骨,隨著他的起跳停止在橫膈膜下方的位置。屈南閉著眼楮開始向後傾倒,左側助跑和右側助跑的翻轉全然不同,這一刻,他變成了心髒長在右邊的人。

    雨和風並沒有攔住他,反而成為了他的加持,當他翻越滯空的剎那,黃俊已經松了這一口氣。

    過了,這孩子,終于過了!他翻越的何止是224,更是壓在他心頭那麼多年的一個夢!全心全意模仿哥哥並沒有給他帶來新紀錄,而是重重的枷鎖,但是當他回歸到屈南的身份。

    新的記錄和新的人生,朝他展開了擁抱。

    當屈南落墊時,陳雙還難以回神。只是看著那個背影發愣。這個背影變了一些,但是又完全沒變。變得是站起的方向,因為助跑方向改變了,沒變的是輪廓仍舊這麼優越。

    一眼萬年,他終于深刻了解這句話的含義。哪怕再過一萬年,地球都沒了,他的精神領域應該還會記住這個背影吧,深深迷戀追隨。

    寂靜無聲的看台為屈南的成功而歡呼,一面大屏幕和兩面小屏幕全部切到屈南的臉上。他嘴里還咬著吊墜,眼睫毛掛著一滴透明的雨水,眼圈在雨水的沖刷下更紅,像是哭著跳完了全程。

    “成績有效!”連裁判員和記錄員的聲音都高昂起來,非常漂亮且精彩的一跳,一次成功。能夠頂得住壓力又帶動了動力,體育精神在這一刻表現得淋灕盡致。

    屈南松開牙關,吊墜在重力的作用下垂下來,晃在他的喉結下方,再垂在胸口劍突的正上方。

    “屈南好厲害!屈南第一名!”陳雙在等待跳高的隊伍當中跳了起來,忘我到胡言亂語。224,這個高度查爾斯一定跳不過,一定刷下去,冠軍屈南,他現在已經看到結局了!

    “噓,小聲點。”白洋捂住陳雙的嘴巴,生怕他下一秒再喊出什麼來,萬一和薛業一樣是個嘴上沒有把門兒的就完蛋。

    “唔,唔……”陳雙掙扎兩下,“白隊你別捂我,我太激動了,那可是224啊!屈南這次穩了!”

    白洋忍不住露出竊喜,確實是,作為首體大的團隊,無論哪個人奪冠都可以。

    “哇!他好厲害啊!不愧是老大的嬌妻!”孫洋洋猛烈鼓掌,又用胳膊肘觸踫旁邊的人,“四水,四水你怎麼了?”

    陸水也鼓掌,但是表情卻不開心︰“白洋為什麼總是抱我哥?”

    “啊?誰啊?”孫洋洋往下一看,“他是隊長啊,大家都很激動。”

    陸水沒有點頭,繼續緊盯白洋的一舉一動,誓要分析出來這人的取向是直還是彎。總有人惦記自己哥哥,人類真的好煩。

    屈南的一次通過給冰冷的賽場帶來一陣小高潮,將每個人的血液加熱。但是之後的幾分鐘,柯燃和弗朗切斯科都沒有通過,這倒是讓陳雙萬萬沒想到。

    弗朗切斯科的極限也到了?陳雙匪夷所思,不應該啊。

    可是白洋卻心知肚明,他有傷。有時候,頂級運動員的較量也是比誰的傷少。

    黃俊和段春峰正聊著屈南的起跑,聊著聊著,場上就輪到8號陳雙。剛剛放松的心情再一次緊張,黃俊直搖頭,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孽,這輩子當教練?這血壓忽高忽低的,也不知道折不折壽。

    “他的腿好像傷得挺厲害。”段春峰不覺得陳雙的傷很輕。

    “但是最起碼他沒有舊傷,這就比場上這一片人有優勢。”黃俊哭笑不得,“他練得晚,否則早就能突破了,但正因為練得晚,很多部件都是全新的。”

    場上,陳雙正在系鞋帶。

    老婆鞋的鞋面全濕,他心疼不已,恨不得拿塑料袋把兩只腳包裹住再比賽。可是那樣自己就肯定火了。

    屈南靠哭紅眼楮出圈,自己靠雙腳套塑料袋參賽出圈,挺好。

    心里雖然在開玩笑,其實也是一種自我減壓,陳雙揉了揉左腳踝,這時候已經不用再裝了,誰都看出自己受傷。而他能做的,就是在受傷的基礎上,盡人事,听天命。

    大屏幕上的人換成了自己,陳雙听到信號槍響,徑賽那邊又有什麼項目開場了,自己也要開場了。

    白洋排在陳雙的後一位,當陳雙起步時,他覺得陳雙有點泄氣。一個運動員很多時候就是吊著一口氣再比,再拼,這他媽就和瀕死之人吃十全大補丸一樣,就這一口氣吊住,才能贏。但是陳雙的這一跑,感覺力氣再往回收,應該也是疼的。

