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原諒媽媽

小說︰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作者︰洛豆豆| 類別︰都市言情



    沈惠蘭抬眼看了他一眼,又閉上了眼楮,但卻微微嘆了口氣。我不願意打她,那是因為以後我還想著指望他呢!而現在,她竟然讓自己下去做這種骯髒的女人愛做的低級趣味的事情,你說我該怎麼想?

    啊小孩子嘛苗建生好心地給她倒了杯水。

    樓上,苗宇和甦沐允的房間里,突然傳來甦沐允的尖叫聲。

    怎麼了?苗建生放下杯子,跑上樓去。

    走了幾步,發現沈惠蘭神色平靜,無動于衷,這才想到自己這個岳父,如果就這麼進自己兒子老婆的房間不太好。

    他停了下來,轉身對他說。你不去看看?

    這有什麼的?夫妻在房間里吵吵鬧鬧是很正常的

    沈惠蘭拿起面前的水杯,喝了口水。臉色好了很多。

    苗建生的臉抽搐了一下。

    別人的老婆發出聲音是很正常的,但是這個苗宇不是

    見沈惠蘭如此淡定,他只好壓下心中的疑惑,坐到她身邊。

    樓上。

    甦沐允睜開眼楮,看到苗宇那張蒼白瘦弱的臉。她開始,正要往後退,卻發現倆人抱在一起。

    甦沐允坐在床上,不敢相信剛才看到的會是真的。

    他為什麼半夜會翻身?

    還抱著自己?

    還把腳放在自己的腿上?

    听著苗宇平穩的呼吸,甦沐允有些害怕。

    她跳下床,後退了幾步。

    想起昨天自己給他擦洗的樣子甦沐允感覺到暈乎乎的!

    在隔壁房間的蕭景瑜被她的尖叫聲嚇得跳下床。他不假思索地拉開門,朝她走來。怎麼了?

    甦沐允回過頭來看著他,用手捂住眼楮,哭著說︰你這個流邙

    蕭景瑜低頭快速地看了一眼,不好意思地轉過頭去。我哪里是流邙了?你一大早就尖叫,我還以為出事了

    他上下打量著她,見她的表情有些奇怪,便問道。怎麼了?大清早的,到底是什麼事?

    甦沐允點了點頭,緩緩抬起手,朝床上的苗宇說道。他不僅翻了個身還抱著我睡覺!

    苗宇?這不可能吧!

    蕭景瑜的表情突然僵硬起來。他上前一步,俯身在苗宇身上,將他看了好幾遍,然後伸手捏了捏他冰涼的身體。抱你?他看起來像個死人。他怎麼會抱你呢?

    甦沐允也很納悶,可是當她睜開眼楮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正抱著他。

    難道是昨天看到他在那里,所以昨晚的時候,下意識的就主動換了個位置擱置了他的手腳,抱住了他?

    甦沐允看到苗宇一動也不動,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洗漱完畢,跟著蕭景瑜下去吃早餐。

    甦沐允想起自己又起晚了,珠寶也被甦海通拿去了,下樓的時候,她有些慌張。

    肯定又要被沈惠蘭罵一頓!

    甦沐允趕緊走過去,誠懇地向她道歉︰媽媽,爸爸,真的很抱歉,今晚我又起晚了我改,我改!

    沈惠蘭慢慢放下茶杯,抬頭看著她,平心靜氣地說道︰年輕人,睡多了是正常的。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早上都睡不醒。

    甦沐允急忙低頭。不,不,我讓爸爸媽媽等我是不對的

    嗨!一家人的規矩那麼多干嘛!沈惠蘭站了起來,對張嬸說︰張嬸,甦小姐下來了。我們吃早餐吧。

    苗建生也覺得沈惠蘭今天的性情很奇怪,讓人難以理解。

    這時,听到說要吃飯,他也急忙起身。派人上去,叫青青下來,這孩子

    不行!沈惠蘭尖銳的聲音突然響起。她沒資格跟我這麼大小姐樣,讓她餓著!

