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活偶都市 第二十章 欲望舞鞋

第二十章 欲望舞鞋

小說︰活偶都市| 作者︰衣帶雪| 類別︰都市言情



    “……那些人掉到一樓後都沒事,‘許德拉’的石化足夠堅硬,即便是**也很難擊穿。不過我不想讓‘象谷’的人看到我,就讓他們暫時睡著了。”

    “那小孩?”

    “他‘點楮’了一只活偶,不可能有危險的。在這里小孩子只會過得更好。”

    等烏鴉來收尸的這段時間,顏格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著,他沒辦法下地,那只紅鞋子一接觸到地面,就會狂奔著帶他**,就算有牆,也會帶著他死命地撞。

    想起白天時在九中附近的超市里那滿牆番茄醬的畫面,顏格終于聯想上了那人的死因,繼而對紅鞋子產生了好奇。

    “你知道這只紅鞋子的來歷嗎?”

    黎好壞盤膝坐在地上,此時他心口的傷勢仿佛已經好轉了大半,比起鎮痛他仿佛更需要糖分補充,嘴里叼著一根pocky,眼鏡片後的視線一會兒落在顏格的臉上,一會兒回到他穿著紅鞋子的右腳上。

    听到顏格主動問起紅鞋子的來歷,才咬斷齒間叼著的餅干,順手把剩下的pocky遞給他,扯了扯手上的手套,半跪下來,示意顏格把腳踩在他膝蓋上。

    “有一點猜測,但我得確認一下。”

    顏格不太信任地問道︰“它不會蹬你嗎?”

    黎好壞拍了拍手上的餅干渣,也不等顏格同意,握住了他的腳踝,歪頭看了看這只血色水晶鞋的側面︰“有手電嗎?”

    腳踝上傳來的觸感有點怪,顏格皺了皺眉,還是很配合地把手電遞給他。

    “我疑惑的是,听他們說所有的活偶都有眼楮,為什麼這雙鞋沒有眼楮也可以單獨行動?”

    “它不是‘活偶’,它是某個非常強大的活偶所擁有的物品。”

    黎好壞盡量沒有去踫鞋身,拿手電照了一圈,最後定格在鞋底,指尖順著顏格的腳踝伸進皮膚和鞋子的縫隙里,試圖找出一點空間。

    這個動作本能地引起了肌肉緊繃,顏格摳緊了手掌下的瓷磚,過了一會兒,很認真地說道︰“視情況我最多可以接受砍腳。”

    命和腳選一個的話,還是命重要。

    黎好壞的眼楮從低垂的墨鏡里抬起,琥珀色的瞳仁里染上一抹古怪的笑意,說︰“我盡力不讓你視情況做決定。”

    顏格索性撐著手掌下的瓷磚往後微微一仰,任黎好壞隨便摸索研究著他那倒霉的右腳,癢意時不時傳來,讓他不得不主動分散注意力,思索起了下一步的行動。

    ——就剛才那個小孩的情況來看,顧鯉鯉應該是沒什麼危險,沒準過得比他現在滋潤,總之還是要先找到人。

    ——獵場總有各種意外發生,冷靜地想想,如果不是紅鞋子的影響,比起第九中學,今天的旋轉木馬算是很簡單的了。

    ——能信任的對象太少了,蕭怡下周的獵場又不在,他急需一個靠譜的引路人,或者……一個團隊。

    顏格把手掌虛虛貼在眼楮上,往下瞥了一眼。

    中央公園的通緝令明確告知了這是個危險人物,可也不知道是因為了解不多還是什麼情況,至少在他這兒黎好壞……不,這位叫黎鴉的演奏家、大腕兒,還是很靠譜的。

    “你為什麼會被通緝?”沒什麼利益沖突,顏格索性就直接問了。

    “可能是我阻止了他們的首領進階到第三樂章吧。”黎好壞隨口答道,研究到這會兒,幾乎把顏格的腳踝都握得發熱了,才得出結論。

    “**舞鞋。”他說道。

    好中二的名字,像游戲裝備一樣。

    顏格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又誠心求教它的來歷。

    “……有一定思想,靠近後會導致一般人精神錯亂,表示精神輻射高于手工級,這是‘孤品級活偶’的特質。”黎好壞繼續道,“看它這種大紅色的婚慶品味外觀,我推測它應該是從愛麗絲公主那里出來的。”

    孤品級活偶?

