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翻身

小說︰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作者︰洛豆豆| 類別︰都市言情



    甦沐錦一想到甦沐允要跟這樣一個可惡的婆婆住這麼長時間,就同情地說,你也不容易,珠寶在這兒呢!

    說著,便把那些東西取了下來。

    甦沐允萬萬沒有想到她姐姐會這麼容易就把珠寶給她,正準備拿,甦海通攔住她說︰帶這麼多首飾回去,你覺得好意思嗎?

    然後他緊緊地把珠寶攥在手里,用他明亮的眼楮看著甦沐允。既然你嫁給了苗家,你為什麼要在意這樣的東西呢?你妹妹現在就要被關起來了,我擔心沒人給我錢花。這就是你給我的了!

    這些珠寶是我岳母沈惠蘭的!甦沐允絕望地盯著甦海通的手。爸爸,請還給我!

    她伸手抓住了甦海通緊握的手指。

    並不是她不願意放棄這些東西,而是這珠寶是沈惠蘭的。

    沈惠蘭要是知道把它給了甦海通,她會剝了她的皮!

    甦海通的手緊緊地握著,即使珠寶刺痛了他的手,他也不能放手。

    甦沐允很長一段時間都沒能把甦海通的手打開,甦海通怒氣沖沖地說︰沒心沒肺的東西!之前你沒錢了,去老子家,我沒給你吃的喝的?還給你媽媽找了醫院,現在為了這點珠寶,你還不願意是不是?

    甦沐允幾乎要哭了。爸爸

    甦海通抬起腳,正要向甦沐允踢去。走開!別沖我哭了,已經夠糟的了

    蕭景瑜剛幫助苗青青完成了擔保,當他走過去時,他看到甦海通正要踢甦沐允,趕緊過來護住了她。

    甦海通胖乎乎的身子晃了晃,你要鬧事?我跟你說,這是警察局

    似乎是為了兌現他的話,兩個警察朝他們望了一眼。

    蕭景瑜把甦沐允上下打量了一番,緊張地問︰甦沐允,怎麼樣?傷著了嗎?

    甦沐允低聲說︰我沒事!

    她看著已經把珠寶放進口袋的甦海通用警惕的目光盯著她。你不會收回它的,甦沐允。

    甦沐錦回過神來,立刻站在甦海通一邊。你能不能孝順點,是不是,甦沐允?你說,這麼多年來你給了一直照顧我們的父親錢嗎?我現在進了警局,爸爸用你兩個首飾怎麼樣?你為什麼這麼計較?

    我甦沐允心里很苦澀。這怎麼又是她的錯呢?

    甦沐錦冷冷哼了一聲。來吧,甦沐允,你現在晚上和苗宇在一起,白天和蕭景瑜在一起,在父親和女兒面前別顯得那麼可憐

    他還沒說完,沈惠蘭的尖利的聲音就從走廊的另一頭傳來︰甦沐允,你回來!

    甦沐允嚇得臉色發白。

    蕭景瑜扶著她向沈惠蘭走去,對她說︰沒關系。只是些珠寶而已。明天我去給你買

    甦沐允悲憤得說不出話來,轉過身來對甦海通說︰父親,請替我照顧母親。過幾天我就去看她!

    當然,你可以相信我!甦海通對這些精美的珠寶很感興趣,哪怕想到女兒甦沐錦會被關起來一段時間,他也沒那麼不高興了。

    在回家的路上,一家子默默無言。

    苗青青一進房子,就上樓躲在臥室里。哦,我今天累了,先休息了。

    青青苗建生聲嘶力竭地叫道,但苗青青是想盡量快跑,以避開其他人。

    沈惠蘭則是頹廢地坐著,那模樣顯得又老又弱。

    並沒有跟甦沐允想的那樣,和前幾天一樣指著甦沐允的鼻子尖咒罵她。

    甦沐允心里反倒有些同情她!

    蕭景瑜輕輕拉了拉她的袖子,低聲對她說︰起來吧!今天真是辛苦了!

    甦沐允正想著珠寶的事。盲目逃避是不行的。她得表現好一點,讓沈惠蘭消消氣。

    她拿起一杯水,雙手捧給沈惠蘭。媽媽,喝杯水吧!

    沈惠蘭接過水,看了看她,眼珠子微微一轉,喝了口水,什麼也沒說。

    看她這樣,她今晚應該不會罵人了吧!

