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從東京反派開始戀愛游戲 第162章 驅虎吞狼之計

第162章 驅虎吞狼之計

小說︰從東京反派開始戀愛游戲| 作者︰金毛貝| 類別︰都市言情



    第162章 驅虎吞狼之計

    ??對于自己會在這場任務中掛掉這件事,龍斗其實是早有預料的。

    ??只不過隨著一場場戰斗輕松地取得了勝利,他的戒備心也在逐漸下降著。

    ??敵人好像沒什麼了不起的,我應該能夠就這樣拖到琉璃那邊劫獄完成吧?

    ??不知不覺間,龍斗的心中產生了這樣的僥幸。

    ??然而,身處于戰斗旋渦當中的人如果產生了這樣的僥幸心理和驕傲心理,那就已經離死不遠了。

    ??忽然不知道從哪里飛出來,直接把龍斗腦袋打爆的一槍,便是給他的最好教訓。

    ??“檢測到宿主瀕臨死亡,即將啟動緊急救助方案,通過花費一百萬元來抹除死亡的事實.滴嘟滴嘟,抹除成功。”

    ??隨著龍斗的意識迅速消散,那個熟悉的系統音則是再度出現在了他的腦海當中。

    ??重新睜開眼時,他發現自己正跟冬妮婭一起朝著前方那條熟悉的巷子跑去,後頭還跟著一群烏央烏央的追兵。

    ??在追兵最前頭沖鋒陷陣的那位,則是不久前才死在了“七步槍法”之下的倒霉泰拳高手。

    ??原來如此,這次回溯的時間是這里嗎應該是這次的事件開始之前。

    ??根據龍斗在經過這麼多次回溯後自己感受到的情況來看,每一次死亡之後的回溯節點都是某個特殊的事件開始之前。

    ??這一次的回溯節點,顯然就是從自己帶著這群追兵進入那條要命的小巷子開始。

    ??“阿扎!”跟著冬妮婭沖入那條小巷後,跑在最前頭的泰拳高手發出了猿猴般的吼聲,同時飛起一鐵膝朝這邊踹了過來。

    ??在之前,龍斗是跟這位泰拳高手在巷子里進行了一番纏斗,最後才掏槍把他斃了的。

    ??“.”但回溯後的龍斗卻在這時頭也不回地摸出烏茲沖鋒槍,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直接掃射了過去。

    ??咻咻咻!因為距離極近的關系,三顆子彈中有兩顆的打中了泰拳高手的身體,將他從空中打了下來,像是在打鳥似的。

    ??“這家伙身上有家伙?而且好像還是沖鋒槍!”

    ??“不好!快走!”

    ??“開什麼玩笑?他的槍是從哪兒掏出來的?”

    ??眼見自己的帶頭大哥被一梭子彈直接打翻在地,後頭跟過來的那些流氓也迅速跟逃難似的跑了。

    ??只不過當龍斗這麼果斷地用槍干掉了敵人時,前方的冬妮婭則是疑惑地轉過頭來問道︰“你不是說能不開槍就不開槍,盡量節省子彈嗎?怎麼忽然這麼大方。”

    ??裝備欄里的烏茲沖鋒槍一共可以裝填五十發子彈,也沒有後備子彈在手,所以能用拳腳解決的盡量用拳腳解決,這是龍斗自己說的話。

    ??在冬妮婭看來,剛才那名泰拳手也沒有厲害到龍斗沒辦法用拳腳解決的地步,所以對他這果斷的動作感到有些詫異。

    ??而龍斗則是嚴肅的說道︰“停下,跟我一起回頭跑,不要進入這條巷子深處。”

    ??不要進入這條巷子深處?里頭有敵人嗎?

    ??听到這番像是十分確定的話後,冬妮婭看了看前方這條起碼有幾百米長的小巷。

    ??從這看來,里頭黑壓壓的一片暗色,基本上什麼東西都看不清。

    ??但既然龍斗都這麼說了,她也立刻跟著轉頭就朝外面跑去,一刻也不停留。

    ??眼看著兩個準備進入巷子的目標頭也不回地轉身撤離,正站在這條小巷上方高樓邊緣處的那個男人則是不禁皺了皺眉。

    ??居然忽然就離開了?這是個什麼意思?難道說察覺到了我們兄弟的存在?

