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對你好

小說︰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作者︰洛豆豆| 類別︰都市言情



    耳邊傳來傾盆大雨的聲音,她走在路上,仿佛在一個無法醒來的噩夢中!

    甦沐允!有人地護住她,甦沐允

    她白皙的臉蛋都是水珠,她抬頭看了一眼,就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臂。

    雖然她只是個私生子,但她心胸開闊,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恨過一個人。

    反正那個宇是個植物人,最壞的結果就是她就像個貼身丫頭一樣,日夜伺候他。

    她可以在甦家的完成她的夢想。

    並保持身體的純潔,等著那個男人!

    但這一切都被蕭景瑜給攪亂了!

    她狠狠地咬了他一口,漸漸嘗到了唇齒間的血腥味,眼前,也浮現出那個人溫文爾雅,笑容如三月陽光般的臉龐來!

    她的喉嚨里像有一只幼獸在嗚咽,但她的眼楮里,卻充滿了仇恨。

    在她眼楮的注視下,蕭景瑜第一次很想逃避,他確實魯莽了。

    當他听說弟弟要結婚的時候,他一點也不打算回來。

    可是,當他听說要娶的對象是叫甦沐允時,他一時無法平靜下來。

    苗建生讓人給他寄來了一張新娘的照片,看著照片上那個長相清純的女孩,他立刻認出這就是他一直以來所想的人。

    她那雙眼楮的瞳孔很安靜。蕭景瑜很是心疼。

    沒有片刻的耽擱,他立刻回了國。

    一想到她很快就會成為苗宇的女人,只是在機場等飛機的幾分鐘,他就狂躁得想殺人。

    幸好,他沒有錯過他們的新婚之夜。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新傷口,笑著說︰好漂亮的傷口!我要把你的名字紋在這里!

    無恥!甦沐允吐出口中的血沫,轉身又跑進雨中。

    蕭景瑜趕緊把她拖了回來,這次更有氣勢了。

    甦沐允這才安靜下來,遲遲不敢上前一步。

    她的身體濕透了,心也涼了,像一只驚慌失措的小鳥。

    他為她撐著傘,感到憐惜,但也有些愧疚。甦沐允,沒有你的同意,不會再踫你,我發誓

    甦沐允狠狠地打了個寒戰︰發誓?

    是的,如果我沒經過你的同意踫你,我就被天雷劈死吧!他非常認真地說道。

    遠處,一道道雷電在他們頭頂上狠狠地炸開。

    她嚇得一哆嗦,被他趁機深深地擁住,放心,我一定會遵守承諾的!

    雨勢愈演愈烈。

    在車前甲板上,甦沐錦的電話還開著,她有耐心耍弄甦沐允。

    甦沐允遲早會成為她甦沐錦的搖錢樹。

    蕭景瑜此時遞給了甦沐允一塊干毛巾,小心感冒!

    甦沐允只胡亂擦了擦,拿起手機,喂

    好妹妹甦沐錦不冷不熱的聲音傳來。

    甦沐允說道︰姐姐,時間來不及了,還下著大雨,可能趕不上了

    趕不上了?甦沐錦輕笑道︰如果你媽媽出了什麼事,事關生死,你會不會趕過來?

    甦沐允本來就已經變色的臉更白了,甦沐錦你

    電話里傳來沙沙的聲音,母親疲憊而蒼老的聲音說︰沐允,沐允,你在哪啊?我的沐允呢?

    媽媽!媽媽!甦沐允抓著冰冷的電話,尖叫著︰我在,媽媽,媽媽

    然而,听筒里面,已經沒有了聲音。

    甦沐允感到胸口似乎有一塊大石頭,壓的她喘不過氣。

    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

    蕭景瑜在她身邊,始終沒有說話,但卻把兩姐妹之間的對話,听得一清二楚。

    臉看起來比以往都要陰沉,深邃的眼楮里隱隱透著可怕的殺氣。

    甦沐允握著電話,竭力想從听筒里再搜索母親的聲音,但過了一會兒,傳出的都是甦沐錦。

    她笑了起來,用一種非常輕松愉快的語氣說︰甦沐允,你好嗎?今天我心情好,我過來看看阿姨,妹妹我夠意思吧?

    甦沐錦,我警告你她渾身冰涼,但手心里全是汗。

    話還沒說完,甦沐錦就輕描淡寫地打斷了她,不要警告我!只要你听話,我就會好好對待阿姨的,好姐姐。怎麼樣,我想要個東西

    我給你拿來!甦沐允連忙給出答案。

    哦,好妹妹!下午三點老樹咖啡,我不喜歡等待,妹妹!

    甦沐錦得意地說完,滿意地掛上了電話。

    甦沐允倒在了座位上,渾身乏力,就像打了敗仗。

    精疲力竭,疲憊不堪。

    蕭景瑜什麼也沒說,從她手中拿過電話,不停地用干毛巾擦拭著頭發。

    可能是她真的太累太累了。

    小小的身軀蜷縮在座椅上,仿佛承受不了更多的沖擊。

    蕭景瑜不由放松了一下,輕聲說道︰回去換件衣服,好嗎?

    她頹廢地說道︰如果我三點沒到咖啡館,姐姐她,她

    她心中大為委屈,張了張嘴,哭了出來!

    他急忙安慰她︰不怕不怕,我陪你,我陪你

    沈惠蘭在苗建生的好言相勸下,終于讓她的怒火消散了一些。

    她帶著剩余的怒氣說道︰沒想到這個甦沐允竟然如此不安分!才進家門沒幾天,她不僅對你動手動腳,還和蕭景瑜勾搭上了。真是個賤人!賤人!

    苗建生懷疑沈惠蘭是不是更年期了。

    雖然心里這麼想,但也不敢用言語激怒她。

    只是敷衍了事,商量著語氣說︰惠蘭啊

    你叫我惠蘭?沈惠蘭質問道。

    苗建生一臉懵逼︰哦,惠蘭,我不是一直這樣叫你嗎?

    建生,惠蘭這個稱呼你已經很久沒叫了,說說看,你在搞什麼鬼?

    沈惠蘭滿臉的懷疑,不過很顯然,苗建生的話听起來很受用。

    苗建生訕訕的叫了兩聲,坐在了她身邊,摟著她的肩膀,一臉笑意的說道︰哦,惠蘭,我有一個想法,就是不知道你會怎麼想

    嗯,你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殷勤了!

    沈惠蘭委屈得眼圈微微發紅,建生,我們老夫老妻,大半輩子,我可沒虧待過你,你不能負了我啊!

    你放心,我保證用這輩子對你好!苗建生也比剛才溫柔了許多。

    沈惠蘭完全被她哄好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 | 枕上婚寵︰蕭先生,你媳婦又爬牆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