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暴發戶的原配重生了 第171章 小旺番外5閻望奇是監察部的一名工作……

第171章 小旺番外5閻望奇是監察部的一名工作……

小說︰暴發戶的原配重生了| 作者︰浣若君|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 為紀委正式啟動了對質監站站長王琳調查。

    整質監站所有人都要接受調查,所以小旺就沒法接圓圓了。

    圓圓則得擠著地鐵早早回,為按時間, 她購買第二批奧運會開幕式門票核對電,今天該打來了。

    一張a類坐, 兩張b類坐, 他們三口人一人一張,給小狼和閻肇沒有買,是為閻肇公會在現場, 而小狼, 則在負責奧運安保,雪狼突擊隊中任職, 也不需要門票。

    三張門票,她留了手機號,還留了里坐機,怕組委會會把電直接打回,所以她要在里等著。

    不過她剛進門, 陳美蘭就說︰“圓圓, 剛才jim來過,說要送你三張開幕式vip坐位門票,還說你一直不接電, 他還有演出,先走了,他讓我你, 你底咋回事。”

    圓圓把自己手機放坐機旁邊了,專注盯著,等電。

    隨口說︰“媽,  jim門票咱不要,我給你買a類坐,我和小旺,我倆坐b類坐就行了。”

    “vip坐位是最位置了,是為jim屬被特邀參加開幕式小提琴演奏才能拿,他是你哥哥呀,要送你你就收了唄,為啥不要?”陳美蘭說。

    圓圓說︰“媽,你原來不是說過,如果不喜歡一男孩子,就不要給他任何暗示,讓他覺得自己有機會?jim追我,可我不喜歡他,我心里有喜歡男孩子,我就自己買票,樣,他才不會誤會我呀。”

    “你知道jim喜歡你,那你知不知道約翰也喜歡你?”陳美蘭再。

    圓圓說︰“知道呀,所以他偶爾幫我忙,我總會辦法還回去呀。”

    陳美蘭驚呆了。

    她原來以為自小閨戀愛方面啥都不懂。

    現在才發現,小孩表面不說,但心里門兒清。

    怪不得jim給她門票她不要,哪怕她找約翰幫一小小忙,也會用幫忙洗車,或上高層搞衛生方式感謝。

    她跟約翰和jim,小旺都一樣,只是義上兄妹。

    而jim和約翰,不知道是為跟小旺爭,還是為圓圓有一筆豐厚財產,再或真心喜歡她,總之,一直在用各種方式,表達追求她意願。

    不過圓圓來禮尚往來,渭涇分明,不給他們任何機會。

    陳美蘭一直以為圓圓是沒長大,還不懂得喜歡不喜歡誰原,但現在再看,她心里早就有喜歡人呀。她是︰“那你有喜歡人嗎,他在哪兒呢?”

    是不是小旺,不用繞彎子,可以直接了。

    圓圓抬起頭,掩不住唇角笑,居然坦白說︰“有啊,是閻望奇。媽媽,我跟我哥結婚,行嗎?”

    見陳美蘭不說,圓圓舉起手說︰“媽,是我自己選擇,我保證我會把我們日子過,不讓你們『操』心,要院里有人嚼舌根,我和閻望奇一起上門解釋,保證不叫親戚鄰居們笑你們,嗎?”

    一句,說那叫一干脆利落。

    陳美蘭本來特別驚訝,但轉念一,能通了。

    雖說輩子被閻肇慣有過分了,但圓圓『性』格沒有變過。

    她一直是特有主見,特勇敢孩子,也知道自己要是什麼。

    上輩子,從周雪琴那兒過不了明路,她即使不要婚姻,也會幫助小旺照顧小狼,會跟小旺一直在一起。而輩子,她和小旺都很幸運,沒有經歷過太多磨難。

    但她喜歡小旺,要跟小旺結婚,她就會說出來,也會站出來,擔擋自己嫁給哥哥後,可能會受口舌與事非。

    小丫頭只是表面看著嬌氣一,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她本身就是不服輸『性』格,上輩子是,輩子亦是。