    ??這個男人穿著跟亞門一也一模一樣的拉風長款風衣,鼻梁上也架著黑色的墨鏡,只不過跟一也不同的是他的頭發是黑色的,容貌也有明顯的區別。

    ??並且,這個男人手上拿著的並不是兩柄巨大的戰斧,而是一把跟龍斗手上那把十分類似的微型沖鋒槍。

    ??這個男人的名字叫亞門次郎,是亞門一也的師弟,也是他口中那位精通“沖鋒槍暗殺術”的亞門一族暗殺者。

    ??亞門一族三兄弟雖並一母同生,但卻比真正的兄弟還兄弟。

    ??畢竟他們從小在當今亞門一族的領導者亞門丈的門下,各自跟這位暗殺之王學習了不同領域的暗殺技巧,以達到互相配合,互相填補的效果。

    ??其中老大一也學習的是“戰斧暗殺術”,專門使用豪爽的戰斧進行光明磊落的暗殺。

    ??而身為二弟的次郎則是專修“沖鋒槍暗殺術”,手上一把微型沖鋒槍耍得那叫一個帥氣,可謂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在這之前龍斗差點一也干掉的時候,也正是這位次郎從上方一躍而下,在半空中用自己拿手的“沖鋒槍暗殺術”將龍斗擊殺,成功拿走了龍斗的第六滴血。

    ??只不過這次龍斗卻並未深入這條小巷,倒是讓次郎和一也埋伏了個寂寞。

    ??但次郎卻對此沒什麼大反應,而是點開掛在耳邊的耳機通訊器朝最後一位同伴說道︰“三吾.目標正在街道上逃竄,是你動手的時候了。

    ??“明白。”耳機里頭傳出了一個沉著冷靜的聲音,這也昭示著亞門一族的最後一位暗殺者即將使出自己那驚天動地的暗殺本領。

    ??因為如今時間已來到深夜,天空中的月亮也被雲層所遮蔽,街道上只有昏暗的路燈在倔強的散發出燭火之光。

    ??龍斗跟冬妮婭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往前跑著,他們也不知道該往哪里跑,只知道盡量朝著空曠的地方撤離。

    ??不行,光這樣跑的話應該擺脫不了他們的追殺還是使用交通工具吧。

    ??跑了一段時間之後龍斗發現不對,于是連忙跑到路邊的房屋腳下找到一輛破破爛爛的自行車,踩上去後示意冬妮婭坐在後座上。

    ??“自自行車跑路法?這麼新穎的跑路方法還是第一次見。”

    ??“別廢話了,周圍沒有摩托車,汽車又打不開鎖。”

    ??一邊騎著自行車載著冬妮婭跑路,龍斗一邊四處張望著寂靜街道上的情況。

    ??他曾經跟鳴海學過撬摩托車鎖的訣竅,但卻沒學過撬汽車鎖的訣竅,在找不到摩托車的情況下就只能用自行車湊合湊合。

    ??嘩啦!嘩啦!嘩啦!

    ??但即便如此,在龍斗那“萬能駕駛員”的被動技能以及他強健的體魄作用下,自行車在街道上依然以奇快無比的速度風馳電掣著。

    ??亞門一族的兩個暗殺者一個是用戰斧,一個是用沖鋒槍,拉開點距離的話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吧。

    ??騎著自行車飛速奔馳時,龍斗這般天真的想到。

    ??可就在這瞬間,不遠處一座高聳“水塔”的頂端,卻忽然嗖得一聲傳出一陣像是發射煙花的聲音。

    ??“水塔”是一種用于儲水和配水的高聳結構建築物,一般被用來保持和調節給水管網中的水量和水壓。

    ??在東京各地到處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水塔,最高的水塔甚至有上百米高,看上去相當的壯觀。

