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袖手旁觀

小說︰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作者︰洛豆豆| 類別︰都市言情



    起初,蕭銘賭博花的錢並不多,但每次都贏了錢,所以他覺得自己或許有賭博的天賦。

    但也許是天性使然,至少蕭銘認為是的。他的賭注越來越大,賭得也越來越多,甚至連公司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了,但是終于在他豪擲千金後,他開始輸錢了。

    蕭銘輸了錢,當然想把錢贏回來,但他一次又一次地輸掉。他只贏了幾次,最後還欠了很多錢。

    那天,蕭銘在下班後又一次去了賭場。

    他今天一定要多贏幾場。也許他能贏回以前欠下的錢。如果贏回欠款,他就會停下來,不再賭博,蕭銘是這樣想的。

    然而,賭場並沒有給蕭銘繼續賭博的機會。

    蕭銘剛走到巷子口,便被幾個人給攔住了。

    他很緊張。畢竟,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場面。

    〞什麼,你們想要什麼?〞

    蕭銘盡量不讓自己的表情顯得太過驚恐,但是他的聲音在顫抖,看起來就像是一直被狼嚇壞了的雞。

    蕭銘的話一出,面前的幾個粗暴的歹徒互相看了看,臉色陰沉的說著。

    〞干什麼的?蕭銘,你到底什麼時候還錢?欠了那麼多竟然還敢來賭?〞

    蕭銘很驚訝。他還真沒注意欠款,他覺得自己應該沒有輸多少錢。

    〞這個,我可以很快回來。〞說著,蕭銘就想穿過他們走進賭場繼續,但其中一個人狠狠地推了他一下。

    蕭銘不由自主地退了幾步,但後面的一個大漢又用力將他推到另一邊。

    然後這幾個人開始將蕭銘推來推去,嘲笑著他那張驚恐而又茫然的臉。

    這實在是太侮辱人了,蕭銘真想馬上暈過去。

    但那幾個匪徒都是通情達理的人,不會對蕭銘做什麼。畢竟,他們還要向他要錢。

    當蕭銘終于站穩了腳跟時,領頭的大漢看著他說。

    〞蕭家不是富得流油的嗎?怎麼?一千萬都沒有?如果你還不了錢,那就別怪我們自己上門去要了。〞

    大漢們知道蕭銘是個慫貨,來賭博肯定沒有告訴家里人,也不敢讓人知道他欠了很多錢,所以他們抓住了他的弱點。

    蕭銘恨得牙癢癢,但他不敢在這里和他們斗。他點了點頭,〞我,我知道。〞

    還沒等他們動手,蕭銘突然猛地撞向了一個大漢,那大漢始料不及,被他撞得側開了身子,蕭銘抓住機會跑上了車,一溜煙跑了出去。

    車上的蕭銘心慌意亂,他害怕蕭鎮會發現他賭博。要是被發現了,他就完了,一定會被再次送出去永遠都不能再回來。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再因為這樣的事情被派到國外,他就別想再成為蕭家的接班人了。

    不要說他不願意放棄蕭家的一切,就算是他的母親上官韻,也肯定會跟著蕭鎮一起罵他,讓他死在國外。

    〞不,我不能這樣做。〞蕭銘坐在車里,搖頭晃腦,喃喃自語,仿佛在發呆,直到被身後的喇叭聲驚醒,才再次啟動汽車。

    蕭銘只好去問蕭景瑜要錢,他不敢找母親要。

    他想,蕭景瑜一定有錢,他是蕭景瑜的弟弟。即使他們是競爭對手,也不願意看到蕭家的公司陷入丑聞,甚至看到蕭家的股票下跌。

    蕭景瑜一定會幫他還錢的。

    蕭銘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直接去了蕭景瑜的辦公室。

    不久前,助理告訴蕭景瑜,蕭銘已經被賭場打了一頓,但蕭景瑜沒想到,蕭銘找他竟然是來要錢的。

    〞兄弟,你現在有閑錢嗎?能不能給我點幫助?〞蕭銘舔著臉對蕭景瑜說道。

    蕭銘覺得,如果他想拿血緣關系逼迫威脅蕭景瑜的話,蕭景瑜把錢給他是一定沒有問題的。

    然而,事實卻給了蕭銘一個大大的耳光。

    〞你想怎麼樣?〞蕭景瑜冷聲問道,目光沒有從他手中的文件上移開。

    蕭銘很尷尬,也很惱火。〞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辦。你問那麼多干什麼?我是你弟弟啊,哥哥給弟弟錢有什麼問題嗎?〞

    但蕭景瑜一點也不為所動。〞你應該獨自承擔自己的事情,再說了,向上官韻夫人要錢不是更容易嗎?〞

    蕭景瑜甚至做出了給上官韻打電話的姿態,這讓蕭銘緊張地站了起來。

    〞不關你的事!你不要跟我母親亂說話!〞說完,蕭銘就沖出了辦公室,蕭景瑜也沒有攔著他。

    看到蕭銘如此惱羞成怒的樣子,蕭景瑜壓抑不住地冷笑,放下手機繼續工作。

    蕭銘覺得很生氣,滿腹委屈。

    盡管同父異母,但好歹他也是弟弟啊,可蕭景瑜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坐在辦公椅上,蕭銘越發的生氣,看著桌上的東西,煩躁地將它們全部扔在了地上。

    他的臉色鐵青,看起來猙獰恐怖,還喘著初期,如果有人看到他,一定會嚇得癱軟在地上。

    蕭銘一腳踢開椅子,在辦公室里來回走動,生氣了,就撿起東西亂砸,嘴里還惡毒地咒罵著蕭景瑜。

    〞蕭景瑜!我絕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

    路過的工作人員听見了里面的動靜,但都沒有把它放在心上。他們經常看到蕭銘發脾氣的樣子,沒有人好奇去听。

    還坐在辦公室里看文件的蕭景瑜並不知道蕭銘瘋狂的舉動,知道了也不會在意,畢竟只是個上不得台面的東西而已。

    但是,蕭銘賭博這件事就是蕭景瑜對于上官韻對甦沐允所做的事情的報復,如果不讓上官韻知道的話,還算什麼報復呢?

    蕭景瑜想了想,叫助理進來。

    助理敲了敲門,得到蕭景瑜的回復後,進門看著蕭景瑜說道︰〞總裁,怎麼了?〞

    〞蕭銘現在在做什麼?〞蕭景瑜一直盯著文件,語氣也很隨意,仿佛只是一句簡單的問候而已。

    助理听出了蕭景瑜話里的內涵,老實說道︰〞賭場的人把蕭銘打了一頓讓他還錢,他肯定是不敢告訴父母,才跑過來找您要錢。〞

    〞嗯,可以肯定的是,他哪怕有了錢也還是會繼續賭。畢竟誘或太大了,他抵擋不住。〞.

    蕭景瑜冷冷地笑了笑,語氣中充滿了對蕭銘的鄙視。

    助理也覺得很可笑,兩人是親兄弟,差距卻這麼大。一個是蕭氏集團掌控全局的總裁,另一個卻是成天游手好閑,賭博還欠了一屁股債的廢物。

    〞可是,如果他想要還上那一千萬,就必須向母親上官韻要錢。母親看見兒子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怎麼能袖手旁觀呢?〞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