    二樓臥室里的苗青青,听見母親的話,眼楮里充滿了血絲。

    她去豪庭酒店只是為了好玩。

    她知道惹父母生氣了,所以早上很早就起來,為全家人準備早餐。

    結果費力不討好,還挨了頓罵。

    她就站在門口,嗓子氣得冒煙,看著幸福的一家人進了飯廳。

    這讓她很生氣,一直被母親打罵的甦沐允,現在甚至比自己的女兒還親。

    甦沐允沒有想到沈惠蘭怎麼會突然之間轉變這麼大的!

    她被沈惠蘭拉著,坐在桌前,看著她愉快的面容,更覺得不安︰媽

    嗯?沈惠蘭非常清晰而愉悅地回答,並在她的肩膀上拍了兩下。我親愛的孩子,你為什麼這麼瘦?看得我好心疼!

    媽媽,我甦沐允站起來要說話。

    沈惠蘭用手按住她的肩膀,不讓她站起來,轉身對旁邊的張嬸說︰張嬸,把鹿胎膏拿來給甦小姐

    甦沐允听了這一切,更加心虛了!沈惠蘭一貫的行為讓她坐著不敢亂動。

    不知道沈惠蘭在搞什麼鬼。

    如今的沈惠蘭是不是被惡靈附體了?

    她要做什麼?

    甦沐允抬頭看了一眼蕭景瑜,蕭景瑜還在為苗宇的事生氣,並沒有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當甦沐允像往常一樣起身收拾碗筷時,沈惠蘭伸出手抓住了她。甦沐允,不要踫這些僕人的工作。

    甦沐允一臉茫然,就要解釋,沈惠蘭就說話了︰甦沐允!過來跟我聊聊!

    甦沐允的表情很僵硬。媽媽,我,我要上去給苗宇擦洗按摩身體!

    這就對了!苗宇更重要!沈惠蘭停了下來,笑眯眯地說道︰我跟你一起去,正好也可以跟你說會兒話!

    哦?甦沐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今天這麼輕松,可越是對她笑,她就越覺得害怕。

    一向嚴厲沉默的蕭景瑜突然站了出來。沈惠蘭,我和甦沐允單獨談談可以嗎?

    沈惠蘭的眼神開始有一瞬間的憤怒,但很快就被壓制住了,她微笑著答道︰當然是可以的!

    然後坐在沙發上,仿佛在等待著甦沐允。

    蕭景瑜伸手把甦沐允拉到一邊。沈惠蘭今天怎麼了?他低聲說。你把苗宇的反應告訴她了嗎?

    我沒有!我沒有告訴她。甦沐允皺著眉頭,我很奇怪!她這一大早就對我笑,害得我心里越來越慌!

    蕭景瑜的神情稍稍柔和了一些,他焦急地說︰聰明點,甦沐允!這老巫婆一點也不好心。

    我剛才被那鹿胎膏卡住了!她的樣子顯得很委屈。

    在她的舉止中,有著小女人特有的單純和嫵媚,讓人心癢難耐。

    蕭景瑜忍住笑意道︰小心著點,她肯定沒安好心!

    甦沐允點了點頭,說道︰我對她來說只是一塊泥巴,她可以隨意拿捏

    蕭景瑜剛要開口,她卻轉身離開了。

    臥室里面仍舊飄著殘留的藥味。

    在王小姐的協助之下,甦沐允給苗宇的身體輸上了液,然後就坐下了,在他身邊輕輕按摩他冰涼柔軟的四肢。

    沈惠蘭將重癥監護室的小姐送出去,走到甦沐允身邊。還沒幾天,她已經能夠很熟練地幫她按摩了,她明白她一定是在盡心盡力照顧兒子。

    她的語氣又軟了下來。甦沐允,你辛苦了!

    媽媽,你不要這樣說!甦沐允硬著頭皮站了起來。照顧苗宇是應該的嘛!

    嗯沈惠蘭說道︰甦沐允,媽媽以前對你很嚴厲。你別不要太在意了哈。

    听到沈惠蘭道歉,甦沐允受寵若驚。媽媽,都是我自己的原因。我不應該把首飾借出去的

    怎麼,我怎麼說呢?我確實應該送些東西給你家人的!

    說著沈惠蘭抬起手,慢慢地撫摸著甦沐允的頭發。是我不好,還讓你把那首飾給拿回來,甦沐允,原諒媽媽!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