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假設

小說︰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作者︰洛豆豆| 類別︰都市言情



    可是,可是我必須見彼得!青青拿著雨傘,匆匆忙忙地上車。

    風雨交加,甦沐允把剩下的雨傘遞給蕭景瑜,說︰雨天慢點開!

    他握住她拿傘的手,溫聲說道︰你就好好等我吧。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她耳朵有些發燒,怕被佣人或其他人看見。蕭景瑜

    啊?他朝她走了一小步,低沉的音節,帶著令人沉迷的力量。

    甦沐允迅速垂下眼簾,低聲道︰蕭景瑜,你的計劃完成了嗎?你和沈惠蘭之間

    還沒有,這只是開始而已!他握住她的手。別想那麼多了,待在家里等我吧。

    說完,他松開手,退後一步,轉身打開雨傘,走回車上。

    甦沐允看著他的車從苗家開出。

    潮濕的雨水讓她有些冷,她環著胳膊回到了客廳。

    當她一個人在屋子里時,才是她最放松最舒適狀態。

    沒有了酸溜溜、挑剔的沈惠蘭,沒有了讓她情難自制的蕭景瑜,沒有了岳父苗建生,也沒有了小姨子苗青青,她覺得更自在了。

    張嬸和媽媽正在剪窗花。

    張嬸是江南人,她的剪紙技術非常好。甦沐允看過她的剪紙,簡約中透著優雅,華麗卻不庸俗。剪出的小動物,栩栩如生。

    母親這些天和張嬸待在一塊。張嬸是個開朗的人。母親多少受她的影響,眉宇間纏繞的愁緒,不知不覺中得到了緩解。

    甦沐允在旁邊看了看,見張嬸很有耐心地一步步教母親折紙。

    在大廳里,他們見到了李阿姨。李阿姨笑著問道︰甦小姐,今天只有你和劉阿姨在家里吃午飯。你們需要吃點什麼呢?我去準備準備!

    甦沐允想了想,對李阿姨說︰午飯我來做,我已經很久沒有給媽媽做飯了!

    見她這麼說,李阿姨說道︰甦小姐想做川菜吧?要不要我先去買物資?

    好!

    甦沐允回到臥室,給苗宇擦洗,不住地自言自語地念叨︰苗宇,你真幸福!我,甦沐允,從來沒有這樣照顧過一個男人,你欠我的,我告訴你

    苗宇沒有像往常一樣回應。

    按摩結束後,甦沐允又彈了兩首歌,加上暴雨天的渲染,听起來更多的是一種大氣。

    甦沐允望著床上的苗宇,不禁自言自語道︰你真好,有我給你彈好听的曲子。我還沒給蕭景瑜彈過呢。

    她的目光轉向窗外,看看雨勢是否減弱。

    在院子里的大雨中,他看到一個撐著雨傘的高大的男人,靜得像一尊雕像。不知道他在雨中待了多少時間了。

    那人的面容幾乎完全被黑傘擋住了,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甦沐允有一種奇怪的警覺。這是個奇怪的男人,他在苗家院子里做什麼?

    她感到有些緊張,拿起手機打給了蕭景瑜。蕭景瑜,你有送人到苗家來嗎?

    不!出什麼事了?蕭景瑜接著電話,立刻從她的語氣里听出了不安。

    哦,沒什麼!甦沐允透過玻璃門,看見那人已經走到客廳了。房子里有個人,她急忙補充說。我要先下去!

    嗯?甦沐允!蕭景瑜接到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時,他的神經突然繃緊。

    現在苗家只有甦沐允。這陌生人是什麼身份?這時候突然來苗家是要做什麼?

    蕭景瑜突然失去了平常的冷靜。他直起身子,把他的助手叫到身邊。我現在得出去了,今天的會議都取消了!

    但是經理,今天下午三點鐘有一個助手趕緊在他走出去的時候提醒他。

    蕭景瑜以更快的速度走進電梯,只給他暈頭暈腦的助手留下兩個決定性的字:取消!

    一個會議比得上甦沐允的安全?

    就在張嬸匆忙向她走來的時候,甦沐允從臥室里出來了。甦小姐,甦小姐

    出什麼事了?甦沐允平心靜氣地問,試圖使自己鎮靜下來。

    張嬸深吸了兩口氣,然後說:外面院子里有個陌生人,他好像在院子里听你演奏

    沒關系!我去瞅瞅!甦沐允說著上樓去了。

    旋梯還沒走完,她便看見那人從檐口下走過,轉身拿起雨傘,抖掉上面的雨水。把它放在角落里,從門里往外看。

    甦沐允看見那人在樓梯上隱約顯露的面容,她的一切警惕突然消失了。

    她小跑著下了樓梯,穿過大廳去迎接他。

    門口站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穿著一件薄薄的淡藍色格子襯衫,袖口卷起來,露出他那黝黑結實的前臂。

    他的面孔,在最深處的腦海中,太熟悉,太常在眼前一閃而過,現在已不能用言語來形容了,甦沐允只感到最親切和快樂的感覺:高老師?

    高煦愣了愣。很久沒有人稱呼他為老師了。

    前面的女人20歲出頭,衣著樸素,但仍然年輕漂亮。

    他想了想,以確定前面的女人他是否認識。

    輕輕咳了一聲,他說:早上好,夫人,我是長官派來的。長官暫時抽不出身,讓我先來看看

    甦沐允听了好久,心里越來越糊涂了。然後她問道:老師你不認識我了嗎?我跟著你學過鋼琴

    高煦又仔細地看著那個女人。是你在彈鋼琴?

    是我!甦沐允害羞地點點頭,說:早知道是老師,我就會更用心彈了!

    她的臉有些發燙,14歲到17歲,她每到節假日都把跟她人一樣高的鋼琴抬過去,跟著他學鋼琴。

    14到17歲。

    但是老師似乎不認識她了。

    甦沐允對自己笑了笑。已經快十年了。這位老師當時二十五六歲,但現在至少有三十三或三十四歲了。

    甦沐允控制住了自己的思緒,把他拉了進去。老師,快進來!張嬸,泡茶!

    你是那天打電話過來的甦小姐嗎?高煦跟著她走進去,同時問道:沈惠蘭夫人怎麼樣了,先生已經全權交給我了!

    甦沐允這才想起昨天的電話。

    她讓他坐在沙發上後,說:是的,我昨天打了那個電話!我的岳母沈惠蘭現在還在警局,因為她昨天用叉子劃傷了一個女人的臉。

    高煦听甦沐允說著,拿起一杯茶,慢慢地喝著。苗建生在哪里?苗建生可以處理這些事情!他所要做的就是和那位年輕女子私下交易,給她一筆錢。如果那女人不起訴,她不可能被關。

    就在這個時候,甦沐允才把現實和回憶完全區分開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