    ??只不過當站在水塔頂端的那個人按下了手上“單兵便攜式火箭筒”的發射扳機,將那發火箭彈透過重重黑夜打向龍斗的方向時,那場面顯然更加壯觀。

    ??嗖!在夜幕中飛出火箭筒的火箭彈拖著長長的尾焰,精準的鎖定了正騎著自行車在街道上狂奔的那兩個身影。

    ??百般暗殺技藝,此乃亞門一族的三弟,亞門三吾最拿手的“火箭筒暗殺術”。

    ??跟兩位哥哥相同,亞門三吾也是一個穿著長款風衣,鼻梁上戴著墨鏡的男人,只不過他在這之外還帶了一頂帽子,遮擋住了比起兩位哥哥而言要稀疏許多的頭發。

    ??這麼一位精通暗殺術的高人所發出的火箭筒射擊,哪怕在漆黑的夜晚也大概率不會打空。

    ??因此就在龍斗跟冬妮婭騎乘自行車在深夜的街道上浪漫疾馳時,拖著尾焰的火箭彈也轟在了他們前進的方向處。

    ??80毫米火箭彈直接命中地面,在兩人眼前炸開了一朵奪目的“煙花”。

    ??什什麼玩意這是?地雷?炸彈?RPG?

    ??雖然沒有被直接打在身上,可是火箭彈在近距離下爆炸所造成的沖擊力卻也足以致命。

    ??被炸到的瞬間,龍斗騎著的自行車當場飛了起來,並且在十幾米的半空中變成了一堆無法分辨的破碎零件,乘坐在上面的兩人當然也沒好到哪兒去。

    ??下方被炸碎的瀝青地面如同流星雨般紛紛往四周猛烈飛濺,毫不留情地砸向了被轟飛到半空當中的兩人。

    ??噗通.當龍斗終于抱著懷中的冬妮婭落在了數十米外的地面上時,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散了架一樣,連挪動一根手指都十分困難。

    ??被炸到天上後,龍斗的第一反應是把冬妮婭護在懷里,為她擋住了周圍絕大多數到處飛濺的碎片,落地時也好好充當了一把肉墊。

    ??這雖然幫冬妮婭大幅度減輕了被炸飛的損傷,卻也導致自己傷得更加嚴重,甚至可以說離撲街就剩下一口氣了。

    ??好.好家伙,“沖鋒槍暗殺術”過後是“火箭筒暗殺術”嗎,“亞門一族”,名不虛傳。

    ??如果此時亞門一族的那群家伙就在面前的話,龍斗就算喉嚨裂了也要扯著嗓子問一句“你們一族最後的暗殺大招該會不是“李梅燒烤術”或者“胖子核爆術”吧?還要不要臉了?”

    ??但現在龍斗顯然沒機會問了,因為隨著這邊猛烈的爆破聲傳來,不遠處的街道上也迅速閃過了許多身影。

    ??“聲音是從那邊傳來的!”

    ??“有人丟了炸彈?那桐生龍斗應該就在附近!”

    ??“快點過去!誰搶到他的頭賞金就是誰的!”

    ??混亂之中,龍斗能夠听到無數嘈雜的喊聲正朝這邊迅速逼來。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這一帶如今早已化為戰場。

    ??火箭筒的爆炸聲如此顯眼,自然會將周圍一定區域內的人流全部聚集過來。

    ??此時龍斗身上的骨頭幾乎沒幾塊是完好的,懷中抱著的冬妮婭雖然沒什麼大礙,但卻也被震暈了過去,顯然這沒有了再戰之力。

    ??“.亞門一族,算你狠。”

    ??無奈之下,龍斗只能苦笑著取出了自己的烏茲沖鋒槍,勉強將槍口對準頭頂,用盡全力扣下了扳機.

    ??紓 孀乓簧瓜齏 矗 囊饈對俁認萑肓嘶煦韁 小br />
    ??“檢測到宿主瀕臨死亡,即將啟動緊急救助方案,通過花費一百萬元來抹除死亡的事實.滴嘟滴嘟,抹除成功。”