    “是誰都行,只要你喜歡,找只青蛙結婚我都願意。”陳美蘭悶悶說。

    結果,她是知道,但她未免覺得兒太主動了一。

    站在兒立場上,叫便宜了閻望奇那臭小子。

    他都沒怎麼追過圓圓,圓圓就主動跟他跑了。

    圓圓終接奧運組委會打來電了,要跟組委會合對信息。

    核對完信息,看媽媽望著自己,似乎不大高興,居然說︰“媽,童里有王子還是青蛙變得呢,青蛙怎麼啦,我哥就是青蛙,我也願意嫁他。”

    都會護短了,說明她其實早就喜歡小旺吧?

    小丫頭城府挺深啊,藏那麼深,陳美蘭當媽都沒看出來。

    而倆熊孩子有多不要臉,圓圓有多主動,天晚上,陳美蘭親眼見著了。

    三更半夜,小旺一回來,還沒進門,圓圓跑出去,躲在桂花樹後面,踮起腳尖,就要主動親小旺一下。

    太辣眼楮,陳美蘭就不看了。

    既然圓圓主動提出來,說跟小旺結婚,陳美蘭就代表閻肇,把事兒答應下來了,當然,她還得閻西山和周雪琴件事看法。

    閻西山目前在喀南玉廠,昆侖玉質純玉透,賣得特別,不比煤礦賺錢他,他現在多一半時間,都在喀南盯玉廠。

    而周雪琴,上回在醫院切『乳』腺瘤是良『性』,不過過了兩年長了,而回長則是惡『性』,是,她得癌癥了。

    在她那兩棟樓還有一些沒有賣掉,靠著賣樓,維持生活和治病是夠。

    第二天,陳美蘭就撥電,分別他們,樁婚事看法。

    閻西山只答了句︰“果不其然。”小旺給他當婿,他再高興不過。

    而周雪琴,幾年一直在跟癌癥做斗爭,生怕自己會死,最要則是小旺和小狼能趕緊組成庭,一听小旺要結婚,立刻說︰“,我給他準備一份禮物吧,我兒子,終要結婚了。”

    “禮物就算了,你要身體,來參加一下孩子們婚禮吧。”陳美蘭說。

    其實是客套,為周雪琴特別怕死,自從發現自己得是癌癥,化療完一階段,醫生勸她出院,回休養,她就不出,生怕病情會有反復,一直住在醫院里。

    陳美蘭估計就算請她,她也不會來。

    果然,周雪琴說︰“婚禮就算了,有時間讓小旺帶著媳『婦』兒滬市來看我吧,我在瑞金醫院治病,癌癥不徹底治,我是不會出院。”

    現在是五月。

    陳美蘭要忙公司上市,答應下來就不管了。

    而小旺,胸無大志,只早結婚,婚禮就由他一力『操』辦了。

    婚禮訂在5月15號,為閻肇和閻佩衡身份,在首都不大『操』大辦,但是應買力耶和閻西山要求,必須去喀南辦一場,用閻西山說,他要把他掌上明珠,用喀南風俗里,公主結婚規格給嫁出去。

    最近質監局正在進行反腐大清洗,忙不可開交,但小旺還是給自己請了假,去喀南辦婚禮了。

    閻西山不僅號令幾十弟弟佷子準備了隆重婚禮,而且還給小旺準備了一大堆中『藥』材,然後特地聲明,些『藥』材是他從各地打听來,能生兒子偏方。

    當然不是給圓圓吃,圓圓是他閨,閻西山怎麼舍得弄壞她身子?

    他專門找,是給男人服用偏方,所以『藥』全是給小旺吃。

    小旺只要願意吃,並且能在明年如願生下兒子。

    閻西山鄭重承諾,就把自己在玉廠所有股份,全部送給大孫子當禮物。

    生兒子夢,閻西山辦不了,但他要讓小旺傳承下去。

    他賊心不死,他要小旺來接力!

