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江戶旅人 第272章 37.明石侯一言成事

第272章 37.明石侯一言成事

小說︰江戶旅人| 作者︰穢多非人| 類別︰都市言情



    第272章 37.明石侯一言成事

    ??已經在拘留室里被關了好幾天的忠右衛門正在等待著事情的結果,可是一連幾天,都沒有個消息傳過來。

    ??大伙兒也知道的,審判的那一刻可能不是最緊張的,等待審判的日子,才是最最難熬,最最無法自持的。連平時意氣風發的佐久間象山都有些頹唐,畢竟他一直尊崇的幕府,現在突然要殺他,你說這人的腦子里會亂成什麼樣。

    ??連忠右衛門實際上也遠不如表面淡定,因為整個計劃都是編的,串聯起來看似無懈可擊,可是只要對面死咬著牙不承認,未免能把事情給徹底辦成。

    ??而且這好幾天都過去了,幕府始終沒有任何消息傳來。守門的目付也是語焉不詳,不大願意和眾人來交流的樣子。

    ??又是一天天黑,眾人的家小送來餐食。重富忠教也來了,這兩天他也幫著忠右衛門來回跑,可惜德川家慶雷霆震怒,他一個外樣大名家的人,很多話不敢說。現在確實沒有幫忠右衛門求到什麼寬恕,有些憤懣。

    ??不過今兒他過來多嘴問了一句,忠右衛門想不想找個嗣子,這要是突然被命切腹,五百石知行的旗本家門就要斷絕。在時人看來,人可以死,家門絕對不能夠斷絕。家門家名是比血緣和生命都重要的事,很多人一輩子都只是為了守護家門家名。

    ??眼下忠右衛門是戴罪之身,重富忠教過來提找嗣子的事情,其實大小也帶著風險。有一說一,還真不是覬覦忠右衛門那五百石知行。

    ??忠右衛門知道他的意思,一時間腦子也亂,不知道該不該答應。手里的飯團竟也吃不下了,外面的重富忠教都給自己找兒子了,難道外面的風向真的變不了了?

    ??“在這里!”一名小吏,引著一人來到暫時拘禁忠右衛門等人的房門口。

    ??眾人紛紛轉頭看去,助六有些驚訝,因為眼前來的不是別人,是他定了親事的老岳父松下五十八。作為福山藩主阿部正弘的家老,這時候出現在這里,難道是有什麼事?

    ??望了一眼助六,又尋著忠右衛門。松下五十八讓目付把兩人單獨拎出來,尋了一間公事房。也沒有直接開口說什麼,只是靜靜的坐著。或許是在觀察忠右衛門和助六兩個人的心思,或許是在考量兩人的定性,總之很安靜。

    ??約略過了十分鐘,松下五十八終于開口︰“有一良機可救二位出死地,不知二位以為如何?”

    ??“啊……”助六正要開口,忠右衛門伸手把人攔住。

    ??“不知怎麼一個救法?”

    ??眼前的這個事情,忠右衛門等人都是附帶的,壞還是壞在詹姆士炮擊江戶,打了幕府的臉。這是重罪中的重罪,封建政府到了後期,最看重的就是這個臉面。里子可以虧空,面子絕對不能夠不光鮮。

    ??如果不能夠把詹姆士炮擊江戶的事情給翻轉,按理說是不可能受到幕府的寬恕的。而且此時阿部正弘正以此事猛烈攻擊水野忠邦在任時期頒布的異國船救助之令,說是水野忠邦對洋夷的寬容,使得他們這樣的張狂。

    ??所以你一面拿著炮擊事件發動政治斗爭,一面卻又承諾可以協助忠右衛門以及助六脫罪,這里面絕對不是這麼簡單的。

    ??“不過是老夫一家之言罷了,供你二人選擇!”松下五十八始終沒有帶上阿部正弘,說話確實也很謹慎。

    ??“老夫路上听聞,是濱松侯縱容米夷,以至于米夷氣焰囂張,炮擊江戶。你二人不過是受其亂命,不得不為罷了……”

    ??好家伙!

    ??明白了!

    ??這是要忠右衛門和助六做污點證人,出首告發水野忠邦。說是水野忠邦讓他們曲意逢迎美國人的要求,捧著美國人,出賣幕府的權益。就是因為水野忠邦這樣不維護國體的行為,才使得美國人敢于大膽的炮擊江戶,鄙視幕府。

    ??現在雙方已經撕到了最後關頭,需要關鍵一擊,才能夠底定勝局!

    ??“將軍寬容大度,你二人也並非故意……”看到忠右衛門和助六面色變幻,松下五十八認為兩人動心了。

    ??死到臨頭,只要有人能夠伸出援手,哪里還有不接的道理。人不到絕望,是不可能真的甘心去死的。

    ??“對了,將軍已經任命水野式部為大阪城代。而濱松侯則被允病假三月,不再登城。”

    ??難道水野忠邦已經敗了?怎麼會?他為什麼不發動?還是覺得沒了權勢也挺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水野忠邦一個權力欲這麼重的人,怎麼會舍得就這樣交出權勢。不經歷一番龍爭虎斗就退,怎麼可能。

    ??“可否容我二人考慮一二?”這樣的大事,忠右衛門拿不準。

    ??“好!老夫明日再來!”

    ??………………………………

    ??“臣弟听聞水戶隱居之後,對幕府施政頗多怨言,認為上處事不公,又優柔寡斷,不能夠強力攘夷,是在敗壞幕府的根基!”

    ??已經趕到江戶的松平齊宣得到了德川家慶的召見,兩人是親兄弟,還是沒有繼承權紛爭的親兄弟,關系很是不錯。德川家慶的年紀完全足以充當松平齊宣的父親,他是從小看著這個弟弟長大的,頗為寵愛。

    ??“哼,那廝不知天高地厚,極為聒噪。”被德川齊昭指著鼻子罵過的德川家慶,當然對德川齊昭很是不喜。

    ??不然也不會強令德川齊昭隱居,並且還派人監視他居住,施行最嚴厲的謹慎。就是要德川齊昭活活憋死。

    ??你特麼不是能噴嘛,我就不讓你噴,氣死你!

    ??“除此之外,據說還有些幽怨之言,頗為不敬……”松平齊宣上面說的都是實情,德川齊昭確實天天罵幕府不行,但這眼前這句嘛……

    ??“若非水戶乃是御三家……”

    ??“若殿體弱,並無子嗣,水戶每每聞之,欣喜若狂。”這句話就誅心了,德川齊昭當然高興德川宗家沒子嗣,因為這就要從外面抱養。

    ??而此時諸親藩大多子嗣稀薄,唯有他德川齊昭孩子最多,男孩也多。德川家定若是無子,保不齊就要迎他的兒子繼位。

    ??“膽大包天!罪該萬死!”

    ??(本章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江戶旅人 | 江戶旅人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