    剛才起跳時疼得太厲害,給陳雙疼怕了。比賽經驗還是少,疼少了。

    正如白洋判斷,陳雙起跳失敗,224將他攔住了。他下場時瘸得很厲害,看來是完全裝不下去,已經原形畢露。

    陳雙左半身都跟著疼了,單單這麼往下一看,自己的左腳腕就比右腳腕粗。他的襪子也全部濕透,里面裹住的地方腫到發亮。現在二次試跳隊伍很長,除了屈南,全部都要補。

    不僅自己沒過,下一個是白隊,轉了一圈之後也到了自己身後。

    “白隊你怎麼也?”陳雙不解地問。

    “我盡力了。”白洋搖了搖頭,雖說隊伍里有一個通過的就能放心,但是涉及個人,還是要使出百分百的力氣。

    場上一次都沒跳的人只剩下柯燃前方的查爾斯,陳雙不知道別人心里怎麼想,但是他不僅希望查爾斯掉竿,還希望他在墊子前面摔大馬趴。

    可是事與願違,查爾斯這趟比賽的狀態好到離奇,身輕如燕地飛過224的橫竿。他成為了第二個通過者,繞過輪跳隊伍,直接去了等候區。

    場上風雲變幻,沒有人能預測下一分鐘發生什麼變故。10名奪冠熱門目前最起碼過了兩個,其他人命運未卜。

    短暫休息過後,第二輪開始了。

    雨忽然變急,像是也等不及看究竟花落誰家,催著大家趕緊賽完。每個人都濕漉漉地站在雨里,抹一把臉,眼皮馬上再次變濕。柯燃和弗朗切斯科的補跳仍未成功,到了陳雙這里,還是掉竿,白洋掉竿之後,觀眾已經對這4個人不報什麼希望。

    這個成績已經非常可以了,輸在這里,不丟人。

    但運動員不這麼想,輸在哪里,都是不甘心。再一次短暫調整,第三輪開始。這一次就是決定命運之輪,陳雙排在第3個,看著柯燃和弗朗切斯科紛紛淘汰出局。

    淘汰了……陳雙一陣恍惚。

    曾經,他以為柯燃和弗朗切斯科是不可逾越的,但是在賽點面前,他們也無計可施。閃光燈在閃,快門聲在響,特寫攝像頭在周圍晃,將陳雙推到了視角最前沿。

    “第三輪試跳,可以開始了嗎?”裁判問。

    陳雙沒有回答,像是在走神。

    陸水坐不住了,想要站起來,想把哥哥拉回來。血濃于水,心有靈犀,他已經知道哥哥要干什麼了。

    “第三輪試跳,可以開始了嗎?”裁判又問了一遍。

    “本次試跳放棄。”陳雙抬起頭來,茶色的眼楮忽然變深了顏色似的,“我要用免跳權。”

    這個消息將跳高區域的人震住,越高,越沒有人使用免跳權,因為難度陡然上升,機會僅此一次。柯燃和弗朗切斯科都沒有用,這不像200區間,200跳不過就去202拼一把,極限效應讓他們明白哪怕使用免跳,成功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

    可是陳雙他要用,哪怕被人說成不自量力,他偏要用。

    免跳權生效,陳雙滿身濕透,一瘸一拐走向等候區,成為了沖226高度的第3個。白洋摸了摸冰涼的膝蓋,再摸另外一邊,顯然兩邊溫度不一樣。

    受過傷的那邊,更冷一些。降溫讓肌肉僵硬,從而更大的壓力交給了韌帶、關節,導致惡性循環。

    可能自己的賽程就到這里了。白洋活動了一下腳踝,完成自己悲壯的第三次試跳,可是他這次連起跳都只有平時的一半高度,顯然是重大的失誤。

    唐譽正在寫通稿,比賽明顯馬上就要結束。“張妮,所有特寫照片拍到沒有?”

    “拍了。”張妮回答。

    “所有人受傷參賽的照片都給我吧。”唐譽抬起頭看了一眼傷員隊,又低下頭,繼續他的工作。

    跳高架旁,白洋是裁判員扶著才站起來。

    如果不是下雨,他的腿不會嚴重到跳不起來,但是運氣不好,偏偏今天雨下大了。賽方準備的急救人員速速上前,將白洋的胳膊放到肩上,扶著一蹦一蹦的選手往下走。馬子平這時沖了下來,將自己的干衣服披在了白洋的肩上。

    “我沒事。”白洋笑著搖搖頭。

    走下場這一路不算太短,必須要經過等候區。白洋的一條腿收起,一條腿踩地。

    “回去好好休息啊,白隊。”查爾斯這時笑著朝他擺了擺手。等到白洋抬眼的一剎那,那只手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變成了一根中指。

    白洋切了一聲,又冷冷地笑了一下。現在比賽已經結束,他一把拽下胸口的編號,回過頭︰“屈南!陳雙!”

    屈南和陳雙同時看向了白洋。

    “給我干他!”白洋用力地喊。

    作者有話要說︰  四水︰人類觀察日記,白洋,取向未定,還需觀察。

    白洋︰???

    感謝在2021-10-12 15:32:33~2021-10-13 15:08:1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御常夜、hhhh貓、士口草加、米渣、豆辛苦了!、1036033、你藻啊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木蘭扇、阿倚、阿琪琪484 20瓶;七友醬 15瓶;沉鐘暮鼓、舔爪喵嗚、燕返、綿綿 10瓶;看不懂啊、祈鈺、御常夜、橘酒小甜、公子雨書、小嘟臉白二哥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你男朋友,我接手了 | 你男朋友,我接手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