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攻了那個炮灰男配[快穿] 210、荊棘薔薇花5

210、荊棘薔薇花5

小說︰攻了那個炮灰男配[快穿]| 作者︰青枝令| 類別︰都市言情



    ("攻了那個炮灰男配快穿");

    說不清郁止看到這個笑容時是什麼心情,

    總之很復雜。  本站名稱

    有為風致的心疼,又有因他願意為之的感動。

    郁止時常會覺得,並不只是自己在教、在幫助這顆星星,

    同時也是對方在改變自己,幫助自己找回被他遺忘在不知道時空哪個角落的七情六欲。

    在遇到對方之前,

    自己又何嘗不是“風致”,除了日復一日做自己應該做的,

    再沒興趣惦念其他。

    可到現在,他卻會高興,會難過,會心疼,

    會不舍,會有明顯的欲望,

    就連眼中的景物,

    除了本身的模樣外觀,

    還有了隨著他心情變化而變化的各種意義。

    復甦的七情六欲皆在這顆星星上,一點點被渲染得濃墨重彩。

    “郁先生?”提醒的聲音傳入耳中,郁止回過神,

    才發現自己剛才在听實驗結果的時候走神了。

    這可十分難得。

    “繼續。”

    助手接著他剛才的講話說下去,直到最後說道結果,

    他的表情都十分激動,

    因為在多次實驗過後,

    他們現如今得到的農產品的價值又提高了幾倍。

    原本這位助手也是農業研究院被看好的後輩,

    被許多人看重。

    在被安排給郁止做助手時,

    他是不情不願的,畢竟郁止只是一個普通人,而自己卻是前途無量的異能者。

    可沒多久,

    他便被郁止的思路和學識折服,再也不敢拿看尋常普通人的目光看他,連帶著對其他普通人態度也好了許多,畢竟誰知道對方未來會不會也成為大佬。

    “還不夠。”郁止卻搖搖頭道。

    助手一噎,這還不夠?你要讓其他軍區怎麼辦?

    知不知道外面其他軍區已經被你改良的作物打得出現了經濟危機?東西都賣不出去了?

    這還不夠,你是想要上天嗎?

    “郁先生,新品種的作物已經能夠幫異能者以較快的速度恢復異能,這樣的作物,能夠在異能者中賣出高價,您覺得還不夠,是覺得它提升的異能不夠嗎?”

    更不用說這種作物被普通人吃了也無害,不會造成之前只是吃帶了一點異能的作物就會消化不良的局面,他認為真的夠了。

    郁止卻對此不以為然。

    從始至終,他知道自己想要的都不止是如此。

    但就近階段來看,能夠在有限的條件下把作物提高到這種品質,已經算是現階段的極限。

    再繼續,短期內也得不到多好的結果。

    思慮過後,郁止緩緩道︰“一直以來,我們都在用異能研究,可異獸身上也有能量,事實上,我們還可以用異獸進行研究,不是嗎?”

    助手一愣,他沒想到郁止想說的就是這個,確實,異獸也能用于研究,但是早在很久之前,大家就發現異獸的能量只能被它們自己使用,而人類就算能夠找到他們的能量來源,也根本使用不了。

    所以關于異獸的研究一直無法得到突破,對于異獸,人類更多的還是斬殺毀滅。

    它們破壞力極大,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它們逃脫,對周圍的建築和生命造成毀壞。

    這種情況下,將它們就地斬殺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郁止聞言並未繼續發表自己的意見。

    雖然都是研究,可研究農作物和研究異獸明顯跨行業,哪怕郁止現在貢獻卓越,軍區的人也不會僅僅听他的胡思亂想就冒著風險真的為他抓異獸。

    還需要砝碼。

    正思索間,忽然听見外面警報聲響起。

    眾人紛紛跑出去詢問︰“發生什麼事?”

    被警報呼喚的異能者們匆匆朝著某個方向前去,郁止抓住一個人詢問,對方快速答道︰“海市突發異獸群,召喚軍區協助救援!”

    海市?

    郁止忽然想起原劇情中霍琳犧牲的那場異獸入侵。

    算了算時間,有些恍然,原來都到這時候了嗎?