    聯系起之前的情報,顏格大概了解到,這種被稱為孤品的,大概就相當于那種獨一無二的強大BOSS。

    “它幾乎殺了這個獵場的所有人。”顏格有所忌憚地低聲道。

    黎好壞道︰“所以下一回你就知道了,見到與鮮血、紅色這些與‘紅死之王愛麗絲’元素有關的詭異物件,最好避著走。不過你也可以樂觀一點,比如M82那位大姐,就因為被一處蠟像館里的蠟像用蠟油塞滿胃袋……足足三天,勉強活下來之後,人就無敵了起來。”

    這玩意能不能增強力量顏格沒有第一時間考慮,畢竟就算是機遇,也要有命才能享用,只覺得後心有些略略發冷。

    這還不是那位孤品級活偶——“紅死之王”愛麗絲公主的本體,僅僅是她所擁有的一件物品,就有這樣可怕的邪異力量。

    這樣強大的怪物,黎好壞竟然在上一次獵場中表示過想殺死她。

    顏格不禁想起了黎好壞那張海報通緝令上寫著“第二樂章已收集齊”的描述,旁敲側擊地問道︰“听起來你對活偶進行了不少試探。”

    黎好壞︰“我確實做過各種各樣的實驗。”

    顏格撐著下巴隨意問道︰“比如說?”

    黎好壞︰“當我知曉這些能力來自于一首歌曲的時候,還以為支撐這個地方的本源是音樂,為了驗證這個猜想,我就找上了一位孤品活偶並試圖和他rap battle。”

    顏格︰“……”

    黎好壞︰“我差點**。”

    顏格︰“……”

    黎好壞︰“想听嗎?”

    顏格︰“不用了,謝謝。”

    如果想听的話,出去之後我會去買你的演唱會門票捧場的。

    迄今為止,顏格還真的沒有從他身上看出什麼音樂家的刻板特質,他好像從頭至尾沒有表露過任何負面情緒,即便是站在尸山血海里,好像也不影響他哼兒歌三百首的心情。

    “……所以,對這只紅鞋子,你有什麼建議?”

    黎好壞對著紅鞋子研究了半晌,笑著表示一時半會沒辦法處理。

    “按它的特質,只要穿上了它,除非死亡幾乎沒辦法擺脫。不過……好在碎了一個,影響力減半,威脅沒那麼大了。今天又是禮拜日,等零點過後,你可以看一看它還在不在,如果還在的話,就看明天有沒有合適的獵場,依靠獵場的規則擺脫掉它。”

    顏格還記得昨天晚上零點過後,滿城活偶在黑夜里□□的驚悚畫面,也想起了黎好壞和蕭怡都暗示過周日的夜晚會發生一種更為詭異的情況。

    “11點50了。”黎好壞借了他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轉動身體靠在一邊的牆上,“那些撿尸體的鳥快來了,你確定還要在外面和這些可憐人待著?”

    顏格瞥了一眼那三人的尸體,思緒有意地保持冷靜,不讓**舞鞋有任何趁虛而入的機會,抬了抬腳,有些無奈地像個殘疾人一樣求助道︰“我需要幫助。”

    黎好壞嘴里的pocky掉了下去,鏡片後的眼楮好似浮現出些許興奮,樂顛顛地問︰“那你是想讓我著抱你走,還是想讓我背著你走?”

    顏格︰“我選C,那邊有購物車。”

    黎好壞失望地笑嘆了一聲,起身走過去,把不知誰丟在那兒的購物車拉過來,抄起顏格的腿彎把他整個人抱起來放進購物車里,晃晃悠悠推著他離開了游樂場。

    此時的游樂場內部一片寂靜,幸存的象谷隊員們昏迷在一樓,除了一些輕傷,看上去狀況不差。而剛剛那個小孩像是把自己鎖在了衛生間里,哭著哭著也睡了過去。

    “明天一早,等這些人醒了之後就會安置這個小孩。小孩多的地方,他們的據點就會自動吸引到青眼活偶進駐,這也表示紅眼活偶就不太會侵擾這些據點。”

    ……但願顧鯉鯉也能早點被撿到吧。

    顏格正憂心著顧鯉鯉的情況,就感到購物車一停,他被放在商場家居區域的一張高腳床邊。

    “每個周日,零點到來的時候,慈陵中間的那棟鐘樓就會響起,所有人听到鐘聲的人都會睡過去。”黎好壞朝顏格伸出手,“按我的習慣,本來應該回我在慈陵的房子睡一覺,不過今天是個意外。”

    ……你在慈陵還有房子?

