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成為了道醫之後 正文 六三八 命合帝道

正文 六三八 命合帝道

小說︰成為了道醫之後| 作者︰忽悠啊| 類別︰都市言情



    李鄲道敲打了一下臨川郡城隍高盡br />
    隨後便問道︰“不知道臨川郡中最近可有異神出沒?”

    “什麼叫異神?”高靜鏌 br />
    “非我中土之神,通通為異神。”

    “這……應該是沒有的,不過天曹既然提及了,那肯定是有的放矢,下官一定會仔細搜查的。”

    這高靜煥が槍儷±嫌妥櫻 聳庇Χ韻呂矗 纈愕盟 br />
    李鄲道點頭,心中卻沒有多少信任。

    隨後繼續在城中行走。

    因撫河渡口,水運通安徽,乃至于九江,因此商路繁華,雖然比不得京城,在南方還沒有成為經濟中心前倒也不錯。

    等著景德鎮瓷器出名之後,此處渡口,想來更加繁華。

    難怪江西藥幫要佔據此地,乃是至關重要。

    因此在渡口,可見許多賣茶葉的,賣小吃的,賣布匹的。甚至還有賣鹽鐵的。

    只是賣鹽鐵的陰私,旁人並不知道,但隱瞞不過李鄲道。

    “既然到了渡口,撫伯怎麼不出來,我也好測量一二臨川的山水地貌,風土人情,貧道善望牛 品縊  擋壞麼舜θ蘸蠓被  幌魯を猜逖簟!br />
    撫伯本就有感應,交出了自己的真名,因此李鄲道一提,便乖乖從河中顯身。

    “撫河乃是贛江支脈,入贛江可達江西全境,入長江更可達江南諸地,還可順著大運河前往杭州,洛陽。”

    撫河河伯道︰“只是水道狹窄了些,船只吞吐量並不算大。”

    李鄲道開口︰“這些都不算問題,問題是有人壟斷水運,劫貨船只,自然市場有序,如同活水,水流不息,自然財運不斷,可是有人攔江設壩,上流水滿,下流干涸,那就不好了。”

    “不知道兩位可知道羅熊兩家?”

    ……

    高鏡潰骸傲俅 セ 乇閌鍬藜胰恕!br />
    “這二家如今陰庫還剩下幾座?”

    “這卻是不知。”高糾鮮檔潰骸八郊也 凰懍俅ㄈ聳浚 粑室蹩猓 裳叭Ъ渥娣兀 秈謾!br />
    “那他二家所做陰私之事,你們奪了紀算沒有?”

    “這個……”

    李鄲道哼了一聲︰“女青天律有言,諸神吏符使被差訪問邪神魔鬼克害生民,而不具實申者,針決,流二千里。受財賂而不具實者,分形。”

    “城隍判理陰陽,基本的律令難道不知道嗎?”

    “我等屬實沒有這個權限啊。”高鏡饋br />
    “自太史公將天下人物,分做本紀,世家,列傳,之後,此三等人物,便不歸我等管轄。”

    “我等只可管轄泱泱群生,愚昧百姓。”

    “而世家自有其祖先,多少也在陰冥為官做神。”

    “我等雖然有調解勸說之能,卻無處置之權。”

    “處置之權還在酆都那邊,我等便是參本寫折,也是石沉大海。”

    “酆都那邊正在打仗,很是激烈。”小獅子開口道︰“你得了鬼帝印倒是可以到那里立下鬼國。”

    ……

    李鄲道開口道︰“本紀,世家,列傳,想來命格非凡,爾等陰神神格,等閑也奈何不得,況且有些應星命,便不算你之過錯。”

    “不過你也有監督之權,因此我問你,可有記錄其罪狀?”

    “日夜游神倒是有巡查記錄冊本,能回溯所見。”

    李鄲道點頭︰“那便去城隍府吧,我也做過城隍,我來教教你該怎麼做?你別照抄答案都抄錯了。”

    ……

    高拘鬧邪德睿 饈搶戳爍鎏 匣柿耍 嶄棧顧翟諂湮荒逼湔 衷讜趺椿構蘢盼疑砩狹耍br />
    李鄲道拿起一份卷宗,直接打開來看︰“江雪兒,年十六,陽壽六十三,自戕而亡。批︰滯留陽間,以待陽壽耗盡。”

    李鄲道直接皺眉︰“這案宗怨氣沖天,你只批了這個?沒有解冤消怨?”

    “此女子自殺身亡,按道理是要打入冥獄,畢竟身體發夫,受之父母,豈能夠隨意損毀?”

    “那他為何自殺,你們調查清楚了嗎?”

    “若是他殺還好說,清算福蔭壽元,可是她是自殺,若是她乃他殺,我等城隍立案受理,可是自殺,確實無從立案,若問自殺緣由,卻是不可能個個都問的。”

    李鄲道直接罵道︰“好好一個妙齡女子,怎麼會想不開自戕身亡?”

    “她個人承受能力弱也是有的......”只是高駒 局皇且歡喂懦喬匠繕瘢 退愀惺芰艘蛔鞘猩杴 甑謀 獨牒希 哺謀洳渙送潦 某Φ謀局省br />
    不過見李鄲道似乎動怒了,才開口道︰“叫那緝查司的過來回上官的話。”那一邊的鬼差應了一聲,不一會請來了一個長耳朵的老頭。

    李鄲道一眼看出這是一條兔子精,只是一雙長耳朵靈性非常。

    “你是煉順風耳的?”

    “正是,小人原先在軒轅廟中修行,得了黃帝身邊兩個小鬼的點化,因此修成了這樣本事。”

    李鄲道點頭︰“你這耳朵,可听多遠?”

    “方圓百里,只要說話,小的都能听清楚。”

    “倒是不錯,那我且問你,這江雪兒為何自戕?”

    “這卻是流言猛于虎了。”那長耳神開口道︰“只是這其中涉及了一位大人,小的卻是不敢開口說出他的名字。”

    “涉及一位大人?不敢開口說出他的名字?”李鄲道直接將金劍拿出,往案桌上一拍。

    “這個,能不能說?”

    “不能說。”長耳神哆嗦了一下,還是不開口。

    李鄲道又將閻羅鬼帝印往那一拍。

    整個城隍府都地動山搖,無數獄中怨鬼感應有王駕降臨,紛紛哭嚎︰“冤枉啊!我死得冤枉啊!”

    那一股怨氣沖天而起,直接將那看守勞獄的獄神沖得跌了七八個跟頭,四腳朝天。

    長耳神立馬肅靜,開口問道︰“敢問這位天曹是何方神聖?”

    李鄲道開口道︰“貧道有苦必救,有難必幫,有怨必張,有魔必殺,你說我是誰?”

    只听見冥冥中一道念頭自長耳神心中閃過,似乎試探的問道︰“您是酆都北陰大帝?”

    李鄲道直接掐訣,變神為酆都北陰大帝,而寄命紫微,叫李鄲道自然而然在這些鬼神眼中的形象發生巨大的改變。

    那高疽舶眨 ゥ褚舶眨 懲徹虯菹呂矗 蠛簦骸拔 疾渭蟺郟 br />
    一時間,李鄲道為紫微,紫微為李鄲道,而閻羅鬼帝印也飛出一道本源徹底為李鄲道所煉化掌握。

    命格蛻變........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成為了道醫之後 | 成為了道醫之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