    這大半年以來,郁止一直泡在實驗室里,就算有時間,也都花在風致身上,對于劇情還真沒太關注。

    唯一深深記住的,也就是導致風致死亡的那場戰役。

    但那還在很久之後。

    很快,救援消息就出來了,調動三千異能者,由風致帶隊去海市。

    听到消息的郁止微微一愣。

    在原劇情中,風致現在並不在軍區,帶隊去的也不是他,可現實顯然和劇情不一樣,那麼霍琳的結果是否也會因此改變?那……男女主呢?

    想法在郁止腦海中浮現一瞬,很快又被郁止拋下,那些人與他無關,多想也無益。

    下班後,郁止回到宿舍,卻在門外看到了一封信。

    信上的字跡很熟悉,雖然相處時間不多,但郁止還是記住了風致的筆跡。

    信上並未寫多少內容,不過是說他剛剛回軍區,有空的話可以一起吃飯。

    郁止卻從這信中的內容看出了什麼。

    他輕笑一聲。

    原來,是為了他,才會比原劇情中更快回到軍區。

    也正因如此,才會趕上這次救援,很有可能救下霍琳的性命,改變原劇情走向。

    他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它就注定被改變。

    *

    郁止暫時放下風致,去找了霍司令。

    辦公室內,霍司令正對著桌上的一張照片發呆。

    見到郁止進來,才收斂了神色,對郁止淡淡笑道︰“小郁有事嗎?”

    郁止在他面前坐下。

    “霍司令,我們也明人不說暗話,其實您應該知道,我今天來這里的目的?”

    霍司令嘆息道︰“小郁啊,你又何嘗不是明知道實驗室有監控,還故意說出那番話。”

    在很久之前,霍司令就撤銷了對郁止的監視,但是對于原本就有監控的地方,是不會撤掉的,而郁止,則很顯然也知道,所以更明白,自己在實驗室說過的話,很快就會被上報到霍司令耳中。

    兩人既說開,霍司令便也不再兜圈子,直白道︰“你說的辦法有些冒險,就算是我,也很難辦到。”

    斬殺異獸幾乎成了本能,而異獸攻擊人類也似乎是本能,他們又沒有限制對方能力的辦法,想要抓住而非斬殺很要廢一番功夫。

    然而即便如此,也是有人做過的,否則人們又怎會知道他們無法使用異獸的異能?

    不過是從前沒研究出什麼結果,這個項目便被喊停。

    後來異獸入侵頻率增加,異能者都不夠用,這個項目更加無人問津。

    此時郁止提起,霍司令心中更覺得對方也就是想想,畢竟他一個普通人,又能對異獸做出什麼?

    然而郁止很快便用事實告訴他,他能對異獸做的有很多。

    “霍司令,是不是只要有能夠在不會有傷亡和損失的情況下捕獲異獸,就能夠通過我的請求?”

    郁止看著他認真問。

    霍司令抬頭撞進他的眼神里,微微一愣,忽然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說的話或許並不是想一出是一出。

    訓練場上,霍司令領著郁止前來,有異能者正在進行訓練,見到霍司令前來,更加不敢偷懶,一個個都在賣力訓練著自己的異能和體能。

    郁止看著訓練場上繽紛的各種異能,看得有些眼花繚亂。

    霍司令給他讓出場地,“如果把他們當做異獸,應該用什麼辦法抓住他們?”

    眾異能者︰“……???”

    他們剛剛听到了什麼?是听錯了吧?什麼叫把他們當做異獸?

    還有,眼前這位不是軍區里出了名的研究員?哪怕他們再怎麼無知,也都知道這位可是普通人,讓一個普通人對付他們,是不是太看不起他們異能者了?

    有人心中不服,決定讓別人好好看看他們異能者可不是什麼弱雞。

    郁止將他們的神情收攏進眼中,也不生氣,反而輕輕一笑,“很簡單。”

    話音剛落,便見他不知從手中丟出什麼,準準朝著某一個異能者而去。

    而被對上的異能者也絲毫不閃不避,只覺得這位郁先生或許是腦子抽了,真以為隨手丟個垃圾出來,他們異能者便會無法應對嗎?

