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打情罵俏

小說︰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作者︰洛豆豆| 類別︰都市言情



    充滿感情的音樂,是一劑毒藥,只會讓她更有魅力。

    當時在小城,他尚且可以壓制自己對她的感情,當他察覺到自己意外地在意她時,他還有勇氣轉身離開。

    而現在,在她琴聲的包圍下,他不想再離開她半步!

    他只想離她越來越近。就算他留在她身邊,什麼也不做,只要靜靜地看著她就夠了!

    幸福?

    他無奈地自嘲一笑。張倫,你配得上這些幸福嗎?

    被張倫的手下關在一間側室里,暖暖激動地大喊大叫,忽然听到悼念廳外傳來低沉哀怨的鋼琴聲。

    她放下手中的利器,轉身,靠在門上,坐在地上。她那顆冰冷的心被琴聲撕開了,然後所有的偽裝都瓦解,情緒也就出來了。

    她抱著膝蓋坐下來,痛哭流涕。

    外面不知不覺已經黑了下來,醞釀了一天的雨終于淅淅瀝瀝的下了起來。

    甦沐允抱著鋼琴,恍惚間……好像听到了蕭景瑜的聲音?

    一輛黃色的汽車在遠處按著喇叭。幾分鐘後,車子停在了悼念廳的門口。

    甦沐允的手微微一抖,琴弓發出刺耳的聲音,這讓所有沉浸在音樂中的人都被驚醒了。

    甦沐允站了起來,她的心怦怦狂跳!

    外面,在那輛黃色汽車里,蕭景瑜正下車朝她走來。

    幾個月不見,他變得更加冷靜和克制。當他走來時,除了灼熱的眼神,臉上看不出任何多余的情緒。

    他的下巴蹭著她的頭。〞我們回家吧!〞

    深邃的眼楮看向她的周圍,看著張倫和苗宇,看著地上的鋼琴,看著照片上微笑的男人。

    垂下眼瞼,掩飾著自己不悅的情緒。〞好了,我們回家吧!〞

    他吻了吻她的發頂,轉身摟著她的腰往外走。

    甦沐允因難過而蒼白的臉,現在因幸福而泛紅。

    張倫的一個光頭的隨從不忍心看,便移步到陰沉的張倫身邊,說︰〞張先生,我們要做些什麼嗎?〞

    張倫緩緩搖了搖頭。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她這樣的笑容,他不想破壞它。

    他不想吵架,可蕭景瑜卻走到他面前,傲慢地說道︰〞張倫!有空嗎?我們來談一談吧!〞

    〞跟我談談?一個賤種,有什麼資格和我談?〞張倫帶著強烈的敵意和嗜血的眼神轉向蕭景瑜。〞不管你信不信,我只要動動小手指,你所擁有的,你所認為的成功,頃刻間就會灰飛煙滅。然後你依然是連常住登記都沒有的道上無名的小卒!〞

    蕭景瑜眼中閃過一絲怒意,正要說話,提著包的甦沐允插嘴道︰〞張倫,夠了!〞

    她沖到兩人中間,將身子擋在蕭景瑜面前,怒氣沖沖地對張倫說︰〞張倫,過去的事情我不會管,但如果你要用這種卑鄙的方法對付蕭景瑜,我不會放過你!〞

    等到甦沐允進來的時候,張倫的敵意已經消退了,強大而凌厲的氣場也瞬間破碎。

    一個連自己都照顧不了的女人,她怎麼可能有勇氣保護蕭景瑜?

    張倫明顯感覺到嫉妒心在蔓延,有一天她要是能夠很樂意為自己站出來的話,他就是去死也值了。

    蕭景瑜站在甦沐允身後,當她沖上來保護他時,他所有的不滿和氣憤都讓位于喜悅和欣慰。

    他從甦沐允身後伸出手來,摟住她的腰。他的大手摸著她的肚子,聲音溫柔如水。〞為什麼你懷著孩子還站在我面前?就不怕傷到自己?〞

    然後,當著張倫的面,他低頭吻了吻她的脖子。

    甦沐允發現,她看錯了蕭景瑜。他還是和幾個月前一樣!

