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鬼神御者 第二十一章 身份

第二十一章 身份

小說︰鬼神御者| 作者︰靈鷲點燈| 類別︰都市言情



    “許哥,你堅持一下!!”

    頂著暴烈的鬼氣風暴,嚴曦沖到了重傷倒地的許仲安面前,卻不敢將他扶起來,只能半跪在他面前。

    在他的小腹位置,一道血肉模糊的貫穿傷口還在不斷涌出鮮血,若不是許仲安在臨危之際用自身殘存的鬼氣堵住了傷口,現在說不定就已經失血而死了。

    王霄緊隨其後趕來,守在他們兩個旁邊,目光死死地盯住了許麒與金發男人的戰斗。

    許麒用血色長戈將金發男人砸飛之後像是嗜血的猛獸一樣沖了上去,任憑胸口被寶劍貫穿的傷口不斷淌血,狀若瘋魔。

    然而他的攻擊並未奏效,而是被橫在前方的甲冑騎士攔了下來。

    這名騎士揮舞著手中的長槍,擋在許麒面前,不論面對怎樣瘋魔的進攻都能夠一一接下,沉著得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岳。

    但是此刻的許麒已經不在乎對手究竟有多麼強大,滿心滿眼只有殺戮。

    當他的兵器被甲冑騎士架住之後,竟然用自己的身體當武器,用自己那被血色鬼霧包裹的瘦弱身體去撞擊對面騎士的鎧甲。

    那瘋魔的意志驅動狂亂的鬼神之力,竟然真的生生撞開了甲冑騎士,沖出一條前路。

    然而,就在他突破了騎士的防守之後,迎接他的是金發男子的銳利長劍。

    就在這個空當,金發男人已經重新恢復了戰斗姿態,以一種守株待兔的方式等待著許麒的靠近。

    又是一劍,再度刺中了許麒的右胸,從剛才的傷口處徑直貫穿,將那傷口變得更加恐怖。

    但是,少年的瘋魔已經不能用人類一直來形容,被利劍穿胸他不但不退,反而再度用自己的身體當做武器,不退反進向前邁步,來到了金發男人的面前。

    與許麒的血色眼瞳對視,就算驕傲如金發男子也感到一陣膽寒……自己面對的是從地獄爬出來的魔鬼嗎!?

    下一秒,許麒像是猴子一樣跳起來抓住了金發男人的肩膀,用跳躍彌補了兩人的身高差,將腦袋往後仰起來蓄力,隨後重重一記頭槌砸在金發男的額頭。

    這以命相搏的打法徹底將金發男打蒙了,要知道,自己手里的寶劍可還插在這個男孩的胸口……他是感覺不到痛嗎!?

    就在金發男頭暈眼花之際,少年松手落地,抬起腳重重一腳將金發男踢飛。

    金發男一時不察,右手的寶劍脫手,隨後再度飛出,砸落地面。

    許麒張開嘴,從嘴里噴出一股蒸騰的血氣,臉上泛起一種殘忍的微笑,抬手拔出了插在自己胸口的寶劍……“當啷”一聲,寶劍落地。

    甲冑騎士本來可以趁此機會追擊將許麒一舉擊殺,但是已經被打得有些膽寒的金發男人選擇了讓騎士守護在自己面前,好讓自己有機會慢慢站起身來……

    許麒身上的血不斷滴落在地面上,將腳下的土地都染作了紅色,一雙眼緊緊盯住前方。

    在這瘋狂的意志支撐下,竟然真的以二階的實力威懾住了三階的御者。

    周遭大地之上,數十桿血色大旗迎風招展,恍如那舊日的乘丘戰場上一人當軍的春秋猛將再現世間。

    看著許麒與金發男子對峙,王霄心中殊為震撼,這種慘烈、血腥又野蠻的畫面比之前遭遇的戰斗都要更加直擊人心。

    內心受到震撼的王霄喃喃自語︰“這就是,鬼神的戰斗麼?”