    郁止自然不會這麼認為,他是覺得這些人不屑于躲避,那正好。

    那位異能者是火系異能,正當他要釋放出火焰,將郁止剛才拋出的不知名物品燒毀時,火焰剛剛觸踫到那小東西,便見它驟然變大,這時,眾人才看清,這是一個巨大的鐵籠子,三面鐵欄桿,唯一沒有的那一面,準確地圍住那名異能者,將他罩住,扣在地面。

    異能者瞪大眼楮,卻還是使用異能去攻擊鐵籠子,然而都是無用功,因為他發現,被這鐵籠子罩住,他的異能變得只有平時的十分之一,而這樣弱小的異能,甚至沒能在這鐵籠子上留下半分痕跡。

    霍司令雙眼死死瞪著眼前的鐵籠子,說話都有些不利索,“這、這是……”

    他眼中神情驚異,閃爍著復雜的光芒,郁止視線微頓一瞬,隨後淡淡道︰“只是用好幾種異能制造出來的一次性物品,用過一次就會失去剛才的效果。”

    但霍司令的重點卻不是這個,他著急問︰“異能還能就在物品上?”

    他眼中似乎有著些許急切,想要知道答案。

    然而郁止卻搖搖頭,“嚴格來說,並非如此。”

    這個世界的異能離了人體便很難保存,他所用的辦法,是讓幾種異能形成陣法,異能被禁錮在陣法內,輕易不會被破壞,也不會消失。

    而當有其他異能從外界形成沖擊時,陣法的穩定性被破壞,異能被釋放,物體變成原型,而被異能加持過的物品,很多都能抵擋住異獸的攻擊。

    方法很簡單,唯一有難度的不過是陣法如何形成,這個世界的人在這方面沒有研究,還需要更多引導和開拓。

    听明白他意思的霍司令眼中逐漸漫上一絲失望,卻又很快調整過來。

    郁止並未錯過那些情緒,下意識想到了這個世界異能者必須與異能者結婚生下異能者的規定,眸光微動,心中有了思量。

    雖然略有失望,但霍司令情緒依然有些激動,他想,或許這個人是真的能做到,而他大概也明白,郁止想要什麼。

    “好,我答應你!”

    既然對方已經做到他的要求,那他也不是不信守承諾的人。

    郁止微微一笑。

    周圍異能者們見到剛才的情況,也紛紛圍了上來,嘰嘰喳喳地對著這鐵籠子和被落在鐵龍子里的人說著話,時不時看向郁止的目光中還有些驚奇和崇拜。

    回去的路上,心情很好的霍司令沒忍住露出笑容,郁止見狀,便狀似不經意地提起,“司令,我在實驗室消息不太靈通,風少將和霍少校可是好事將近?”

    聞言,霍司令臉上便染上一抹無奈。

    他之前也是想要撮合兩人,一個是他看中的後輩繼承人,一個是他喜歡的女兒,如果他們能夠走到一起那就再好不過。

    然而兩人都對對方沒意思。

    尤其是前段時間霍琳還親口告訴他,說已經看上了第一軍區的一個異能者,他看過那人,比不上風致,也不知道閨女究竟看上了哪點。

    但事已至此,他便也不再想著撮合。

    “謠言,謠言。”霍司令否認道,“琳琳她有男朋友,小致暫時也不考慮這些。”

    其實風致原話是他無心結婚生子,更願意奔波在戰場上。

    霍司令也才驚覺,這孩子似乎哪里不對,心理上有些問題,正打算勸人去看一看,誰知對方卻總是面上答應,出了辦公室就給忘了。

    走在他身後的郁止唇角微勾。

    *

    海市救援行動足足持續了半個月。

    郁止沒能等到風致回來,便進入了實驗室,等他再出來時,正好撞上一年一度的功勛節。

    每年這時候,軍中便會舉辦儀式,為死去的、活著的,任何在這一年內做出功績的人頒獎。

    直到有人來叫郁止,郁止都差點忘了,原來自己也是被頒獎的其中一員。

    他站在隊伍里有些格格不入,便干脆進了後台,準備等叫到他的名字再上去。

    他正閉目假寐,卻听見一道由遠及近的腳步聲。

    還未睜眼,他便猜到了來人是誰。

    “很累?”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淡,若非郁止了解他,恐怕也會認為,這人不過是隨口一問,實際並不關心自己。

    郁止睜開眼,入眼的便是風致略帶疲憊的面容,看來這次海市救援過得有些急,並不輕松。

    “還好。”他從椅子上站起來,“少將累的話,可以坐,待會兒叫到你的名字我再喊你。”