    甦沐允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了地。

    跟苗建生打過招呼後,就上樓休息了。

    洗漱完畢,已經是凌晨二點多了。

    甦沐允很累,她躺在苗宇身邊,閉上眼就熟睡了。

    凌晨三點半,穿著連體睡衣的沈惠蘭像個幽靈一樣走了進來。

    窗外淡淡的月光照在她的臉上,讓她看起來十分恐怖詭異。

    她走到床邊,眼楮盯著苗宇的臉,低聲喃喃道︰我可憐的兒子

    月亮從窗外照進來,苗宇靜靜地躺在那里,任憑沈惠蘭的淚水落下,落在了他那平靜的臉上

    沈惠蘭慢慢地彎下腰,伸出手,把苗宇輕輕推到甦沐允身邊。

    甦沐允在睡夢中睡得很沉,並沒有醒來。

    沈惠蘭又緩緩地伸出手,捻起甦沐允的手臂,輕輕地放在苗宇的腰間。

    然後把苗宇的手臂摟在甦沐允的肩膀上,抱著她。

    她看起來並不滿意,又在床上繞了兩圈,左看右看,把苗宇的一條腿慢慢地按在甦沐允的

    做完後她獨自坐在床邊,淚水無聲地簌簌落下。

    沈惠蘭離開房間時已經四點了

    第二天早上,苗青青比往常起得更早。

    因為心虛昨晚的事,她早早起來幫忙精心準備早餐。

    听到客廳里有什麼動靜,她圍著小圍裙走出來,笑得像朵花一樣說︰媽媽,早安,今天我烤了蛋撻,還為媽媽準備了你最愛吃的紫薯粥

    沈惠蘭似乎心情也很好,輕哼一聲就坐下來看今天的早報。

    苗青青急忙走過來,抿著嘴,用求饒的語氣說︰哦,這報紙上的新聞都寫得亂七八糟的,媽,不要因為這個影響了好心情呀

    沈惠蘭看著她,認真地說︰你哥哥因為那場事故成了植物人,我只能指望你能嫁個好人家,可出了昨晚那檔子事,你還怎麼

    苗青青依偎在沈惠蘭的身邊,撒著嬌︰我想陪你和爸爸一輩子

    沈惠蘭的臉上沒有任何輕松的表情,悶悶的嘆了口氣,沉默了下去。

    苗建生見此,便走過來問道︰惠蘭,你怎麼了?我送你去檢查下你身體吧!

    不用!沈惠蘭緩緩搖了搖頭,答道。

    苗建生看了看手表,已經快八點了。

    張嬸,叫甦小姐下來吃早餐苗建生也有些不高興。

    甦沐允怎麼了?

    自從進了苗家,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晚,真想讓人發脾氣嗎?

    好的老爺。張嬸上了樓。

    一直閉著眼楮的沈惠蘭睜開了眼楮,緩緩的擺了擺手。不,讓她再多休息休息吧,昨晚,辛苦她了

    苗建生和苗青青,包括站在旁邊的張嬸,都是一臉不敢置信。

    這還是沈惠蘭對甦沐允嘛?

    這變化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苗青青感到不妙,她打著哈哈說道︰哥哥又不跟她鬧。辛苦什麼呀,要不要我其你在給她把早餐端上去?

    脫下圍裙,就要上樓叫甦沐允。

    沈惠蘭冷聲道︰現在都不听我的了?

    媽媽,你知道嗎?她是個不要臉的家伙。她在我們面前表現得很可憐。她苗青青一想到甦沐允的所作所為,就更覺得惡心,一個又一個下流的字眼跳了出來。

    沈惠蘭皺了皺眉頭,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在苗青青的臉頰上,急道︰你嫂子是你能這麼罵她的?

    媽?

    苗青青用手捂著發燙的臉頰,一直寵她的媽媽竟然為了一個賤女人就抽她的嘴!

    苗建生也很震驚。沈惠蘭是家里最喜歡罵甦沐允的人。

    她什麼壞話都罵過,今天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因為青青說了一些不客氣的話,就開始打她了?

    他不明白沈惠蘭心里在想什麼,于是他走到她面前,對她說︰哎呀,惠蘭,你是怎麼回事,說打就打?青青還年輕,有什麼事好好坐下來談嘛。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她還年輕?都自己去外面搞男人了!沈惠蘭對他翻了個白眼,臉色暗了下來,不再說話。

    青青捧著臉跑到了臥室。

    苗建生焦急地看了看青青,坐在沈惠蘭身邊,和顏悅色地說道︰今天你到底是怎麼了?我從來沒有見過你對青青這麼生氣!你從來都沒有打過他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