    去喀南結婚,小旺和圓圓已經扯證了,當然就可以住在一起了。

    睡在一起,那可是比接吻更美妙事。

    為婚禮而忙了幾天,身為男人,誰不早跟媳『婦』兒睡覺,但閻西山就跟塊癩皮膏『藥』似,捧著熬『藥』湯,跟在小旺身後,亦步亦趨跟著,也不勸,就跟著笑,示意他喝。

    小旺要願意喝『藥』,他就不姓閻了。

    “閻伯伯,我來說生男生都一樣,但我更喜歡閨,『藥』您倒了吧,我不可能喝。”小旺只坦誠說。

    “我也喜歡閨啊,要不是喜歡閨,招娣剛出生時候,我早就把她送人了,但我沒有,就是為我喜歡閨。”閻西山說。

    小旺皺起了眉頭︰“您既然喜歡閨,干嘛非得執著著,要生兒子。”

    閻西山嘆了口氣說︰“閻望奇,你必須生兒子,知道為什麼嗎?我不算是有良心煤老板,但是我對目前社會現狀,特別悲觀,我算良心做人了,可你知道工商稅務,再加環保,一年要從西山公司和喀南玉廠敲詐勒索多少錢嗎,我們奉公守法,但是,公商稅務質監環保,那些工作人員們,總能雞蛋里挑骨頭找題,從我們兒敲錢。就比如咱們西山公司某方面出了題,國罰款,我願意認,可平白無故找『毛』病,變著法子索賄,我就不願意了呀,國公務員,不應該是為人民服務嗎,當國辦事機關成為某些人小金庫,社會還有什麼前途可言?所以社會照樣下去早完得完蛋,生兒子吧,皮實,以後社會怎麼『亂』都不怕,生閨得『操』心,明白吧?”

    所以閻西山悲觀在,他覺得社會照現在形勢發展下去,不可能變,只會變得更差。

    而生兒子,社會再『亂』,都不用怕,畢竟兒子皮實。

    小旺接過閻西山手里湯『藥』,進房間後,倒廁所里了。

    時,他還安慰自己,至少目前質監局正在進行大清洗。

    被紀委狠查一回,質監局換一幫血『液』,從今往後風氣應該會煥然一。

    不過從喀南回來,第一天上班,小旺剛進門,就見副站長孫旺站在他辦公室里,正在笑著跟熊壯聊天。

    孫旺前段時間,戴還是百達翡麗,但現在把表換了,戴一塊幾十塊假表。

    他原來喝茶葉,是幾千塊一斤茶,現在那種貴重茶葉被他扔了,換成了幾十塊錢散茶,他人依舊是笑眯眯,見了小旺頭,說︰“婚快樂呀小伙子,結婚可是人生大喜事,今天晚上,請咱們全站人吃飯吧,我們可都給你準備了禮金。”

    小旺頭,等他走了,悄聲熊壯︰“怎麼回事,孫旺怎麼沒進去?”

    “進去什麼呀,紀委從他什麼東西都沒搜出來,而工作方面,他就是偷『奸』耍滑代表,從來沒在任何一份質監審核書上簽過字,既然沒簽過字,何來錯誤可言,而且據傳言,他岳父在政法委干過,有關系,把他給保出來了,他現在是咱站長了。”熊壯說。

    小旺頓時就傻眼了,監察部在面對反貪工作時,是有決心,願意下狠手。

    但是,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孫旺種人,既有能力有關系,把他搞下馬,可不容易。

    而且換領導,換種作風,既然紀委大力查處,貪就不能在明面上了,但是,孫旺會收斂嗎,並不會,中午出去吃飯時候,小旺親眼看見,孫旺上了一輛邁巴赫,普普通通一午飯,他都是被人用邁巴赫接走,去吃。