    因為是徹底冷靜的狀態,顏格也沒感覺到任何羞恥感,半信半疑地伸出手讓他抱扶著躺在被子上之後,忽然又產生了一個疑問。

    “**舞鞋可以放大人的意念,並進而影響行動是吧。”他指了指像自己那像是傷殘人士一樣搭在兩只枕頭上的右腿。

    “沒錯。”

    顏格躺在枕頭上,臉上帶著疑問望著他︰“那你為什麼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

    黎好壞臉上一直掛著的笑意徐徐消失,在一聲遙遙傳來的鐘聲響起時,他回答道︰

    “我已經受到影響了。”

    ……

    這一晚顏格睡得很死,像是在學校時的作息一樣,標準的7小時睡眠,時間一到就睜開了眼。

    昨夜的記憶涌上來,顏格第一時間坐起來,掀開被子看自己的右腳。令人失望的是,紅鞋子仍然刺眼地穿在腳上,血紅的顏色一如昨夜的噩夢。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顏格掐了一把小腿上的肉,總覺得從右腳開始,自己的體質越來越堅實,好似有什麼力量從紅鞋子上傳到自己身體里。

    對了,黎好壞呢?

    顏格四下環顧,卻沒見到人,而象谷那麼多人也好似消失了一樣,大概天亮之後都被嚇得跑掉了。

    ……算了,回頭再到慈陵中央公園看任務結果。

    顏格一邊想著,一邊習慣性地摸手機,卻發現不知何時,枕頭邊收到一張信封。

    “好早……這周的獵場請柬。”

    喃喃自語間,顏格眼底的神色卻越發凝重,信封上冷色調的火漆昭示這次的獵場是來自盧卡。

    “……五岳真人廟的醒獅堂聞名遐邇,富有熱情的傳統技藝曾令公主也為之驚嘆,希望閣下能夠傳達這項邀請,務必讓那位脾性不佳的獅王蒞臨婚禮,萬分感謝——Luca.”

    讀完這封請柬後,身後傳來腳步聲,一雙大號雨鞋放在顏格床邊。

    “只要不直接接觸地面就不至于被控制,套在鞋外面湊合到晚上。”

    黎好壞看起來不如晚上那麼有精神,透過墨鏡也能感受到他此刻的倦意,像是沒睡夠的老貓一樣抻了抻手臂。

    “到了晚上,直接去獵場。”他說著,揚了揚手上的藍漆請柬。

    “我們的請柬是一個地方?”顏格問道。

    黎好壞嗯了一聲,遞給他一瓶礦泉水︰“應該說,上一個獵場活下來的人,有八成概率會被分到一起。”

    說著,他揚了揚手里的請柬,上面果然寫著一模一樣的地址。

    “成窯里13號,五岳真人廟醒獅堂?”

    這個地址顏格非常熟悉,因為它就在老瓷街隔了三個街區的地方,步行只需要二十分鐘。小時候姥姥就總帶著他去五岳真人廟附近趕廟會進香。

    只不過和老瓷街現在的情況一樣,五岳真人廟也因為留存不完好、史上多次翻修導致失去文化價值而面臨著拆遷改建為商住樓的現狀。

    “這個地方所在的成窯里那里,我記得不久前包括五岳真人廟在內,整條老街已經開始了全面拆遷。這地方不在了怎麼辦?”

    “你遇上拆遷是幾號?”

    顏格記得還挺清楚,那正好是他回慈陵的那天︰“1月30號。”

    黎好壞指了指他的手機︰“那你看‘今天’是幾號?”

    他說完,顏格才陡然發現周圍的情況有些怪異。

    昨夜這座汀西商業樓被他們和活偶弄得極亂,到處都是倒塌的櫃台和碎玻璃。而現在,四周一片干淨整潔,所有的商品雖然不全,但大多數都莫名回到了商品該有的位置上。

    就像……從未發生過昨夜的亂象一樣。

    顏格抬頭看向遠處滾動著紅色日期的電子屏。

    【星期一/07:05/01月18日】

    禮拜日零點過後,慈陵市的時間……倒流了一個星期。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活偶都市 | 活偶都市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