    ??幾乎就在這時,那個熟悉的系統音則是再度出現在了他的腦海當中。

    ??重新睜開眼,龍斗還是正在跟冬妮婭一起朝著前方那條熟悉的巷子跑去,後頭還跟著一群烏央烏央的追兵。

    ??在如此之短的時間里頭連續回溯兩次,這種情況龍斗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了。

    ??上一次連續遭遇如此挫敗還是在最開始的那間海邊倉庫之內,當時的龍斗也是吞下了兩連敗的苦果,忍痛拿兩百萬元打了水漂。

    ??不得不說,亞門一族的實力跟他們的粗大的神經都遠遠超出了龍斗的想象。

    ??“戰斧暗殺術”、“沖鋒槍暗殺術”、“火箭筒暗殺術”.如果還有更強的亞門一族在的話,龍斗都懷疑他會不會直接呼叫一輛飛機過來整個“地毯式轟炸暗殺”。

    ??在城市里頭公然抄起火箭筒轟人,這種暗殺術也真的是豪爽過頭了,簡直讓人不知道該如何吐槽才好。

    ??但眼下的情況是後頭有一堆人追殺,前面有戰斧等著剁腦袋,上頭有沖鋒槍隨時掃射,遠處還有火箭筒準備轟炸,真是現實版的步步驚心,火線雷區。

    ??不過即便如此,在沖入那條巷子的時候,龍斗便已經想好了接下來的應對方式。

    ??亞門一族的混蛋們,可不要以為我的兩百萬是白花的啊。

    ??沖入巷子的瞬間,龍斗直接朝旁邊的牆壁一躍而起,蹬著一面牆壁跳到了另一側的二樓窗台之上。

    ??因為有著LV4的體魄打底,他這一套動作做起來比專業的運動員還要流暢,看起來簡直賞心悅目。

    ??跳到二樓的同時,龍斗回頭一甩,將帶著勾鎖的繩索甩向了下方的冬妮婭。

    ??冬妮婭也非常醒目的抓起繩索往上一跳,上方的龍斗再使勁一拽,便將這沉甸甸的少女也拉上了二樓。

    ??看著龍斗迅速扭開窗門沖進了房間,同樣跟進去的冬妮婭則是疑惑的問道︰“後面那群家伙不解決掉嗎?就這麼放著讓他們追?”

    ??在這之前,龍斗對追過來的敵人都是來一批干一批,干完後還要把照片發到網上去嘲諷人,從來都沒試過這樣直接翻牆跑路的。

    ??而且此時後面跟著的那群雜魚在冬妮婭看來實力也就那樣,並不值得讓兩人一跑到底吧?

    ??沖入房屋後,房屋里頭靜悄悄的听不到任何聲音,似乎此間主人恰好並不在家也算他運氣不錯。

    ??而龍斗則是一邊推開房門朝著另一邊的出口跑去,一邊對冬妮婭解釋道︰“我們在被幾個實力強悍的家伙盯著,而且他們手上還有重型武器,必須得做出一些改變才行了。”

    ??“重型武器?沖鋒槍之類的?”

    ??“不單單是沖鋒槍,甚至還有火箭炮,只要我們出現在街道上就會遭到轟炸。”

    ??“嘶!這麼恐怖!”

    ??听到龍斗的話後冬妮婭不禁打了個冷顫,畢竟她可無法想象怎樣的神經病會在東京街區使用火箭筒這種大殺傷性武器。

    ??這樣的話他們就不能隨便跑到開闊的街道上,否則就只會成為火箭筒的靶子,畢竟之前火箭筒射過來的那個“水塔”位于這片區域的正中心。

    ??只要是出現在主要街道上,位于“水塔”頂端的那名火箭筒狙擊手就能發現龍斗,然後給他娘的來上一炮。

    ??但既然知道了敵人的配置跟位置,龍斗便忽然突發奇想,打算使用一招老祖宗留下來的“驅虎吞狼之計”來嘗試一下破解這個局面。

    ??迅速帶著冬妮婭從房屋另一端出去後,出現在龍斗眼前的是另外一條狹小漆黑的街道。

    ??龍斗重新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明智發來的定位信息,地圖上顯示,“天目集團”的那群追兵們就在這個方向前面的大街附近。