    而下午,孫旺一進辦公室,就給了熊壯一份《質監驗收單》,要小旺簽字,並且說︰“閻望奇志,項目我已經檢查過了,整體還算合格,你簽字吧,項目成果,就算在你身上了。”

    成果屁啊,他屬自己拿處,讓手下人頂缸,背鍋。

    “不對吧領導,我們都沒有上各種儀器,甚至沒有去項目實地走一走,根本不知道項目搞怎麼樣,怎麼能簽字?”小旺站起來。

    孫旺笑著說︰“小閻啦,我知道你後台硬,我也知道你爸和你爺爺一生工作,沒賺什麼錢,送你質監站來,就是讓你代表他們,在兒有收獲,你爺爺和你爸給黨給國工作了一輩子,國也是該從某方面,回報他們一,項目由你簽字,就是你成果,熬幾年資歷,副站長就是你,時候,你不就可以……”

    說著,他打開《質監驗收單》,示意小旺看,下面壓著一沓錢,是五萬塊。

    熊壯和小旺一辦公室,抬頭,也在看小旺。

    他沒什麼理,就跟著小旺混,小旺做生意,他跟著,小旺來質監站上班,他也跟著,但他質監站目前種風氣很看不過眼,氣啪一聲,把筆折成了兩斷。

    紀委狠查過一次,質監工作居然還是以錢來衡量。

    熊壯覺得種情形簡直糟透了。

    生氣,他胸膛里滿是怒火。

    小旺則低頭,在盯著今天報紙看。

    報紙上寫著︰2007年首都各機關公務員考錄公告。

    他突然抬起頭,說︰“孫站長,工作,您讓別人干吧,我辭職,我不干了。”

    “孩子,你咋回事啊,你爸和你爺爺送你來兒上班,給你可是金飯碗,你咋說不干就不干了?”孫旺驚訝。

    小旺指著報紙上考錄公告,手指戳在監察部幾字下面,說︰“我要去考公務員了。”

    熊壯連忙也說︰“我也考。”

    孫旺頓時就笑了︰“行行行,你們考公,理特別宏大,我特別支持,但先別辭職了,我給你們辦病假,要萬一考不上,你們還可以回來上班,對不對?”

    其實他心里在冷笑。

    首都公務員多難考啊?

    閻望奇是有後台,但考公務員是只有後台就行嗎?

    大部分有特別強後台人,關系比鐵還硬,但都會死在筆試一關。

    閻望奇人很聰明,不受他擺布,是以考公來更進一步。

    再就是,看不慣華國官場上如今貪污腐敗風氣,估計考監察部,來一番作為。

    但孫旺深諳官場藝術,他有後台,也看慣了社會上,初出茅廬熱血年青人們,是如何一步步被現實磨滅理,磨絕望,並最終妥協,選擇跟現實流合污。

    所以他特別從容,也不得罪倆年青人,笑著送兩年青人出了質監站,還朝他們揮手︰“要考不上也別怕,回來,質監站崗位我會給你們留著。”

    從質監站出來,熊壯小旺︰“咱真要考公?我听說華國公務員,特別難考,而且監察部今年就招3人吧,得多少人報,咱能考上嗎?”

    “考不上老子就不姓閻,不是閻佩衡孫子,閻肇兒子。”小旺突然勾唇一笑︰“媽,你沒發現嗎,老子現在往那兒一站,就是我爹和我爺恥辱?”