    他語氣自然淡定,言語之中透著熟稔,仿佛他們的關系真這麼好,然而實際上,他們相處時間不多。

    可風致大約是真的累了,他也沒推辭,在椅子上坐下。

    郁止耳尖得听到了外面有念霍琳的名字,而同時也有人說,霍琳受傷養傷,無法親自前來。

    很好,確實沒死。

    想來男女主之間的劇情也會隨之改變。

    風致坐下後反而精神許多,他剛剛趕回來,還沒來得及休息。

    雖然異能者能夠用異能刺激神經,讓自己更精神,以便于用更多的時間處理事情,然而這種辦法不能經常使用,風致在那十幾天內已經用得差不多,現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覺。

    不過,看著眼前的郁止,他忽然又有些不想睡了。

    很快,前面傳來了喊風致的名字,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款步朝外面走去。

    郁止本來對這個沒興趣,可看著風致被眾人敬仰矚目的模樣,忽然覺得那人更明亮耀眼了幾分。

    由于這份注視,郁止差點錯過自己的領獎。

    出了禮堂,便見風致正在站在那兒不動,見他來,才微微垂眸,有些不自然道︰“一起?”

    郁止微笑道︰“好。”

    “我听司令說,你在研究異獸?還是活著的?”風致剛回來,也不知道從哪里听到的消息。

    郁止假裝沒看懂他眼中的遲疑和擔憂,“不可以嗎?”

    風致抿了抿唇,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半晌,才終于听他道︰“其實你不必如此,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崇敬你,以你為榜樣。”

    郁止腳步一頓,轉頭看著他,片刻後,輕笑一聲道︰“少將,你以為我是想要得到他人的崇拜敬仰?”

    風致的表情看起來有些茫然,似乎在說難道不是嗎。

    郁止知道這人的心思,大約是覺得這太危險,還很累,與其死磕在這不一定有用的東西上,不如抓緊原有的,在那基礎上,未必不能更上一層樓。

    郁止往風致面前走了兩步,隨時溫和淡然的表情似乎染上了一絲悵然。

    “我只是,不想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別人手里。”

    風致動了動唇,有些想說自己其實可以保護他,他們住得那麼近,如果郁止真有什麼事,自己一定能夠第一時間來到他身邊。

    然而看著郁止的表情,又忽然說不出這種話來。

    不知為何,他覺得此時的郁止似乎有些讓人不想移開視線。

    心跳再度加快,自己或許真的需要看醫生,風致想。

    休息過後,風致真的去軍區醫院檢查身體,不過他進行的是體檢。

    檢查結果可想而知,沒有任何問題,尤其是他重點檢查的心髒,結果顯示它再健康不過,連亞健康都沒有。

    至于他所說的心跳加快等癥狀,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最終只能無奈建議風致去看心理醫生。

    “或許少將就是心理暗示,有些緊張,找心理醫生開導一下就好。”

    風致這才想起,之前也有人建議他去找心理醫生。

    反正也沒別的辦法,心理咨詢室就在不遠,走過去也不費多少功夫。

    見到咨詢的是風致,心理醫生打起了十二萬分精神,這可是風致少將,一定要慎重對待,否則影響到的很可能就是軍區安危。

    然而隨著風致逐漸描述,心理醫生的表情也逐漸從慎重到茫然,再到最後的一言難盡。

    等風致終于說完,心理醫生才露出一個輕松的笑容,“少將,我覺得您現在需要的不是醫生,而是戀愛。”

    見風致皺眉,已經見識到這位少將有多遲鈍的他只能直白道︰“您沒病,只是戀愛了。”

    作者有話要說︰  風致這個名字是從《吾與子》這首歌里听來的,覺得好听好看寓意也好。

    ——

    感謝在2021-10-12

    23:58:58~2021-10-13

    23:58:4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凝望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癌癥晚期的朋友、陌黎君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alphabet

    27瓶;青衫、晝無眠、雨竹、生如夏花

    10瓶;川川

    8瓶;高級vip

    5瓶;大大你還在嗎?我來催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攻了那個炮灰男配快穿");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攻了那個炮灰男配[快穿] | 攻了那個炮灰男配[快穿]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