    ??在這持續了幾個小時的逃跑過程當中,明智的黑客技術其實也幫了龍斗不少的忙。

    ??他通過入侵敵人的手機以及入侵街邊的監控攝像頭,大約已經掌握了這片區域絕大多數勢力的聚集位置。

    ??這樣的話,龍斗就能夠不跟“天目集團”、“神代家族”、“齋藤會館”那群大勢力踫到面,專心連打帶跑的處理完那些聚集到這里的地下世界獵人們。

    ??只不過在明白了“亞門一族”的實力後,龍斗決定來一個反其道而行之,直直地朝著“天目集團”派來的追兵那邊跑去。

    ??與此同時,因為之前很多人親眼看著龍斗朝這個方向跑了過來的關系,聚集在他後面的那群追兵數量也是越來越多。

    ??原本龍斗屁股後面只有十幾個追兵,連續跑過了幾條小巷後,很快便已經來到了七八十人的規模。

    ??這麼多的追兵全部聚集在了一起,而且都不是來自同一個組織的,那行動起來自然是效率極差,非常容易互相拖累。

    ??“他就在前面!趕快追上!等等!別擠啊混蛋!你是在摸我屁股嗎!”

    ??“鬼才想摸你屁股,是後面那哥們擠的我,我才踫的你!”

    ??“誰他媽擠你了,自己走路不帶眼!”

    ??“你說什麼!找死啊雜魚!”

    ??“想干架是不是!一會兒抓到那家伙後咱們去干個痛快!”

    ??在這種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小小的摩擦不斷地堆積著,人群中的氛圍也越發的不對勁起來。

    ??雖然因為他們的目光都還在盯著前方那兩只肥羊的關系,追兵之間暫時還沒有互相打起來,但這情況卻也已經像是一個火藥桶,隨時都有可能引爆。

    ??然而就在龍斗剛剛帶著冬妮婭和一大堆追兵轉過了一條巷尾後,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一條寬敞的街道。

    ??街道這邊停靠著起碼十幾輛黑色的轎車,一大堆身著白色西裝的壯漢正在四周努力地搜索著某人的行蹤。

    ??白色的西裝,是“天目集團.機密部”的象征,據說是因為機密部的部長特別喜歡這種騷包的顏色,所以命令全部工作人員穿上了這樣的制服。

    ??而今晚負責帶領這群人出來搜尋桐生龍斗的,便是如今機密部的王牌暗殺者之一,真蛇。

    ??只不過對于真蛇而言,今晚卻不是一個適合搜索的好日子,因為有一只眼楮始終注視著他的行動。

    ??還在盯著我嗎,這下麻煩了,怎麼都擺脫不了他。

    ??此時的真蛇正站在一根路燈的頂端,他那瘦弱的身軀猶如夜空中的幽靈,哪怕站在縴細的燈架上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並且在這根路燈不遠處的房屋頂端,另一對更加銳利的目光則是始終牢牢的鎖定在真蛇身上。

    ??仔細看去,那邊的屋頂上站著一個略顯蒼老的熟悉身影。

    ??黑夜當中,貓屋敷兔丸就這麼站在屋頂上,目光劃過數百米的距離看向了真蛇。

    ??這目光的意思就很明顯,我看著你呢,你最好別亂動。

    ??身為一名暗忍,真蛇從來不習慣被人這麼盯著但他是真沒辦法。

    ??他來到這邊區域已經一個多小時了,在這一個多小時里真蛇就一直被兔丸盯著,無論施展怎樣的手段都擺脫不開。

    ??很顯然,兔丸的實力在真蛇之上,有這位大佬在這兒搞事情,真蛇根本沒法放開手腳進行搜索。

    ??因此,他只能安排“機密部”的那些普通下屬在四周搜索龍斗的行蹤,然而下屬們每次得知龍斗的位置並且包過去後卻總是晚了一步,撲了個空。

    ??哎,單憑那群蠢材廢物白西服,怎麼可能抓到桐生龍斗呢,難道指望人家撞到咱們臉上嗎。

    ??頓時,真蛇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嘆息,同時也在努力思索著如何擺脫兔丸的監視。

    ??然而還沒等他嘆息聲落,不遠處一個白西裝下屬則是用興奮的聲音對真蛇喊道︰“真蛇大人!那桐生龍斗正被一堆流氓追著趕著,正在朝這邊跑著過來!”

    ??“啥?”真蛇聞言一下子愣住了,畢竟他從未想過還有這種天上掉餡餅、西紅柿炒蛋、紅燒肘子的大好事.

    ??(本章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從東京反派開始戀愛游戲 | 從東京反派開始戀愛游戲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