    閻望奇有一作風剛硬,在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一生,無可挑剔爺爺,還有一在公安系統人人聞風喪膽活閻王爸爸。

    他還有一不偷稅納稅,在軍工廠大量倒閉時候,力挽狂濫,拯救了兩軍工廠,給上千號退伍軍人安置了工作媽媽。

    他們就站在閻望奇身後。

    他們是閻望奇後台,在國獨一無二,最硬後台,可他在干嘛,他在一小質監站,跟一幫貪污腐敗,懶政怠政分子們流合污。

    如果他真收了那五萬塊,他丟不是自己臉,他是把閻佩衡,閻肇和陳美蘭,三人臉都給丟了,而即使他不收錢,當他一切現實中不公平一切選擇視而不見時,別人看,就是他父母,他爺爺態度。

    所以是為閻望奇無所謂,才讓孫旺那麼猖狂。

    才讓那狗東西,敢拿著五萬塊來,要拉他下水。

    閻佩衡清廉一生,閻肇如今辛苦工作。

    可他們一生累築功績,在孫旺那種狗東西眼里,就只值五萬塊?

    前段時間,當听齊主任說,中華民族了最危難時候,小旺沒有任何觸動,可此刻,他真正被觸怒了,有句老,國興亡,匹夫有責。

    曾經閻望奇可以做匹夫,為他只結婚,只過二人小世界。

    但是就連閻西山那種在社會上能混如魚得水人,都覺得社會沒有光明,沒有希望時候,他怎麼能安穩,過自己二人小世界?

    監察部招公務員門檻並不算高,大學本科,擁有學士學位就可以報考。

    小旺和熊壯都有碩士研究生學歷,是在德國完成,在填寫報表時候,需要填寫學校,以及在校期間成績,報之後,就可以回去學習,靜待考試了。

    現在網絡很發達,所以倆孩子報完,從網絡上搜索了一些資料,看了一些備考知識,買了一些教輔資料回來,熊壯回他租來房子,小旺則回,倆人正式開始復習,備考。

    圓圓段時間工作不太忙,而小旺呢,本身在清閑衙門。

    倆人剛剛結婚,搬出來住,了晚上,圓圓早睡,結果就發現小旺非但給自己請了假,而且居然認認真真,抱著一大摞《首都公務員錄用考試專用教材》在讀。

    “哥,你不是已經有工作了嗎,為啥還要看?”圓圓吃驚。

    小旺翻一頁書,把頭靠在了圓圓肩膀上︰“我已經報了,7月20號考試,你哥我呀,還有55天時間學習。”

    圓圓為了讓哥哥靠舒服一,調整著坐姿,但也得勸小旺一句︰“哥,雖然從報考試,是一多月時間,但別人要考公務員,都是提前一年,甚至兩三年時間就開始學習,而且公務員可難考著呢,最不熱門崗位,錄取比率都在1/300,你就,那難度有多大,就只剩一多月時間了,你才臨時抱佛腳,考得上嗎?”

    小旺翻了一頁書,親了圓圓一口︰”你哥我最擅長,不就是臨時抱佛腳?”

    他從小大,只喜歡搞旁門左道賺錢,學習,總是臨考試時候才臨時抱佛腳,但回回成績都能列前茅。

    臨考前抱佛腳,是小旺慣用伎兩,百試不爽。

    不過圓圓並不相信小旺能過得了筆試。

    畢竟在首都考公務員,那叫萬馬千軍中殺一條血路出。

    “那你學吧,我要睡覺了。”她說。

    估計小旺是鬧著玩兒,圓圓伸腳撓了撓小旺腿︰“你要不在質監站干,就下海去經商,你不最喜歡賺錢嘛,快睡覺吧,別熬夜了,嗎?”

    小旺親了圓圓一下,看她蓋著夏涼被,胸膛白白,險些就要忍不住,是一翻身坐了起來︰“你先睡吧,我去隔壁睡,等我考完了咱們再一起睡。”

    任何事,不干則已,干,就一要把它干。

    為是小旺很小時候,閻肇教給他。

    而在十年前,長江抗洪時候,小旺曾親眼看一解放軍戰士面對著滔天洪水,奮不顧身跳進長江,撲通撲通,就跟下餃子似,然後手挽著手,去對扛洪水沖擊。那時他正在忙著發國難財,賺大錢,三天時間賺了七萬塊,樂嘴巴都合不攏,然後,就被那些義無反顧,跳進長河人民戰士給嚇懵了,他沒真有人會憤不顧身,跳進長江去阻擋洪流。