    一樣的幼稚,他並沒有變得更加成熟內斂,他還是一個喜歡做自己想做的事,毫無顧忌的孩子。

    她尷尬地撇開臉去,躲開他的親吻,但當她看到張倫眼中燃燒著的黃色火焰時,她微微一驚,急忙轉過身去。

    她摟著蕭景瑜,微笑地看著他。〞蕭景瑜,我們回家吧?〞

    〞嗯,回家吧!〞他喜笑顏開,俯身在她的額頭上又吻了她一下,然後一把摟住她的腰。

    當他轉身往外走的時候,他得意洋洋地看了張倫一眼,帶著手下走出了大廳。

    〞張先生!就放過他們了?〞那個光頭的隨從又一次問道。

    張倫的眼神黯淡了下來。〞那你想怎麼樣?在這里和他的手下打起來了?〞

    隨從尷尬地摸了摸頭,退到了一邊。

    〞苗宇,那本來應該是你的妻子,現在是蕭景瑜的!〞張倫戲謔的看了一眼對面的苗宇,他還在盯著她離開的方向。

    苗宇收回視線,雙手在身旁握成拳頭。終于,他無力地松開了手。〞我,我不想看到她傷心!她告訴我,她和蕭景瑜。〞

    〞垃圾!〞張倫暴跳如雷︰〞苗宇,你不過是個懦夫!怪不得甦沐允不願意跟著你,你不過是垃圾!〞

    張倫越說越生氣,一把將身邊的椅子給踢開,叫道︰〞苗家就你一個人了,謝家就靠我了,如果我們兩個不能把蕭景瑜扳倒,那可真是太丟人了!無論如何,在我這里,這種恥辱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他大發雷霆,嚇得兩邊的隨從都說不出話來。

    苗宇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低聲道︰〞可是甦沐允說她不想看到我們生活在仇恨中,她說……〞

    〞閉嘴!苗宇你還是不是苗家的男人。〞張倫狂躁地喊道,〞你看著你的家產和女人被蕭景瑜給搶走嗎?你是男人嗎?〞

    苗宇一言不發。

    四年前,在他出事之前,他和張倫一樣,都是屬于〞我行我素〞的類型。

    張倫被他執拗的態度弄得不想再說下去,轉過身來,看到暖暖站在門邊,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他回瞪著眼楮,吼道︰〞看什麼看?給你爹上香去!〞

    〞我看某人正用暴躁掩飾他的感情。〞暖暖的話語戳破了他所有的偽裝。

    張倫表情陰沉,走到暖暖身邊,將她提進了隔間。〞暖暖,談一下你以後該怎麼辦吧!〞

    一向無所畏懼的暖暖听到這話,頓時覺得自己泄了氣。〞我想跟著你,張倫叔叔!我不想去別的地方。〞

    說著,就伸手摟住了他,將她小小的身子粘在了張倫的身上。〞張倫叔叔!求你別把我趕走,你讓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等我長大了,我就嫁給你!〞

    張倫陰沉的臉色沒有任何緩解,起身將她扔了出去,指著外面的喪堂,道︰〞好了,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給你父親上香,像個孝子一樣給他磕頭!〞

    〞……〞暖暖見他如此嚴厲,只得將涌上嘴邊的〞不〞字給咽了下去。

    喪堂外下起了小雨。

    甦沐允被蕭景瑜抱出了大廳。剛子很識趣地替她撐著傘,笑著跟在後面說︰〞嫂子,你不知道蕭總回家看到你不在,有多擔心!〞

    蕭景瑜拉開門,冷冷地說︰〞進去吧!〞

    甦沐允還沒有從重逢的喜悅中解脫出來,也不知道蕭景瑜的異樣,她小心翼翼地上了車,護著肚子。

    在回快捷酒店的路上,甦沐允終于感覺到了他長久的沉默。〞你怎麼了,蕭景瑜?今天趕飛機是不是太累了?〞

    〞蕭景瑜,孩子六個多月了。昨天做檢查的時候,醫生說他的情況非常好。〞

    提到孩子,蕭景瑜的臉色柔和了一些。

    看了看她的肚子,淡淡地說。〞回家說!〞

    然後回過頭去看街上一閃而過的人。

    甦沐允看得出來,他對自己的態度相當不好。

    剛才在悼念廳里那種寵溺和驚喜,只是在他們面前表現出來氣他們的吧!

    而在她和張倫相處的這幾個月里,他倒是瀟灑快活,和安吉拉打情罵俏,生氣的不應該是她才對嗎?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