    “王霄,許麒已經堅持不了多久,我們必須想辦法!”蹲在地上守著許仲安的嚴曦沉著聲音說道。

    雖然這樣說,但是少女的聲音已經底氣不足。

    在這種時候,已經沒有更多辦法了。

    戰場後方,葉芊芊一個人用符文咒法對抗四頭獅鷲猛禽,同樣是險象環生。

    那些巨大的怪獸每進行一次俯沖,就是一次對葉芊芊的生命考驗,如果閃躲不過……就會被那些怪物的利爪撕裂身體,而結果……就是死亡。

    看著前後兩方都是危機重重,王霄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可能我確實是個掃把星吧……第一天帶著你們遇上了五頭同時出現的怪物;今天又遇見了那個比怪物還可怕的男人,我已經沒有辦法了。”

    此時此刻,王霄確實已經沒有辦法了。

    就在兩天以前,自己還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而此刻卻要面對這些生死一線的危機,並不是自己太脆弱,而是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到了現在就算自己並不想放棄,但是局面好像已經到了最無法挽救的時刻了。

    嚴曦沒有說話,因為她本來就是想不出辦法才會向根本不可能有辦法的王霄發問。

    見慣了生死,卻仍舊無奈。

    而此刻,躺在地上的許仲安顫抖著用嘶啞的聲音說起了話︰

    “你們兩個,不要在這種時候放棄啊……尤其是嚴曦,以前那麼多危險都挺過來了……怎麼今天…遇見一個三階的……就慫了呢……”

    許仲安的傷勢實在太重了,又不像許麒擁有詭異的能力維持身體,此時此刻說起話來斷斷續續,並且十分虛弱。

    “現在,別在這里守著我……沒有意義……有幾分氣力,都用在……戰斗上……”

    說完,許仲安耗盡了最後的氣力,閉上眼,昏死過去。

    嚴曦守著他,輕聲喚了兩聲,沒有回答,抬頭去看王霄。

    而此刻,王霄已經奔向了金發男與許麒的戰場處。

    背對她,大聲喊道︰“我去看看能不能幫上忙,你去幫葉芊芊!”

    毋庸置疑,面對金發男人是更危險的選擇,但是這個終于接受了自己當下身份的青年人還是做出了一份有些幼稚甚至愚蠢的選擇……嚴曦看著這個男人的背影,露出一絲不知緣由的危險,轉身奔向葉芊芊的方向。

    ——

    金紅色風暴中心,許麒與金發男的對峙依舊。

    血色眼瞳盯住金發男人,許麒再度發起沖鋒。

    然而甲冑騎士同樣再度橫于他的身前,讓他無法前進。

    在騎士的身後,金發男人不敢再面對許麒那瘋魔的攻擊,選擇了另一種方式。

    只見他攤開右手,以金色的鬼氣幻化出一把造型精美的號角,隨後他便吹響號角,將一種神秘的力量釋放到鬼蜮四周。

    號角聲擁有可怕的穿透力,掩蓋了嚴曦那已經隨著力竭而漸漸微弱的的鼓聲。

    而在號角聲中,本來正與甲冑騎士作戰的許麒露出了極為痛苦的表情。

    甲冑騎士窺準機會,先用手中的黃金長槍架住了許麒的長戈,隨後揮動右拳,直接砸中了少年的面門。

    勢大力沉的一拳正中少年的面部,讓他像是被拋出的垃圾袋一樣飛了出去。

    少年摔落地面,眼神里的血色削弱不少,滿臉都是鮮血卻還想要爬起來,可惜終于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與意志,只能脫力躺倒地面。

    躺在荒原上,意識漸漸清醒的許麒,看向遠處同樣倒地的許仲安,似乎是想要爬過去,可惜只能抬了抬手,最終還是昏死過去。

    看著許麒昏迷,就是金發男子也松了一口氣,沒想到本以為輕松的一戰已經如此驚險。

    對自己的騎士命令道︰“上去殺了他。”

    騎士得到命令,緩緩邁步走向血泊中的少年。

    而此時,一道身影自遠處沖來,橫槍擋在了少年面前。

    不是什麼神兵天降,也沒有危急時刻的援軍,來得只是一路奔行終于趕到的王霄。

    此刻的王霄脫掉了已經破破爛爛的制服,穿著一件針織的毛衣,橫槍當關的樣子有些違和,卻又無比英勇。

    看得出王霄的實力在一階中也只是入門,金發男人態度再度輕蔑起來︰“在你們國家,管這種行為叫做螳臂當車。”

    王霄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慢慢說道︰

    “能夠馴服獅鷲、有黃金寶劍和黃金長槍,還有一把神器的能夠擊敗巨人的號角……我想你的鬼神就是歐洲傳說中‘查理曼十二騎士’中的英格蘭王子——阿斯托爾福吧。”

    金發男見王霄道破了自己鬼神的身份,倒是正視了王霄一眼︰“你倒有些見識。”

    而王霄仍舊沒有正面回答,將手中的龍膽亮銀槍杵在地面上,一字一句說道︰

    “騎士也好,王子也罷,我過去總以為那些英雄人物是人類對于正義事物的美好想象,而今天看著你驅動這樣的力量,我覺得有些惡心。”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鬼神御者 | 鬼神御者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