    可他親眼看了,解放軍們一,用他們身體阻斷了洪水沖擊。

    在那一刻,閻望奇看見自己內心卑鄙和自私,是他把自己賺錢全部捐了出去,還把陳美蘭70萬也捐了出去。

    那筆錢,直去年他才還給陳美蘭。

    而今天,他是被孫旺那種無所謂態度被刺激了,貪腐,在如今是一股不可阻擋洪流,而他,就像當著他面,第一跳進長江那位解放軍戰士,做頭一跳進片洪流中人吧。

    他不是一人呀,他還有熊壯呢,手腕手,最終,他們會形成一道人形防線,對抗股洪流。

    連著幾天,發現小旺是認真,圓圓就自覺肩負起了務。

    畢竟曾經她考清華時候,那理雖然可笑,但哥哥也支持她了,那現在她也應當支持哥哥呀。

    不過為防考不上,白叫人『操』心,所以圓圓和小旺默契,都沒跟任何人說。

    就閻肇和陳美蘭,都不知道小旺考公事。

    而小旺臨考磨刀,臨陣抱佛腳一套,曾經屢試屢靈,回亦然。

    雖然只奮戰了55天,但筆試時候小旺居然考了第3成績。

    接下來就該面試了。

    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天。

    閻望奇從小只喜歡賺錢,他爹了很多辦法,都沒法讓兒子按自己心思,走一條他喜歡路,但是小旺自己在命運洪流中撲騰著,並最終找了一條,閻肇來說最欣慰路。

    面試時,曾經公安部齊部長,如今監察部齊主任正是面試官。

    而後還有專業能力測試,體檢和考察。

    公務員確實難考,但是過五關斬六將,小旺居然一路考下來了。

    閻肇得知兒子考了監察部公務員,是組織部人來一級屬院走訪,別談時才知道。

    監察部組織部門來走訪那兩志,閻肇正認識。

    他們去了趟崔部長,去了趟王師長,還去了趟街道辦,當然,所之處,听,全是大對閻望奇不吝夸獎,走訪完之後他們就啟程去西平市,東方中學,考察小旺高中時情況了。德國那邊,他們還會大使館發函,考察小旺在德國時情況。

    只要小旺自己肯努力,庭方面,小旺沒有任何拖後腿地方。

    所以在一刻,閻肇知道,兒子肯能考得上。

    最終公示結果,熊壯在面試時被刷,大概得明年再考,而閻望奇,則被錄取了。

    過了幾月,等再回原單位,閻望奇已經是監察部一工作人員了。

    笑著跟老領導孫旺握手,再度光臨,他是代表紀委監察部,接群眾舉報,去審查孫旺。

    ……

    天晚上,小旺和圓圓要回小紅樓吃飯。

    閻肇知道小旺愛吃酸酸辣辣手 粉,親自下廚房,給他 手 粉。

    辣子油和醋就在桌子上,可小旺今天居然只放辣子不放醋,一碗白湯,居然就那樣干挑著粉吃?

    “倒醋啊,還有辣子油,不然飯沒有味道。”閻肇勸兒子說。

    小旺皺了一下眉頭,搖了搖頭,反正就是不吃。

    “孩子口味怎麼變了,不吃辣不吃酸了,圓圓,小旺最近身體不舒服?”陳美蘭也追著。

    圓圓一臉憐憫看著小旺︰“我爸整天給他打電,讓他多吃辣子多吃醋,說酸兒辣,多吃就能生龍鳳胎,他一生氣,醋和辣子就都戒了。”

    閻肇夫妻對視一眼。

    所以閻西山賊心不死,生兒子理,現在全寄托在小旺身上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暴發戶的原配重生了 | 暴發戶的原配重生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